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后来的我们》更扎心,这对贫贱夫妻,演绎了中国最完美的婚姻:不是所有的初恋,都会死掉

2018-05-04  茂林之家

Vol.014



最完美的婚姻是,放心,我永远都在这里。



 

电影《后来的我们》最近大火,

它讲了一对北漂情侣在十年间经历的爱恨纠葛,

他们因相爱走到一起,

最后又被现实打散,

十年后重逢,

一句“如果当时你没走,

后来的我们,会不会不一样?”

让人心碎。

初恋不敌现实,

是林见清和方小晓的故事,

也是芸芸众生的故事。

但在两百年前,却有一对夫妇,

他们在最残酷的贫贱里,

用最勇敢的真情,

演绎了一段中国最完美的婚姻。

1763年,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有点巧的年份。

这一年的大年三十,

曹雪芹在完成了红楼梦第80回后,

于悼红轩内,

辞别了这个留给他无尽伤心的世界。

他已经写好了宝黛的前半生,

结局无人知晓。

同年,沈复与芸娘诞生。

他们似宝黛相知相惜,

结局凄美如梦。

《浮生六记》,

这部记载他们悲欢离合的小书,

被后人称作:小红楼。


改琦《仕女静读》



定情


芸娘与沈复是表姐弟,

沈复叫芸娘作淑姐。

沈复十三岁时,

曾跟母亲回了趟娘家,

初见芸娘,

似一朵轻云刚出岫。

彼时的少年,

对爱情已经有了朦胧的悸动,

芸娘的诗稿,

让沈复惊艳又倾心,

虽然他已经看出芸娘是福薄短寿之相,

但仍对母亲说:

“若为儿择妇,非淑姐不娶!”

沈复有情,芸娘也有意。

一次,沈复再跟芸娘索要诗稿,

拿来一看,写得真不错,

但为什么每首都只写了一半?

芸娘望着沈复,

有点羞涩地回答:

因为没有人教我呀,

我在等着找一个懂我的人来教我写诗呢。

沈复瞬间心领神会。



芸娘堂姐出嫁,沈复去当娘舅送亲。

婚礼结束时,已是三更。

沈复肚子饿,仆人拿果脯给他,

甜到掉牙,一口就吐掉了。

这时他感觉有人在拉他的袖子。

回头看,是芸娘,

“你随我来。”

随芸娘来到卧室,

沈复看见桌上放着一碗热腾腾的粥,还有几碟小菜,

欣然举筷。

这时堂哥突然在屋外喊,

“淑妹快来!” 

芸娘忙关门说:“我好累了!要睡啦!”

堂哥挤着就进来了,一见沈复,顿时高喊:

“哦~刚刚我跟你说我想喝粥,你就说没有了!

原来是被你偷偷藏起来留给未来夫君的!”

这下全府都听到了。

一时传为笑谈。

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情,

那这一碗粥,

大概会是沈复一生最温馨的记忆。




新婚


十八岁这年,

他们终于成亲了。

作为新妇,

芸娘每天都要早早起来操持家务。

芸娘一起床,

沈复也就跟着起, 

行走坐卧,

都要如影随形。

如果离片刻,

在家里的门廊墙缝遇到,

都要拉着袖子问彼此:

“这是要去哪儿呀?”

新婚燕尔,甜如蜜。

但沈复毕竟是大户人家的子弟,

访师求学,科举功名,

才是第一要务。

于是,两人结婚一满月,

沈父就遣他去杭州拜师了。

父命难违,沈复愁肠百结,

没想到芸娘却反过来劝他,

默默为他整理行装。

临行前,芸娘轻轻在沈复耳边说:

“出门在外无人照料,你要好自珍重。”

