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狗眼看人

 小说故事收藏馆 2018-05-03

狗眼看人

 

鹿鸣

金小洋的小店被电商挤兑的办不下去了,一直想找个清闲点的工作,正好郊区的酱菜厂想招一名专职夜间保安,金小洋就上门应聘来了。厂长吕瑞亲自面试了金小洋,对他很满意,说好了只上夜班,每月工资三千,还很正规的签了一年的劳动合同,当晚就让他上岗了。

金小洋上班没两天,就出事了。这天晚上他听见厂门外闹哄哄的,过去一看,发现附近村民大良拴了一头小毛驴,手里拿着树枝,在厂门口动家法。金小洋问怎么回事?大良说小毛驴屡次三番拉磨途中偷奸耍滑溜出去找艳遇,这不,正干活它又跑出来想找小母驴,这次要好好教训教训它。实在不行,就把它宰了,驴肉煮了吃、驴皮熬阿胶。小毛驴好像听懂了,吓得它“嗯啊!嗯啊!”一阵乱叫,很恐惧的样子。

金小洋饶有兴趣地看了一会儿,突然说不对呀,这深更半夜的,你让驴子干啥活儿?大良笑着说:“别管干啥活,反正它上的是夜班。”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金小洋赶紧到厂子里转了一圈,果不其然,厂后部的一大缸糖蒜被偷了一半。等他回到厂门口,大良和小毛驴也不见了踪影。

厂长吕瑞挺生气,说你刚来就看热闹被偷了酱菜,结了这两天工资就撤了吧。金小洋灵机一动,求吕瑞说:“您再给我个机会吧,我可以让自家的狗阿拉斯加来帮忙。我的阿拉斯加高大勇猛又忠于职守,以前开小店的时候,它帮了很多忙,从来没出过任何问题呢。”

吕瑞觉得挺有意思,就答应让金小洋试两天。阿拉斯加来了以后,果然不同凡响,不知疲倦地绕着酱菜厂转圈。加之它的个头又大,像只恶狼一样很可怕的样子,所以暂时没人敢偷酱菜了。

这天,阿拉斯加突然不见了。金小洋刚要去找,就听见警车声大作。金小洋吓一跳,连忙上去问怎么了?警察一边往里跑一边说:“救人!”到了厂区尽里头,看见阿拉斯加在一根灯杆下守着,灯杆上狼狈不堪地抱着一个人,原来是大良。他带着哭腔哀求道:“快来人,快把大狗拉走吧。”

金小洋赶紧上去拉住阿拉斯加,大良彻底撑不住了,“哧溜”一下滑到了地上。大良交代说几个人商量拿着长棍在一边打狗,大良趁机到另一边偷酱菜,给狗来个声东击西。谁知还没打个照面,那几个就被阿拉斯加吓跑了,狗转身把大良追到了灯杆上,大狗给他们来了个各个击破。他没办法,只好打电话报警自救。大良检举了偷酱菜的其他人。鉴于案值不大,加上他们又写了保证,起誓今生今世决不再偷一片酱菜,警察经过教育后就把他们放了。

阿拉斯加立了大功,此后好多天真的没人敢来酱菜厂偷酱菜了。厂长吕瑞很高兴,专门表扬了阿拉斯加。金小洋趁机找厂长吕瑞提要求,说阿拉斯加每次值班都一夜不停地跑动巡逻,体力消耗很大,每天得至少多吃五根香肠,看厂里能否给它点夜餐补助,以示鼓励。

吕瑞连说有道理,说不仅要有夜餐补助,还要支付和金小洋一样的工资。现在不是讲究同工同酬吗?金小洋有些不理解,一只狗,如何给它发工资?怎么造工资表?怎么签字?厂长说没事,就给它起名叫阿加,用这个名字做工资表,厂里想办法给它解决编制问题。

很快,厂里夜班保安多了个编制,员工是阿加,而且造了工资表,他们每人三千,不对,是每份三千。不管叫啥、不管怎么说,工资反正都是金小洋领,小洋很开心。

晚上,厂长吕瑞查岗,发现金小洋闲得无聊,竟然像葛优一样懒散地瘫在沙发上,悠闲地玩弄手机。而阿拉斯加也就是阿加,仍旧兢兢业业地在厂里顺着围墙一圈圈不停地转,累了就趴下喘一会儿,然后接着转,毫不懈怠。

吕瑞严厉批评了金小洋,当场提拔阿加做了金小洋的带班长,还说多发两百元职务津贴。吕瑞提醒金小洋,让他虚心协助阿加带班长的工作,共同做好夜班执勤工作。金小洋觉得很没面子,说怎么能让一只狗当他的带班长呢?厂长吕瑞摆摆手说:“这个就不要再讲了,如果你觉得无法接受的话,可以主动辞职啊。”金小洋明白了:“你是不是发现人不来偷酱菜了,就想着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给狗发工资、让狗当我的班长就是为了让我觉得丢脸主动辞职?”吕厂长淡淡地一笑:“厂里给你签订了用工合同,不能违约让你告了索赔。”

