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大国崛起之路:唯有中国才能在大危机面前力挽狂澜!

2018-05-14  临川饮冰

 

五千年泱泱大国,八万里神州大地,万千气象吐纳着如画江山。承载一众炎黄子孙繁衍生息了亿代的华夏土地,历经万世盛衰荣辱,如今依旧江山错落、山川叠嶂。

都说“天有风云,人有天命,国有时运”,文明的兴衰与更迭早已司空见惯,战乱、疾病与饥荒贯穿了整个人类发展史,但为何只有中国能够延续至今?又是为何,中国能在每次危机出现后力挽狂澜?

当所有的危机到了中国,便像是污水经过了净化一般,“中国国庆”与“中国特色”便成了这之间的“活性炭”成分。我们脚下所踏的这一方水土,早已不再是简单的山水田园与诗情画意,而是需要被重新审视一番的高楼大厦与铜墙铁壁。

· 1 ·

“万金油”——土地改革

“对于过去这一年(从五四到现在)的土地改革要肯定它。这是一万万六千万人(不包括城市在内)的土改的问题。我们的胜利是从哪里来的呢?就是靠这一万万六千万人打胜的。这一万万六千万人给了他们什么东西呢?他们为什么能够发动起来呢?为什么能够组织这么大(三百万)的军队呢?就是因为在这一万万六千万人中间进行了土改。”1950年6月9日,毛泽东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结论中,对土地改革运动作出以上充分肯定。

“耕者有其田”是中国农民千百年来的核心需求,历朝历代的开国之君也都实行了“均田免赋”,而一次“均田免赋”便是构成200年朝代周期的制度基础。我党自然也在吸取了民国的失败教训和古代开国帝王的成功经验后,凭借着“土地改革”,靠着广大农民完成了革命的胜利。

1949年,土地改革也使得当时全中国88%的农民人口跟城市现代化没有了关系,这就让党在接受政府的时候,仅需要考虑不到12%的城市人口的生活问题,负担陡然减少,直接将其他大多数通过民族民主革命建立的国家所面临“一旦革命成功之后,立刻陷入危机”的主要问题——基数巨大的城市贫民窟人口,给解决掉。

同时,还让广大农民因“耕者有其田”而恢复了历朝历代都有的生产积极性。

同样,1980年,邓小平又一次按人平均分地到户,搞起了“大包干”,一样的是农民说“有吃有喝不找你”,不一样的是上一次叫“土地改革”,而这一次叫“改革开放”。

也因此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当我们国家的整个社会经济危机严峻到一定程度时,不论谁当领袖,应对办法很简单,在不破坏小农经济基础之上,只要再一次“耕者有其田”平均分地,农民总能“撸起袖子干”。当然重要的是,直至今天,中国户籍农民人口仍然占全国人口的70%以上,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还只是30%城市人口的问题。

· 2 ·

“基建狂魔”的诞生

2008年,一场以美国为核心引爆的经济炸弹,炸破了美国房地产市场的泡沫巨大,由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海啸也伴随着太平洋与大西洋的洋流传遍了整个地球,中国自然免不了受到巨大的冲击:外需的断崖式下挫,导致沿海大批企业倒闭,近2500万名工人被迫下岗失业。

面对千万级规模的下岗潮,“中国崩溃”印在了西方世界各个角落的报纸之上,然而这些外国媒体却忘记了,中国自1960年以来每次危机都是几千万失业,单是在20世纪90年代对国有企业的改革与重组,就有4500万人失业。这在美国,恐怕是真的“药丸”,然而这在中国,不也就受着了吗?后遗症是有的,但想要“中国崩溃”,却还相差甚远。

那么,面对外贸出不去,彩电、冰箱、洗衣机和汽车等商品面临积压的仓库里的情况,中国是怎么做的呢?答案是挖掘内需。

中央把当年13%的出口退税一转,成了13%的价格折扣,直到2010年,并且这个优惠还只有农村户口才能享受,于是农民一买,百户彩电拥有率达104台!这样,靠着农民的庞大购买力,化解了出口不畅的危机。

然而,这还是一个小的政策,只是把补贴外国消费者补贴给中国老农民。所以林毅夫当世界银行行长之前告诉大家说,中国还有20年高增长,因为我们的内陆空间广大,当了几年世行副行长回来又说,中国还有20年,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我们自己庞大的内陆空间。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什么?就是中国对于新农村建设的大力推进:在2005年9月的政治局会议上,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提出新农村建设,于是中国自2006年便开始大规模地增加对农村的投资;仅仅是2006年至2009年,三年时间,国家就向农村投了几万亿用于基础设施建设,这是前所未有的历史性的大规模投资,既化解了城市的生产过剩,又实现了城乡再平衡。

