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ongh0759 / 文化艺术和音乐 / 后来的你,还是什么都没有,除了……

0 0

   

后来的你,还是什么都没有,除了……

2018-05-12  zhongh0759




李大猫万万没想到,五一假期的唯一消遣,竟然是陪铁哥们老王去看《后来的我们》。


电影票是老王充话费送的,他喜欢刘若英,硬拉着大猫去看。于是俩没有现任的单身狗,结伴去看前任的故事。


李大猫原本没想过要从这电影看出什么情绪来;可是两个半小时后,他们两个大男人坐在酒馆里,就着一支Chambolle-Musigny,一个在长吁短叹,一个在看着长吁短叹的对方干瞪眼。


和最爱唱《后来》的老王不同,李大猫没有“前任情结”。他的感情观是活在当下,放眼未来;未惧前任风雨,过去让他过去。


大猫本猫不仅没有“前任情结”,还是“前任情结”的受害者,这些年不知受过多少委屈。


8年前,李大猫陪初恋女友看港片《前度》。那时候阿娇还没减肥,陈伟霆还没走红,前任问题还没那么高的讨论热度。电影看完后,初恋女友发了一通脾气,不由分说把大猫的手机翻了个遍。



李大猫莫名其妙。宝贝儿你找谁?你是我的初恋,你前面没人哦。


4年前,《前任攻略》1和2陆续上映,第二任女朋友拖着大猫去看,看完又让他背了个“男人都放不下前女友”的锅。为什么吃饭非要去这家餐馆不去那家?为什么苹果汁要自己榨不直接买?为什么每次喝酒都要喝黑皮诺?


李大猫因为一句“我喜欢啊”被打了无数次,对方不信大猫的意思就是字面意思——他喜欢,而坚称他态度恶劣之余,还有所隐瞒。李大猫百口莫辩。


现任的占有欲有时挺可怕的。关于前任,即使绝交拉黑不联系也不行,因为前任的存在就是错误。“爱你的全部”,每一位现任都恨不得要了你的现在和未来,恨不能也要了你的过去,要不到就发脾气。


而当现任摇身一变成了前任,角色立场一变更,态度分分钟就不一样了,总会有前来复盘的时候,尤其在喝多了之后。假如没分手……想当年我们……到底为什么……不一而足。如果配合,流淌在空气中的怀旧暧昧情愫难免让人不适;而如果不配合,多半会触发对方的人身攻击:


“你一点都没有让我刮目相看。”“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而你却还是当年的你。”


李大猫只能两手一摊,憨憨一笑很倾城。



长吁短叹的老王问大猫,这部电影有没有触动他的地方?


大猫说有。男主爸爸不会用新电视的遥控器,男主一遍遍不耐烦的教,那分明充满了嫌弃,又努力压制嫌弃的样子,让大猫几乎落泪。一年前大猫妈教自己使用共享单车的App时,她老人家一边演示一边嫌弃大猫落后的神态,和男主简直如出一辙。


“你知道为什么人们总是对前任纠缠不休吗?”老王一边喝酒一边说,“因为前任是过去式,而过去,实质上就是一种失去。‘获得’所赋予的快乐怎么比得上‘失去’招致的痛苦?因此人们才念念不忘,认为已经失去的比现在拥有的更好。”


见李大猫眼神木讷呆滞,老王打起了比方,“就好比你无论喝过多少酒,总有一支酒会令你无法忘怀,无论是因为它最好喝、最特别、还是曾经留有过遗憾。”


说完,老王把面前的小半杯酒仰头喝掉。香气迷人,优雅飘逸,仿佛一把声音在呢喃着,诉说那些曾经和岁月。这一支香爆了·迷死你,说的可能是酒,也可能是人。


半晌后,老王嘴角泛起了苦笑:“有时候听到某首歌,路过某家店,我偶尔还会想起她。在一起过的日子好像还很鲜活,一转眼说不在就不在了。”


李大猫打起了哈哈:“回忆总是会抹去坏的,夸大好的,就像脑袋里装了个美图秀秀,把吵过的架都十级磨皮磨掉了。但你自己心里得清楚,那都是P的。你们根本没那么恩爱,就像你根本没自拍里那么高一样。”


话不投机半句多,老王低下头自顾自饮酒,不理大猫。



酒过三巡。


可能因为心情复杂,老王不知不觉就喝多了。他低头摩挲着那支Chambolle-Musigny,呢喃着前女友也爱喝勃艮第,他们就是在风土大会勃艮第大师班上认识的,自此老王喝过的每一瓶特级园都想起她。


李大猫呵呵呵冷笑三声,真是枉为酒友这些年,你开特级园就净想到约女孩,从来没叫上过我。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过去才是最美”变成了主旋律,奏鸣在每个失意多思的晚上?对于过去有未竟的心愿、悔恨的瞬间的人,有的午夜梦回之际会在梦里缝缝补补、圆满遗憾,也有的因为耐不住悔恨追忆,抓住前任不放,想要重来一次。


“你不懂,”老王扶额,“就像,曾经有一支05年李奇堡在你面前,你不懂得醒酒,唰唰一小时喝完了。如果上天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能会更郑重珍惜地享用,慢慢醒,慢慢等,不负时光,不负缘分。”


活在加了滤镜的过去,是有害身心的,大猫这样想。


对以前念念不忘、沉溺其中,是一种病。


眼看着面前软趴趴的老王,李大猫砸了咂嘴,打消了双排吃鸡的念头,喝光最后一口酒,起身结账。


“后来我们什么都有了,却没有了我们。”老王眼神迷离惺忪,嘴里咀嚼着电影的台词。


“不,你还是什么都没有,除了帮你买单的兄弟。”李大猫骂骂咧咧,吃力地拖着老王走出了酒馆门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