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楚:打击叙利亚,特朗普这是要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吗?

2018-04-12   cat1208


2018年4月7号,周六,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以东不到30公里的东古塔地区,多玛城,俄罗斯与伊朗支持下的巴沙尔政府军对这一反叛军孤立盆地的最后阵地发动了全力突击。


这一天,一条来自这一叛军最后阵地的消息震惊了世人——在包围中从事医疗和人道主义服务的志愿人员在推特上发布了几段视频,惊呼攻击方可能进行了窒息性沙林毒气轰炸,再次使用国际公约禁用的化学武器!


消息一出,美国总统很快表示不会坐视,英、法首脑也表示将跟进,共同采取强力措施。叙、俄方面则宣称化武攻击为“恐怖组织”捏造,面对迫在眉睫的美国打击,俄罗斯甚至警告将有严重后果,将击落来袭导弹云云。


人们十分担心,特朗普对叙利亚的攻击会不会引发美俄直接交手,从而带来二战后第一次大国间直接军事热战?以及,到底怎样看特朗普政府的叙利亚相关政策?



美国打击叙利亚不可避免


2018年4月11日,北京时间20:35分左右,英国BBC News、中国新华网和及其他媒体紧急发布突发新闻,报道特朗普对叙利亚的打击已经开始:推断来自地中海上美国战舰及潜艇的导弹攻击了叙利亚疑似制造、储存和运送化学武器的设施


这一紧急新闻没有为后续的进一步更全面和权威消息证实,但已在全球社交媒体上引发巨大战争恐慌。从特朗普上任以来一贯行事风格看,人们都倾向于相信消息的真实性。


而且,近日以来有关的新闻也从侧面增加了消息的可信性。


化武攻击新闻一出,作出最激烈反应的是英国特丽莎·梅政府,因为不久前刚发生在该国的索兹伯里神经毒气刺杀俄罗斯前军情局间谍事件余波犹在,而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在内战中绝地重生,明显是2015年俄罗斯军事干预和支持的结果,因此英国很自然对悍然使用化学武器表达激烈的憎恨之情。


令人稍感意外的是,在叙利亚问题上一反当年在利比亚冲天热情的法国也表示积极,马克龙总统在事件发生后很快高调谴责,并表示法国将采取行动。


实际上,2017年叙利亚上一起疑似化武攻击之后,美国在未获联合国授权的条件下已对叙利亚机场进行过一轮报复轰炸


据时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莉表示,叙利亚使用飞机投掷的沙林毒气炸弹最少导致90人死亡。美军因此轰炸了叙军军用机场。


但是,当时美军重点尚在最后消灭IS实体的战斗,有限的打击被视为特朗普政府显示力量和伦理立场的象征性举动,所以此事并未引发担忧。


而此次人们最为担心的是,渲染中的报复打击是不是意味着美国政府将更大规模介入即将到达尾声,并以巴沙尔胜利结束的内战?


尤其是,如果打击波及驻叙俄军,造成俄军人员伤亡,会不会引发美俄直接对抗?


截至11日的新闻表明,最起码美英法三国首脑已就准备中的打击行动进行过磋商,打击是必然的,问题只在打击计划的性质,打击方式与背后的政策目标而已


对于打击性质,是局部惩罚性行动,还是更大规模介入的先声,可以从参与磋商的法国总统马克龙的话里寻到蛛丝马迹,马克龙近日表示,打击将严格对准化武设施——估计这就是大肆宣扬的军事打击的真实目标!


同在11日,若干有航班途经东地中海地区的民航公司已接到官方通知,要求其航班改变航线,法航和以色列航空等公司表示已经实行重新规划的绕道航线。


10日,特朗普总统临时取消了原计划的赴拉美访问行程。


在东地中海地区,美国除原部署在土耳其和伊拉克等基地的战机,已有具备巡航导弹打击能力的驱逐舰及潜艇等实力部署。


这些都表明,渲染中的打击即将发生,这是无可怀疑的。


从目前看,美国并没有更大规模的地区军事部署,这也间接映证,即将到来的打击主要还是规模有限的,是因疑似化武攻击而起的,目标有限的军事行动


那么,这些有限的政策目标在军事上和政治上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美俄不会在叙利亚正面交手


面对美国的打击誓言,俄罗斯方面表示了高调的反击姿态。但一贯在嘴巴上不输人的特朗普总统直接怼回去。


他在推特上声言:要击落美国导弹?


