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明理 / 现代战争 / 「战役」被称为“丛林之王”的日本王牌军...

0 0

   

「战役」被称为“丛林之王”的日本王牌军,在缅甸遭英军毁灭打击

2018-04-28  好了明理

英帕尔是印度东部与缅甸交界地区的一座边境城市,位于吉大港(今属盂加拉)通往印度东部阿萨姆帮的交通干线上,自古以来为兵家必争之地。英军兵败缅甸撤退至此后,把英帕尔建成了一个巨大的军事后勤补给基地。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于1942年1~5月在缅甸对中、印、英盟军实施进攻战略,日军企图占领缅甸,切断美、英向中国提供战略物资的交通线——滇缅公路,迫使中国屈服,并企图夺取盟军的反攻基地英帕尔,威胁盟军重要补给基地迪马布尔,切断中印公路,并伺机进军印度,促使其脱离英联邦,以保障东南亚地区侧翼安全。日军大本营于1944年1月7日下达了关于英帕尔的作战计划。白此英帕尔战争爆发。

撤退印度 再添新仇

在整个缅甸战役中,英、印士兵伤亡和失踪的共有13000人;另外还有好几千人,由于林中蚊咬雨淋而患有严重疟疾、痢疾和其他疾病。住在医院内。缅甸军原有大炮150多门,现在只剩下28门;原来的好几百辆机动车辆,现在只剩下80辆。据后来了解,日军在这场战果赫赫的缅甸征服战中,仅伤亡4600余人。1942年5月。劫后余生的英、印士兵摇摇晃晃地走出水汽蒸腾的丛林,进入朝不保夕的英帕尔平原。终于完成了史上路程最远、也是最多灾多难的撤退,行程900里。

「战役」被称为“丛林之王”的日本王牌军,在缅甸遭英军毁灭打击

反映缅甸及英帕尔战役的连环画

1942年6月。季雨淹没了前线,英军开始重整旗鼓。日军正在向长达700余公里的缅印边界逼近。当驻印英军总司令韦维尔将军认为印度境内的骚动已趋于平静,尽可在缅甸发动反攻的时候,一场战役在若开爆发了。这次战役的目标是为了收复梅宇半岛和东孟加拉外的若开岛。这座长90公里、宽20公里的狭长半岛,夹在梅字河和孟加拉湾之间,岛上森林茂密,一条高2000米的山脉贯穿整个岛屿,极难穿行。

梅宇进攻战于1942年12月开始,英军连续发起一系列正面进攻,但都被日军利用地形优势击退,未能奏效。英军从印度调增了4个满员的英印旅和1个英国旅,总数达9个旅。而守在几乎固若金汤的地堡群内的日军,不超过1个作战凶猛的大队。他们躲在挖得很深的坚固工事内,能安全地避开那些直接向他们射来的或是他们周围散落的太炮炮弹、迫击炮炮弹和机枪火力。旁遮普营、拉杰普特营、皇家伯克夏营、达勒姆轻步兵队和林肯营,坚决向敌人展开猛攻,但是仍未得手。

1943年,英印士兵在阴森森的丛林里不断遭到敌人伏击,士气趋于瓦解。一个名叫棚桥大佐的狂热分子,率精兵猛扑英第55旅后卫部队。夜渡梅字河,轻而易举拿下了梅宇山脉。途中突袭了英第47旅,他们越战越勇,径直穿过“难以穿越”的丛林,全歼了山那边的英军,控制了孟都一布迪当公路。

对英军来说,这是一场丢尽脸面的失败。1943年5月11日,英军退守东孟加拉一条掩护着生死攸关的吉大港的新防线。随后因雨季来临,战局凝固。

「战役」被称为“丛林之王”的日本王牌军,在缅甸遭英军毁灭打击

日军在缅甸越战越勇

恢复士气粉碎“C行动”

