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道明,你太油腻了!

2018-05-14  心中有爱...



作者:驽马



最近,“油腻中年”四个字,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在近期播出的某档节目中,主持人何炅在大家饱餐后闲聊时,说到“油腻中年”,并例数了当下年轻人对于这个存在的八大考核标准,而在场的黄磊、徐峥、王砚辉竟然纷纷中招。



人们不禁感慨,原来,曾经那个似水年华的、充满书生气的国民男神,如今有着“全民好爸爸”之称的黄磊老师,也和普通人一样“沦陷”了呀!  

 


其实,除了何炅老师列举出的那些,人们真实对“油腻中年”的考核标准,足足有二十条之多!


1.戴各种串

2.穿唐装僧袍等类似服装

3.聚会时朗诵诗歌,然后开始哭

4.在头面部任何地方留长毛发或者胡须

5.保温杯泡红枣加枸杞

6.大肚子

7.皮带上挂一串钥匙

8.车上喷上“国家地理”“越野e族”“小国旗”等标志

9.鼻毛成撮地外露

10.留长指甲

11.喝茶就喝茶,硬要大讲茶文化

12.手串套在车档上

13.T恤衫领口竖起

14.说话急嘴角泛白沫

15.在家里时喜欢穿着秋裤当家居裤

16.家里老是藏着普洱茶并吹嘘

17.爱听草原歌曲和汪峰

18.脖子上有大金链子

19.西服配白袜子

20.手机上套着左右翻开的保护皮套

 


事实上,年轻人对之所以对中年们如此“苛刻”,并不单单是因为表象的审美差异,更多的是由此而引申出来的当下部分中年人不可名状的内心活动,和因此而做出的种种为人所不齿的行为。


比如前两天闹得沸沸扬扬的“《芳华》女主苗苗跳舞事件”。


视频中,正喝到兴起的冯小刚拉着苗苗的手,让她现场跳一段舞,甚至在苗苗表示出拒绝的时候,说出“把靴子脱了光脚跳”的话,最终苗苗抵不过这位有着知遇之恩的大导演,跳了那段带着“耻辱”意味的舞蹈。

 

视频一出,舆论一片哗然!人们纷纷感慨:不得不说,冯小刚简直是“油腻中年”本身了!

 


而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这次舆论风暴中,除了一边倒的谩骂声,人们惊奇地发现,有这样一个人,他也被称为“油腻中年”,却意外获得了全网人们的赞扬。

 

在苗苗陷入两难的尴尬境地时,他站出来说了这样的话:

“第一,人家丫头,作为演员,不便跳这个舞。其次,人家穿着高跟鞋,不方便。”


当有人不识趣地起哄“比划比划就行”时,一向温文尔雅的他却突了粗口“你TM没看过跳舞啊!”瞬间圈粉。

 

是的,他是“油腻”的,当苗苗在无可奈何却只能忍受欺辱的时候,他润滑油的充当着“和事佬”的角色;而他的仗义和绅士,在现场所有那些活像旧社会逛窑子的大爷们的脸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没错,他就是陈道明。

 


也许会有人说,像陈道明这样的身份地位的人,即使说了这句话也不会被怪责,要我我也会!

 

要知道,在这样一个京圈大佬云集的聚会上,和陈道明身份地位相同的人大有人在,但是谁又能够跳脱出来,和他一样仗义相助?谁不是怕得罪鼎鼎大名的冯导蛇鼠一窝、沆瀣一气的围观着?


而如果换作是你,你又真的会和他一样吗?

 

就算最后,始终是敌不过那一群油腻的中年人,但在人们心中,他已经赢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陈道明!