到了杭州后,沈复急忙跟芸娘通信,

但恼人的是,芸娘的信,

总是不温不火的,

芸娘的懂事,让沈复更觉煎熬。

他终日魂不守舍的样子,

连先生都于心不忍了,

最后布置了几道题,

就把沈复放回家了。

沈复如遇大赦。

到家后遇到芸娘,

一肚子相思说不出口,

只握着彼此的手四目相对,

看着看着,就感觉消融在对方的眼眸中,

耳朵嗡的一声,顷刻已化为袅袅云烟了。



七月七日,我取轩外,

织女星明亮闪烁

芸娘备好香烛瓜果,

与沈复一起,各执一香,

向织女星跪地祝祷。

两人在织女星前祈愿岁月静好,风雨莫催。

沈复拿出两枚印章,

两枚都刻着:“愿生生世世为夫妇”。

一枚是白文,一枚是朱文,

这是今后二人通信的凭证。

夜色如水,芸娘靠在沈复肩上,

两人从宇宙浩渺,聊到儿女情长,

直至灯烛燃尽,月亮西沉,

方恋恋不舍,携手归去。




相伴


林语堂曾说,芸,

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人。

我觉得,那是因为她刚好遇到了沈复。

在沈家半里外的地方,

有一座庙,叫水仙庙。

是街坊邻居听戏喝茶,

聊天唠嗑的好地方。

有次神诞,沈复看热闹去了

回来后,他跟芸娘描述得口水乱飞,

芸娘突然叹了一声,

“哎,可惜我是女子,

不能和你同去。”

沈复一听,立马怂恿芸娘女扮男装,

芸娘穿了沈复的衣服,

在镜子前学男人拱手阔步,

趁婆婆外出的空儿,

两人贼兮兮地就从后门溜走了。

一路上,好几个人问:

“这兄台好生清秀,敢问是谁?”

“这…这是我表弟!”

“哦!幸会幸会”

芸娘拱手。



看庙会的人乌央一片,

两人好不容易挤到了前排,

这时,芸娘见贵宾席上坐着一个美艳的少妇,

她拉着沈复就挤上去拍肩膀打招呼。 

“哪里来的狂徒!这么不懂礼数!”

沈复看见一个老奴婢气极了伸手就要打芸娘,

赶紧挤上前去遮挡解释,

芸娘见势不妙,赶紧摘帽,

露出一顶乌发,

“看!我也是女子啦。”

主人瞬间被逗乐了,

对这二人生出几分喜欢来,

竟招呼夫妻俩入座,一起畅谈听戏了.

平常吃饭,芸娘最喜欢配臭腐乳和虾卤瓜,

但这两样恰好是沈复最讨厌的。

有次吃饭,沈复逗芸娘:

“狗没胃,所以吃屎不觉得臭,

屎壳郎也是,但它是为了修炼成蝉,

你说你喜欢吃这两样东西,

是像狗呢还是像蝉?”

芸娘知道沈复在笑她爱吃屎,

立马反唇相讥:

“你喜欢吃的大蒜,我也觉得像屎,

但屎好不好吃要吃了才知道,你要不要试试?”

沈复大笑:“你这是要让我当狗吗?”

话没说完,芸娘就猛地夹了一块塞到沈复嘴里:

“我是做狗做很久了,

今天就劳驾您也做一次吧。”

没想到沈复一尝,居然脆爽可口,

竟从此也爱上虾卤瓜了。




逢变


但有情有趣的夫妻,

却往往不如平常人顺利。

沈复爽直不羁,芸娘单纯善良,

这样的组合,注定要经历更多坎坷唏嘘。

一回,

沈复和父亲外出公干,

留芸娘在家,

沈复的弟弟启堂向人借高利贷,

请芸娘作保,

芸娘没多想,

但谁知道后来启堂赖账不还,

芸娘饱受追债之苦。

她只好写信给沈复,

让他劝弟弟还钱,

但在信中,芸娘没有使用敬语,

称呼婆婆为“令堂”,称呼公公为“老人”,

不巧信让沈父看见了。

沈父先是责问启堂债务的事情,

启堂矢口否认,

于是公公大怒:

“芸娘背夫借债,毁谤小叔,

对公婆不敬,简直败坏门风”

于是遣一封驱逐信回家,

要把芸娘扫地出门。 

好的婚姻,或毁于公婆,或毁于懦夫。

如汉之刘兰芝,宋之唐琬,

都在丈夫的妥协中走上死路。

但沈复不是无可奈何的陆游,

更不是敢死却不敢抗争的焦仲卿。

在事情发生的第一刻,

他选择抛下一切回到芸娘身边,

带着她一起出走,

和风餐露宿,朝不保夕相比

放弃你,才是这世上我唯一吃不下的苦。




 

相惜

 