在这令人绝望的时候,旅长温盖特和他的“钦迪”旅回来了。“钦迪”旅是为打好这场突袭战特地挑选的经过特殊训练的部队,多半来自皇家利物浦团,其余都是廓尔喀人。虽然这支部队已有1/3人失踪,但是他们能回来,就已经证实了温盖特的论点:普通的英国平民士兵能够战胜丛林,能够在日军称王称霸的酷热地带机智地与敌人周旋并战胜对手。

斯利姆将军指挥的第15军在下一次战斗中将肩负起重任,而且一些坚强有力的劲旅正赶来支援第15军,其中主要有在克仑和阿拉曼的鲁瓦伊萨峙岭荣立过战功的第5英印师;此外,还有新编的第7英印师和第81西非师(有些人相信这些在丛林中训练出来的非洲士兵将成为丛林战中日军旗鼓相当的对手)。第20师则到英帕尔增援第4军。

新的战役由第7英印师发起进攻,第5英印师在其右侧予以配合。日军已布下重兵,牢牢扼守着孟都一布迪当整个战线,他们还构筑了一个“梅宇山脉黄金要塞”从阿拉干地区的浓密丛林和悬崖峭壁开始,穿过蜿蜒起伏的丛林地带,一直延伸到沼泽地和孟都海岸破碎的小湾,长达15公里。日军打算彻底粉碎英印联军,席卷整个印度大陆。

1943年11月30日夜晚,英军隐蔽前进。在他们几乎赶抵目的地时,敌人才做出反应。双方进行了一场残酷的白刃战,伤亡都很惨重。接着,该师3个旅小心翼翼地继续向前推进,每夜都不断击退日军的强,大反攻,甚至还俘虏了1个敌人,这是该师生擒活捉的第一名日本兵。

「战役」被称为“丛林之王”的日本王牌军,在缅甸遭英军毁灭打击

缅甸战役纪实照片

到1943年12月中旬,第7英印师已突破敌方前沿阵地,并占领坑道和布迪当周围的主要筑垒阵地。12月底,依靠工程部队在铺路架桥方面的巨大努力,第7英印师打通了雅基都山口,同梅宇山脉那边的第5英印师接上了头。在第7英印师按计划展开攻势的同时,山脉另一边的第5英印师也将发动配合性进攻。攻势的高潮是两军前后夹击日军大肆吹捧的“梅宇山脉黄金要塞”。

为了彻底歼灭第5英印师和第7英印师,日军方面制定了一个被称之为“C行动”的进攻计划:首先要割裂英军的若开战线,切断第7师和第5师这两个英印师的交通线,然后各个加以歼灭。这样,通过吉大港进入印度的道路就可打通了;第二步行动,1个月后准备夺取英国的北方基地英帕尔和迪马布尔。

日军认为,7天时间已足以歼灭第7英印师,并使3支日军部队会合起来,消灭第5英印师的大部分兵力。战役定于1944年2月4日开始,而到2月10日,第7英印师将全部就歼。

日军在前线投入作战的飞行中队,是由一种名为“东条”的新式战斗机编组成的。这种飞机虽然速度赶不上英国的“喷火”式飞机,但具有比“喷火”式飞机更好的机动性。3个“东条”式飞机中队从前进机场起飞参加战斗,而当这些飞机在加油和补充弹药时,老式的“旋风”式飞机就飞人机场上空为它们提供掩护。

1944年2月6日上午10时半,日军的迫击炮和平射步兵炮开始对英印师的阵地进行狂轰滥炸。梅塞维不敌,无奈撤离到后勤掩蔽所。第7英印师的这一神经中枢在受到第一次打击时已显然被摧毁了。

「战役」被称为“丛林之王”的日本王牌军,在缅甸遭英军毁灭打击

缅甸战役中部分英军的合影

进攻的势头日见凶猛,但日军的进攻总被击退。日本兵在短兵相接、难解难分的遭遇战中,总是败在印度和廓尔喀族士兵的手下。日军终于意识到:战局的发展不尽符合自己的如意算盘,英军既没有惊惶失措,也不打算撤逃,而是坚毅果敢地在进行还击。

