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554 / 蒙古风云 / 蒙古风云20 三峰山之战(三) 两军决战

0 0

   

蒙古风云20 三峰山之战(三) 两军决战

2018-04-20  金色年华5...

蒙古军已经顺利渡过汉水,金军连夜赶到禹山(今邓州市西南)布阵,在山隘两侧设下伏兵,以图夹击蒙古军,且金军居高临下,早已将步、骑兵分别部署于山前山后。蒙古军到达禹山后,派出三百游骑散如雁翅一般袭扰金军步兵阵地。其意图很明显,即充分利用骑兵对步兵的最关键的优势:机动能力强,能打击对手任何一处弱点。一旦对方阵地的薄弱处发生动摇,隐藏在轻骑兵之后的蒙古重骑兵即投入战斗,并进行决定性的打击;若对方势强,蒙古军队则会故意乱糟糟地撤退,显得丧失斗志,引诱敌军紧追不舍,然后趁敌人在追击中丧失严密的防守阵型,队伍变得散乱时,突然重新集结,回头痛击。

不过,金军统帅完颜合达、移剌蒲阿都有着丰富的与蒙古军的作战经验,深知此时出击十分危险,严厉约束部队不为所动,固守阵地。拖雷见金军阵地稳固,立即指挥蒙古骑兵发挥机动优势,迅速绕过禹山,在禹山侧后重新集结。随后蒙古军分成三个大队,以三路方向从没有列阵的背后掩袭金军。蒙军的进攻一下突进到金军骑、步兵的结合部,与其展开一场短兵相接的激战,甚至金军主帅完颜合达也亲自披挂上阵与蒙军肉搏,并亲手斩杀一名蒙军的千夫长。恶战了一整天,双方杀伤相抵,拖雷见无机可乘,率部退往三十里外的枣树林隐蔽驻扎。

蒙古风云20 三峰山之战(三) 两军决战

波斯古画中的蒙古轻骑兵

蒙古军战士习于征战,能够只靠随身携带的肉干和酥酪生活;不得已时,甚至还可以从座骑颈部的血管里吸一点血充饥,其坚韧到了令人震惊的地步,在十多年后游历过蒙古高原的意大利人柏朗嘉宾就听说过这样一个可怕的故事,“围攻了许久,以至于使他们自己军队的给养消耗殆尽。因为他们再没有任何东西可吃了,成吉思汗便命令全军将士在十人中选择一人分而食之”。这样的蒙古军能够隐蔽在树林中整整四天不见炊烟,加上树林中相隔不足五六十步就已经听不到声响,数万大军居然就这样在金军的眼皮底下“人间蒸发”,失去了踪迹。

兵法上说:“军无粮食则亡”,这个道理十分简单,实际操作起来却十分不易。十五万金军没能速战速决,而每天吃喝消耗量很大,随军粮饷很快耗尽。纵然寻不到蒙古军决战,那起码也得保住自己的肚子,于是金军全军下山,移往邓州解决吃饭问题。当队伍经过蒙军隐藏的林子周围时,“失踪”多日的蒙古军突然出击,金军顿时乱成一团,“几不成列”,丢盔弃甲连夜逃进了邓州城。

邓州城坚,攻城亦非蒙古所长,拖雷决心在运动战中调动金军消灭之, 1232年正月初一,蒙古军以三千骑兵为后卫,牵制金军,主力从唐州(今唐河县)北上,连克尚在“欢度春节”的泌阳、南阳诸城,兵峰直指金朝心脏——汴京开封府。一路之上,拖雷非但“因粮于敌,军食可足”,甚至给金军来了个“坚壁清野”,所经地方凡是不能带走的军需物资均被付之一炬。

不出拖雷所料,蒙军攻其所必救使得金军坚守邓州失去意义,第二天(正月初二),完颜合达、移剌蒲阿匆忙率十五万大军放弃邓州,尾随蒙军北上。没过几天,还没从“假捷报事件”中缓过神的金廷又挨了当头一棒,与拖雷大军成功渡过汉水同时,窝阔台中路军也在历时数月的艰苦攻坚战后攻克河中府。河中失守,黄河天险已不足恃,河南屏障尽失,蒙军渡黄河南下只是时间间题了。正月初五,窝阔台统帅的中路蒙古军乘金军主力南调,河防空虚之机,从洛阳以东40里的白坡(今河南孟县)地区涉冰渡过黄河,沿黄河巡逻的金军步骑3万在蒙军突袭下只有300人生还,窝阔台趁势东进,一举攻克郑州。当年金朝灭北宋时也是乘冬季严寒,黄河封冻之际渡黄河攻克汴京的。现在窝阔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从这里扑向开封。