 


其实,说起陈道明在人们心中的印象,大概用一个词可以概括,那便是 “熟悉的陌生人”。

 

熟悉,是因为作为一个老戏骨,他曾经给我们留下太多的优秀作品,经典之作《康熙王朝》至今还保持着行业标准式的记录;而陌生,则是近几年的他开始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过上了深居简出的生活。



优秀的人总是多面的,当越接近时你就会发现,原来他的好,不仅仅只是有教养而已

 

今天,就让我们走进他的人生,一起还原一个立体而真实的陈道明。


世人多媚骨,唯有君如故 来自锐视界 


01


初识表演,

竟是命运的“玩笑”。

 

1955年4月26日,陈道明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陈宗宽毕业于燕京大学,后来在天津医科大学执教。由于解放前在天津美国救济总署当翻译,浩劫来临时,陈宗宽不可避免的成为了重点审查对象。进牛棚,下干校这样的事,已经是家常便饭。

 

于是,本是出生于书香门第的陈道明,却不得不面临着“上山下乡”的悲惨际遇。也正是这个紧要关头,上天在给他开了一个命运的玩笑之后,又给他凿了一扇改变命运的窗。

 


那时高中的某一天,天津人艺话剧团来到他的学校招生。

 

一向特别看好他,想让他走演艺之路的导师陈鉴铜极力推荐,并鼓励他“一定要去试试”。但此时的陈道明,对演戏是没有任何想法的,为此还在志愿填报栏写了邮局和化工厂,只愿能摆脱“上山下乡”的命运就好。


谁知,在陈老师得知后,直接派了两名同学“强迫”他去参加了面试。

 


无心插柳柳成荫,让陈道明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次被“押解”的面试,竟然改变了自己的一生。当他在毕业前夕,接到天津人艺寄来的录取通知书时,那个粉红色的信封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此时,他将此事告诉父亲,虽然在老一辈人心中,这算不得体面的职业,但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父亲也只好无奈同意:“唉,还能干嘛呀,既然都录取了,你就去吧。”

 

当多年后回忆起这段时,陈道明说:“其实当时我也是胡闹,因为我知道我必定要下乡去了,填这个志愿不过是想试试运气。”

 

自此,陈道明华丽而崎岖的演艺之路便正式开始了。

 


那时的陈道明,虽然已经身在天津话剧社,但是因为骨子里就不爱表演,因此对表演极大地缺乏积极性,专业课也经常是硬着头皮去学。


上天从来都是公平的,因为前期功力修炼的不足,等到终于有机会上台时,也只能被安排跑跑龙套,上一场演匪兵,下一场演特务,再下一场又是八路和群众。一跑,就是7年。 

 

不被重视的日子是枯燥而备受煎熬的,很多人因为熬不住了就选择中途懈怠、甚至放弃了,陈道明也不例外。

 

那是1976年的某一天,陈道明又参加了一部抗战题材剧的拍摄,剧中导演再次安排他演一个匪兵,此时的他对此早已十分麻木。于是在最后一幕,只需要半边脸对着观众往前跑的时候,他竟然在后台只化了半边脸就上场了这一次,彻底激怒了导演,一落幕就当着所有人的面狂批他一顿。也就是这一骂,彻底惊醒了这个“梦中人”。




回家后,陈道明开始了深刻地反省。


他突然意识到当时的自己是多么心浮气躁,这么多年的机会,就这样被自己白白浪费了。

 

痛定思痛,自我审视,在短暂的整顿过后,他开始重整旗鼓。往后的日子里,虽然他依然是饰演配角,但他却懂得了一个人从事一份工作,一定要戒骄戒躁,耐得住寂寞。而对于主配角,他也明白,主角只有一个,只要用心去做事,无愧于自己就可以了。



这一次的领悟,让陈道明彻底成长。于是想要进一步进修的他,在1978年,报考了中央戏剧学院。


也正是这一考,让他命运的齿轮再次紧紧相扣,不断向前转动。


02


演技的进步,

让他找到了自我的价值。


在中戏进修了4年后,陈道明的演技有了质的飞跃,而此时,命运的天秤也终于倾向了他。

 

1984年,《末代皇帝》剧组找到他,希望他出演爱新觉罗·溥仪一角。这一拍,就是整整4年。那段时间,他领着微薄的薪水,天天骑着自行车去拍戏,不分寒暑昼夜,仅凭着一腔热血。


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一次他获得了不小的成功,一时间成为众人皆知的演员。甚至走在街上时,都会有人对他喊:嘿,皇帝!

