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老年435 / 薛涛 / 如何评价古代女诗人薛涛?

分享

   

如何评价古代女诗人薛涛?

2018-04-18  快乐老年4...

首先谢谢邀请。

薛涛,唐代四大女诗人,巴蜀四大女诗人,人称“女校书”。创制“薛涛笺”。

相识满天下,相知能几人。扪心自问之,思慎放眼去,世间多少事,都付了东流水。

唐朝女诗人薛涛道:“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女人的一生,盼情人,结同心,得知己,一个温暖的怀抱,一盏长明的灯火,一枕坚实的臂弯,生命中无非这些期许罢了。只不过,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最简单的心愿,常常也空留余恨。“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生活便是这样,好花不常在,好景不长来,爱情亦是如此,“那堪花满枝,翻作两相思。玉箸垂朝镜,春风知不知。”这是薛涛《春望》中的想、念、思、问,万千思绪,殷殷等候,却奈何春来春又去,相思空留相思意。

这位巴蜀历史上著名的才女,与鱼玄机、李冶、刘采春并称为唐朝四大女诗人。薛涛字洪度,又被称为扫眉才子、“女校书”等,籍贯长安(今陕西西安)。她一生文学创作丰沛,作了诗集《锦江集》五卷五百余首,现多散佚,传世只有88首。

生于官宦之家的薛涛,少年时无忧无虑,性聪慧,思敏锐,心玲珑,她是父母掌上的明珠,备受宠爱,小小年纪就能文能诗。一日,父亲薛勋在院中看见一株古老参天的梧桐树,感触成句:“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话音刚落,就听薛涛续接道:“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好个即兴的诗作唱和,薛勋由衷赞叹八岁的女儿思情敏捷、出口成章,才华着实了得。欣喜的同时,他心也不由一沉,忧虑起来,诗中的“迎”、“送”、“往来”等词汇,实乃飘零孤独、无依无靠之兆啊,似有种不祥的预感漫上了心头。

薛涛与父母一起度过的童年时光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生活在这个温馨、知性的家庭中,她只待长发及腰,嫁与有缘人即可。却不料,薛涛十四岁那年,父亲薛勋因感染风寒久病不愈,抛下妻女,撒手人寰。这个家庭的顶梁柱一下子坍塌下来,经济来源猛然断掉,母女俩的生活得不到保障,日子愈发艰辛困苦,最后连生存都成了问题。困窘之下,薛涛含着眼泪,恳请母亲同意她入青楼,做官妓,以养活自己和家人。望着这个难以为继的家,除了同意女儿的建议,薛涛母亲别无选择,泪眼婆娑中不得已将薛涛送进了火坑。

唐代诗人杜牧在《春末题池州弄水亭》中道:“嘉宾能啸咏,官妓巧粧梳。”官妓一词,在诗人笔下不算是一个陌生的字眼。唐朝,狎妓之风盛行,特别是官府中有官员请宴、游乐、聚会等活动,多会招官妓于侧,伴歌伴舞伴诗吟,自是风流自在,这种行径在当时倒是被视为雅事一桩。官妓不同于一般勾栏的妓女,其管理十分规范,朝廷有专门机构负责,她们主要服务于当权者,其中不乏能吹拉弹唱、会琴棋书画、吟诗作对的才女,薛涛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贞元元年(公元785年),中书令韦皋出任剑南西川节度使。在一次宴会中,听闻薛涛颇有才情,当即指名即席作诗,只见薛涛从容淡定,蘸墨提腕,挥笔写下了一首《谒巫山庙》:

乱猿啼处访高唐,一路烟霞草木香。

山色未能忘宋玉,水声尤是哭襄王。

朝朝夜夜阳台下,为雨为云楚国亡。

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

侍从将诗作呈上与韦皋一看,这位工于词章的才子不禁拍手叫好,席间宾客竞相传阅,无不翘起大指姆称赞:“此乃佳作也!”这首诗心境开阔,清幽哀婉,引经据典,畅怀遐思,决计不像女儿家文风,更有种男子挥毫泼墨的气概。此后,韦皋府上宴请就多了薛涛的身影,她成为节度使府上侍宴的常客,并在不断的社会交游中,展现了出色的应对能力和非凡的活动能力,逐渐声名远播,慕名者从蜀中到京都,从官员到才子,比比皆是。

薛涛到底有多大的魅力,吸引了这么多人,想来,文采是最好的证明。而像韦皋等这样有社会地位的官员对薛涛的提携和爱护,也是重要原因之一。人有才,众人捧,不红都不行。

在逐渐深入的交往中,韦皋愈发欣赏薛涛才能,他觉得这位女子虽是官妓身份,却有与众不同的才干,很适合从事幕僚文牍工作,如果朝廷加以任用,说不定更能发挥她的特长,而这种不拘一格的人才选拔,也不失为一段佳话,流传千古。于是,韦皋认真准备奏请朝廷,请求任用薛涛为校书郎官职。韦皋这种前卫的想法,不是人人都能理解的,最终,他府中的护军进言:“军务倥偬之际,奏请以一伎女为官,倘若朝廷认为有失体统,岂不连累帅使清誉;即使侥幸获准,红裙入衙,不免有损官府尊严,易给不服者留下话柄,望帅使三思!”听闻此言,韦皋觉得很有道理,权衡利弊后,最终搁置了这个报请提议。