可没成想,阿拉斯加当天晚上就惹了大祸。一个来送货的年轻人到了厂门口刚一下车,阿拉斯加就愤怒地冲了过去,年轻人赶紧上车没来得及,被阿加一口咬住了小腿。金小洋急忙跑过去制止,一边打一边骂,阿加才勉强松了口,可年轻人的腿,已经鲜血淋淋了。金小洋赶紧给人道了歉,给了打狂犬疫苗的医药费、养伤的营养费。第二天一早,他俩还是被吕瑞飞快地开除了。

金小洋牵着阿拉斯加回了家,到了夜里,阿拉斯加竟然又跑到酱菜厂来了。酱菜厂已经请了新的夜间狗保安,而且是两只。阿拉斯加看到自己的岗位被别的狗侵占了,冲着两只新来的狗怒吼起来。

金小洋赶来后呵斥阿拉斯加让它回家,厂门房闻声走出来了新的保安,没想到是多次偷酱菜的大良。大良告诉金小洋,他俩被辞退后,厂长吕瑞让他帮忙找两只大狗。这还不简单,他立马就给吕瑞牵来了。吕瑞一高兴,还顺便让大良也留下了。大良悄悄告诉金小洋说:“这两只狗来了,直接顶替了你俩的名,一只叫金小洋,一只叫阿加。”说到这儿,大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金小洋无可奈何地问道:“那谁来领它俩的工资?你吗?”大良嘲弄金小洋说:“你装傻还是真傻啊?当然是吕厂长自己亲自领这两份工资了。我哪有那個福气,我也只是个临时工。”

这天晚上,阿拉斯加又跑来带班了,金小洋来找它的时候酱菜厂大门紧锁,一个人也没有、一只狗也没有。金小洋抓着铁门喊了几声,才看见大良打着赤膊,喊着“一二一、一二一……”率领着三只狗跑了过来。

大良打开门让金小洋进来,自己还原地踏着步兴奋地说:“已经率领这三位同事跑了好几圈,还能再跑几圈。”金小洋说深更半夜的穿好衣服休息会儿吧。大良意犹未尽地说:“要不我给你唱个歌吧?我会唱风风火火闯九州。”说着就扯开嗓门吼起来:“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金小洋连忙打断他,问他今天这是怎么了?有劲没处使的样子。大良这才极不情愿地消停下来。

两人进了值班室,大良告诉金小洋:“你不知道,酱菜厂发生大变化了。吕厂长终于搞垮了厂子,现在他自己承包了。我發现他们研制了新产品,开始生产酱肉干了,一颗一颗的,像糖果一样。”

金小洋问他怎么知道的?大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我不是好奇心重吗?他们夜里试制产品的时候,我偷偷看了看。”

金小洋笑了:“你以为酱菜厂随随便便就能生产酱肉干?酱菜和酱肉干不是一回事。”

大良看金小洋不相信自己,遮遮掩掩打开自己的小包,拿出一小块黑红黑红的花生米大小的酱肉干,让金小洋看,还得意地小声说:“看到没,我偷偷弄出来一袋还没包装好的尝了尝,味道真的好极了,这不,忍不住快吃完了,就剩下了这一小块。”说着,他把这一小块酱肉干递给金小洋,想让金小洋也尝尝。金小洋一个没接好,那块酱肉干“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呼”的一声,阿拉斯加和那两只土狗瞬间冲了进来,一下围住了那块酱肉干。大良惋惜地说:“可惜!可惜!这么好的东西让狗吃了。”话没说完,却见三只大狗转身依次走了出去,而那块酱肉干,完好无损的仍旧躺在地上。大良紧张地看了看金小洋,不解地问道:“咋回事,狗怎么不吃啊?”金小洋分析说:“动物大都天生对食物有辨别能力,这是它们自我保护功能的一种。这么香的酱肉狗都不吃,说明这个肉一定有问题。”

这时,就听见有人拍打大铁门,说是来送货。两人刚刚出门,还未来得及搭话,阿拉斯加就怒吼着冲了过去。送货的原来还是那个年轻人,他看见阿拉斯加大惊失色,嚎叫一声一溜烟地跑了,把他送货的面包车留在了大门口。

等到金小洋把阿拉斯加追回来,大良正站在面包车旁边等着他。金小洋走近了,大良朝车辆努了努嘴,小声说:“你看车里,有射狗的毒弓弩和好多只射杀的狗。”金小洋看了,猜测道:“看来,这一定就是酱肉的原材料了。”

大良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恨恨地说:“这些人太坏了,我非得告他们去。”大良马上拨打了报警电话,警察到来后问明了情况,就将面包车开走扣留了。金小洋悄悄地把那块狗不理的酱肉干揣进兜里,也走了。

警察很快把吕瑞和那个年轻人控制了,经过检验,证明那肉干确实是被毒杀的狗肉,里面还添加了大量的防腐剂、罂粟壳、亚硝酸盐等。更要命的,是在肉里发现了一种叫甲卡西酮的新型毒品。服用了这种毒品,人暂时会出现莫名的亢奋,甚至是虚幻。大良那天又是跑步又是唱歌,就是吃了这个俗名叫“筋儿”的毒品的缘故。

吕瑞交代说,他把厂子承包以后,嫌酱菜利润太低,就听了贩狗人的建议,给年轻人做这种含有毒品的小零食。还没有正式开始,就被金小洋发现了。金小洋给大良吹嘘的时候,指指阿拉斯加又指指自己的脑袋,得意地说:“虽说我嗅觉比它差点,比你等还是强不少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