 


戏约一个接一个的向他投来,1990年导演黄蜀芹准备拍摄《围城》。可就在剧组班子都已经拉成之后,男主角方鸿渐的扮演者却依然迟迟没有确立。

 

这时,助手给她提议由葛优来饰演“别逗了,你找一北京四九城小市民糊弄谁呀!”因为葛大爷的颓废市民形象实在是太过鲜明,黄导一听就直接给否了。

 

(后来,黄导给葛优安排了一个“尴尬猥琐男”形象的李梅亭一角)


其实,在她眼中能符合钱钟书笔下方鸿渐这样不中不洋的人物,身上泛着喜剧式酸腐气息的文人,早有人选,那便是气质与演技均能驾驭的陈道明。

 

她亲自跑前去北京邀请,想要陈道明接下这个角色,但谁知却被直接拒绝了。


事实上,在接到黄导的邀请之前,陈道明早就看了三四遍《围城》,他非常明白这是一部多么深刻的作品,而对于他来说一旦接下,将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于是在导演找到他时连连摆手:“演不了、演不了,我现在的演技还不够支撑这样一部戏。”

 

(钱钟书大师与黄蜀芹讨论剧情)


但此时的黄蜀芹却是铁了心的要他演,甚至是在不小心摔折了腿后,即使是坐着轮椅,也要追到北京去说服


“那我就等你,你什么时候演我们戏什么时候拍!”

 

何德何能,自己竟然可以受到这样的对待?!看到此情此景的陈道明,大为感动,当即决定接演“方鸿渐”,并暗下决心一定要演出个样儿来! 

 


事实证明,黄蜀芹没有看走眼。

 

陈道明不但演了戏,更是把这部戏演成了经典!短短10集的《围城》,拍摄了整整100天。为了演好方鸿渐,陈道明反复琢磨人物酷暑天穿着长褂在家里踱步、念白已是家常便饭。


一天下午,友人从外面归来,推门一看,陈道明穿着长衫,正在找人物感觉,外面烈日炎炎,友人担心的说:“你傻呀,中暑了怎么办?!”


这时,陈道明低头一看才发现,原来自己的长衫早已湿透。

 


光在基本功上努力是不够的,想要演好戏,必须要人物有抓人眼球的特色。此时,深谙表演之道的他,还为角色设计了“一惊一乍”演法,制造出强烈的喜剧效果。


“语言永远是角色刺穿观众的武器身为天津人,他硬是练出尖声尖气的“上海普通话”,让角色在斗嘴时,酸腐的小知识分子的气息栩栩如生。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前期对人物的和剧情的精心雕琢,陈道明彻底红透了中国的大江南北,也让“方鸿渐”这个“既善良又迂执,既正直又软弱,既不谙世事又玩世不恭”的形象深深的刻在中国电视观众的心中。


《围城》热播之后,他成了当时全中国最炙手可热的男演员。连钱老本人都写信给他:“你让我看到了一个活的方鸿渐。”


03


再理智的人,

也有被突如其来的巨大成功

冲昏头脑的时候。

 

时年三十岁的陈道明,已经是走哪儿都有人认识,追着要签名,大大小小的活动、戏都来请他的角儿了。



迅速走红的他,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名与利,而这让他一时间难以消化,心态上渐渐起了变化,他开始变得浮躁和轻狂。


“九十年代名利的出现也教会了我轻狂,到什么程度?不自重、自不量力、自以为是。无视比你能力更强的人,这就是狂。”