不过,在韦皋的心目中,薛涛有无“女校书”的头衔无关紧要,她在他心中已然是不折不扣的“女校书”了,有诗为证:“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花下闭门居。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这首诗不但点明了薛涛的住址在万里桥畔,连她家门旁的几棵枇杷树也入诗了。更是直接将“女校书”冠冕赠与了薛涛,称赞其才学不让须眉,男儿也自愧不如。自此后,薛涛“女校书”的美誉不胫而走,“枇杷巷”也成为了妓院的雅致别称。

蜀中人尽皆知薛涛名,全国各地也竞相传播“女校书”的故事。慕名来与薛涛诗词唱酬的才子越来越多,当地的名士、才俊、官员,各地来成都办事的官员,都以能亲眼目睹薛涛芳容为幸,与之诗词唱和为荣。其中,与薛涛有过文字过从的有名士元稹、杜牧、牛僧孺、张籍、白居易、令狐楚、刘禹锡、张祜、段文昌等,在这些人中,又以元稹最为特殊。

元和四年(809年),元稹任监察御史,奉命按察两川,来到蜀中,他托人寻了机会与薛涛相识,当时薛涛41岁,元稹小其十岁,按照现在的年龄分段,这似乎是隔了辈的两代人。可是,这种所谓的差异,并未影响到两个人的相遇、相识、相惜、相知、相爱,于是,一场姐弟恋拉开了序幕。

四十岁的女人,娇艳妩媚,成熟芬芳,透着一种从容和闲淡,让人安心、静怡。元稹当时丧妻,独身一人在外,自是心灵孤寂,精神需要寄托和慰藉,步入中年的薛涛,正是女人味最浓烈的时候,有母性的光辉,有情人的甘醇,有姐姐的细腻,任何一种角色都足以温暖此时孤单的元稹,加之才子才女碰触的火花,更别于一般爱情故事,认识不久,两人迅速坠入爱河。

第一次见面时,薛涛送给了元稹文房四宝,作诗一首:“磨润色先生之腹,濡藏锋都尉之头。引书媒而黯黯,入文亩以休休。”元稹当即被眼前这位才华横溢的40岁女子折服,情愫悠悠起,遂即赋诗表达炽热情感:“锦江滑腻蛾眉秀,幻出文君与薛涛。言语巧偷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元稹将薛涛比作与司马相如私奔的卓文君,不惜巧辞赞美薛涛的口才与聪慧,最重要的是钦佩其文采了得。这些热情洋溢之词,怎叫薛涛不心思荡漾呢,两人的感情在诗来诗往中迅速升温,情意绵绵泛于笔端。

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

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

对爱情憧憬,对婚姻向往的薛涛,与元稹朝夕相处时,幻想着《池上双凫》,只可惜,最终落得两地相思,一处闲愁。元稹在川的工作完成后,必须回到京都复命,这一去,本说好再相聚,却最终是薛涛等到了元稹娶妻纳妾的消息,这段情缘无疾而终,破碎了薛涛对婚姻的憧憬。从此后,她着道服出家,终身未嫁。

在薛涛一生中,对其影响最大的莫过于韦皋。韦皋爱才,爱这位万般风情的官妓,对她包容,对她提携,对她放任。当薛涛利用韦皋之名敛财纳金的时候,韦皋本想严厉惩戒薛涛的不守本分,发配她到人迹罕及的荒蛮之地松州。但当他收到薛涛发配途中邮来的《十离诗》时,被诗中的情真意切和伤悲哀婉所深深打动了,薛涛不易啊,做女子难,做官妓难,做才女更是难上加难!韦皋考虑再三,最终免去了对薛涛的严厉处罚,且在她回蓉不久,又将其乐籍脱去,从此,薛涛获得了自由身,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追求自己无限向往的爱情。

只是,听说爱情来过,却始终没有回头,薛涛心中所念所企盼的归宿,最终被红尘万丈所掩埋。穿越时空,走进某天某个夕阳暮色下,可以看到一个身影,诗笺陪伴,青灯黯照,身前一尊寂寂的古佛,在她眼中愈发清冷和澄澈。

生命的绽放,如花红花落,65岁的薛涛,在蜀中走完了她多舛的人生历程。时任剑南节度使的段文昌为她题下了墓铭志:“西川女校书薛涛洪度之墓”。

如今,浣花溪畔,一年春来到,那人那天还有那些往事如烟,故事依旧还在传说着。


如您喜欢我的回答,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江晓英”和“一块儿吃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