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画猫画鱼藏玄机

2018-05-11  山地之仔

大收藏家


天津专画猫的画家不多,女画家顾颖之从年轻时专画猫,至今古稀之年依然在画;津门画家刘止庸在上世纪80年代,画鱼曾名噪天下,似乎都没什么玄机。

顾颖之作品

顾颖之作品

刘止庸作品

然而在上海,画猫画鱼其中却藏有玄机。海上画家凌万顷画猫绝工致,被时人称之为“凌猫”,据讲凌万顷与专画金鱼的汪亚尘有些嫌隙,凌万顷于是画猫,因为猫是吃鱼的,以此来制约。用画的动物来制对方画的动物,听来像下“斗兽棋”,如果像津门画家王超画大象,恐怕就天下无敌了。这样的动机固然滑稽,但在历史上颇有此类的“斗法”。

凌万顷作品

汪亚尘作品

汪亚尘作品

清代江苏吴县同时出现两大医家,一是叶桂字天士,一是薛雪字生白。二人同乡又齐名一时,不仅不相友善还相互抨击,为泄愤薛雪把自己名号叫“扫叶山人”,居所叫“扫叶山庄”,意思很明显,扫除叶氏;而叶天士亦不示弱,把书斋起名为“踏雪斋”,把薛氏踏平。其实,行医书画皆一理。各人走各人的路,何必呢?

王超作品

王超作品

文字由羊女氏提供,图片来自网络,大藏嘉整理编辑。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