 


而就在这时,迷雾中的陈道明,幸运的遇到了为他吹散这一切虚假表象的贵人——大师钱钟书

 

两人因《围城》而相识。某天,陈道明去探访生病的钱老,一进屋,他便被那深居简出而震撼了。大师家里没有电视,没有收音机,满屋子都是各种各样的书,唯一出声的,是煎药的药锅。一到时间,药锅就“噗噗”地响起来。“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在那种书香而简朴的氛围中,他突然恍然大悟般,发觉现在的自己是多么贫乏、可怜甚至丑陋的。

 


“在文化的面前,学问面前,我觉得自己那点名气连屁都不是!”不久之后,陈道明的父亲一身傲骨的陈老去世,而这更让陈道明怀疑眼前的生活。

 

父亲的离世加之精神的迷茫,他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究竟是哪里错了?接下来,又该怎么办?那段时间,陈道明经历了一生中最为黑暗的阶段。煎熬、痛苦时刻伴随着他,但却又一时间找不到正确的出口。

 

经常的,他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一到演戏就身心俱疲,十分难受;回到家,他也开始变得不爱说话,最难熬的那段,他甚至有过转行的想法。

 

而就是这样的状态,持续了整整五六年。



后来,在杨澜的一次采访中说到这件事时“我拍《末代皇帝》时,电视在全中国还是一个稀罕物呢,一个电视剧,烂得不能再烂的,也能把一个人全国共晓之。所以说,当时我得到的名气,完全是得来全不费工夫的。”

 

对于名和利,陈道明已经十分透彻。


04


终于,

彻底领悟的陈道明,

开始了漫长的“自我救赎”。

 

从1993到1999年,整整7年的时间,陈道明在最火的时候,选择把自己“隐藏”起来。


开始大量地读书、写字,凭兴趣做事,并给自己定下未来希望成为的样子:一个满腹经纶、却不炫耀的平凡人。

 


那段时间,很多人一度以为他过气了、要走下坡路了。而事实上,此时的他反而是开始活的透彻。慢慢地,他看得越多,学得越多,懂得越多,越发成为一个活得百毒不侵,不为世间的诱惑和毁誉而动摇的人。

 

剧组拍完戏,他聚会从来不去,应酬从来不接。偶尔谈谈钢琴、看看书,一套《鲁迅全集》早就被他翻烂了。除了弹琴,他还会萨克斯、手风琴,甚至亲手组装过乐器。



等到年纪再大了一点之后,又迷上了画画、书法和下棋,在家拿着毛笔抄写《道德经》,或凭记忆画拍戏过去的地方。

 

记得,曾经有个高中生让陈道明签名,结果他随手一挥就是一副绝美的意境画,而这样的水平,可绝对不是三两天可以练成的。

 


“经过这段时间的检验之后,我知道,即便将来我什么也不是了,我依然可以生活得很快乐。”


直到后来,他甚至成为了娱乐圈乃至艺术界首屈一指的人物时,也非常明白自己究竟该如何活的干净。


如他所愿,此时的陈道明真的活成了一个“明白人”。


05


有了内心的沉淀,

再拍戏时的陈道明,

到了专注到让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在之后的每一部戏中的每一个角色,陈道明都会他会花很多的时间和经历去研究

 

《康熙王朝》时,他为了演好康熙,翻烂《清史稿》。

 


《建国大业》里阎锦文只有一分钟的镜头,他却熟知了剧中所有人物的背景故事。

 


演戏期间,他经常穿着戏袍就不脱了,甚至离开片场,还处在人物情绪里。以至于,在拍摄时经常能给导演呈现七八种不一样的表演状态

 

拍摄《黑洞》时,他饰演企业家聂明宇一角,为了演好这个本质上是个变态的黑社会老大,让人物更有历史的纵深感,他特地给自己设计了一个有年代代表性的口罩道具,每次出门行凶,都会戴口罩。




