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察察 / 我的图书馆 / 颠覆认知! 一针疫苗治愈97%癌症 /香港新...

分享

   

颠覆认知! 一针疫苗治愈97%癌症 /香港新药杀死艾滋?!

2018-04-28  小察察

颠覆认知! 一针疫苗治愈97%癌症 这项研究成果该如何理解? 

来源:美国中文网 叶文多 






2016年春天,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身为医生的华裔妻子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用30亿美元捐赠作注,共同许下愿望:希望在本世纪结束前攻克人类所有疾病。


扎克伯格和妻子在新闻发布会上


这个愿望令人振奋,却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究其原因,或许是它听起来多少像是天方夜谭。不少人对这一愿景存疑的原因之一便是癌症。据世界卫生组织官方数据显示,癌症是全球第二大致死因素。目前,全球近六分之一的死亡由癌症造成。仅2015年一年,世界范围内就有880万人死于癌症。


被不少民众视作“绝症”的癌症真有可能在本世纪内被彻底攻克吗?一份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最新研究结果为这一问题的乐观派提供了不小的想象空间。“只用一针就能彻底根治97%的癌症”——近日,类似这样标题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上火了起来。


梦想这么快就照进现实了吗?




所有想象源自一篇学术文章。


2018年1月31日,一篇题为《局部免疫治疗消除自发性恶性肿瘤》(Eradication of spontaneous malignancy by local immunotherapy)的文章在《科学》杂志旗下的《科学转化医学》(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上公开发表。同一天,斯坦福官方网站对该文章的研究成果进行了报道,在《癌症“疫苗”可消除小鼠肿瘤》(Cancer 'vaccine' eliminates tumors in mice)这篇文章中,斯坦福医学院对外阐述了一个“令人振奋”的小鼠实验结果:将两种药物同时注射在患有恶性肿瘤的小鼠身上后,约97%的小鼠全身肿瘤细胞消退。


这篇发表在两个月前的学术文章,借着中国肿瘤防治宣传周的东风在近日又再次火了起来。在了解这篇论文的具体细节之前,先来介绍一位带队主导该试验的核心人物——斯坦福大学医学院肿瘤系的Ronald Levy教授。


Ronald Levy是美国科学院院士和医学研究所成员,现任斯坦福大学医院肿瘤系教授。其专注于研究淋巴细胞和淋巴瘤,为该院Levy Lab的带头人。Ronald Levy被誉为癌症免疫抗体疗法的鼻祖之一,用以治疗淋巴瘤的免疫靶向药物“美罗华”(Rituxan,Rituximab Vials)就是建立在他的研究之上。


“令人振奋”的实验结果具体是什么呢?


上述文章内容显示,在此次研究中,研究人员在小鼠体内不同部位移植了两个淋巴瘤肿瘤,并将微量的两种药剂(即所谓的癌症“疫苗”)直接注射到其中一个肿瘤中,以激活肿瘤内的T细胞(人体免疫细胞的一种,对抗肿瘤细胞的主力军)结果显示,在20天之内,小鼠全身的肿瘤都被清除了,这不仅包括被直接注射药剂的肿瘤,也包括其它未经注射的远端肿瘤。


这一试验中,90只小鼠中有87只的癌细胞被全部清除,治愈率达到97%。在首次试验中,虽然有3只小鼠的肿瘤复发,但在经过二次治疗后,这3只小鼠体内的肿瘤也全部消除。


本次试验相关资料


后续研究显示,这种“疫苗”不但对淋巴瘤有作用,对于乳腺癌、结肠癌、黑色素瘤等都能起到同样的治疗效果。最令人激动的是,每次治疗所用的注射剂量非常少,能够快速使用,并且价格便宜。


在小鼠身上获得了令人满意的结果之后,该团队已经征集15名较早期的恶性淋巴肿瘤患者,计划进行人体试验。如果试验成功,该方法将在更多不同类型的肿瘤患者身上进行后续测试,并有望在不久的将来进行更大规模的临床试验,进而获得FDA批准上市。


Ronald Levy (左)和上述文章一作Idit Sagiv-Barfi(右)