很好,明确告诉你,很新式,很先进和很智能的导弹马上就来,你打给我看看?


就在这种自高自大的声言中,11日,疑似打击消息传来了。


2015年后,俄罗斯对叙利亚内战进行了大规模军事干预,其空天军和防空等作战部队前后数万人进入叙利亚,并对巴沙尔政府军进行了从重新装备到整训的系统重建,这是巴沙尔两年来能绝地重生,收复失地,目前占据80%以上叙利亚国土的直接原因。


俄罗斯在叙利亚出人意料的大获成功除直接导致本已摇摇欲坠的巴沙尔政权死灰复燃,也使得俄罗斯在即将到来的叙内战善后问题上占据主动,尤其是,俄罗斯与土耳其和伊朗行程实质的政策协调,这就导致了一种很诡异的局面:


特朗普执政后,全力投入的打击IS战略虽然军事上十分成功,但政治上的果实却被俄罗斯及其盟友收获


美国又一次做了战略上为他人作嫁衣的买卖!



叙利亚


2018年4月,新疑似化武攻击的现场背景是,在俄罗斯战机和其他技术兵器直接支援下,叙利亚内陆最大的反叛军根据地东古塔地区战局尘埃落定,巴沙尔政府军已攻取这一长期威胁大马士革的反叛军盆地,这个迫击炮都可以轰炸大马士革的眼中钉不日即将拔除。


与此同时,在叙土接壤的阿勒颇省,土耳其军队的进入直接扫清了库尔德武装,巴沙尔政府虽口头抗议,但内心恐怕是乐见其成,因为这些在打击IS战斗中与美国人并肩战斗的库尔德人对叙利亚和伊斯坦布尔的潜在威胁实质上是一样的,而土耳其并没有丝毫吞并土地的意思。


目前在内战中占据上风的巴沙尔政权正在极力将攻势推进到叙伊边界的曼比季等其他库尔德地区,其试图趁热打铁一举重新统一叙利亚的意图昭然若揭。


但是,人们不可忘记,曼比季却是美军依然有驻扎的地区


俄军支持下的巴沙尔军队将曼比季三面包围,可他们是否能最后攻取这些美国人同伴的最后据点实际上取决于特朗普是否愿意撤出。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本次化武攻击及报复新闻出来了。


一句话,本来已公开声明将“很快”撤出叙利亚、因部下大力劝阻才暂缓撤出计划的特朗普不能承担被俄罗斯逼出叙利亚政治后果。因此,疑似化武攻击无疑为他在叙利亚显示力量提供了最好的理由。这既是非打不可的理由,也是打起来力度有限的原因。


俄罗斯对此心领神会。俄罗斯要巩固在叙利亚局势的主导地位,捍卫其干预的军事与政治成果。


但从打击IS以来,美俄即通过上层和现场的渠道随时保持紧密联系,原因是,双方都十分清楚,直接的美俄军事对抗是哪一方都要绝对避免的红线。


要巩固成果和现有优势地位,所以,打击声音一出,俄罗斯驻黎巴嫩大使即声言俄军将反击,然后是俄罗斯外交部长和驻联合国外交官异口同声表示决心。


同样,抛开战斗力本身的强弱,与美国直接进行战场交手则根本不符合俄罗斯利益,因为那会极大增加本已在自己意图下日趋稳定和有利的内战局势。



就在本轮美俄口水战火高潮中,2018年4月第二周伊始,俄罗斯经济出现灾难性局面,股市和汇市一落千里,几乎出现经济崩溃的先兆。


经济事态直接原因是美国因干预2016年大选而宣布新的制裁命令,涉及俄罗斯经济寡头,普京总统经济密友与机构,但更深层的原因还是美国需要在英国神经毒气攻击后欧美普遍的反俄氛围中削弱俄罗斯的影响力,束缚其手脚。