日军司令官明白,除非他能摧毁第7英印师的一些丛林掩蔽所,否则,进攻必定会失败。日军把整个若开部队全都用来攻打后勤掩蔽所,敌方飞机的轰炸和扫射使这块地方化成了火海。到2月11日,争夺后勤掩蔽所的激战已持续了5天5夜。这时,7天已经过去了,第7英印师仍顽强地抗击着敌军。而只带了7天给养的日本特遣部队则处于岌岌可危的困境。

梅塞维将军为了加强自己逐渐被削弱的反击力量,特地从奥兰彬地区的第89旅掩蔽所调来1个苏格兰营。2月17日是缅甸战役中最具重大意义的日子,日军首次承认了失败,并开始后退。

2月24日,第5英印师终于突破雅基都山口,解除了包围。日军樱井部队已分散成一股股小部队,试图穿过丛林逃跑。投入进攻后勤掩蔽所战斗的樱井手下的7000名士兵中,至少有5000人死在丛林里。这一仗结束了,若开战役也随之告终。斯利姆将军的第14军团在它的第一场大规模战斗中,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同时还树立了英雄主义的形象,荣获了30枚维多利亚十字勋章。

在粉碎若开日军的战斗中。第7英印师蒙受的全部损失是:500人阵亡或下落不明,1500人受伤。但他们击毙了将近7000名日本兵,生俘了5000名日本兵,这在缅甸战场是闻所未闻的。

「战役」被称为“丛林之王”的日本王牌军,在缅甸遭英军毁灭打击

梅塞维将军

屯兵英帕尔 激战科希马

长40里、宽20里的英帕尔平原虽在印度境内,但它周围的曼尼普尔山脉却是横亘在印度和缅甸之间的一道天然屏障。两年前,战败的英军经过那场险象环生的900里大撤退来到此地时,这里是一片浸透了雨水的沼泽地,而现在,英帕尔平原遍布着大型营房、医院、休息营帐、军械仓库、炮兵弹药库、武器堆放处、工场、军需品放置场以及一个主要军事基地所需的各种大型设施。四通八达的沥青公路从中穿过。在英帕尔基地中,一切井井有条,组织得相当完善,有着部队使用的基地所应具有的各种条件。当日军进攻已明显地迫在眉睫时,斯利姆命令正在开始向前推进的第4军返回英帕尔。

1944年3月17日,日军各联队乘木筏和小船渡过宽阔的亲敦江,在丛林中行军一天所经过的路程相当惊人。日本帝国的太阳旗首次在印度国土的上空飘扬。接下来的战斗是激烈的,双方阵线犬牙交错,战斗此起彼伏。一支强大的部队穿过茂密的丛林,绕过14军团的一个防御哨所,夺取了高地,切断了铁定公路。另一支敌军攻击一座设在英帕尔北面的109号里程石附近的英军营地,并在那儿派设重兵把守。第17英印师返回英帕尔的道路被堵住了。

第二天晚上,精锐的日军15师团像一团烈火似地穿过群山前进,一举攻占英帕尔。该师团准备在英帕尔北面迂回扫荡,完成对该城的包围,然后发起凶猛的攻城战。3月19日,日军部队猛烈进攻控制着乌克鲁尔的印度伞兵旅和1营英军步兵。战斗持续了两天两夜,双方伤亡都很惨重,守军被迫后撤。但是,并没有撤多远,他们在桑沙南面9公里处再次阻击敌军,而且经受住了日军6天6夜的无情猛袭。直到3月26日晚上,守军唇干舌焦,口渴如焚,空投给他们的饮水实在太少了,才奉命撤退。

「战役」被称为“丛林之王”的日本王牌军,在缅甸遭英军毁灭打击

英军屯兵英帕尔平原

另一场激烈战斗在西南约10公里的乌克鲁尔公路上的利丹进行着。第5英印师的1个营在紧要关头从若开空运赶到,与驻守在工事内的伞兵旅分遣队会合。英军士气大振,猛烈反攻,击退了敌军。当更多的日军投入战场时,第5英印师的另1个旅也空运赶到。随后,双方恶战不休,历时5天5夜。战斗结束时,日军沿着乌克鲁尔公路突向英帕尔的攻势已被遏制了。

