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生死六十年

2018-05-04  徐忠怀



城市生命体的底层核心是人,没有人就没有城市。城市生命周期跟人的寿命有很大的相关性,60年并非偶然。


01

小张的梦想

一个人脱离了时代,确切说应该是如果一个人没有生在好的时代,那么他想成功的概率非常低。


隔壁的小张,今年23岁,大学本科毕业,各方面素质都极为优秀,社会关系也不错。


有一天,小张跟我说:周哥哥,以后我的梦想是做中国最牛的房地产开发商。


小张这个人我很了解,从小做事非常努力认真,全身心投入。属于不完成任务决不罢休的那类人。


那么现在请问,小张的梦想能实现吗?

答案毫无意外:绝无可能。


为什么?


因为所处的时代不允许



02

大佬的黄金时代

现在中国的几个房地产大佬都出生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

王健林、王石、许家印、任志强都是五十年代出生,链家老板左晖七十年代出生,不过他做的是二手房业务。


中国的房地产从80年代开始发展,也就是说,那些50年代出生的人正处于他们二三十岁的年纪,荷尔蒙澎湃,激情四射,正好适合创业。


那个年代整个中国还是以农村为主,城市还只是一种雏形状态,至少从现在看是这样。城市里也没有多少高楼。


广阔天地,留给他们的是大把的机会。


但今天就不一样了,现在中国各大城市的楼盘过剩,政府不得不做去库存工作,要想办法把房子卖出去。像北上深这种一线城市新建楼盘越来越少,准入门槛越来越高。


现在的年轻人想要搞开发,很抱歉,没有机会了。这完全是时代造成的,跟个人努力,个人天赋与能力没有什么关系。


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过程也是这样,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大概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中国的几个互联网巨头,他们多数出生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

马云、马化腾、李彦宏、刘强东都出生在1970年前后,等到了90年代的时候,他们正好二三十岁,处于奋斗的年纪。


在最适合奋斗的年纪赶上了时代发展的红利,这一定是一群非常幸运的人。


虽然最终我们记住的只是台上的几个大佬,但实际上,经历那个时代的很大一批人都获得了成功,都享受到了时代的红利。


现在的年轻人,八九十年代出生,二三十岁的年纪,如果去做一个购物网站,几乎是没有任何机会超越淘宝京东的。


比较庆幸的是,互联网的红利还在,虽然准入门槛越来越高,但仍然有很大的机会。



03

分水岭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1978年,1978年之后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发展。

现在我们以1978年为一个很重要的节点,那么真正赶上了时代发展红利的一批人应该是1955-1985年之间出生的人。当然这个时间段并非绝对。


原因在于1955年出生的人到1978年正好是23岁的黄金年龄,此后出生的人都会遇到大量的机会,只要抓住一次就可以翻身。


而1985年出生的人,他们大学毕业的年份大概在2008年前后,正好是十年前,那个时期可以说是一个快速发展阶段的尾声,房价还没有太高,互联网发展欣欣向荣,靠个人能力买房还有机会。


北京的房价从2010年以后涨了大概3倍,当时毕业工作两三年买房的年轻人现在都享受到了房地产的红利。


1985年后出生的人,困难重重。甚至可以很直白地说,一年比一年艰难。互联网行业的红利快速消退,房价的普遍升高,传统行业的快速下滑,这些因素综合,就让如今的年轻人处于一种非常尴尬的状态。


虽然出生越晚的人生活条件要更好,但幸福感却未必更强。真正的幸福并非是你生在一个物质充裕的年代,而是看着这个社会快速变好


现在的很多中年人都经历过从贫穷物质匮乏到生活条件逐步改善,再到今天的物质充裕的阶段。


幸福本身就是一种感受,这种上升体验所得到的幸福感会更多。


而现在的年轻人普遍出生在物质充裕的年代,最贴切的感受应该是毕业之后就发现自己的上升空间很小,一眼能够看到头,对于身处传统行业的人更是如此。


很多人会反驳说,当年多数的人都是穷人,五六十年代的人不如今天的人幸福,但是你从另一个角度想一想,虽然他们自己没有抓住什么机会变富,但是他们普遍生了两三个孩子,这也是一种财富,他们的孩子到了今天也普遍小有成就。

而现在的年轻人生育欲望普遍都很小,放眼未来,期望渺渺。人生不怕当下苦,只愁前路已无声。


现如今,中国各个行业的大佬级人物,普遍到了退休年龄或快要到退休年龄,而真正的社会资源很大一部分都集中在这些人手里。


1955-1985年间出生的这批人,应该说是占了社会的绝大多数资源,单纯看房价就能看出来,即使是一个平民老百姓,90年代的一套房子现在也要值几百万。(北京)


