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虫一条 / 养生保健 / 目前治疗脂溢性脱发效果有效率最高的三种...

分享

   

目前治疗脂溢性脱发效果有效率最高的三种方法

2018-04-19  书虫一条

医生专栏

苏立

脂溢性脱发

脂溢性脱发是最常见的脱发类型,它会在不同时间段影响高达70%的男性和40%的女性。

脂溢性脱发的特点是:

男性,发际线呈M型后退直至与头顶部的头发一起掉光;

女性,从头皮顶部中心线开始呈弥漫性稀疏。

女性脂溢性脱发,路德维希脱发分级法一级

不治疗的情况下,男性脂溢性脱发最终都会达到VII的状态

没有脱发症的处于生长的头发和处于自然脱落期的头发大概是8:2,这一比例会随着脱发程度的加重而逐渐平衡甚至颠倒

男性的脂溢性脱发可归因于雄激素受体的遗传变异。要注意,脂溢性脱发与血液中雄激素水平之间没有关联,也就是说,很多人说脂溢性脱发是因为自己雄激素太高是不对的,脱发跟体内雄激素多少没关系,是你的头发毛囊对雄激素“过敏”

————————

脂溢性脱发的治疗方法

两种药物现在被认为对雄激素性脱发有效:米诺地尔外用凝胶(男女)和1毫克非那雄胺片或度他雄胺(仅适用于男性)。

米诺地尔外用凝胶

米诺地尔凝胶局部应用是治疗男性和女性脂溢性脱发的有效方法。

米诺地尔是一种钾离子通道开放剂,已FDA批准两种浓度用于治疗脂溢性脱发,分别是2%和5%,米诺地尔是非处方药,可以在医院和药店买到,京东药房、阿里大药房、康爱多这些正规的网上药店也可以放心购买,搜索“米诺地尔凝胶”即可

米诺地尔是目前唯一被FDA批准的外用脱发药物。对脂溢性脱发的疗效已被证实。在大规模的研究中发现,在80—90%的人使用后毳毛变成了头发。头发厚度平均明显增厚约50%

米诺地尔可能发生的副作用包括头皮发红和长痘以及极少发生的接触性皮炎;有妇女在使用中报告额头及太阳穴部位出现了多余绒毛。

————————

1毫克非那雄胺

非那雄胺是一种II型5a-还原酶的抑制剂,于1999在德国获得批准,供18-41岁男性使用,剂量为1毫克。它的作用是防止雄激素转化成DHT,这样就可以减少头发毛囊的“过敏源”,你可以把非那雄胺的作用机理有点儿类似于节能减排和环境治理的关系。

1879名18至41岁的男子参加的临床研究已经证明了非那雄胺的疗效

这些男子患有轻度至中度脱发。在这些研究中采用四项指标来评估头发的生长,即:头发记数、皮肤科专家组根据照片作的分级评定、研究者的评估以及患者的自我评估。

两项接受本品治疗5年、头顶部脱发的男子参加的临床研究发现:与治疗前和安慰剂组相比,药物组的患者在治疗三个月后情况就已经得到改善。

患者接受非那雄胺治疗5年的结果表明:

根据照片评定有90%的患者停止脱发;根据研究人员评估有93%的患者停止脱发;

根据头发计数,65%的接受治疗的患者头发生长增加,而安慰剂组为0%;

根据照片评定,48%的接受治疗的患者头发生长增加,而安慰剂组为6%;

根据研究人员评估,77%的接受治疗的患者头发生长增加,而安慰剂组为15%。

另一项为期12个月、前头顶脱发的男子参加的研究使用上述同样的方法进行评估,结果也证实了接受非那雄胺治疗的患者头皮头发生长和外观有显著改善。

总之,这些研究证明,接受非那雄胺治疗能增加头发生长并防止脂溢性脱发的男性患者继续脱发。

非那雄胺未获批准供妇女使用,因为它可导致男性胎儿发育性生殖器缺陷。

有关非那雄胺副作用的问题,周二的文章已经有详尽资料,这里不再赘述。

————————

激素治疗

此方法仅限雄激素偏高的女性脂溢性脱发患者,可以把抗雄激素治疗加入到脂溢性脱发治疗方案中,如醋酸环丙孕酮,醋酸氯马丁酮,或达英35。

————————

外科手术

自体毛囊移植是中度、重度脂溢性脱发的辅助治疗方法。

注意:辅助治疗方法。

现在有人宣传植发可以治愈脱发,说这种话的人要么是不懂脱发,要么就是坏。

自体毛囊移植男性女性都可以做,不过一般来讲女性植发更多的是做发际线修补,男性植发相对面积较大。植发可以说是最简单的生发方法,而且效果也确实不错,对形象的改善可以说是立竿见影。

这里有一些好头发读者植发后的照片

总结

植发是花费比较高的脱发解决方案,也是最后一步,脱发还没到“秃顶”程度的人,药物治疗和身体保养是优先级最高的解决方案,但如果你已经脱发很久了,头顶或者前额大面积光秃且后枕部的资源充足,那么植发是最适合你的生发方案。如果你不确定自己究竟该选择怎样的治疗方案,或者有药物和植发方面的问题,可以加我的微信haotoufasusu单独咨询,发一张头发部位的照片给我,我会给你们一些靠谱的建议。

参考文献:

1. Cash T. The psychosocial consequences of androgenetic alopecia: a review of the research literature. Br J Dermatol. 1999;141:398–405. [PubMed]

2. Paus R, Cotsarelis G. The biology of hair follicles. N Engl J Med. 1999;341:491–497. [PubMed]

3. Courtois M, Loussouarn G, Hourseau S, Grollier JF. Periodicity in the growth and shedding of hair. Br J Dermatol. 1996;134:47–54. [PubMed]

4. Lindner J, Hillmann K, Blume-Peytavi U, et al. Hair shaft abnormalities after chemotherapy and tamoxifen 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breast cancer evaluated by optical coherence tomography. Br J Dermatol. 2012;167:1272–1278. [PubMed]

5. Ross EK, Vincenzi C, Tosti A. Videodermoscopy in the evaluation of hair and scalp disorders. J Am Acad Dermatol. 2006;55:799–806. [PubMed]

6. Whiting DA. Chronic telogen effluvium: increased scalp hair shedding in middle-aged women. J Am Acad Dermatol. 1996;35:899–906. [PubMed]

7. Kantor J, Kessler LJ, Brooks DG, Cotsarelis G. Decreased serum ferritin is associated with alopecia in women. J Invest Dermatol. 2003;121:985–988. [PubMed]

8. Blume-Peytavi U, Blumeyer A, Tosti A, et al. S1 guideline for diagnostic evaluation in androgenetic alopecia in men, women and adolescents. Br J Dermatol. 2011;164:5–15. [PubMed]

9. Heilmann S, Brockschmidt FF, Hillmer AM, et al. Evidence for a polygenic contribution to androgenetic alopecia. Br J Dermatol. 2013;169:927–930. [PubMed]

10. The Finasteride Male Pattern Hair Loss Study Group. Long-term (5-year) multinational experience with finasteride 1 mg in the treatment of men with androgenetic alopecia. Eur J Dermatol. 2002;12:38–49.[PubMed]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