这种围魏救赵式的小动作动机之一即是叙利亚的善后。


美国默许俄罗斯复活巴沙尔


美国早已无意大规模军事干预叙利亚内战,也可以说,这是奥巴马以来的一贯政策。这在2015年以后实际上意味着俄罗斯主导的叙内战局势。


特朗普对奥巴马等前任指责极多,但无论其在竞选中,还是执政后,他在本地区的军事行动都是围绕消灭IS,以及批评伊朗,而不是消灭巴沙尔,介入叙利亚内战。


可以更直接说,普京正是看准了美国对叙利亚内战的甩锅立场,才会肆无忌惮地趟入中东热战浑水。


特朗普政府执政后对俄罗斯屡有制裁,但这些制裁与其说反映了特朗普本人的俄罗斯政策,不如说反映了奥巴马以来美国政界、媒体与公众对普京的普遍负面感情


2018年3月18日之后,有报道称,在打给普京,祝贺其再次当选的电话中,特朗普曾邀请普京赴美与其亲自会谈。而在竞选中,他对奥巴马等前任一大指责就是其感情用事的对俄政策,他屡屡表示当选后有把握修复美俄关系。


这可能也是俄罗斯社交媒体特工行动支持他的根本原因。只是由于当选后“通俄门”调查的压力,他才不得不强压对普京与俄罗斯的好感,因为一身麻烦不断的他不敢、也不愿意在这件事上犯众怒。


对叙内战袖手是奥巴马政府的政策遗产,特朗普几乎不加修饰地予以继承,这有深层的地缘政治考量。


除了他内心对普京及其治下的俄罗斯并没有普遍的憎恶和恐惧,他的主要国家安全团队在一点上无法反驳奥巴马及其政策计划家——在美国结束阿富汗与中东战争的总体战略考量下,美国既无军力,也无财力实现在叙利亚更复杂政治目标,不管情愿与否,美国在叙利亚面临的选择是:是要宗教极端主义色彩浓厚得多,且扩张目标不明的反叛军,还是要俄罗斯这样可以对话的大国控制,以及,巴沙尔这样的强力却遭到削弱的世俗政权?


而那些打击IS并肩浴血的库尔德战友们,在IS消灭后,他们立即和长期的追求建国的目标与一心追求维持局势稳定的美国人是不一致的吗?


答案从已有事态的实际发展中已经清晰显示出来。


2017年9月,伊拉克库尔德地区发动独立公投。公投当然结果是一边倒地要求独立,但结果令人大跌眼镜。


这一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克林顿宣布“禁飞区”以来就已半独立的美国小伙伴面临的不是独立,而是政府军以及其合作伙伴民兵顺利开进库尔德省,推进独立的库族领导人黯然下台。


这一出乎人们意料的反转,巴格达罕见的效率行动,没有美国的许可及情报支持是不可能的。


鸟尽弓藏,美国人选择了巴格达,而抛弃了库尔德人。


2018年元月,土耳其全力进攻叙土边界叙利亚一侧的库尔德人飞地阿夫林地区,作为北约第二大兵力供应国,以及美国在南部防区本已关系艰难的伙伴,美国选择了口头反对,而袖手坐视其征袍上战血未干的库族战友们遭到剿灭。


特别是,在IS基本消灭后,俄罗斯空天军支持下的巴沙尔政府军展开了重新武力统一的战略,而美国人没有给反叛军提供丝毫有效的防空武器。


严格将伊叙军事行动自我限制在继续剿灭IS残余的范围内。


其在叙底牌只是幼发拉底河以东的小块库族控制区。


这是其参与未来叙利亚善后的最后筹码,也是其以小博大介入未来政治解决的抓手。


2018年2月7日,在巴沙尔军攻击幼发拉底河以东有美军顾问驻在的叙利亚民主联军基地,美军毫不犹豫进行了猎杀式轰炸,据报杀死敌军40人,70人受伤,其中包括数量不详的俄罗斯志愿武装人员。俄罗斯对此已予证实,但并未采取报复措施。


