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者联盟3:为什么最大的坏事都是好人干的?

2018-05-14  闲谈集锦

拾遗物语

“世界上的大坏事主要是好人干的,坏人只能干小的坏事。”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哈耶克



昨日去看了《复仇者联盟3》,

这部电影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成长于泰坦星的灭霸,

目睹了泰坦星的毁灭——

泰坦的人口越来越多,

而它的资源是有限的,

终于有一天,

在被人类过度开采与大肆污染后,泰坦大面积爆炸。

目睹这场大灾难后,

灭霸诞生了一个伟大梦想:

宇宙的资源是有限的,

但各个星系的“人类”太多了,

导致资源枯竭,环境遭到破坏。

为了避免出现泰坦这样的惨剧,

灭霸决定将宇宙的“人类”杀死一半,

以维持整个宇宙的生态平衡。

于是他开着飞船带着部下,

一个星球一个星球地展开屠杀。

屠杀了一段时间后,

他觉得这种方式太费事了,

于是就找了一个简便方法——只要集齐六颗无限宝石,然后打个响指,宇宙的“人类”就会随机死掉一半。

为了阻止灭霸得到六颗无限宝石,

复仇者联盟与灭霸展开了对决,

最后灭霸取胜,打了一个响指,

整个宇宙的“人类”死掉了一半,

复仇者联盟的成员也死掉了一半,

整个宇宙的生态得到了平衡。



看完《复仇者联盟3》,

我觉得灭霸的做派特像这些年的美国。

美国总觉得自己的美式民主是全球最优的,

总觉得自己的制度体系是全球最棒的,

所以就想把自己的美式民主和价值观,

“普及”输入到全世界每个角落,

把世界各国都纳入到自己的体系之下。

但很多国家的人并不这么想:

“你那东西就是最好的吗?未见得。”

“即便很好,但是并不适合我们啊。”

于是,美国就愤怒了:

“这么好的东西,你怎么能觉得不好呢?”

“你不接受好东西,我就颠覆你轰炸你。”

于是,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科索沃战争、伊拉克战争、叙利亚战争就这样爆发了。

美国最近与中国的贸易谈判也是,

一来,就提出强硬条件:

●你必须立刻降低贸易不平衡。

●你必须在两年内减少2000亿美元贸易逆差。

●你必须停止补贴高新技术领域。

这哪是谈判,就是灭霸嘛! 



美国社会学家鲍迈斯特,

有一天产生了一个疑问——世间为何会存在恶?

于是他花了五年时间来研究这个问题,

然后写了《恶在人类暴力与残酷之中》一书。

在此书中,鲍迈斯特指出,

恶的直接根源主要有四种:

1、对物质财富的追求和贪婪(追求权力也是重要表现形式);

2、遭到威胁的自负。恶棍、暴徒、罪犯多具有高度的自尊;

3、理想主义;

4、追求淫虐狂似的快乐(比例最小)。

这四条中,理想主义成为恶的根源,最值得我们深思。

鲍迈斯特说了这样一句话:

“上帝的理想,并非真主的理想。

你们的理想,既不是我们的理想,也不是他们的理想。

凡是人的理想,没有不带主观偏好的。”

所以几乎总是好人给世界带来最大的破坏。

“许许多多严重的罪行、暴行、灾祸,

都是那些本来一心想做好事的人带来的。”

如数百万人参与的“十字军东征”,

法国大革命中发生的滥杀无辜,

仍在疯狂进行的恐怖分子的“圣战”。

“既然我们的理想是善的、正义的,

那么凡是不赞同不顺从我们的,

便是丑陋、邪恶、魔鬼的化身。

因此,我们应当像对付苍蝇一般,

将他们彻底干净地全部消灭干净。”

所以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哈耶克说:

“世界上的大坏事主要都是好人干的,坏人只能干小的坏事。”

正如灭霸为了实现伟大梦想,

却制造了全宇宙最大的恶行。

这就是我看完《复仇者联盟3》想说的第一个问题:

如果你是手握重权的领导者,

不管是政府部门的也好,

还是某个组织某个企业的也好,

一定要谨防“理想主义成为恶的根源”,

避免“大理想”酿造“大灾难”。



2016年,德国评选年度恶词。

你可能做梦都想不到,

排名第一的恶词竟然是——好人。

奇怪吗?其实一点也不。

因为我们平时最常遇到的麻烦,

大部分都来自于“好人”。

第一种好人叫“我是为你好”。

“你不要再跟那人来往了,他很讨厌。”

“你不要穿这种衣服,难看死了。”

当你想张口辩驳时,他们就会说:

“我是为你好,换做别人,我才懒得管他。”

第二种好人叫“道德绑架”。

乔任梁自杀后,

赵丽颖因没及时表达哀伤,

遭到数万网友的恶毒攻击。

有人在她微博下留言:

“乔任梁都死了,赵丽颖你为什么还不死?”

