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39131401 / 茶文化 / 寻韵凤凰单枞

分享

   

寻韵凤凰单枞

2018-04-26  昵称39131...

寻韵凤凰单枞

“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这是古圣贤总结的认知纲领,指引我们前行的方向。一路走来,屈指一算,七载光阴付诸苦荼。走访现今茶区,看现今茶人、茶事、茶叶,曾经的十大名茶,如今少有人提起,仅只个别故人仍然口头挂念。当今茶叶种类多如天上繁星,各自闪烁发光,恰似灯塔映照漫漫寻茶路途。

春天是茶人的迁徙季节,北人南下寻茶,诸多省份的茶山,各样色彩的茶叶,各种口音的茶农,构成茶界芸芸众生的万千世象。早已经心有所属,念念不忘的广东潮州凤凰山,却始终留有遗憾,令人日思夜想,渴望前去寻访探看。

2018年4月,正值春茶季节,结束了云南古茶山行程,从西双版纳州飞抵昆明,然后转道飞往揭阳。接连不断的收到航班延误的信息,从晨曦直到日暮,方才辗转到达潮州。先一步从郑州赶来的马琼和郭娟两位姐姐已经在此等候多时,终于在潮州汇合,休整一夜之后,第二天驱车赶往潮安区凤凰镇乌岽山李仔坪。

道路两旁的景象渐至于变得熟悉,却让人禁不住的回想起过往来凤凰寻茶的日子。2012年的金秋十月份,我与兄长马哲峰从福建安溪乘坐大巴,一路颠簸了八个多小时,转道潮州市入住酒店。第二天一早,为了节省时间,花了二百块租车前往凤凰镇,司机是河南周口老乡,他乡相遇觉得很是幸运,后来才知道是被摆了一道,这都是学习不免要付出的代价。

来到凤凰镇,先行联系此地一位同在天福茶学院的校友,不巧的是刚好不在家,无奈只能在凤凰镇上四处闲逛。凤凰镇边上的茶园里碰巧遇上有人釆茶,釆茶人说是大乌叶,因其叶大、色泽墨绿而得名。这里的茶树长得超过了腰部,看惯了安溪铁观音还没膝盖高的低矮茶丛,顿觉这茶树有些过高了。茶农看我们是外地人也很好奇,相谈之下感觉氛围融洽,高兴之余的茶农邀请我们到家里去喝工夫茶。正当中午大太阳当空照,躲避火辣的日晒总归是好事。在茶农家喝了几款茶之后,感觉挺好,品质看起来也很是不错,关键是价格还很低,只是当时只顾着高兴,竟然忘记买上一点。

凤凰镇上当时除了一家旅游公司外,还有一家规模较大的茶企,我们主动上门联系参观,茶厂的工作人员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在厂区里见到从山上移植下来了不少株古茶树,成排成行栽种在道路两旁,像是装点厂区的景观树。进了厂房参观,看到了凤凰单丛精制加工过程,全套机械化,让人开了眼界。 进凤凰镇的路口,有家高峰茶业的门面,进去喝茶,极浓极苦的单丛茶下肚,我们喝了两杯茶都深感受不了,太过刷油。硬撑着喝了一下午,到最后手抖得厉害,老板林总讲单丛就是这味。单丛茶入口苦讲究回甘,我看只有似广东人般的好胃口,吃得了飞禽走兽各种美食,才能扛得住刮胃的单丛,从此我深深的记住了这里单丛茶的苦。 问茶凤凰镇,寻友不遇,只好回转潮州市区。经当地人的指点,在凤凰镇街口与人拼车回城区,两人总共花了五十块,面包车一路狂飙突进将我们送回市区入住的酒店。 第二天相约文国伟先生再上凤凰镇,文国伟先生开车接我们去他位于凤凰镇乌岽山上李仔坪的老家。沿着乌岽天池旅游专线公路开车一路爬上山去,将近山顶的岔路口,一侧是通往山顶天池的道路,另一侧是通往乌岽村李仔坪的道路。这里的海拔逾1200多米,满山苍绿的古茶园,看不到茶树新梢萌发时鲜艳的色彩,不象是釆茶的时季。文国伟先生介绍说:乌岽山上的单丛只采一季,秋季是不做茶的。他特意带我们去看树龄700余年的宋种母树,仔细观察,这宋种茶树身姿高大,树冠稀疏,长势却不是太好,且被划地为牢般罩在一个铁笼里。听闻这棵古茶树被一个精神病人砍了一杈分枝后就成这样了,让人倍觉惋惜不已。