这也可以看作俄罗斯对美国底线筹码的理解和尊重,以及局势进展幕后美俄无言的政治与军事默契。


关于特朗普政府此次打击行动,非常值得注意的一件好笑的事情是,特朗普从竞选起即经常嘲笑奥巴马等前任们缺乏军事常识,常在军事行动前大肆渲染,无异于通知敌人,可这次的报复疑似化武攻击,他自己正是按照他所嘲笑的方式亦步亦趋进行


尽管他满嘴令人热血喷张的道德谩骂,但他反复提醒俄罗斯人和巴沙尔,他只是要报复化武攻击,而不是另有什么别的军事计划!考虑到去年他已经在同类事件中采取的措施,这一反复渲染的报复的有限军事政策含义就再清楚不过了。



特朗普的四个打击理由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基本可以判定即将到来的对叙美国打击将是坚决而规模有限的攻击行动,特朗普之所以要坚决采取行动有其自身的政治理由。这些理由主要表现在:


首先,占据道义高地,展示美国意志和实力


化武攻击是多种国际公约所禁止的行动,美国以武攻击的报复为理由,客观上替因巴沙尔绝地重生而沮丧的人们,尤其是叙利亚人出气,这是挥舞道义大旗,展示美国意志和实力的绝佳机会,也是其未来叙利亚问题发言权的政治和道义筹码。


其次威慑伊朗


特朗普上台后,在中东政策方面一大变化是强烈反对伊朗。


他对2015年在多边机制下达成的伊核协议强烈反对,认为是一个不利于美国,无法实质导致伊朗去核的“坏协议”。


他已下令中止美国对该协议的每三个月重新认证,恢复了对伊朗单边制裁行动。


叙利亚内战俄罗斯之外的最深介入者伊朗成了美国对地区未来局势担忧的主要理由。


在美国默许和很可能的暗中支持下,美国的地区强悍盟友以色列已经对叙境内伊朗目标及伊朗支持的真主党武装基地展开数次强力攻击。


本次打击叙利亚消息传出,有消息指叙境内真主党武装纷纷迅速撤回黎巴嫩境内,这都明白地标识着美国打击可能的附带目标。


假如说,特朗普内心将俄罗斯作为可谈判的潜在伙伴,则伊朗,尤其是最具有反美意识形态色彩的革命卫队染指未来伊叙重建,这是他无论如何绝对不允许的。




其三,削弱巴沙尔政权道义合法性


面临巴沙尔政权很可能在俄罗斯支持下重新统一叙利亚,美国既无意干预,但通过外交手段削弱未来巴沙尔重新统一政权的政治基础,推动对其国际外交和经济围困,间接地也增加俄罗斯的政治,经济和外交负担,这是老油条商人特朗普非常乐意的事情。


巴沙尔家族政权的负面历史形象,内战以来的跌到底政治身价,化武攻击的道义负资产,小块却坚定的美国伙伴的存在,所有这些都会极大削弱巴沙尔政权重建的内外政治困难。


最后刷新其果敢的执政作风和形象


美国即将面临中期选举,这对于已经宣布将竞选连任的特朗普无异于大考临头。


共和党及选民的支持系于他的敢为和能办事形象。


这也是他不顾所有丑闻,及与新闻界的别扭猛往前冲的原因。


他按照竞选诺言做到了减税法案,宣布了出人意料的与朝鲜金正恩的首脑会谈,他对华发动贸易战,他大力制裁俄罗斯,凡此种种,他都是要在支持者和选民中牢固树立一个实干家的政治形象,这是他抵挡一切负面新闻的终极武器,也是他得以保持国内政治优势的法宝。


所以,本次他要立即开打,而且一反常态地高调开打。


一句话,不会有什么第三次世界大战,也不会有美军陆海空大举入侵叙利亚,消灭巴沙尔政权,第N次美国中东战争——特朗普不是奥巴马,但也不是小布什,外表李逵,实际上精似鬼的特朗普不会做这种不划算,且前途在浓雾中的买卖。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来自: cat1208 > 《趣》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