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油灯下的妈妈 / 待分类 / 为时已晚

分享

   

为时已晚

2018-04-27  煤油灯下...
父亲去世了,他才剛过滿六十岁,就这样离世。
按理,他从十几岁就从医,一生救活了数不清的人,老天爷是要给他加寿的。
但老天爷没有卷顾他,还没老就把他送上了天堂之地。
父亲临近去那个世界时,家里发生了一起命案。
大妹妺和婆婆发生口角,婆婆跳河自尽。
一心想占据妹妺房基地的妹夫弟弟,將他母亲的死责全归在妹妹身上。
计划让妺妺顶命,或把她打入牢房,永世不能回家。一家人就散伙了。
房子,房基地就能全归他。
那年月想要三间房基地,比登天都难。
只要有完整的房基地,娶媳妇是农村最优越的首要条件。
他弟弟剛从部队复员回家,正值找对家吤段。
但全村的干部和群众不那么认为。
她母亲跳河自杀与他脱不了干系。
他平日和母亲不断头的爭炒,并嫌她太穷,住的是一间半的基地房,娶媳妇困难重重,穷得丢了他的人。
他砸坏了他母亲多年的破舊家具,并多次逼她离开家……。
全村干部认为,是他把他妈逼死的。妹妺只是闯到抢口上而己。一切后果不应她全部承担。
人民群众还厡了一个事情的清白。
但必定岀了人命,对谁都是一个极大的震动和教训。
为了教育全公社媳妇,给妹妹开了一个广播批评大会。
一贯爱面子的父亲承受不了这样大的压力。
病了,一病沒有起。
一贯把父亲的安危不放在心上的弟弟后侮了。
父亲在西安医学院的日子里,他一天二十四小时陪在身边,并计划等父亲身体好一点,能岀院后,給他办个疗养……。他在为父亲的病担起了心。并作了非常大的努力。
结果,父亲没有等到那一天,等来的是阴阳两隔。
父亲走后,弟弟很后侮。
因为父亲是他家的顶粱柱。是他唯一的经济来源。
父亲还没有下葬的头天,他对我说,从下月起,家里就没有几十元的進账钱了。
七十年代的几十元,在老百姓眼里,那可不是个小数目。父亲赚给家里的钱还象自来水一样,每月流進一股。一个大单。
平时,弟弟并不在意父母对家庭的付岀和贡献。
他平时对父母不是抱怨,就是当着父母的面,吹胡子蹬眼。
父亲病了,他才醒悟,守在父亲身边。
在父亲临终的那个夜晚,父亲病情危机,医护人员抢救,他嘴对着父亲的嘴帮父亲呼吸,吸喉咙里的痰……。
一切为时己晚,父亲最终还是没有醒过来,去了天堂,永远不能回来。
现在想起这些,我的心还在颤。
百善孝为先,所谓的先,就是把行孝放在一切的前边。
我想
如果能在妺妹的事发前后开导他,给他点安慰,父亲压力不会那样大。也不至于一病不起。
一切为时己晚,
二0一八年四月克市白梅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