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南方 / 诗词佳句 / 古人情话·离别

分享

   

古人情话·离别

2018-04-14  温暖南方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过后清明。”与上篇推送相隔月余后的清明假期,舒舒继续与诸君说说古人词中的情话。

在年初群里“词人情话大讨论”中,以6人推荐的高票胜出的情话,不是耳鬓厮磨,也不是山盟海誓,而是一首关于伤别的词。

多情自古伤离别,有此情可待的伤离,也有不能再见的永诀。离别是“情”绕不开的主题。

词中的离人,也因此际遇,写下了很多动人的篇章。

柳永:最难责怪的离人

【诗解】

柳永,本名三变,自称柳七。北宋词坛巨星一般的人物。为词体创新调,为歌女谱新词,相传人也是仪表堂堂,对女子颇为怜惜。青楼楚馆的姑娘们盛传这样一段:“不愿穿绫罗,愿依柳七哥;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可见柳七哥再当时有多少小迷妹儿。

关于词中情话,柳永在综合能力上应该是当之无愧的“情话之王”。相思篇中舒舒没有提到,但作为喜爱诗词的朋友们一定对柳永并不陌生。说到离别想念,你的词库里一定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凤栖梧·伫倚危楼风细细》)说到离别的慢词,也一定有人能首先想到“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雨霖铃·寒蝉凄切》)柳永是描摹市井情态的才华浪子,也许正是这样,讲出的情话最是戳心。

就像这首《忆帝京》。

场景应该在分手之后的夜。最有趣的在下阕:“也拟待、却回征辔。又争奈、已成行计。”我也想掉头回去你身边呀,可是我的行程已定。旁友们,放在现代,某种时候确如“渣男”分手的借口不是么~

可是这种犹豫不决,期期艾艾的“疑似渣男”,最后一句却是暴击:

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

我既让你哭了,那就系着我一生的心来还吧。

舒舒读的时候就在想,哪怕是情郎放了小妹儿鸽子,这样说话,小妹儿也会心软的罢。真是个不好责怪又不好放手的“情话浪子”。多少小妹儿前赴后继地折在他多情的诗句里~

纳兰性德:最痛心的追悔

【诗解】

说到清代的纳兰性德,古今也可谓粉丝成群。他是清代名臣纳兰明珠之子,字容若,擅填词。如今言情小说里常出现的“人生若只如初见”就是此人的作品(《蝶恋花·拟古决绝词》)。他的好友顾贞观评价他的词:“容若词一种凄沉处,令人不能卒读,人言愁,我始欲愁。”其词多小令,确是饱含深情之语。

容若在19岁的时候娶了与他年龄相仿、门当户对的两广总督之女卢氏,卢氏温婉,婚后夫妻和谐,可当时有传说容若心中有牵挂的人,词中也有愁绪。三年后,卢氏难产去世。自此以后,容若的悼亡词一首接着一首,不停地诉说着对卢氏的追念。

悼亡是情话里最不能重来的伤别。

这首《浣溪沙》,可以说是容若悼亡词中的巅峰之作了。

最难的事,莫过于回忆当初。在孤单的秋日怀念那个有你的春天。读书打赌,对句泼茶,书房中仿若音容犹在。那只是过去日子里最平常的一天。

如今却成了追悔莫及的奢求。

苏轼:最想重温的旧梦

【诗解】

四川青神进士之女王弗,十六岁嫁给眉州苏家老二子瞻。

丈夫的大哥年幼去世,他算家里长子,当时十九岁,好读书、会用书,进京应试还写出了好文章,声名大噪。和谁都说得上话,尝自言“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田院乞儿。”有趣极了。

可实际上子瞻是个大糊涂蛋。

弟弟子由常提醒他提防别人,他可好,说眼见天下无一不好人。真是叫人担心。

二十岁,子瞻母亲病故。苏家再无一个女子持家,只剩下长嫂王弗。

王弗主持苏家内务,照顾苏家父子三人,陪伴子瞻读书。记不住的东西,偷偷给他记下来;在帘后看着他来往的朋友,有不正的人,迷惑的事,就绕弯子地给他出主意,渐渐子瞻发现,老婆好像总是对的。

那是家乡常年花开,晴日不多,却仿佛总是明月清风在怀,平和安心。

守孝期满返京,子瞻任判登闻鼓院,摩拳擦掌,带着曾经的政治理想,准备大展宏图。

可惜王弗来不及看到他实现理想了,她病了。

治平二年是子瞻青春岁月里最残酷的一年,父亲、妻子,相继因病离开了他。

可是他不知道,更残酷的还在后头。

再从家乡返回,震动朝野的王安石变法开始。苏轼的许多师友,包括当初赏识他的欧阳修在内,因反对新法与新任宰相王安石政见不合,被迫离京。朝野旧雨凋零,苏轼眼中所见,已不是他二十岁时所见的“平和世界”。

在京的日子一直不好过,在党争里折腾数年,子瞻上书新法弊病,很快“请”出京师。他去了密州做知州。

密州的气候不比家乡,风物不如京城。

然而正月二十那晚,他梦见了王弗。

小轩窗,正梳妆,青丝犹在,还是那般娴静模样。

那个不懂事要你照顾的毛头小子已经成熟了,十载凄凉,两鬓如霜,你还认得吗?

他有好多话想和你说,好多抱怨要同你讲。

真的见了你,却还说不出口。

当年在墓前手植的青松,共明月与你相伴。

短暂一梦,年轻的子瞻守在十年前家乡的回忆里。

如今的苏知州,明日又要往浮沉的世事里去了。

苏轼这首《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就是“情话”词句中票数最高的作品。陈师道读罢此词,评:“

有声当彻天,有泪当彻泉”。

我想选这首词的你们,也是有同感吧。

正值清明,追思过往。

天不老,情难绝,愿有情人少离别,长长久久。

愿你读诗书

交良友

眼前都是好风景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