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介意孤独,比强融圈子舒服

2018-05-11  闲谈集锦


端木婉清

文/端木婉清    图 来源网络


别再为了不相干的人和事去演绎不擅长的人生,做好自己成为更闪光的人,才是终极一生的目标。我愿你的孤独,虽败犹荣。端木婉清



01

 

6月家里乔迁时,读者端木鹿从昆明打包了几束干花送给我,我在微信里回以问候和感谢。

 

他却对我说:姐,我在大学差点把自己毁掉了。

 

问他发生了什么?

 

他反问我:你的身边有没有那种为了摆脱孤独去强融过圈子的人?做着自己并不喜欢和擅长的事情?

 

有没有为了得到他人的认可,勉强自己言不由衷地表现和附和?到最后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不等我回答,他说:我有过。

 

他告诉我,曾经背着行囊从大山里的小城镇出发,倒腾了2辆大巴坐了8小时的车子,一路颠簸来到昆明读大学。

 

当时的天空很蓝,阳光很明艳,心里的期待也格外纯粹,与高中时他幻想过的世界一样,到处充满青春滋长和岁月明媚的气息。

 

所以一进大学,他一口气报了很多社团,七七八八参加了很多校园活动,每天学习生活社团工作安排地紧密而有条理,忙碌但却充实。

 

但是这样的他在舍友眼里却是很异类的。他们甚至有意疏远他。

 

在端木鹿的眼里,舍友们好像根本不需要在大学里做什么,每天除了睡觉就是打游戏,喝酒八卦。

 

无论他怎么积极带动去唤醒,他们对他始终爱理不理。

 

日子一久,喜欢聊天交朋友的他感到很孤单,对别人的冷漠觉得是自己身上出了问题。

 

他想努力去改变自己走进舍友的圈子里去。

 

02

 

他努力迎合,勉强自己去喜欢他们的喜欢。想尽早地成为在舍友眼里看起来“正常”的人。

 

不爱睡懒觉的他每天睡到日上高杆不起。

 

不爱喝酒的他,主动买酒买零食请他们聚餐打牌。

 

不爱游戏的他,换来电脑配置和他们组成5V5,开始玩转 英雄联盟。

 

就连最讨厌背后议论他人这样的事情,后来也成为了他的嘴边功夫。

 

逃课、泡女孩、打群架,也成了和舍友们在一起最辉煌的事迹。

 

这样的时间,一过就是三年,和舍友的关系突飞猛进,终于成为他们眼里和他们一样的人了,成了他们心里最志同道合的盟友。

 

但却发现,自己一点也不快乐。

 

回想大山里的父母日渐老去的身子,想着自己无所忌惮地挥霍着他们辛苦赚来的血汗钱,读高中的时候是想在大学里学到更多的知识将来走到社会有份好职业,回报父母。

 

现在却成了曾经的自己最厌恶的人。

 

为了不独孤,而陷入更深的孤独,为了强融圈子,而失去了原本的自己,是一种本末倒置的“自以为是”。

 

那样的他变得情绪化、焦躁、暴戾,就连仅剩的学生会工作,都早已力不从心。常常和其他成员话不投机半句多,动不动争辩个没完。最后不得不辞去职务。

 

他说:姐,整整三年,我都是这样颓废的状态,表面看着很开心很无所谓,内心却无时不刻在煎熬。以至于后来实在受不了精神上的折磨,才再次选择一个人生活,但那时已很难回到过去。

 

直到后来,无意间看了美国作家梭罗的《瓦尔登湖》那本书,才领悟到孤独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相比强融不属于自己的圈子,努力去做好自我去维护好内心的纯真和热情才是活着最大的意义。

 

自那后他开始看书,去社会上实践,去旅行,去徒步登山,做公益活动,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内心慢慢恢复充盈感,也慢慢对世界再次充满了希望和期待。

 

一个人,也可以活成千军万马的队伍,一个人也可以有着更为广阔的天地去追随。

 

再也不介意孤独,因为比强融圈子舒服。

 

03

 

是的,很多时候我们总是喜欢违背心意去努力强合那些不合适自己的群,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地去讨好周遭的世界和人群,做着并不由衷和擅长的事情,以为这样就可以驱散内心的孤独,以为这样就可以得到他人的欣赏和认可,以为这样就能刷到存在于生命的意义。

 

后来才发现,无效的社交和一味的取悦才是扼杀我们幸福和快乐的真正“凶手”。

 

反倒是那些高质量的孤独时光里,有我们曾经和未来最想要的模样。

 

