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最不该犯的错,就是穷的时候瞎矫情

2018-04-12   汉高周老师


人和人之间的地心引力是不同的,有些人,生来就被牢牢吸在地面,他们光是匍匐在地上已经很艰难了。

文丨炉叔


前几天,一个朋友和我讲,他刚上大二的表弟,在外面贷了两万块,结果过了几个月钱没还上,别人跑到学校里要债,事情闹得沸沸扬扬。

我一听,很着急的问了句,人没事吧。他边点头,边叹气。

他说他表弟那个人从小就很要强,什么事情都不肯落在别人后面,同寝室的其他几个人家庭条件都比他好,别人出门穿耐克,电脑用苹果,过个生日动辄就是上千块的礼物,他自己什么都拿不出,只能干巴巴和别人说一声“生日快乐”。

他觉得,这样子很丢人。于是跑去找贷款中介借钱,借了一千又一千,这家催款,他就跑去别家借,拆东墙补西墙,乱七八糟算下来其实不止两万。

说完,朋友再一次在我面前叹惜,“这孩子就是太要强了。”

真的是这样么?

脸面真的有这么重要么?

我不这么认为。

很多所谓的要强、好胜,说到底就是矫情,而穷人,是最没资格瞎矫情的。


苹果手机曾经一度被称为“肾机”,因为很多莽撞的年轻人为了买iPhone不惜卖掉自己的肾脏。

2017年就有一个叫小王的17岁男孩为了买iPhone,联系到卖肾代理人,谎称自己23岁,一个肾卖了2万元,如愿抱着自己心仪的平板和手机回家。结果术后这个1米9的大男孩瘦到120斤,身体受到巨大的影响,终日卧床,需要人照顾。

还有一个叫阿豪的19岁小伙子,坚定不移地要卖肾,理由就是购买iPad2和iPhone4s,并且给自己的QQ充一年的黄钻。

看起来很搞笑有没有,就是为了一个手机,伤害自己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什么叫矫情?

明明不是属于你的东西,你偏要,这就是矫情;

明明不是你现在能拥有的东西,你偏要,这就是矫情。

人穷的时候千万别矫情,因为矫情就是你作死的开始。

电视剧《无耻之徒》里的一家人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他们每天都要为生计而烦恼,有时候去垃圾桶翻超市优惠券,有时候去公厕偷手纸,偶尔捡到别人的钱包不仅不会拾金不昧,还会很安然地说一句:你知道穷人怎么挣钱吗?就是坑蒙拐骗。

我说这个例子不是为了鼓吹不劳而获和投机,而是想说一句,人穷的时候,一定要有能力认清现实。该怂的时候,就怂,该趴下身子干活的时候,就别站起来装大爷。


前几天中午出去吃饭的时候,恰好在十字路口遇上了红灯,我拿出手机百无聊赖地翻动着,这时,一个送外卖的小哥骑着电动车从我身旁经过,在车流之间穿梭而去。

我旁边的一个小姑娘,看了之后很冲地说了句,这人有病吧,这么多车,光想着赚钱,不怕被撞死么。和她一起的另一个人也紧跟着附和,“现在的送外卖的都是一个德行,为了钱管你什么狗屁交通规则,该闯红灯照闯不误,死了又要连累别人”。

听着两个人的对话,我身旁的一个人终于忍不住怼了两句,“傻逼东西,整天他妈站着说话不腰疼。别人送一份才能挣一份的钱,一旦送晚了,扣的钱比送两天的钱都多,搁你身上你不急?放你如果上有老下有小,全家人就指着你这口饭过日子,你不急?”

面对灵魂拷问,那两个人集体陷入了沉默。


现代人身上有一个很大的缺点,那就是过上好日子的人太多,以致于人们总是理直气壮地拿穷来说事。

你住地下室,他要一脸同情地说两句,“哎呦,这地方是人住的么,我给你介绍几个大房间带阳台带独卫的,比你这好多了。”

你熬夜加班,他又一脸同情地说,“这工作这么苦,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呀,赶紧换个轻松点的活吧,别把自己搞得这么累。”

别人过喜事,你随个份子钱,他也要来BB两句,“就这几百块你也好意思拿出来?”

……

太多的不该成为问题的问题,被人们拿出来瞎扯淡,瞎矫情,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自己有多傻逼。

抖音上有一个段子:

“刚刚一个专家讲,吃泡面的纸碗很不健康,我当时就笑了,你懂泡面吗?我他妈都混到吃泡面了,还他妈在乎健康?!”

别人为什么住地下室,别人为什么加班熬夜,还不是他妈因为穷?

人穷的时候,什么都很值钱,唯独自己的命不值钱,能亏待自己也绝不亏钱,能多拼一会,就绝对不会停下来。


几年前,我去一所学校里做过讲座,有个女同学问我,人是不是越穷就越短视?

她说自己有个舅舅在老家的一个煤矿上班,每个月挣的工资比当地公务员还多,但是她舅舅从来都舍不得花钱,家里的衣服、鞋子一穿就是好几年,连头发舍不得去理发店剪,每次头发一长,就让她舅妈拿着电推剪直接剪光头。

她觉得自己的舅舅完全不像一个成年人,他的消费观太扭曲了,人怎么可以这么活着!

后来我问她,你舅舅家有几个孩子,你舅妈是做什么的。

她告诉我,她舅妈摆摊做小本买卖,一个月的收入大概在一、两千,她们家有三个孩子,一个读大学,还有两个在读高中。

听她讲完,我简单给她算了一笔账,高中生一年的学杂费需要1000元左右,住宿费1000元,书本费1000元,生活费一个月按300元算,一年也得3600元,这么下来一个孩子一年的高中教育成本保守估计也在8000元,两个孩子就是16000元,在加上一个大学生一年的教育成本至少也在15000元。

光是孩子上学,这位舅舅一年就要承担3万多元,更别说他还要维持整个家庭的所有其它支出,以及保证自己有能力去应对各种随时可能出现的意外,而他的收入仅仅是比普通公务员高一点而已。

他不这么省,真的可以么?

如果你的身前无一人可以依靠,你还会理直气壮地认为这是短视么?

我觉得不应该。


廖一梅在自己的书里写过一句话:“我坚信,人应该有力量,揪着自己的头发把自己从泥地里拔起来。”我时常拿这句话来警醒自己,鼓励别人,但这不代表每个人都有能力去做到这些。

人和人之间的地心引力是不同的,有些人,生来就被牢牢吸在地面,他们光是匍匐在地上已经很艰难了。

你还能拿着中产阶级生活方式对他们指指点点么?

穷有时候就是一种别无选择的生活状态,可能你努力很多,依然无法改变什么,但你千万别因为命运的无法改变,就想着通过旁门左道去作、去矫情。

我们活着不是看起来有钱就够了,人活着是为了有尊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