满心满意全在于茶,没茶可釆的乌岽山对我讲是十分无趣的。好容易上了凤凰镇乌岽山上,文国伟先生特意带着我们登临乌岽山顶最高峰。海拔1400多米的山顶处,高山草甸的中央有一泓碧水,当地人唤作天池。这天池若在云南的话就叫龙潭了,名字很重要。清澈见底的天池映衬出蔚蓝的天色,天空中白云朵朵。风景优美的山顶,迎面刮来的风凉飕飕的,高山云雾出好茶,海拔达到一定高度后就是茶树的禁区。沿着天池步道下行数百米,山寰里就是古茶园。往上则是高山草甸,往下却是古树茶园,两者泾渭分明,被大自然无形划过的一道线分隔两边。前往天池步道边上的古茶园里屹立着一棵宋茶王单丛古树,文国伟先生讲:宋茶王已有700多年树龄。俯瞰生长葳蕤茂盛的宋茶王单丛古树,可见主人是深谙照料古茶树之道。

为了驱除秋季高山之上的寒气,也为了抒解胸中的郁闷,在夜黑寂静的凌晨,围坐在李仔坪文国伟先生老宅里的茶桌前,闲坐茶叙。茶至半酣,文国伟先生拿出了看家之宝宋茶王,干茶条索紧细匀整,油润富有光泽。炭炉煮水,盖碗冲㵸,每次就只有三小杯,这真是个磨练心性的好办法。才只饮下一小口茶汤,我的眼睛就如鱼入大海般有了灵气,目光如炬,但见其汤色橙黄油亮、入口滋味绵软、回味山韵幽深。看着窗外的深山,座座高峰林立,夜静但闻山间溪水潺潺,这山韵是人与山的结合,人与茶的相知。不觉间这茶喝了五十余泡,犹觉唇齿间余香皓味通杳渺。 一晃三年过后,重赴潮州寻访凤凰单丛,时值2016年四月初,正逢早春单丛茶开釆。早早和文国伟先生相约,上乌岽山入住乃兴石湖山庄。最早凤凰山这里的乌龙茶唤作凤凰水仙,不同季节、级别的茶,又区分为单枞、雪片、水仙、浪菜。凤凰山的水仙品种是有性系良种,特点是极具变异性。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从凤凰水仙品系培育出来的各色品种,釆制成茶香型各异,从此以单丛的名号闻于世间,名播四面八方。2000年以后,凤凰单丛成为了茶友熟知的商品名称。途经凤凰镇,获知这里本是畲族的发源地之一,作为东夷部落后裔的畲族,凤凰乃是其久以崇拜的图腾,或许正是以图腾命名了这方安身立命的土地。神话传说中凤凰九命,而此处繁衍的凤凰水仙同出一系,却香味各异,这也许是冥冥之中上天的安排吧!