出走后的二人,

寄居在朋友家。

虽然生活捉襟见肘,

但二人还是过得异趣横生。

房间太暗,

二人就用白纸贴墙,

利用反光照亮。

没钱可大鱼大肉,

但单一的食材经芸娘手,

也总有新奇的滋味。

沈复喜欢时不时小酌一杯,

芸娘就用六个碟子,

做成一个存储方便的梅花盒常备着下酒菜。

夏荷含苞待放的时候,

芸娘就放一撮茶叶在花心,

等第二天一早花盛开,

再烹一壶雨水,

一杯荷花茶,便香韵称绝。

房子是借来的,但生活不是。

一次,沈复听闻城南有两处园子,

菜花正盛,煞是好看。

他和朋友们最爱风月,自然不能错过。

看花要饮酒,且要饮温酒。

但附近没有酒家,众人正发愁。

芸娘有办法:

“你们明天各自拿出买酒的钱,

我自然会担着炉火来。”

第二天中午,

芸娘提着做好的菜笑语盈盈地走来,

她后面还跟着个卖馄炖的老翁,

馄炖担上炉火俱全,

不消一会儿,别说热酒,

连热茶热菜都上桌了。

老翁亦是性情中人,

大家围坐在柳树下,

饮酒吟诗,烹茶作画, 

在旁人的羡慕中,

他们高歌痛饮,吃饱喝足,

晚间再来一碗米粥,

即皆尽兴而归了。

三流的夫妻,贫贱之时百事哀,

大难来时各自飞。

二流的夫妻,能风雨同舟,

却难以苦中作乐。

真正的神仙眷侣,

则无论现实是呵护还是蹂躏,

他们的心,都永远如初见般相依相惜,充满情趣。





永诀


两年后,沈父得知真相,

登门道歉请二人回家。

本以为苦尽甘来了,

却想不到又因为给人作保惹来债主上门,

在离过年只剩几天时,

被沈父勒令三日内离开。

芸娘从小就有血疾,

后来因娘家出事,悲伤过度又复发了。

第二次被驱逐时,

芸娘已经到了无力行走的程度。

此时沈复一双儿女已经十三四岁了,

他们既无力带走,

又不能留下他们拖累双亲,

只好把女儿许给敦厚的侄儿当童养媳,

把儿子托给友人当学徒学贸易,

为了躲债,他们在凌晨偷偷出发,

临别之际,一家四口煮了一锅粥饯别,

这是他们最后一顿团圆饭。

因粥而聚,因粥而散,

莲子心中苦,梨儿腹内酸。

生离作死别,

造化之弄人,亦不过如此。

遭逢巨变后,芸娘病情越发严重,

三年后的三月三十日,

这个集知音、贤妻、患难之交于一身的爱人,

终要弃沈复而去了。

临终前,芸娘极力要抓住沈复的手,

嘴里一直断断续续地说着:

“来世…来世…”

这一世我和你还没做够夫妻,

夫君可不要忘了当年织女星下的诺言。



芸娘死后第七天,

按风俗家人需要离家避鬼煞,

但沈复坚持不走,

朋友都劝他,鬼神之事,

宁信其有,莫信其无。

沈复呆呆地说:

“我就是因为相信芸娘会回来,

所以才不走的。”

躺上他们熟悉的床,

半夜朦胧间,

他看见全屋好像被火烧得通明,

火中沈复大喊:芸娘!芸娘!

吓醒之后,发现不过梦一场。

他最爱的芸娘,是真的离他而去了。



 

合卺


中国人心中最动人的婚姻,

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古时候,有一种味道极苦的瓜,

叫做卺(读作锦)。

每有新人成婚,

人们就会取来这种瓜,一开两半。

把两半盛满酒,用红绳连在一起,

行礼时,新人各执一半,把苦酒饮尽。

并自此起誓,甘苦与共,永结同心。

这个礼,叫合卺礼。

在甜蜜的洞房之夜,

同喝这一壶又苦又醇的酒,

是古时夫妇步入婚姻的第一课。

其中大概包含了中国人对婚姻的一种理解:

最动人的婚姻,是除了有矢志不渝的

两心相知的默契,共同孕育的成长,

以及,同甘共苦的恩情。

沈复一生穷困潦倒,寂寂无名,

死后唯一本《浮生六记》存世。

但他却说:“天之厚我,可谓至矣。”

大概是因为他的婚姻,

经风历雨时依旧至情至性,

是大多数人,几世都修不来的好福气。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