而这一切,只有国家干,因为向农村基本建设做投资,几乎没有回报率可言,甚至还会从亏损演变成坏账,所以也只能由国家背着。

于是,面对2008年至2009年这样的全球危机(规律不可抗的“输入型危机”),美国靠的是“看得见的手”,即一手增加国债,一手增发货币,用增发的货币买增发的国债,而中国则变了个法子,将“看得见的手”增加的流动性大部分注入到了基本建设中,只要还有投资空间就赢了。

面对危机,中国走的是“投资基本建设”这条路,所以连续搞了西部大开发、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中部崛起,这三个投资政策下去之后,中国实现了区域发展的基本平衡。

而这所有的事情,只有承担全民责任的无限责任政府干得出来。

· 3 ·

兜底的政府

先问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会有“国有银行”?

中国,作为一个靠“农村包围城市”打出来的国家,对支持革命的人民群众自然承担着无限的责任,而这种“承担无限责任”的上层建筑也只能依存于“无限责任、替国家做逆周期调节”的国有经济基础,同时,由于国家战略规模的庞大,往往会出现效率低下的情况,自然就会出现“占压贷款”的情况,所以中国“会有”也“必须有”国有银行。

比如中国目前仍位居世界第一的光伏产业,当年可是由于受到欧洲反倾销,所有出口定单全部撕毁,差一点就不复存在的产业(如果按照市场经济发展,中国的光伏产业在当时就应该立马破产,全部贷款应该变成银行坏账,然后所有的工人全部解雇),却由于国务院一声令下,中农共建四大行组成银团贷款,竟活生生地维持住了以私企为主的中国光伏产业的生存。

同样的还有1997年和1998年间爆发的东亚金融危机,银行银根突然紧缩,中农共建四大行不良资产全部在1/3以上,按市场经济来说就应该立刻破产,但当年中国是怎么做的?中央直接成立了四大资产公司,把不良资产全部买断,再注资,让他们变成符合巴塞尔协定的银行,再改制变成商业银行。

直到现在,有谁还会相信中农工建四大行会破产?那么谁是四大行的大股东?国家!在所有其他投资人加在一起不到20%的资本占有率情况之下,国家的意志就是你的意志!

很多人认为,什么样的经济基础决定什么样的上层建筑,因此在政治改革的时候,就应该改革成西方政府那样,有限责任政府,没税收,就停摆,甚至国家破产,也不要再对僵尸企业进行任何的输血。对此,只举一个例子:底特律。

学国外?问问老百姓,愿意吗?

· 4 ·

独一无二的“中国特色”

首先,中国是一个原住民国家,也可以叫做“世界最大的原住民大陆国家”。

很多人今天研究美国,说中国为什么不能像美国那样,对不起,美国的原住民人口只剩2%,而我们几乎是百分之百的原住民。我们如果像美国那样我们会怎么样?你谈这件事情的时候先把你自己作为原住民减少剩下不到2%,再说能不能照搬美国。

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中国是一个原住民大国,那亚洲是什么?亚洲是没有被殖民化过的原住民大陆。这个世界上由此至少可以分为以下三个板块:

殖民地宗主国在哪儿?欧洲

殖民化大陆在哪儿?美洲、澳洲、半个非洲

原住民大陆在哪儿?亚洲。

因此,中国可以借鉴西方经验,可以分析西方问题,可以与西方进行比较和讨论,但是绝不可以照搬西方的套路。

其次就是中国制度的独特性,因为中国不仅是一个原住民大国,还是一个数千年的文明国家历史没有中断的国家。

很多人说西方国家的制度如何优越,但有哪一个西方国家的现有制度运行了千年以上?更何况中国的制度,运行了整整五千年,美国的国龄也才不到三百年。仅靠一两百年资本主义历史,怎么能解释清楚人类社会到底哪个制度是绝对优越的呢?

马克思早年说,我对于人类历史五阶段的分析不包括东亚,在遥远的东亚,由于高山、大海、荒漠的阻隔,根据欧洲历史形成的这些学说,本源于摩尔根和达尔文等等,他们都没有到过那儿,遥远的东方完全可能是人类另一个历史发展的脉络,不适合用简单的五个阶段概括。

况且秦汉之际中国就告别了封建制度,汉初又做了分封,发现不行,还得平七王之乱,于是汉承秦制,继续郡县。我们早已告别封建,马克思研究的欧洲是黑暗的千年封建,千万别拿欧洲史来套中国,那叫历史虚无。

为什么中国绵延几千年没有中断?为什么中国每逢大危机都能力挽狂澜?只有把这些道理搞清楚了,才能真正地理解并认识。

而中国面对如今美国的贸易宣战、周边小国的挑衅行为,早已具备足够的实力与之对抗,进一步说,无论是从经济层面还是政治层面,中国也必将重归世界之巅!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