一针“疫苗”就可消除97%的肿瘤?这听起来实在不可思议。在进一步阐述之前,我们有必要先梳理一下当前癌症治疗的几种方式。


癌症的成因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简单来说,你可以把它当做是一场大作战,作战一方是人体细胞在分裂过程中发生变异形成的癌细胞,另一方则是自身免疫细胞。在这场生产攸关的战役中,癌细胞获胜往往会导致患者死亡,免疫细胞的获胜,则常常意味着癌症被治愈。



在针对癌症的早期研究和治疗过程中,医学人员往往将重点放在癌细胞身上。传统的手术、化疗或是放疗都是试图借用外力直接移除或杀死癌细胞。在这种治疗方式之下,没有针对性地用药往往会引发强烈的副作用,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为了更精准地杀死癌细胞,医学界又进一步研发出了“靶向”疗法,用癌细胞的基因变异做靶,以期精准定位施药。不过,细胞变异形式众多又捉摸不定,这导致“靶向”治疗也常常脱靶。现实情况是,“靶向”疗法往往只能作用于一小部分癌症患者,且常常需要更换药物,也就是患者产生所谓的“耐药性”。


癌症治疗的另一个主攻方向则是与癌细胞相对的免疫细胞。正像上述斯坦福研究文章在引言开头所说:“最近,显而易见的是免疫系统可以治疗癌症”。免疫疗法被视作是癌症研究和治疗的第三次革命。相比于借用外力直接杀死癌细胞,这种疗法意在激活人体自身的免疫活性,从而彻底击败癌细胞,实现患体自愈。


斯坦福医学院相关研究成果论文



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试验便是建立在这样一个基本理论框架之上。正像Ronald Levy 所言,调动机体免疫系统以增强抗肿瘤免疫力的免疫疗法并不是该团队首创,其已经成为一种趋势,正成为目前肿瘤治疗的新方向。


事实上,在上述试验中斯坦福医学院的研究院使用的两种免疫刺激药剂,即OX40抗体分子和CpG寡核苷酸也都是此前肿瘤免疫治疗中被使用过的,且均通过了安全测试。其中,OX40抗体可以促进T细胞的活化,OX40抗体可以促进T细胞的活化,并引起对癌细胞的抵抗和攻击,而CpG寡核苷酸是提高固有免疫应答的佐剂,可增加T细胞表面OX40抗体的表达,它在疫苗中的应用已有十余年时间。


不过,在此之前,这两项药剂都是单独使用。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研究则是首次将两者结合使用。所以,这项试验虽然不能被视作是医学界的重大突破,但仍然是一项创举。此外,不同于以往静脉注射等方式,此次斯坦福医学院的试验运用了肿瘤内部的局部注射,这也是目前癌症治疗领域较为前沿的给药方式,这种给药方式在临床使用上会带来极大的便利度。


以上两个创新因素的结合将为“OX40抗体+CpG”这种治疗方式带来较为明显的区别性优势。Ronald Levy 教授在接受采访时曾对此进行过简单说明,即局部应用少量的此类药物可以作为一种快速且相对便宜的癌症治疗手段,并且相对来说对全身免疫系统的副作用较小。



在小鼠身上的试验结果“令人振奋”,但是要真正实现临床应用还有较长的路要走,且存在众多未知。毕竟,小鼠和人类在癌症的病发机理和免疫系统反应方面都有很大不同。因此,在小鼠身上相当成功的试验,在人体测试方面的结果不一定同样理想,这在以往的多次试验中均得到应证。


不过,Ronald Levy教授团队对于整个试验结果相当乐观,预计相关“疫苗”有望在一到两年的时间内通过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专注于肿瘤新药研发的公司思路迪(北京)医药科技公司副总裁徐文联在向美国中文网回应上述研究成果时,也对其应用前景充满期待。


徐文联较早前在北京接受美国中文网采访

 

