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抗战中第一位战死的军长, 亲率2个师阻击10万余日军3天

 山地之仔 2018-04-12

拾文客栈

民国二十六年八月十三日,抗战中第一次大会战在远东第一大都市上海拉开序幕。战至十月末日军死伤7万余人,国军伤亡29万余众,近百个师的守军,很多成建制被打光。在正面战事胶着之时,日军被迫开辟新的战场,转而合围守军后路。

十一月初,仓促撤退的淞沪守军40余万人拥挤着涌向后方,在日军的追击与轰炸中逐渐失序。此时超过3个师团的10余万日军精锐在杭州湾金山卫一线登陆,其中就包括日军最精锐的的师团之一第6师团,师团长就是后来南京大屠杀的元凶谷寿夫。漫长的前沿阵地在优势日军的进攻下迅速被突破,数个营的守军除少数突围外均力战殉国,许多阵地全连无幸存者。登陆后的日军如入无人之境,直抄淞沪战场败退的守军后路,40余万大军即将被日军合围,战况危急。

此时,淞沪战场最后一支援军冒雨疾奔驰援松江,阻击在金山卫登陆的日军,松江成为形势险恶的战况中挽救战局的决死之地。之前赶往松江布防的王公玙专员兼保安司令,在日军重兵进犯之下,仍坚持“守城待援”,在部属逃散之际怒坐于地:“谁怕死就走吧,我决不自行离开松江!”此乃稳住军心布防待援。

终于在十一月六日傍晚,援军主力在漫天大雨中赶到,这支淞沪会战中最后的援军就是东北军最精锐的67军,下辖2个师,面对10余万日军的进逼,以及后方混乱撤退的数十万大军,军长吴克仁中将下令全军以攻为守,有死无退,坚决执行死守三日的军令,并严令必须缴上斩获敌军之符!

因为急行军而轻装的东北军,在日军海空军的火力优势之下悲壮反击,遭到迎头痛击的日军最终退却,战斗至次日天亮,师长金奎壁呈给吴克仁400余枚日军之符!战斗至当天下午,日军援军开到,大量空军密集轰炸守军阵地,以至于守军仅凭4挺高射机枪击落日机3架!战况胶着以至于多数阵地展开白刃战,吴克仁中将亲临前线督战,直至日军被击退。

战斗至第3天,日军在海空火力的覆盖下全线进攻,而第67军伤亡已超过六成,最后的预备队也被投入前线。当天3位少将旅长及1位师参谋长于阵地上殉国,1位旅长重伤!军长吴克仁亲自持枪带队反击,赶出日军百米远,稳定阵地。至当天深夜,第67军及守城部队几乎打光,松江城三面被围,而阻敌3日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但撤退途中,这支了无依靠的孤军遭到日军多次伏击,在白鹤港渡河之时再次遭到日军伏击,吴克仁中将及副官、参谋等多名将领中弹,以死殉国。

在淞沪会战中,“松江三日”是一场惨烈的阻击战,是一场用血肉换时间的阻击战,是一场关乎抗战大局的阻击战!吴克仁及麾下的这支孤军,用血肉演绎着东北军中也不乏“壮士报国恨,誓死不生还”的硬骨头!此战后第67军因为伤亡惨重,番号被取消,抗战的烽烟中再添一抹悲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