第三种好人叫“维护正义”。

《西游降魔篇》里有这么一段:

一位村民被妖怪吃掉后,

道长抓住一条长相狰狞的鱼说:“这就是吃人的妖精。”

玄奘告诉村民:“这不是凶手。”

道长立马大骂:“一个好爸爸被妖怪残杀,无辜的受害者痛不欲生,你还说出这样的话,你简直是个混蛋。”

现在但凡一个热点事件,

有人站出来说几句理性的话,

必然就会像玄奘般受到攻击。

这三种好人有一个共同特点——自以为站在“对与正义”的一方,然后就理直气壮地插手别人的事情或对别人进行恶毒攻击。

这就是我看完《复仇者联盟3》想说的第二个问题:

作为普罗大众的我们,

在与人相处时,

一定要谨防“自以为是的善意”。

真正的善良应该是启迪、是包容,

不是“我是对的,你必须听我的”。

当善意变成强制,它已经不是善意。

正是以爱为名,我们作恶无数。



1月,成都发生了一起“摔狗事件”。

这件事情曝光后,

引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报复行动。

先是有人“人肉”出了当事人何某的姓名、电话、住址,

然后很多人开始给何某打电话:

“祝你出门被车撞死。”

“祝你全家得瘟疫死光光。”

随后有网友找到何某住址,

用油漆在门上喷字:“人渣”“去死”……

接着又有人买来花圈,

在何某家门口设立灵堂。

何某“摔狗”对不对?当然不对。

应不应该受到谴责?当然应该。

但我们在实施“正义”的谴责时,

应该采取这样恶劣残酷的手段吗?

这就是我看完《复仇者联盟3》想说的第三个问题:为了正义目的是否可以采用卑鄙手段?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如果为了抓到坏人就可以刑讯逼供,

如果为了经济发展就可以肆意拆迁,

如果为了反对萨德就可以乱砸韩国车,

那这个世界就完全乱套了,

每个人最后都必将毁于他人的正义。

喜欢马丁·路德·金的一句话:

“正义不是以当下的原则为代价的,

如果必须牺牲一切为人的原则,

这种正义不要也罢。”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说不管你拥有多正义的目的,

都不能采用卑鄙下流的手段去实现。



多年前看过一个新闻报道。

说的是美国一个州立监狱,

有一个死刑犯,

还有一个多月就要执行死刑了。

但正在这时,他接到了医院通知——肝脏移植。

他的肝长了一个大肿瘤。

于是这个事情就引起了争议:该不该让这个死刑犯接受肝移植?

因为器官是非常稀缺的,

所以为了公平,美国制定了法律——凡是想进行器官移植的人,都得在医院登记排队。

所以即便牛叉如苹果创始人乔布斯,

想换肝,也得乖乖在医院登记排队。

这个争议的焦点在哪里呢?

一部分人这样说:

“器官实在是太稀缺了,

如果让这个死刑犯接受移植,

他一个月后就会被处决,

那不是浪费资源吗?

咱们的规定不能这样死板。”

另一部分人这样说:

“即便他接受移植后只能活一个月,

那也是他应得的。

不能因为他只能活一个月,

就剥夺他这个应该享受的权利。

再说,如果这个事情可以破例,

那以后其他事情是不是也可以破例?”

大家为这个事情吵得不可开交,

最后法官裁定——应该让他接受移植。

为什么呢?

“我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

每个人对公平正义的理解都有自己的想法,

但大家千万要谨记,

如果不能坚持程序正义,

最终实质正义也将不复存在。”

不管你拥有多正义多纯洁的目的,

都不能采用卑鄙下流的手段去实现。

一件事情正义与否,

不仅要看它的目的是否正义,

还要看它的实现手段是否正义。



END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