疫苗在预防和治疗人类各类疾病,尤其是控制重大传染性疾病方面取得了重要作用,如天花,霍乱,结核,肝炎等等。近年来,在非传染性疾病如肿瘤的预防及治疗方面也取得了一些成就。长期以来,科学家们时刻也没停歇地努力在更多疑难疾病上取得突破。本课题的研究成果巧妙之处在于把两种能够有效诱发肿瘤特异性杀伤T细胞活力的因子有机结合起来,并通过肿瘤组织局部用药的方式实现了对用药部位肿瘤细胞和远端肿瘤细胞的杀伤和控制,达到了完全治愈的效果,并且能够通过对药物使用剂量的调控而实现对治疗效果和副作用的有效控制,这将是一种非常有应用前景的安全有效的技术手段。目前虽然只是在动物实验上取得的结果,相信在人类应用中也会取得类似的效果。期待在即将开展的临床试验中取得良好的试验结果,为人类最终战胜恶性肿瘤向前迈出坚实的步伐。



作为人类的最大杀手之一,癌症已然成为人类公敌,并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和重视。今年早些时间,中国决定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这一举措,将打开进口抗癌药在中国进一步降价的空间。一个月前,一家中国新药研发公司的负责人在北京向我们描绘了一幅动人的图景——癌症的未来治疗可能会形成类似于糖尿病,病人可自行通过皮下注射达到治疗或巩固的方式。如今看来,这种类似于科幻的画面正在逐渐照进现实。


就在今天,由扎克伯格夫妇联合成立的“陈-扎克伯格行动(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CZI)”对外宣布,将向Human Cell Atlas(人类细胞图谱项目)提供85项资助来支持该项目为人类细胞创建图谱,从而为恶性肿瘤及其它疾病的研究和治疗奠定更扎实的数据基础。


2015年,FDA批准了针对转移性前列腺癌的树突状细胞免疫疗法,这也是全球首个肿瘤治疗性疫苗。如今,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研究成果又带给人们关于癌症的更多想象空间。如果治疗癌症真的只靠一剂疫苗就足以,那么,在2100前攻克人类所有疾病,似乎也就变得不那么令人难以置信了。


香港新药“杀死”艾滋 

来源:钛媒体 王糈 



 


几十年来,在攻克艾滋病的路上,我们人类取得了进步,但脚步还不能停。



4月26日,香港大学宣布,该校研究团队研制出一种新型抗体药物,能保护细胞不被艾滋病病毒感染和清除艾滋病病毒,并在小鼠身上成功进行实验。


港大医学院微生物学系艾滋病研究所领导的研究团队,利用基因工程技术,研制出一种新型的抗体药物“串联双价广谱中和抗体”(BiIA-SG),可有效抑制所有测试过的艾滋病病毒株,并促进清除小鼠体内的潜伏感染细胞。


港大研究团队指出,BiIA-SG通过结合宿主细胞表面的CD4蛋白,能有策略地伏击艾滋病病毒,保护细胞不被感染。另外,基因导入的BiIA-SG可以在小鼠体内持续发挥功效,并且清除已被艾滋病病毒感染的细胞。因此,这项研究为BiIA-SG作为一种新型抗体药物,用于艾滋病病毒预防和免疫治疗提供了概念验证。


相比目前治疗艾滋病病毒的抗体药物,新药物效用有明显改进,研究团队希望新药物有望真正成为首个“香港制造”,适用于临床治疗艾滋病病毒的抗体药物。这项研究成果已在最新一期国际著名生物医学期刊《临床研究杂志》上发表。


艾滋病全称为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是由人类免疫缺陷病毒感染引起的以严重免疫缺陷为主要特征的性传播疾病,艾滋病的传播速度快、病死率高,成为人类主要的致死性传染病之一。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艾滋病已经夺走了3500万人的生命。据2017最新艾滋病数据显示,全世界有3670万艾滋病感染者。


自从发现新型疫症艾滋病以来,至今医学界还没有找到根本上治愈艾滋病的方法。目前,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批准二十多种药物用于AIDS的治疗,但所有的治疗方法都只能减慢或抑制病毒在体内的扩散,并不能有效清除患者体内的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我国已经有超过30种疫苗进入人体试验阶段,但依然没有一种疫苗可以大规模投入临床使用。