端木鹿的故事,让我想起另一个朋友娟子。

 

她远在湘西那片未开垦的土地上教中学语文,当初刚去报道的时日里,人生地不熟,没有一个朋友,她常常打电话述说孤独,说一个人在异乡有些难熬。

 

她也尝试着去巴结讨好周围的同事,发现效果并不理想。后来发现校领导和其他几个同事喜欢在业余时间打牌唱歌后,她开始也跟着他们去玩。

 

把备课的时间用来苦思冥想怎么去融入集体,把自考职称的时间,挪来研究怎么打麻将。

 

但她始终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这样去做的时候,内心一点也不愉悦。

 

其实每次跟着去,无非也就坐在一旁给他们倒倒水,扫扫地,看看无趣的电视,一个一个频道切换来去,时间就这样在毫无意义的“陪玩”里荒废了。

 

这样半年下来自己的专业素养一点也没有提高,班级的语文水平也只能勉强维持在中等水平。同事和领导对她也没过分热情。

 

娟子忽然潘然醒悟:我这是在做什么呢?我是来教书的,又不是来混团体的,我的任务是为人师表做好本职工作,教好课程和学生,又不是来奉承阿谀溜须拍马的。

 

那刻起,再有邀请,娟子就果断拒绝了,有不喜欢的事情,再也不勉强自己去做。她把那些无效的社交应酬统统压缩掉,回归到学习和钻研专业提升上来。

 

每天努力啃教材、备课、研究学生的心理状态,找寻教学方式方法,偶尔一个人去健身房锻炼身体,寒暑假去偏远山区支教。日子过得很美好!

 

她所教的班级语文平均分达到了年级段第二,她也成为了学生心目中最受欢迎和爱戴的老师。那些校领导和同事,自然就会吸附在她身边,根本就无需麻将和K歌来奉承。

 

独处并不可怕,逃避独处去迎合有违内心的选择,才是最可怕的。

 

孤独也并非前进路上的绊脚石,反倒是那些无意义的靠近、勉强,逼迫自己去合群的样子,才是活得最累糟糕的生活。

 

04

 

原来我的身边有个女孩陆眉,也逼着自己强融过圈子。

 

她有一个从初中到大学相处了10年的闺蜜,处得亲姐妹似的。后来进入社会工作不到两年,就互删了微信。

 

原因是陆眉的闺蜜进社会后,结交了一批新朋友,都是一群家境不错的男孩女孩,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玩在一起买奢侈品和飙车。

 

闺蜜热衷包包,几乎所有工资都用于这些花销上,还要拉着陆眉和她们一起玩一起买,陆眉跟着买过几次轻奢,后来再也跟不住,不买了,闺蜜就说她无趣,说她那么省是为了给以后自己办嫁妆吗?

 

其实陆眉本身是一个不注重品牌的人,更因为自己家境一般,薪水一般,不想因为爱慕虚荣和她们走在一起。长此以往,闺蜜觉得她变了,陆眉无力解释,最后对方先删掉了她的微信。

 

没有闺蜜的日子里,虽然孤独,但她选择了遵从自己的内心,把所有多余的钱用在自学课程和瑜伽健身上。

 

几年下来,考取了中级会计师,在一家企业担任财务经理职位,而她的闺蜜呢?听说因为买买买负债累累,后来嫁给一个有钱人,却过得不幸福,还是离婚了。

 

我曾经问陆眉:失去十年的好友你后悔吗?

 

她说:感谢她来过我身边,也不遗憾她离去,因为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和爱好不同,不必强求去走相同的路径,只有价值观相同的人,才可以走到一起,那些三观不符的人,无论你怎么去融合,难堪的还是自己。

 

比如A喜欢吃榴莲,B喜欢吃梨头,你非要她们在一起吃梨头或者榴莲,那都是一种难为。

 

凡是难为,必定尴尬,何必为了合群和而合群。

 

人生最长不过百年,为什么要让自己活得那么累呢?爱谁谁做自己不好吗?你优秀了,自然清风徐徐来。



 

05

 

杨绛先生曾说: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而我也想说:你的孤独,只要恰得其所,虽败犹荣。

 

成长的路上,我们难免要一个人去奋斗去抵御外界的侵扰,去学会承受迷茫和彷徨。

 

坚守初心方能始终,做好自己学会爱自己,才是最好的努力方向。

 

相比去为了不相干的人和事演绎不擅长的人生这件事,增值自己成为更闪光的人才是终极目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