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第一才女鱼玄机:好的人生,不能太用力

2018-04-13   小酌千年


朋友分手了。


几个月前,她放弃了魔都高薪为爱奔赴远方,却没想到男友早在当地另结新欢。


她很难过,问我:“是不是真的,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我还未回答。


她又补一句:“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这样就不会再受伤难过,等到了年纪,找个合适的人嫁了就好。”


我不擅长安慰和道理,但却想讲讲,写下这句诗的作者——一个同样遭遇“渣男”的女人——鱼玄机的故事。


相比于一个女人遭遇情伤下的悲愤之言,其一生更值得学习。


而她短短24年的人生起伏,恰好诠释了女人面对情爱时最重要的道理:


 “情”字一事,讲究缘法。缘虽不可强求,但法却可以自控。


其中关键不过一个“度”字:好在适度,误在过度,毁在失度。


好在适度


穿越千年时空,透过鱼玄机的诗词,有一个名字无法忽视——飞卿。


飞卿,即温庭筠,唐末著名诗人。


这个年长鱼玄机32岁的男人,是她在红尘情爱中翻滚,痛苦一生里的唯一长情。


而此情始于男女之情,但最终却无关风月。


温庭筠是鱼玄机的伯乐,却始终待她如友人。


他将试她才情的诗作,录为自己诗集的开篇。


从此人人得知,长安有才女,名为鱼玄机,一朝成名《江边柳》:


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

影铺春水面,花落钓人头。

根老藏鱼窟,枝底系客舟。

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温庭筠是鱼玄机的老师,不仅为她指点诗文,更指引其成长。


鱼玄机原本出生于长安平民居所,目光所及不过勾栏酒肆之地,诗词常绮丽有余而力道不足。


温庭筠为指点她何为诗中丘壑,带她前往唐朝新科进士云集交往的崇贞观,让她和其他文人交往,以开拓眼界。


就在这里,鱼玄机写下了生平第一首饱含人生理想的诗:


云峰满月放春晴,历历银钩指下生。

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


在温庭筠的指导之下,鱼玄机的诗,日益显现出女人清丽缠绵和男人开阔豁达并存的独特风格,一首《卖残牡丹》,更是展现出生而为女子,不能报效家国天下的遗憾:


临风兴叹落花频,芳意潜消又一春。

应为价高人不问,却缘香甚蝶难亲。

红英只称生宫里,翠叶那堪染路尘。

及至移根上林苑,王孙方恨买无因。


这样一个善良有才的男人,如同一道光,照亮了鱼玄机原本灰暗的少女时代。


豆蔻年华的少女,对年长自己32岁的诗人,对这个亦父亦师亦友亦伯乐的男人,产生了朦胧的情愫。



许是因为身为少女的矜持,许是因为她害怕直接面对被拒绝的结果,第一次触及情爱的鱼玄机投诗问情:


阶砌乱蛩鸣,庭柯烟露清;

月中邻乐响,楼上远山明。

枕簟凉风著,谣琴寄恨生;

稽君懒书礼,底物慰秋情?


一首五言绝句《遥寄飞卿》,一字不提爱,字字都关情。


她满怀期待,却没有收到他的和诗,甚至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连只言片语都没有。


他的沉默让她明白,隔着32岁的年龄鸿沟,隔着世家和庶民的身份地位,此生他们只能如师如友。


你若无情我便休,鱼玄机按捺下所有情愫,不再给他写信寄诗,拉开彼此距离。


唐懿宗咸通元年,几年未见的两人再遇,桃李年华的鱼玄机亭亭玉立,眼中一片澄澈,两人言谈之间,均为文辞义理,无关风月半字。


如释重负的温庭筠和内心平静的鱼玄机,自此开启了异性间的莫逆之交,站在一个不远不近的地方欣赏彼此。


不近,所以不会生出爱而不得的痛苦;不远,所以不会变成情淡恩逝的虚伪。


就这样,这份情,伴随了鱼玄机一生。          


多年后,当她在红尘情爱中遇人不淑,感到森冷绝望时,温庭筠是那个唯一可以说话的人。


一首《冬夜寄温飞卿》道尽自己婚姻的苦楚,而他都能懂:


苦思搜诗灯下吟,不眠长夜怕寒衾。

满庭木叶愁风起,透幌纱窗惜月沈。

疏散未闻终随愿,盛衰空见本来心。

幽栖莫定梧桐树,暮雀啾啾空绕林。


而当她因打杀奴婢被判斩首之后,温庭筠也是唯一一个来看望她的故人。


这一段鱼玄机短暂生命里唯一的温暖长情,总结起来,不过“好在适度”四个字。


好在适度,在情爱中,给自己留一个可以回旋的距离。


有了距离,你才能看明白,这世间情字千种,并非只有爱情一个模样。


与其执念于一段原本就不合适、注定就无结果的爱情,不如早早放下。


站在合适的地方欣赏彼此,亦可成就一生情义的另一种动人和温暖。


误在过度


夏洛蒂勃兰特在《简爱》中有一句名言:“爱情是一场博弈,必须保持永远与对方不分伯仲、势均力敌,才能长此以往地相依相息。”


爱情如棋局,需用智慧方能长存。


可古往今来,一旦遇上爱情,女人的感性就会以极大的优势压倒理性,即使是鱼玄机也不例外。


她一生中唯一的爱情对象是大唐新科状元李亿,这样一对才貌双全的人,看似美好,却从相识的那一刻起就注定坎坷。


按唐制,出生世家大族的李亿和出生市井寒门的鱼玄机本就不能通婚,想在一起,鱼玄机只能为妾。


可只要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即使为妾又如何?


沉沦爱情的小女子,因为爱,选择无私,全心全意,舍己求全。


可她却忘了,李亿早有家室,他的妻子裴氏出身世家。


因为裴氏的强势,从李亿纳鱼玄机的第一天,就没敢带她进过李家大门,而是将她带去外地赴任。


待到李亿赴任归来,鱼玄机依然进不去李家大门,而他将她安置在离家甚远的宅子里,连去见她一面都不敢。


而那一段颠沛流离的外出为官生涯,却成了鱼玄机和李亿分居生活中支撑她等待,支撑她坚持的唯一力量来源,更成为她饱含闺怨诗作中的唯一靓丽色彩:


大江横抱武昌斜,鹦鹉洲前户万家。

画舸春眠朝未足,梦为蝴蝶也寻花。

烟花已入鸬鹚港,画舸犹沿鹦鹉洲。

醉卧醒吟都不觉,今朝惊在汉江头。


当日春和景明行人成双有多美好,如今醉卧不醒空自相思就有多孤寂。



但是为了爱情,她愿意,不仅愿意等,更愿意改变自己。


她从在一群新科进士面前写下“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恨自己生为女儿身,空有满腹才情,却无法与须眉男子一争长短的大女人,变成了一个满心只有情爱的小女子,写下一首首“寄子安”“思子安”:


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

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她从原本痛恨官场勾结,钦佩真才情的性情女子,变成只要丈夫需要,可以为权贵温酒打扇、八面玲珑的场面女子。


她甚至为李亿的上司刘尚书作诗,赞他:


八座镇雄军,歌谣满路新。

笔砚行随手,诗书坐绕身。


为了让李亿获得到进一步的提携,面对刘尚书的调笑,她都能生生忍下。


鱼玄机,就这样一步步丢盔弃甲,弱不成军,甚至为爱卑微如尘埃。


可是,太弱的对手,本就是最容易让人厌倦的,何况还为爱卑微如尘埃。


李亿最终休弃了鱼玄机,即便如此,鱼玄机依然相信这个懦弱的男人。


她一边在京郊咸宜观做女道士颂经念道,一边等待他来接自己。


日日念经的鱼玄机没有等到李亿,却等到一个消息,他早已携所有家眷赴扬州上任为官。


她终于明白,为何她从日出等到日落,从初春等到暮秋,等了整整三年,李郎连一封书信都没有,她的等待啊,最终不过一个笑话。


那一日,她在道观念经,遇见邻家年轻的小姐携一枚姻缘签找她求解。


她看着少女眼中的期待,念及自己,写下《赠邻女》: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

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她想告诫世人,自古男儿多凉薄,却不知道自己爱情的惨淡结局,从来不仅仅在于遇上了渣男李亿,更多是“误在过度”:


过度的爱一个人,所以委曲求全,所以丧失自我,所以无从选择。


可是,爱情从来欺软怕硬;情爱里的人,从来是爱的多的那个人受伤。


一个丝毫不去抗争,早早放弃选择权的人,等待她的结局除了悲剧还有什么?