正当英军采取上述行动来应付对英帕尔日益增长的威胁并取得了相当显著的成效时,科希马却出现了危险的局面。日军几乎在那儿投入了第31师团的全部兵力,迪马布尔的重要基地几乎未加设防,这两地的处境危如累卵;而新近沿布拉马普特拉河谷修建的一系列大型美国空军基地,也同样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一旦这些地方被敌军占领,后果不堪设想。

斯利姆急令第5英印师和第3特种突击旅由空运调来此线,第7英印师也立即从若开空运前来。另外,他命令此时尚驻在印度境内的温盖特第23远程突破旅火速乘火车出发,前去掩护利多,并令英第2师从印度赶来。现在的问题是:预备部队能否及时赶到挡住日军对科希马的进攻?

战役首先是由驻扎科希马东的阿萨姆团和阿萨姆武装警察打响的。这些由英军官指挥的阿萨姆士兵,乃是首次参加战斗,他们在自己家乡的土地上英勇战斗,无奈敌人的来势实在太凶猛了,只好慢慢地从一个阵地退到另一个阵地。一切可以调集的人员都紧急动员起来参加战斗,有些是从后勤部队抽调来的。这样,科希马的守军达到了1000人。然而,这时向他们紧逼过来的,至少有15000名精锐的日本部队。

「战役」被称为“丛林之王”的日本王牌军,在缅甸遭英军毁灭打击

英帕尔战役

1944年4月4日夜晚,日军跃出丛林,发起冲锋。虽然英军前哨部队奋勇还击,但是山顶的某些阵地还是落入敌手。敌人已经取得进攻这个薄弱堡垒的立足点。皇家空军掌握着绝对的制空权,这的确是很幸运的。白天,战斗机和战斗轰炸机怒吼着俯冲下来,几乎就在丛林树顶上对敌军轰炸扫射。防守部队的伤亡也与日俱增。4月6日已退入要塞山上的主要阵地。日军截断了英军惟一的水源。

英雄的守卫部队被迫一步步向后退,阵地一寸寸收缩。敌人已经近在咫尺,英军在地区助理专员那个曾十分整洁的网球场这一边,而日军就在网球场的另一边,双方对掷的不是网球,而是短导火线手榴弹。

围攻科希马山顶的战斗,持续了16个昼夜,山头到处都散发着血腥气。4月15日,英第2师的1个旅粉碎了敌人的凶猛进攻,突破包围,与第161旅会合。随后,第2师的另1个旅在坦克、大炮和飞机的支援下,沿公路发动强大攻势,猛扑主要制高山脊。4月18日,英军突破日军的包围,1个旁遮普营设法穿过一个溪谷,与科希马的守军会合了。第二天,食品和饮水送到幸存者手中,他们在众寡十分悬殊的条件下,进行了长久的战斗。两天以后,第2师的官兵打到了硝烟弥漫、弹坑累累的山顶上,解救了其余的守卫部队。

包围虽已解除,但要彻底击败敌军,还必须进行更加残酷的战斗。虽然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他们的主力仍然存在。他们的士气受到削弱,但并没有放弃战斗。英第2师一方面竭尽全力要把日军赶下山脊;一方面还得击退日军对已化为一片焦土的要塞发动的疯狂反扑,他们和敌人展开了艰苦的浴血战斗。双方杀得难解难分,一直打到4月30日,依旧僵持不下。一直到5月3日,第2师才出动全师人马发起进攻。英军调集了炮兵部队,坦克也调上来加强进攻。