蒙古大军南北对进,汴京震动。当时,这座周长120里,城门12座的东方巨城城内守军居然不足4万,平均下来每个城墙垛口居然还分不到一个兵卒!仓卒之间,征集难民中的丁壮,再凑了几万人,这些人其实没有多少战斗力。金国可用的军队,实在只有正在与拖雷交战的十五万大军。京城防御如此空虚,金哀宗只得急令完颜合达、移剌蒲阿尽快回师,进京保驾。

接到皇帝圣旨之后,金军与拖雷军展开北上汴京的赛跑。他们同从唐州北上的蒙古拖雷军走的是平行的路线。速不台说,“城里人不能耐劳,只要用少数兵力挑战,等他疲劳不堪之时,再给以决定性的打击。”拖雷赞成他的主张,派三千骑尾随金军。金军的主力是步兵,步兵如何能跑得比骑兵快?更何况拖雷所部还早走了一天。金军倒是应该让拖雷军跑在前面,以免陷入南北两支蒙古军的中间,遭到夹攻。完颜合达、移剌蒲阿应该保全兵力,到达汴京城外,与守城部队形成椅角之势,与蒙古军相持。这样至少不会一下子输光。可惜,合达和蒲阿都不是帅材。他们见敌兵很少,说如果不打,便会自堕锐气。不料你一出动,他便走开;你要安营,他又跟上来袭击。金兵吃饭、宿营,都不得安宁。

蒙古风云20 三峰山之战(三) 两军决战

金军盔甲复原

话虽是如此,此时的金军也不是完全无牌可打,尚可影响战局的正是王牌部队 “忠孝军”。正月八日,作为金军前锋的万余“忠孝军”追上了蒙古军。比起身上只穿着牛皮胸甲的蒙古骑兵,“忠孝军”是沿袭金初传统,手持战刀、腰系长矛,肩背弓箭,人马均披重甲的重装骑兵,在近距离格斗中占尽上风。三千蒙军后卫被杀得溃不成军,迫使拖雷增兵换将,才稳住了阵脚。可惜金军骑兵还需要策应十多万步兵缓慢前行,而无法全力攻击;纵然已经取得小胜,也只能止步不前,等待姗姗来迟的步兵赶到。

正月十二日,金军抵达距离钧州(河南禹州)三十五里的黄榆店。沿途在蒙军之前的焚烧掠夺中已是荒凉一片,部队在回程中一直得不到给养补充,完颜合达、移剌蒲阿准备率军先到钧州就食。

只是,金军的大多数人永远也进不了钧州城了。

钧州地处豫东平原的边缘,要到达钧州,就必须经过几十里的山区——秦岭山脉的余脉——三峰山。蒙古军已经抢先占领了山上险要,三峰山通往钧州的道路上也被蒙军设置的伐木乱石给堆积起来。战场是一片麻田,已经深耕过四五遍,人马行走泥淖之中,极不方便,拖雷还天天派兵轮流袭击骚扰金军,整晚战鼓不停,所谓“毋令彼得休息,宜夜鼓以扰之”。金军被拨獠得心烦意乱,苦不堪言。窝阔台汗闻拖雷军与金军相持,便先遣万余骑兵,迅速南进,在三峰山地区与拖雷军会师,使拖雷军势大增。

此战爆发前,拖雷部蒙军完全可以避开金军兵锋而北上与窝阔台部蒙军会合以共捣汴京,毕竟会师汴京为其时蒙军最终战略目标,但三峰山可谓蒙古军可阻止金军赴援汴京的最后一道防线。假如拖雷不在三峰山拦截住金军,金军过三峰山后当日便可入钧州城得到休整进而入援汴京,蒙军将错过趁金军缺乏粮草而歼灭金军精锐的良机,且有被金军反击的可能。拖雷为成吉思汗子孙中最为杰出的军事统帅,三峰山阻击战当为拖雷鉴于当时蒙金两军复杂军事形势主动发起,而并非战前奉窝阔台汗之命。但蒙古军在十五日三峰山之战中数次失利可以说不但大大出乎蒙军意料之外,金军战前亦绝对想不到以二万骑兵、十三万步兵能重创四五万蒙古铁骑而将其层层包围。盖金军在十五日迫于金廷速援京师诏令的压力,及受到即将进入钧州城的鼓舞而士气倍增,且在数量上处于绝对优势,因而屡败蒙军。十五日三峰山之战后,金军扎营于山峰山上,并在山下将蒙古军包围,而没有乘胜围歼蒙古军或进军钧州,也是因为金军经过一日行军、作战后已无力再战或继续行军。这时的金军统帅部决议明日出击,一举击溃三峰山东面阻挡前往钧州去路的蒙古军——这也将是金朝挽回自己命运的最后机会。

蒙古风云20 三峰山之战(三) 两军决战

波斯古画中的拖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