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h18 / 诗词鉴赏 / 一首《钗头凤》反应了陆游怎样的爱情悲剧?

0 0

   

一首《钗头凤》反应了陆游怎样的爱情悲剧?

2018-04-27  yh18

提起宋代词人陆游,就不得不令人想起他那首著名的《钗头凤》,这首词反映的是他和他的前妻唐婉之间哀婉动人的爱情故事。不幸的是这场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以琴瑟合鸣、伉俪情深开始,却以劳燕分飞、香消玉殒结束。这到底是一场怎样令人悲恸叹惋的爱情悲剧呢?我们还是先从陆游的这首词开始谈起。

钗头凤

(宋)陆游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这首词作于绍兴25年(公元1155年)。据南宋人周密《齐东野语》、陈鹄 《耆旧续闻》和刘克庄《后村诗话》记载,陆游在二十岁左右和同郡唐氏之女唐婉结为伉俪。(有说陆家和唐家乃姑舅亲戚,后据考证,此关系并不属实)当时陆家是家境殷实的书香之家。唐家也是当地的名门望族。陆、唐两家交往颇深。陆家的独子陆游,和唐家的女儿唐婉年龄相仿。两人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大人们的交往中,两个不谙世事的少年也自然一起共同度过了一段快乐纯洁的美好时光。


后来随着年龄渐长,唐婉出落成娉婷灵秀的妙龄佳人,陆游也长成一个满腹才情的翩翩公子。因为两人都擅长诗词,所以经常一起吟诗作对、互诉衷肠。他们花前月下、形影相随,任谁看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加上两家父母相互属意,陆家就以一只家传的精致凤钗作为信物,跟唐家定下了这门婚事。婚后,两人更是每天浓情蜜意、痴缠缱绻。

美好幸福的时光总是过得格外快。转眼三年过去,伉俪情深的陆游夫妇却并未为陆家添得一男半女。陆游当时荫补登仕郎,仅仅为登科及仕迈出了第一步,接下来还要参加“锁厅试”以及礼部会试才能加官进爵,步入仕途。但因为每日沉湎于和娇妻的耳鬓厮磨、儿女情长,难免误了功业。这引起了陆母强烈的不满,专横强势的她认为身为陆家的独子,儿子应以学业为重,以便日后考取功名,为陆家光耀门庭。无疑现在儿媳唐婉已拖了儿子的后腿。她越来越嫌弃既没有子嗣,也不能扶持儿子建功立业的唐婉,以致把她看成了祸害陆家门庭的“扫把星”。最后蛮横霸强的她硬是以死相逼,勒令陆游休了唐婉,硬生生拆散了这对情浓意深的苦命鸳鸯。

痛失娇妻,陆游自然相思难耐、肝肠寸断。为断绝儿子念想,陆母又为陆游另娶了一位王氏之女为妻。后来与陆游复合无望的唐婉也由家人做主,嫁给了同郡的皇家后裔赵仕程为妻。此时满怀绝望的陆游,不得不把精力转移到课业上。27岁那年他到临安参加“锁厅试”。凭借扎实的经学功底和卓绝于群的文思,他受到了主考官的青睐,被推举为当届魁首。无奈命运多舛的他恰与当朝宰相秦桧的孙子秦埙同榜,他第一、秦埙第二的结果令秦桧脸上很是无光。于是在次年春天的礼部会试中,秦桧借故将陆游的试卷剔除,终让他落了个会试落榜的悲惨结局。

礼部会试的失利让踌躇满志的陆游深受打击。回到江阴(现为绍兴),他成天失魂落魄万念俱灰,为排遣愁绪,遂过起了悠游山水的闲适生活。一个杨柳吐绿、百花争妍的春日,他信步来到了城内的沈园。徜徉园中幽径,迎面走来了一位倩姿丽影令他一阵眩晕、举步不得——这不正是他阔别数年、日思夜想的爱妻唐婉么?此时唐婉也认出了眼前的陆游。于是,仿佛时光凝滞了一般,四目此刻燃情相对,久久胶着!数年来积蓄的思,累叠的爱在这一刻如决堤的洪水般倾涌而出,几乎要将这对昔日的爱侣淹没!然而此时唐婉必定已嫁作他人妇,而陆游也另有妻室。世俗的桎梏令他们不能越雷池半步,唐婉的现任夫君赵仕成正等着她前去用餐,最终她在留下了深情一瞥后不得不提起沉重的脚步去赴夫君之约,留给陆游的只能是一个绝望娇弱的背影!

这时一阵春风袭来,吹醒了尚在愣怔中的陆游,他如梦初醒般循着唐婉背影消失的方向寻去,却在一处水榭遥见了正在与夫君用餐的唐婉。此时唐婉正强颜欢笑着与夫君浅斟慢饮。这一幕在陆游看来是何其熟悉啊,只是曾伴随唐婉左右的自己已被另一位陌生男子代替!万般痛楚与不尽的爱恋再一次涌上心头,几欲令陆游不能自持,他当即筹来笔墨,在沈园的粉墙上题下了那首著名的《钗头凤》。

词的上片,“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是陆游在回忆当初新婚后,那段短暂而甜蜜的幸福时光。接着笔锋一转 写下“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这是以极为沉痛和含蓄委婉的手法,叙述了那一场给男女主人公带来巨大不幸的婚姻悲剧。上片结句“错,错,错”的收束,更是对残酷的封建礼教予以的血泪控诉。下片“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写出了不期的邂逅时,目睹的伊人与从前的青春靓丽相比时,而显得格外消瘦和憔悴的容颜。最后借眼前的桃花凋零、亭台冷落进一步渲染了悲剧气氛。结句的“莫,莫,莫”则强烈表达了心中无限的悲痛与无奈。题完词,伤心欲绝的陆游郁郁地离开了沈园。


后来秦桧死,陆游终受朝廷召用,奉命赴任宁德县主簿的他离开了江阴老家。又是一年春天,怀着一份莫名的憧憬,唐婉故地重游,期许中她在沈园内的墙壁上惊见了陆游所提的《钗头凤》,陆游在词中深情的回顾、激奋的痛诉,不由再次让往日那深情又不堪回首的一幕幕往事袭上唐婉心头,满含热泪她也另和了一首《钗头凤》在陆游词的旁边。“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重情重义的唐婉虽有现任夫君的呵护,但必定“曾经沧海难为水”,对往昔的无限追思终令她抑郁成疾,悲怆逝去。而她的离去,同样令中了苦情的陆游后半生感情生活备受煎熬,他至死都对这场爱恋念念不忘。

掩卷之时,忧思交织着遗憾,不由让人为这场千年前的爱情悲剧深深地慨叹唏嘘: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

(本文为风西夜昨原创作品,现通过悟空问答首发,请务必尊重作者版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