甚至还主动要求剧组搭建一个密室,他在密室里演奏富有年代感的手风琴曲,画面一就位,角色立马就活起来了

 


每一次的用心揣摩,都让作品增色不少。在导演心中,他早已是最佳合作伙伴,而对于自己,他无愧于心。演戏用功、刻苦,这是他坚守的准则,为此他获得了一个“道爷的称呼,这是人们对他的尊重,也是这些年他应得的奖赏。

 

有一次,马伊琍上《圆桌派》,透露了陈道明拍戏时的一个细节:当时道明老师只是来客串的,他的戏份、台词都非常少,大部分时间是没有戏的,但他也不去休息,就永远站在旁边看,不提意见,就看你们怎么演。

 


当问及为什么时,道爷的回答,告诉了我们什么是真正的艺术家


“我的表演是带着年代痕迹的,带着那种年代感的痕迹演现在的戏,很可能脱节。所以我也是抱着学习的态度,希望看看你们这些正当年的人怎么演戏。我想融入你们,但不能太扭捏作态了,我得首先具备这样的能力才行。  ”

 


不断学习,成为道爷人生最迷人的风景,也成为他最令人“迷恋”的特质。


06


生活里的低调,

依然没能挡住他的一身傲骨。

 

冯小刚曾说过这样一句话:“陈道明是个只肯在戏里低头的人。”

 

是的,能让道爷“委曲求全”的,也只有演戏了。除此之外,他始终“眼不揉沙”的活着。

 


前段时间,一场“辞演风波”闹得沸沸扬扬,一时间道爷成为风口浪尖上的人物。

 

在某部电视剧的前期推广中,原本官宣主角定为陈道明和唐嫣,但后来不知怎的,女主角突然被投资商换成了另外一个女星。得知此消息后,道爷二话不说直接辞演!众目睽睽之下毫不客气的“”了她的脸!

 


谈及现在影视剧的炒作风,他也毫不避讳地斥责:

“开拍前不问剧本内容、不要情怀内涵,想方设法找话题、炒绯闻,演员不会演戏没事儿、剧本再烂无妨,只要有绯闻,肯定有收视,这样的道德品位怎么提升文化口味?”

 

对于铺天盖地的抗日神剧,他也曾在记者会上表态:

“无论是终端掌握者、编剧,还是演员,每个人都该有文化自觉,只有这样,就不再有血腥暴力,更没有‘裤裆里掏手榴弹’、‘弹弓打飞机’的荒诞戏码。”

 


看着一众名人借减压之由而吸毒的新闻,他也不留情面的直接戳破:

“谁没压力?你有老百姓压力大吗?你比老百姓挣得多、社会关注度高,非说有压力,也是想出名、想风光的压力。用压力解释吸毒,纯属借口,这就是没教养的表现!”

 

而当面对当下娱乐圈一切向商业化、娱乐化低头时,道爷却表现得有些怒其不争:

“拍《一个和八个》的时候,为了晒黑皮肤,我们可以在广西大龙山水库什么都不干,光晒太阳晒一个月,一个小电影,拍四五个月的时间。那个时候叫拍电影,现在叫抢钱,完全是两个时代。所以现在出了一大堆破烂!”“过去还有一点风骨、一点孤傲,还有一点竹节精神,现在呢,全部都被钱同化了!”