尽管还没有找到有效治愈的方法,但人类与艾滋病毒的斗争依然在持续进行。钛媒体编辑今天就为大家梳理一下人类与艾滋病毒的斗争史。


1983年发现首个艾滋病病例以来,科学家就开始致力于研究艾滋病疫苗。 


1984年4月,国立癌症研究所宣布他们已经发现了艾滋病的病因,即逆转录病毒HTLV-III。在与巴斯德研究所的联合会议上,他们宣布LAV和HTLV-III是相同的,也是艾滋病的可能原因。为了筛选病毒,希望在两年内开发出一种疫苗,


1988年,世界卫生组织宣布12月1日为第一个世界艾滋病日。


1991年,视觉艾滋病艺术家核心小组启动了红丝带项目(the RedRibbon Project),为艾滋病感染者及其照顾者同情心的象征。红丝带后成为艾滋病意识的国际象征。


最早,一种称为AZT的药物能够降低HIV的侵袭力,这被视为艾滋病医学治疗领域的一个重大发展。AZT最初是在1994年被合成,曾被作为一种抗癌症的药物,但后来被证明无效。它是一种逆转录酶抑制剂,是评价其他抗HIV药物的阳性对照药,也是治疗HIV感染者和AIDS患者联合用药的基准药物,对艾滋病毒有相当高的抑制力。对艾滋病的治疗开始阶段是单独使用,后与其他药物配合使用,是所有抗艾滋病药物中最具有价值优势的。 


1996年,联合国艾滋病联合规划署,the JointUnited Nations Programme on AIDS (UNAIDS)成立,主张全球采取艾滋病疫情行动,并协调整个联合国对艾滋病毒和艾滋病的防治工作。温哥华举行的第十一届国际艾滋病大会强调了鸡尾酒疗法HAART的有效性,大家乐观其成。FDA批准了第一个家庭测试工具包; 测量血液中HIV水平的病毒载量测试; 第一种非核苷转录酶抑制剂(NNRTI)药物(奈韦拉平); 和第一次HIV尿检。


2001年6月,联合国大会呼吁设立一个“全球基金”,以支持各国和各组织通过预防,治疗和护理,包括购买药物来阻止艾滋病毒的传播。印度的西普拉等仿制药生产商开始为发展中国家生产普通的艾滋病毒药品,几家主要的制药商同意进一步降低药品价格。世界贸易组织(世贸组织)于11月宣布了“多哈宣言”,允许发展中国家生产仿制药物来对抗像艾滋病毒这样的公共卫生危机。


2009年,由美国和泰国研究人员联合宣布,一种新型试验疫苗可使人体感染艾滋病病毒的风险降低31.2%,这是世界第一种具有一定免疫效果的艾滋病疫苗,尽管其免疫效果还很有限,但它实现了“免疫效果”从无到有的跨越。这种“联合疫苗”是由两种疫苗组成的,其中一种负责刺激免疫系统,使其做好攻击艾滋病病毒的准备;第二种则是担当“好助手”,负责增强免疫反应。但此前的试验显示,这两种疫苗独立使用均无效。


2010年7月,南非艾滋病研究人员在世界艾滋病大会上报告说,一种药用胶体软膏可以使妇女因性行为感染艾滋病毒的风险减小一半。这种被称作阴道凝胶的药用软膏包含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泰诺福韦”,它是为了帮助妇女抵御艾滋病毒的第三型的杀菌剂。


2011年10月,西班牙研究人员研制的一种全新艾滋病疫苗MVA-B进入人体测验第二季阶段,这种疫苗有望弱化艾滋病病毒,使它只能引起“轻微慢性感染”。


2015年7月,艾滋病规划署宣布,有关艾滋病毒和艾滋病的千年发展目标已经提前六个月达到了目标。千年发展目标6的目标是阻止和扭转艾滋病毒的传播,有1500万人得到了治疗。9月份,世界卫生组织推出了新的治疗指南,建议所有感染艾滋病病毒者都应该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不管其CD4细胞计数如何,并在诊断后尽快进行治疗。10月份,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根据新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发布了2016- 2021年战略,要求加速全球艾滋病应对行动,实现关键的艾滋病预防和治疗目标,实现零歧视。


从人类对艾滋病毒挑战的第一天起,人们就想征服它。几十年来,在攻克艾滋病的路上,我们人类取得了进步,但脚步还不能停。(本文由钛媒体编辑综述自新华网等网络资料)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