这就导致了一个后果,那就是未来的二三十年,年轻人都很难把这部分资源从他们手里拿走。


这种情况体制内(包括国企)的人会体会很深。资源被一批人长期垄断,社会活力下降,阶层固化逐步加深。


比较直观的感受就是,年轻人虽身处大时代之中,但游离于时代之外


中国的房价上涨速度也过快地把人群分化,一个早毕业两年的人可能靠家里帮助拿一百万还能在北京买得起房子,但如果另一个人晚毕业两年的话(比如去考研),那最终结果会是一百万连个首付都够不到。


虽然在过去这两个家庭的经济条件差不多,但经过两年时间,北京的房价可能涨了50%,这样早毕业的那个家庭的财富就增加了100%(往往都是贷款买房),而另一个家庭则可能永远买不起房子。


这就是过去这些年发生在中国一线城市的故事,赤裸裸毫不夸张。

当这种分化导致年轻人始终拿不到社会资源的时候,社会的创新活力就会极大下降,须知中年人老年人掌握了社会资源同时他们的欲望及创新能力都比较差,当这种状态持续十几年甚至二十年的时候,一批年轻人的青春就这样结束了,社会的连续性出现断裂,也就意味着社会步入了下降周期。



04

时代的60年

一个人的黄金期大概会从20岁到60岁共四十年时间,由于时代本身是由一批人来推动,一批人叠加的话大概是0-20/60-70的周期,大概60年时间。

而在这60年时间中,真正的快速增长期应该不会超过40年。


改革开放从1978年开始,到今天2018年正好四十年,所以真正留给我们上升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时间也越来越少,赚钱要趁早这句话符合这个时代。



05

它们

香港和日本的起步大概都在上个世界五六十年代,后来经过工业的快速带动,很快变富。


但现在我们知道,日本的经济从九十年代股市楼市崩盘后就再也没有什么好转,虽然大家都去买日货觉得日本很好,但是日本真正的进步其实是没有的,只是在吃过去的老本。

这些年日本在华的企业要么搬到了其他国家要么破产倒闭,情况很惨,这跟日本的创新能力下降有很大关系,日本就已经走完了60年的周期,现在处于维持阶段。


香港的情况差不多,也是依靠制造业快速起家之后依靠房地产以及金融来带动香港经济,如果香港没有大陆的市场,估计现在的情况要比现在更惨。


从日本香港的发展过程来看,这两个地方的黄金时代都在80年代左右,也就是经济最好的时候,那个年代也是出文艺作品最多的时期,这跟好的经济背景是离不开的。

从起步阶段到黄金时代,大概是30年左右的时间,实际上目前中国大陆所处的阶段正是大时代周期中的一个黄金时期。


这些年也是中国大陆的文艺作品绽放的时期。


包括台湾的发展过程其实也是类似的,从制造业到房地产到金融到产业的内部升级,前文《产业的进阶》那一节中我们讲过这个逻辑。


现如今,香港也好日本也好,已经进入了阶层大面积固化的阶段,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年轻人没有任何出路,工资多年不涨,买房无望,生活压力很大。


光阴荏苒,不过短短几十年时间,潮起潮落。


我们把60年时间,称之为城市的生命周期。


每一个城市或地区的发展都在无形中遵循这个规律,就如同人始终会变老且都在60岁以后变老一样。


这一切的决定因素在于:基因。


如果我们把目光放回国内,会发现,中国东北是完整走完60年周期的一个区域。


中国东北的现状受人诟病,其实它只不过是到了生命周期的尾部,没有办法继续创造价值,就跟人年老时的状态一样。


中国东北的发展过程也符合60年的周期,东北的经济起步在上个世纪30年代,当时东北的工业水平在全亚洲排第一。


东北的城市化也非常早,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城市化率就已经接近60%,同时所带来的是另一个影响就是生育率下降。

虽然东北属于中国,但就单纯拿区域来看,东北完全陷入了周期之中,上个世纪90年代的下岗潮其实就意味着东北的经济已经崩盘。从此沦陷,正待新生。



06

结语,谜底揭晓

从港台日本以及中国东北的情况来总结的话,我们会发现这个60年的周期是近乎完美的,就跟人的生命周期始终是70年上下一般,城市生命周期有着同样的规律。


不过,在最后将要揭晓谜底的时候,我们可能会给出一个出人意料的结论:

那就是,60年的周期其实是错误的


或者更严谨一点说,60年的周期表述并不完整,因为没有考虑到外部的局限条件。


生命体的本质是相同的,人类的生命周期也只是近些年刚刚提升到70岁,往前追溯几十年上百年,人类的寿命不过四五十年。


城市生命体同理,我们花了大量的篇幅来讲它的周期,但是并没有考虑到外部的局限。


60年的周期背后,实则是依附了工业革命的大背景,所以我们又可以称这个周期是工业革命下的城市生命周期


过去的农业社会,周期并不一定比现有的周期更短,未来的更高级的社会,生命周期未必比现有的周期更长。


    来自: 徐忠怀 > 《房》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