「战役」被称为“丛林之王”的日本王牌军,在缅甸遭英军毁灭打击

英军在英帕尔战役中和敌人展开了艰苦的浴血战斗

1944年5月7日,第7英印师的第33旅投入战斗,进攻一个叫做贾伊尔山的地堡密布的高地。这次进攻被击退了。3夜之后,第33旅再次对贾伊尔山发起猛攻,同时,英第2师也纵向地向山岭展开进攻。英军在付出相当大的代价之后,终于占领了贾伊尔山上的大部分阵地。次日,增援部队在烟幕的掩护下爬上山去,扫清了日军的布雷区。当烈日将一直使坦克无法施展威力的泥泞地面晒干之后。坦克就开始爬上山坡。

5月31日清晨,残余的敌军终于放弃阵地退却了。日军向德里的进军已经到了尽头,不得不再次承认失败。

突出重围 报仇雪恨

当英军在科希马反败为胜的时候,日军正逐步加紧对英帕尔的包围。整个英帕尔战役是最混乱的战役之一。每次当日军的大规模强袭似乎行将突破防线时,英军立即迅速大规模地将炮兵和坦克中队调到危险地区将敌军击退。而且只要日军一钻出丛林走到平原上,就立即遭到皇家空军的轰炸和扫射。

在4月的第1个星期里,第5英印师的士兵一跳下运输机就投入了乌克鲁尔公路的战斗。他们在英第23师1部的援助下,打垮了日军1个纵队的进攻,并将其逐回利丹。4月6日,日军攻占了农格希古姆双峰山的一个山头。5天后,敌人又占领了该峰的另一个山头,并且迅速地在两个山头上筑起了坚固的地堡。但从树梢上掠飞而过的英国轰炸机对这两个山峰进行了轰炸和扫射。战斗结束时,山峰上布满了日本兵的尸体。

「战役」被称为“丛林之王”的日本王牌军,在缅甸遭英军毁灭打击

当英军在科希马反败为胜的时候,日军正逐步加紧对英帕尔的包围

残酷战斗在防御圈周围接二连三地展开。日军派出重兵,占领了一个坐落于伊里尔峡谷和英帕尔一科希马公路之间丛林密布的突出山头。英军在这一带构筑了一系列切断公路人口处的大小通路和帕莱尔公路本身的工事,同时分兵把守各制高点。在防区内,英军不断派出战斗巡逻队拦截日军的渗透部队。4月11日,英军被迫退守直接俯瞰着公路干线的坦努帕尔。尽管英军展开勇猛反击将日军击退,然而,5天以后,日军调来大量增援部队进行反扑,终于在由缺乏战斗经验的印军部队扼守的薄弱环节上打开了缺口。

敌军意识到这是夺取胜利的好机会,于是加强攻势。1944年4月19日夜间,日军出动中型坦克连续三次发动猛攻,但都被英军击退了。4月22日,日军连续不断地发动进攻,终于楔入英军阵地。

日军司令官山本却认为胜利已经在望,调集了大批增援部队,日军取得了一些胜利。英军防线被迫后撤。无可否认,此时日军已接近于突破英军防线,但是英军在5月12日一次反击战中,又收复了大部分丢失的阵地。在随后的战斗间隙,斯库纳斯将军把防守帕莱尔前线的第20师的一些部队撤出战斗,而将兵员足额的第23师派去接防。危机过去了,战线又一次稳定下来。

接着,日军在比申普尔南面发动了一场来势更凶猛的进攻,并在一些地段取得突破。英军展开一系列反击战,结果就出现了这次战役中一些最残酷的战斗。日军投入了全部兵员,动用了全部武器。甚至出动一批批零式战斗机轮番扫射(其中有一半被高射炮火所击落),此外,还第一次使用了大口径的迫击炮。在这一战区发生了具有某种重大意义的事件——有几个逃兵从日军战线那儿跑过来投诚,这还是破天荒第一次。他们供认,作战顽强的日第33师团1个前锋联队的3000人中,已有2000多人伤亡。同时,具有相当规模的日军部队正赶来增援这场战斗。