与其纠结在一场让你除了付出之外,别无选择的爱情之中,不如及时止损。


爱情,从来不是一个人委曲求全,而是两个人的携手共对。


毁在失度


有人说,受情伤太重而不再相信爱情的女人,大抵有两个结局:


一是从此谨小慎微,诚惶诚恐;一是从此纵情声色,无爱不欢。


鱼玄机无疑是后者。


她在咸宜观外贴出了一副“鱼玄机诗文候教”的红纸告示。


几日之间,消息传遍长安,凡有几分才情的文人雅士、风流公子,纷纷拜访。


一时之间,咸宜观中宾客云集,她陪客人品茶论道,煮酒谈心;兴致所至,游山玩水。


许是为了报复李亿的绝情,许是为了证明自己的魅力,许是只有情爱才能慰藉内心的伤痛,许是再也不相信情爱,所以是谁都无所谓,对于石榴裙下客的追求,她来者不拒。


她对落第书生左名扬倾注满腔柔情,和他写诗谈词,写下“聚散已悲云不定,思情须学水长流”,如初识情爱的羞涩少女;


她依赖富商李近仁承担观中一切开销用度,知晓他有强烈的大男人情怀,于是为他写下“焚香出户迎潘岳,不羡牵牛织女家”,如喜迎远游丈夫归来的闺中妻子。


鱼玄机从没有想过这样的日子能过多久,更没有想过自己命定的结局如何,却不知,早在她放弃情爱中最后的底线,沉醉欲望的那一刻起,她的结局就已注定。


纵情许久的鱼玄机,面对情爱更加积极主动了。


她看重乐师陈韪的技艺非凡,为他的容貌清秀而心动。


但她又担心陈韪为人羞涩,不敢再来道观,便主动写下一首诗引他前来:


恨寄朱弦上,含情意不任,

早知云雨会,未起蕙兰心。

灼灼桃兼李,无妨国士寻,

苍苍松与桂,仍羡士人钦。

月色庭阶净,歌声竹院深;

门前红叶地,不扫待知音。


可就是这个她主动追求的男人,却给她带来了杀身之祸。


因为怀疑陈韪和自己的婢女绿翘有私情,鱼玄机鞭笞了绿翘。


绿翘拒不承认,还对她反唇相讥:“你表面上求道拜仙,求三清长生之道,实际从来沉迷男欢女爱,也只知道解佩荐枕之欢。”


纵欲许久的鱼玄机,早已不知克制为何物。


在这些话语的刺激下,她鞭杀了绿翘,而自己也沦为阶下囚。


因罪行恶劣,她被处以斩刑,这年她才24岁。


《黄帝内经》开篇有这样一个故事:


黄帝问他的老师歧伯,为什么有的人能够年过百岁,有的人却年纪轻轻命丧黄泉?


岐伯回答说:“不知持满,不时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故半百而衰也。”



人的一生,尤其是生命的长短,都和度有关,放任自己只求畅快,反毁了自己。


鱼玄机的一生最终“毁在失度”。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并不意味着为了满足欲望,可以无所顾忌、来者不拒。


一味放纵自己沉醉于欲望,最终也会被欲望反噬。


当你满目情爱时,这世界便只有爱情一隅,而你失去的是情爱藩篱之外更广阔的世界,更美好的天地。


人生在世,我们无从知晓命定的缘分,但却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让人生少一点坎坷和荆棘。


如果,你还在情路上踟蹰,还在人生路上困惑,不妨看一看鱼玄机的一生:


好在适度,误在过度,毁在失度。


无人,能是一生的陪伴;情爱,不是生命的仅有;欲望,不是唯一的欢愉。


愿你明白,唯有以“爱自己”为生命的最终底线,才能修一个安然的结局。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