为何中国老人爱跳广场舞,日本老人热衷退而不休?

2018-04-05   好心态有...


消息来源: 西洋参考



西洋君最近看了一篇文章,标题是“为什么日本老人大多退而不休、想要工作到死?”


文中介绍:日本“50代”(50岁以上)的老人,掌握了七成以上的国民存款额,日本政府规定60岁可以退休,65岁开始领取养老金,但很多人却践行着“退而不休”。他们坚守在超市收银员、出租车司机、便利店服务员、机场引导员等各种工作中。具体原因,与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缺乏年轻劳动力有关,更与老人们自己的生活态度、个人从属集体、害怕孤独死等心理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日本到达退休年龄仍继续工作的人并不鲜见


另一方面:日本的人均寿命世界第一,男人平均寿命80.5岁,女性86.83岁。并不是所有60岁以上的日本老人都热衷工作至死,而且退休的日本老人几乎是不会去帮自己子女带孩子的,一般也不和子女同住,最多在子女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搭把手。 

 

不帮子女带娃不跳广场舞,60岁以上的日本老人都在忙什么?


关于作者

高璐璐  西安外国语大学⽇语专业本科,中⼭大学日本文学专业硕⼠,⽇本福冈大学交换留学,曾任中山大学南⽅学院⽇语教师,日本兵库县厅国际交流课中日交流员,出版过译作《挽歌》及《明⽇绽放的花蕾》。



1

日本街头常能看到一把年纪还在各个行业努力工作的老爷爷,最典型的就是出租车司机。中国游客总奇怪为什么岛国开出租的都是大叔以上级别,甚至有时候白发苍苍的也不少见。其实是出租车行业比较辛苦而且收入不稳定,要靠里程数来决定收入高低,年轻人当然不可能靠这个来维持生活。部分人是因为中年遭公司裁员,转而去做竞争没那么激烈的出租车司机;还有那些退了休的老头儿,既可以一边按月领到固定年金(养老金),又能开车赚个额外的零花,何乐而不为?

岛国打车贵众所周知,所以用的人并不算多。东京大阪之类的大城市还好,若是郊区或小城市,生意着实惨淡。所以我在神户住处附近车站的打车点随时有十几辆空车,还常常看到西装革履打着领带的大叔们聚在一起聊天抽烟吹水,无一丝焦虑。只有台风天他们的收入才能呈指数上涨。


除了的士司机,还常常看到送快递的、做保安的、搬运行李的以50岁以上的大叔居多。不过,这些如此拼搏的爷爷们就不一定是为了赚零花钱,极有可能是“上有老下有小”。“上”指长寿的父母,“下”指经济不景气所以工作没着落或收入拮据的儿孙,所以只好趁着身子好再做些事情贴补家用。而只有那些在街头无比热心当志愿者,遇到路人问路恨不得把你直接带到目的地,然后对各种和自己相干不相干的国际问题都抱有焦虑的老人们,或许才是衣食无忧的主儿。

日本人行横道专为身体不便老人设置的装置,按下按钮,车辆将等待更长的时间。


2

2016年冬天在日本时,我接到的一个电话,是之前开中国文化讲座的一位爷爷辈听众。上来就直接问,“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北京的空气污染为什么这么严重啊?我看到了相关报道,真是有点担心……”我:“……”


转念一想,一定是日本媒体最近又逮着空气最糟的时候大篇幅“描黑”了,于是耐心告诉大爷,“因为冬天快到啦,北京要供暖啦,所以这个季节比较糟糕。”

中国大妈在雾霾下跳广场舞


然而大爷不依不挠,“那北京政府有没有采取什么措施啊?”


我:“……”

然后灵机一动,“有啊有啊,北京的机动车都单双号限行啦!就是为了减少尾气排放。”虽然明明是为了缓解大塞车。


但大爷似乎满意了一点点,“这个办法不错!……”


之后又啰啰嗦嗦了一大堆环境多么多么重要之类,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还无比感谢,“谢谢你告诉了我这么多啊……”


挂了电话,办公室一桌人好奇地望着我,解释了之后,日本人的语气直接可以理解为“这大爷真闲……”

在东京,一位80岁老人依然在坚持工作


3

而之所以闲,一是因为这代人年轻的时候经济好,为岛国经济腾飞做了巨大贡献,所以老了也能得到相应物质回报,不太需要为温饱担忧;二来是因为岛国育儿观不同,基本上都是妈妈自己带孩子,爷爷奶奶们几乎不怎么帮手,所以才会经常在电车上看到一个妈妈身上背一个手上牵两个,或者骑着自行车前面坐一个后面坐一个的场景,这直接导致老年人更加清闲。


于是这些很闲的爷爷奶奶除了热心社会国际问题,也热心各种自己的兴趣爱好。诸如外语教室、乐器班、健身房等地方基本都是老年人的天地,还别觉得他们是玩票,不显山不露水之间就彰显了实力。比如我就在网球场被几个爷爷震撼到了。

橙色為各国65歲以上仍在工作者佔65歲以上人口比率,藍色為65歲以上人口佔總人口比率。


2016年,在兵库县县厅做国际交流员时,因为和中文角的大谷先生比较熟,有一天他邀请我去打网球。我说我没玩儿过这洋气玩意儿啊,他就说没关系可以练一下,反正和他一起打的都是退休的老头儿,还可以借我球拍。于是我就被这样忽悠去了。