「战役」被称为“丛林之王”的日本王牌军,在缅甸遭英军毁灭打击

二战生死关:科希马之战

英军的第一次攻势实际上是在5月15日开始的,那天,第17英印师第48旅楔入了日第33师团的后方,并在铁定一英帕尔公路上第33号里程处修筑起工事。敌人暴跳如雷,把一切可用的部队包括后勤部队都一股又一股地投入了反扑。4天以后,日第15军团发动了一场疯狂进攻,但还是被击退了。随后,英第48旅向北推进到莫伊朗,他们经过激烈的战斗,在那儿设下了另一个路障,不过并未能困住日军第33师团。

英第14军团的下一步行动,就是加强对乌克鲁尔公路和伊里尔峡谷的攻势。雨季开始。日军穿过尸体狼藉、散发着恶臭的丛林向前推进;他们动用了一切可以利用的运输工具,包括骡子。这支尾随在作战部队后面的运输队,一直延续到亲敦江。英军第20师与这支敌军迎面遭遇,于是在乌克鲁尔公路和附近的密林里再次展开残酷的拉锯战。但到6月13日,英军制服了敌人。第14军团的其它部队从农格希古姆出发,踩踏着泥浆,穿过伊里尔峡谷,楔进日军的运输线。到6月20日,封锁了日军的主要补给线,日军已完全陷入了绝境。

北面,自从科希马解围以后,该地周围的战斗始终未曾中断过。第5英印师和第7英印师的部队以及第23钦迪远程突破旅,集中全部力量对付日军那些隐没在天际云间的堡垒。钦迪旅切断了日军的交通线,并从背后威胁敌军。印度民政机关的英国政治官员所率领的那加山民,给钦迪旅提供了宝贵的援助。山顶上,筑有隐蔽得很深的密集地堡群,准备死战到底的日本士兵牢牢地固守在里面。黎明时分,浓雾弥漫,第7英印师开始进攻这一战略要地。他们将炸药包绑在竹竿上,塞入地堡,然后用火焰喷射器向地堡内喷射火焰,将日军的暗堡一个又一个地拔除掉。敌军盘踞在一座名叫“教堂丧钟”的小山上,进行着最后一刻的困兽之斗。廊尔喀兵沿着丛林中的一条险道,向山头发起一次惊人的夜袭,扫平了敌军的抵抗。现在敌人的交通线已经完全被切断,他们惯用的那套战术已经失效了。日军没作进一步抵抗就撤退了。

「战役」被称为“丛林之王”的日本王牌军,在缅甸遭英军毁灭打击

号称“皇军之花”的第31师团

马克鲁尔是英军大规模强攻的焦点,因为它是日军在亲敦江和英帕尔之间的大规模山区基地,是在战斗开始以后迅速修建起来的。由科希马蜂拥而下的英军部队与从英帕尔向前突进的强大部队同时出发,并在预定时刻会师。6月22日,两支队伍好比钢钳的两只钳牙,在109里程石处将日军钳住。好几支日军纵队沿着各条通道,向日军的主要基地狼狈逃窜。一些因饥饿和疾病奄奄一息的日本兵,正从北面沿着一条通向乌克鲁尔的泥泞小路,痛苦地挣扎着退下来——这支队伍就是一度号称“皇军之花”的第31师团。

当第7英印师逼迫敌人向波涛汹涌的亲敦江退却时,英第23师从南路果断出击。同时,第17英印师紧逼过来,大炮齐鸣,震天动地,树干枝叶和潮湿的泥土被抛入空中,日军士兵血肉横飞。厮杀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星期,直到日军的最后一批地堡被摧毁,5万名日军陈尸在战场上为止。

事后,第33旅的刘锡斯·皮尤上校写道:“……人们首次见到了日军遭到毁灭的景象。英国空军战斗轰炸机的一次袭击曾成功地截住了正在小路上行进的一支日军纵队。路上堆满了日本兵的尸体,武器装备狼藉四散,地面都是飞机在袭击时所留下的弹坑。我旅穿过或绕过了那些被丢弃的、隐蔽的碉堡据点和供几千人用的生活设备……在路上深可陷足的泥浆里,漂浮着日本兵和动物的尸体。四下都是零乱丢散的装备,这是不体面的溃败的见证……” (特约:那木罕)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