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民 / 法律/法规/政务 / 公司实际控制人——公司法解读

0 0

   

公司实际控制人——公司法解读

2018-04-07  华民
    公司法总则23条,就公司法的宗旨和适用范围作了规定。
        一、公司法的宗旨在于“适应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需要,规范公司的组织和行为,保护公司、股东和债权人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经济秩序,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这是从公司、股东和公司债权人及社会公众的合法利益三个角度阐述的。
        (一)规范公司的组织和行为,保护公司的合法权益
        如《公司法》第23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注册资本为在公司登记机关登记得全体股东实缴的出资额。第209条规定,公司的发起人、股东在公司成立后,抽逃其资金的,责令改正,处以所抽逃出资金的5%以上10%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等等。
        (二)保护股东的合法权益
        如何保护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一直是困扰中国证券市场健康发展的一个难题。
        新《公司法》着重于制度预防和制度保障,为维护股东合法权益做出了一系列的规定:
  首先,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列席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并接受股东的质询。了解公司生产经营情况,是股东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前提和基础。
  其次,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如实向监事会或者监事提供有关情况和资料。
  同时,新《公司法》对董事等人员辞职时违反规定损害公司及他人利益的情况进行事后救济也做出了规定。
        (三) 保护公司债权人及社会公众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经济秩序,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
        由于公司股东承担有限责任,因此在某些情况下不利于公司债权人的利益,从维护债权人的利益进而维护整个社会经济秩序成为《公司法》的重要任务。
        二、根据我国《公司法》规定,公司是指依照本法在中国境内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因此,在我国只能设立两种公司,即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而不允许设立无限公司和两合公司。这既是对我国公司种类的规定,也是对《公司法》调整对象的规定。
        三、何谓实际控制人?公司法第6条第2款: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公司法对“实际控制人”的界定217条第3款:实际控制人,是指虽不是公司的股东,但通过投资关系、协议或者其他安排,能够实际支配公司行为的人。
        对于实际控制人的认定,应当以表决权的行使为基本线索,辅之以基于当事人之间因其他安排而形成的支配性影响力的审查判断。在实际控制人所直接和间接行使表决权的审查上,应当以公司的股权关系结构为基本出发点,即审查董事会成员的形成过程和结构,确定当事人的实际控制能力。
        一般认为,控制权是指对一个公司的经营管理或方针政策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力,对公司的经营计划、方针、财务、人事等事务的决定权。作为一个法律概念,对控制权的理解,可以着重从两个方面加以把握:
        首先,控制权的核心内容是控制权人对公司所有重大事项的单方面决定权或重大影响能力。
        其次,控制权的法律基础是控制权人对于公司直接、间接持有或控制的股份数额。
        基于这种理解,我们认为,对于控制权的审查、判断,公司的股权关系结构是其最基本的出发点。
        在现行《公司法》法上,实际控制人是与控股股东并列的概念。控股股东是指直接持有被投资公司股份的股东,其控制依据是以股权为基础;实际控制人的控制依据包括以间接持股方式进行的以股权为基础的控制,也包括以协议或其他安排等非直接以股权为基础的控制。
        《公司法》将实际控制权的表述为“实际支配公司行为”,但立法没有就此作出进一步的解释。司法实践中,可以参照中国证监会、证券交易所的有关规定来理解“实际支配公司行为”的内涵和外延。
        对于实际支配公司行为的判定,相关监管部门的规章均是从规定什么是“控制”着手的。中国证监会2006年修订的《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从上市公司收购人的角度对“实际控制权”进行了解释。该办法第84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拥有上市公司控制权:(1)投资者为上市公司持股50%以上的控股股东;(2)投资者可以实际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超过300-/0;(3)投资者通过实际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能够决定公司董事会半数以上成员选任;(4)投资者依其可实际支配的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足以对公司股东大会的决议产生重大影响;(5)中国证监会认定的其他情形。此外,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 2006年修订的《股票上市规则》中,对于“控制”均作了大致相同的界定。
        由上可见,对于实际控制人的判断,现行监管立法是采取了以股东大会表决权为基本判断标准,同时根据“实质重于形式”的一贯监管原则,以支配性影响力的有无作为兜底的判断原则。以表决权作为控制力有无的判断标准,是一种实用主义的立法亢式。从本质意义上说,表决权属于股东的固有权利,是公司股东在股东大会上就议决事项作出一定意思表示的权利。但在功能意义上,表决权又具有工具主义色彩。现代公司实践的发展,使得表决权可以通过表决权信托、表决权征集、股东投票协议等方式与股东分离。就实际控制人而言,表决权的工具性色彩表现地更为明显。因为实际控制人掌控表决权的目的在于将自己的候选人选任为公司的董事,使自己制定的议案成为公司的决议,以实现对于公司的控制。以表决权为基本依据,审查判断实际控制人具有客观性和易证明性的优点,缺点是不能将实践中复杂多样的控制机制包括在内。以支配性的影响力作为实际控制人的判断基准,其重点是考察实际控制人是否对于公司机关的组成、议事程序和决策步骤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力。这种判断标准的优点是涵盖各种控制手段,具有足够的弹性和包容性,缺点是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
        我们认为,司法实践中对于实际控制人的认定,应当以表决权的审查为基本依据,对基于支配性影响力而进行的实际控制人认定,在尚未积累相当的审判经验之前,应当慎重把握,必要时可由人民法院商请证券监督管理机构、交易所等监管部门共同进行研究、论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