驱车从山下顺盘山公路上到山腰上的凤凰镇,途经之处都是凤凰单丛的中低山产区。一路所见,道路两旁都是采茶的繁忙景象。从凤凰镇开车沿凤凰凰镇至乌岽村的乡村公路凤乌线盘山而上奔向山顶,这里才是中高山凤凰单丛的核心产地。 先行路过的凤溪村茶园已经开始少量采摘。这里茶树种植疏落有致,都是择山坡陡峭处,就地取材石块砌梯田护卫土壤,保护茶树生长。乔木型的凤凰水仙茶树,未经修剪的树冠高大,釆茶人带着梯子入园,升梯架树采摘鲜叶。据称这凤凰山上的古茶树面积足有两万亩之多,掩映其中的釆茶人显得尤为渺小。远处望去只见茶树摇曳晃动,待至走到树下,方才发现有人站在木梯上采茶。

以历年来行走中国各茶区所见,当下除了云南茶区外,就数广东潮州凤凰山上有连片的古茶园。三月底采制蜜兰香,四月初采制大乌叶,继而釆制芝兰香、锯垛仔,四月下旬釆制银花香、宋种,五月初釆制八仙等品种。早生种、中生种与晚生种,不同品种的茶树一拨跟着一拨渐次萌发,从山脚处的凤溪村开釆,到中山的凤西村,最终到山顶的乌岽村,釆茶期要历时一个多月。这对茶农来说是全年最为繁忙的时节,辛勤的劳作,期待着能有个好的收成。凤凰山人多地少,气候所限仅只釆一季春茶,对多数的茶农来说,茶季过后还要外出务工、经商才能补贴家用。以茶为业、依茶为生的茶农,有着不为世人所知的辛酸历程,一杯好茶来之大易,让懂得其间甘苦的人如何能不珍惜呢?

早春茶季四月初,文国伟先生还不是最忙的时候,方能得闲带着我们四下喝茶。从乌岽山顶的李仔坪开始,一路下到中山的大坪,山脚的凤溪村,再到凤凰镇上,每处择一家喝茶。这让我回想起2012年初到凤凰镇乌岽村李仔坪,面对我的急切,他笑容可掬的说:“不要急嘛!慢慢来!”从李仔坪他家老宅到去山顶天池的路上,走不上几步,就会遇到个熟人,每次都要停下脚步来喝杯工夫茶。一家挨一家喝下去,喝的我肚子咕咕叫,饿得前胸贴后背。更重要的是,我心急想多看一点,这种不紧不慢的节奏毫无效率可言,直让人感叹不同地域的生活有着巨大的差异。 2012年秋天,从乌岽山上下到凤凰镇,刚好遇到叶汉钟先生,带着一大帮韩国茶友来到凤凰山,可惜时间太过紧迫,匆匆忙忙打过招呼就作别了。 2016年早春,寻觅凤凰单丛后返程,特意去潮州拜访了叶汉钟先生。聆听叶汉钟先生讲授凤凰单丛的存贮方法,干仓是他推崇的方式,老乌龙茶同样讲究存贮经验。叶汉钟先生拿出珍藏10多年的单丛老茶来品饮,但觉其滋味醇厚,比起新茶时的刺激性,老茶更温和,更符合养生之法。褪去单丛新茶的苦涩,成就了单丛老茶温润的茶性。叶汉钟先生又请我们品饮了一款八十年代的铁观音老茶,与现在铁观音干茶的外形不同,当时的铁观音干茶呈条索形。香气纯正,滋味醇和,并无丝毫让人不悦的异杂气味,可见真正好的老茶并非是带有霉味的。叶汉钟先生带领我们进入他的茶仓,地处南方湿热气候下的潮州,仓储内部的干燥程度,还是让来自北方的我们有些吃惊。尚好的老茶,追求纯净,内外如一。

2017年4月中旬,相约来到凤凰镇乌岽村李仔坪文国伟先生家中,适逢文国伟先生正在加工古树单丛杏仁香。身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潮州单丛茶传统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有着一身精绝的传统全手工单丛制作技艺。乌龙茶的整个加工过程中,做青工序尤为重要,静置晾青、手工摇青,反复交替进行。摇青在这里被称作浪青,名称形象生动。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到文国伟先生亲身垂范手工做茶,边做边给我们讲解。眼见师傅亲自上手,他的两位徒弟立马兴奋起来,盯着师傅的一举一动,眼睛都不肯眨一下,唯恐错过了要紧的细节。文国伟先生双手把住水筛,开始手工浪青,茶青在水筛中呈球状翻滚。双臂的力道要保持均衡一致,才能保证茶青发酵适度,这是长年累月炼就的技能,与丰富的经验积累造就而成,两者缺一不可。当纯熟的技法和丰富的经验完美融合时,一款好茶诞生了。