 


“我可能没有能力去改变世界,只能很努力地去做到世界无奈于我。”

 

追逐利益的人群永远会挥舞手臂,但就是在这样的不良浪潮之下,道爷却选择了清高而独立的走下去,孤独而快乐着。


07


对于世道的无奈

谴责之余

陈道明选择自己做的出色

 

比起那些凭借着一时的名气,大肆敛财的明星们,道爷更愿让自己活出人味儿。

 

“赚那么多钱干什么呢?我又不买飞机大炮、航空母舰,人活着是靠内心世界去支撑的,而不是靠穷奢极欲去获取快乐。”

 


事实上,道爷也是这样做的。

 

几乎每次拍完一部戏,陈道明就会歇上一段时间。拍完《英雄》后,他歇了一年,这期间冯小刚请他演《夜宴》里的厉帝,他拒绝;陈凯歌找他演《梅兰芳》他不接;胡玫的《孔子》,也是同样的“下场”。

 

在终于准备出山时,道爷依旧不变的坚持着自己标准:

“如果真是个好剧本,我宁愿少拿钱,然后让导演去物色更好的演员,。我不想独占那么多的制作费,其他的都是虾兵蟹将。拍戏不但要钱,还得要脸。”

 


当流量明星不分黑白的炒,当所谓的当红偶像大肆捞钱,当小鲜肉们恬不知耻的消费粉丝的爱心,道爷在做的却是认真挑选剧本、认真磨练演技。他,是真正的艺术家。


跟好作品相比,钱财就是“粪土”。如此道爷,令人心悦臣服。

08


历经沉浮,

始终不忘,

家庭才是最温暖的港湾。

 

在外人看来,道爷这样的一个男子,英俊、有内涵、低调却不失霸气,杜宪嫁给他,怕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了吧。

 

可是他却说:遇见妻子才是我最大的运气。

 


每每谈及妻子杜宪,他总是会自豪地说:

 

“第一,她不以学识看人;

第二,她不以金钱看人;

第三,她不以地位看人;

第四,她不以外表看人。”

 

回想起当初的恋爱,彼时,在北京广播学院就读的杜宪,是个能力突出、人见人爱的大美女。甚至家境也是极其优渥的。她的父亲杜庆华是中国工程院院士,科学生涯获奖无数,地位极高。


当这位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科学家,得知女儿爱上一个不出名的演员时,是极其反对的。

 


毕业后,杜宪成为央视新闻联播主持,而当时的陈道明则是一无名气、二无社会地的普通人,两人之间的“差距”似乎被拉的更大了。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也正是为了能够“配的上”对方,陈道明决定报考中央戏剧学院,这让杜宪实实在在的看到他的真诚和决心。

 

于是,从相遇到相知,自始至终杜宪对于丈夫都没有一丝动摇,直到结婚、生子,到现在依然是相濡以沫的一对才子佳人

 


说到孩子,陈道明的“教女之道”也是值得借鉴的典范。

 

家中,他专门设置了一个大房间,用来放女儿喜欢的糖人、面人和木工。闲暇之时,他经常做一两个,给女儿当礼物;时间充足,他甚至还给女儿裁一身衣裳。在外一向严肃的他,在家却给了女儿十足的父爱。

 

当女儿出国求学时,他对女儿的要求只有三句话:

 

“第一,我希望你健康,

 

第二,我希望你快乐,

 

第三,尽量好好学习。”

 

相对于成绩,他要求孩子的是身心健康就好。

 


而对于物质的追求,他的要求是则“适可而止”。


当女儿打电话说想要个LV的包时,他非常直接地问:“你到底想要包,还是想要包上那个名牌标签?如果你只是想要一个包,爸爸可以亲手给你做一个。”

 


这句现在听起来可能有些“直男”的话,当在一个父亲口中说出来时,却是能够让女儿铭记一生的箴言。

 

于父于夫,陈道明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亦可称之为楷模。 

从初尝名利的狂傲,

到深刻反省后的涅槃。


从严于律己的态度,

到苛以待人的飒爽。


从万人追捧的明星,

到低调居家的丈夫。




从艺30余载,如今已经63岁的陈道明,在“油腻中年”当道的当下,依然凭着那一身傲骨努力的成为一个有价值的人、干净的人、活得明白的人。


道爷说:不忘初心,将是他一生的课题;而我们却想说:其实,你早已经成为我们一辈子都要追随的偶像......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