到了现场一看,包括大谷先生在内,果然是五个老头,都是公务员退休,年龄最大的67岁。大谷先生陪我简单练习了一会儿,其他四个人就开打了。然而,那力量之大,那动作之敏捷,那反应之迅速,那弹跳之轻松,你们真的对的上老头儿的称呼么?年龄最大的水口桑竟然还是实力最强的一位。只见他忽而飞跑到左侧,又忽而飞扑到前场,在搭档出去抽烟的空档,还一对二地打了几个回合。

我在一旁简直看得眼花缭乱。不禁问大谷,他们打了多久?答曰,都有三四十年了。


what?想说果然岛国洋气,竟然几十年前就普及了网球这种运动。而这帮老爷子退了休,不仅在各个公益单位给自己找事情做,还坚持自己的爱好,从那健壮的小腿肌肉就能明白一切了……


4

而除了每周固定的周一和周五晚上会有两个半小时的网球比赛之外,因为这个室内球场就在单位附近,所以大谷桑和水口桑每天中午的一小时午休也来这里练习。

日本老人怒斥年轻人不想加班,吃不起苦。


“不吃午饭吗?我看你每次周五中午的英文角也从来不吃东西。”


“嗯嗯,我中午不吃饭,这样可以把午饭钱省下来留着出去聚餐喝酒。”


“难怪你这么热心组织聚餐呢……”


“不过我老婆以为我好好吃午饭了,还奇怪我为什么晚上回去吃这么多。”这位前国际交流课课长毫不遮掩地坦白道。


而我内心已笑翻,不仅解开了困扰许久的谜团,还想说这些元气满满的老头儿也各有各的难处呢。


在神户,健身房遇到的吉田奶奶,让我感悟到:老去,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退休后的她,每天雷打不动地会去健身房报到,我好想知道她为什么可以在老得需要拄拐杖来健身房的年纪还能如此内心清澈透明。因为她让我第一次觉得老去也是一件可爱的事情,她甚至让我重新理解了老年人的心。后来聊得多了才知道,吉田奶奶年轻时就热衷健身,几十年养成了习惯;此外她在健身房结识了不少朋友,经常去那里边运动边聊天,也少了很多孤独。


有次我回中国,返程带了一点小礼物给她。她回赠自己做的味增酱,我竟被这味道俘虏了。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原来之前一直被超市货欺骗。


心想下次一定要问她要做法,这样以后回国了也能自己做出怀念的岛国味道。


谁知道正准备扔掉的塑料袋里还有张小纸条。打开一看,原来她已经贴心地准备好了配方。以及她从不忘记的小纸条,这次她还用了一位日本昭和时代的歌星——美空云雀的歌词,「人生って嬉しい者ですね」(人生真是美妙啊!)


5

在日本做国际交流员时,我曾被派往兵库县北部一个叫“滨坂”的老年大学讲中国文化,那个地方比较偏僻,从神户出发坐大巴车要3个半小时。


在兵库北这个地方,没有高层住宅,全都是独门独院的一户建。门前的花花草草虽没有神户的华丽,却一样精致地绽放着,看得出主人打理的用心程度。早晨奶奶们或骑着车子准备去市集买菜,或坐在家门口和邻居唠着家常,擦身而过时,不相识却元气满满地跟我打招呼“早上好”,也只有她们可以起这么早,,一副“黄发垂髫怡然自乐”的场景。

日本遍布全国的便利店让老人生活也很方便


这里应该很少年轻人吧,每个小地方不都如此命运。因为没有太多工作机会于是告别家乡去了大城市,只留下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的老年人守着老房子,和邻里一团和气地继续生活着。因为没有工业,所以才会显得比已然很干净的日本大城市要更通透也更清新。

 

也难怪这次来讲课的地方是老年大学,说是大学,和负责人见面后了解到,其实这里类似老年活动中心。除了定期邀请讲师开小型讲座,平时主要给老人们提供外语、文学等大学里的文科课程,也有琴棋书画和体育运动等兴趣爱好的培养课,还有护理及养生等健康相关的知识普及。在老年人占居民人口八成以上的城镇,如何提高老年人的生活水平成了当地政府的最大课题。而这个老年大学也成了爷爷奶奶们最常光顾的地方,比起家里的清净,来这里见见朋友吹吹水或许是平淡日子里最大的乐趣。所以,当我提前20分钟到达教室时,听众已来大半,且表情是与平时去中学高中看到的懒洋洋截然不同的期待与好奇。

好在日本60岁以上的老年人大多年轻时经济条件好,出国旅游了不少地方,中国也是必去之地。所以按之前的经验,每次用PPT呈现出当前中国模样的图片,日本的00后学生们基本没什么反应,但上了年纪的人定会露出惊叹神色,毕竟和long long ago之前见到的场景反差太大,不仅不再是当年所见落后画面甚至还有赶超日本的势头。然而在兵库北问大家有没有去过中国时,只有寥寥数人举手说去过,也足以见得乡下程度了。


但转念一想,即便如此偏僻的地方,来听讲座的奶奶们也都衣着得体妆容精致,学校还是会拨款包吃包住地定期邀请各国交流员来介绍日本之外的事情,邀请校外讲师来上学校无法开展的课程,以给坚守在这片土地的老人们更宽广的世界,哪怕没有青春的气息,但依然有着毫不示弱的热情,恍若这里热辣的阳光。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