做青好坏,还要看采工,单丛新梢形成驻芽下三四叶,釆下两三叶留一叶;驻芽下有五叶,采三叶留两叶。采茶也讲究道法自然,尊老爱幼,良性循环,保护是为了 更好地发展。人与茶树之间,合谐共存,共生共荣。

寻茶之路,总是行色匆匆,往往忽视身边最亲近的人,眼前最熟悉的茶。总觉时间尚早,一切早晚都来得及。对人是如此,对茶树亦是如此,近处的宝物总被视而不见。数年未见的800年高龄宋种古茶树,6年前的2012年第一眼见到时刚刚遭受刀斧砍伐之祸,2016年再见时已是枝叶稀疏,待至2017春天第三次再去观瞻时,已经沦为枯木,再也等不到来年的春天。这让人丛生喟叹,提醒人们在青年之时别辜负了山川,古茶树沐风栉雨沾染天地之灵气,值得茶人们敬畏爱惜。

乌龙茶中,似单丛般采摘的相对比较幼嫩,也许嫩带了些许苦味。文国伟先生一边讲解做青时的手法,一边亲身演示浪青、碰青、静置,三者合一方为一个轮回。但见文国伟先生两手轻轻拂茶青,动作柔情若水,心中的怜惜溢于指尖,深情以待,观者无不为之感叹。

2018年4月下旬,再赴凤凰镇乌岽村寻访单丛,今年气候炎热,茶季较往年提前了十天,各种品种都提前采了。往年这个时候正值单丛釆制的旺季,今年已经是尾声了,晚生种的八仙品种将要采制了。来到了文国伟先生乌岽村李仔坪的家中,满屋子都是拣茶工,天晴釆茶,雨天拣茶,身兼数职,一专多能,这是茶行业旧有的传统。传统农业社会交通落后,地域内的人工有限,一人身兼数职是为了提高效率。现代工业社会讲究分工,而今只有分工协作才能将效率发挥到最大化。茶产业隶属于农业领域,行业里的各个职位都熟练掌握有多种技能。今天看可以说是传统农业社会的“遗民”,只有辛勤的华夏民族,具有超强吃苦耐老的民族精神,使茶的传统手工制作技艺保留至今。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时间流逝,传统的手工技艺最终会退出历史舞台,你是否也如我一般,见证了它的存在与终将消逝呢?

空山夜色凉如水,相守茶香待天明。团团围坐桌前,再品单丛杏仁香。去年春天喝到时候尚且是初生的毛茶,亲眼目睹它诞生,而今已经是圆润成熟的精茶了。仔细端详,干茶条索紧细,色泽墨绿润泽;汤色黄绿,晶莹剔透,色泽明亮;初饮入喉,但觉茶味绵软、鲜滑。小树、古树两相对照,两者干茶色泽、条形近似,开汤冲㵸之后,高下立现,小树香味芬芳,更具刺激性,回甘较弱,滋味醇厚,缺了些鲜柔绵长。 芝兰香单丛古树宋茶王,七年前惊鸿一瞥,顿时一见倾心。有多少人,如我这般,爱上凤凰单丛,从此眼中只有你。啜一口茶,任思绪在山谷间遨游。凤兮凰兮,朝游于天池之巅,夜栖于梧桐之上。相守相伴,亦如茶与人的朝夕相伴。在我们的生命中,有多少这样的茶缘,不为天长地久,只为曾经拥有。那刹那间的花火,如星星点灯,指引我们沿着漫漫茶路,无惧风雨,昼夜兼程。(作者:马博峰,资料来源:行知茶文化讲习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