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舌体麻木真的只是局部问题吗?

2018-05-16  金坛区

文章作者:黎    柳

版式编辑:韩    潇

责任主编:胡玉星


步入中医药大学之门始,中医基础理论首堂课即提及与学习中医治病之整体观。辨证论治和整体观念是中医两大特点,贯穿着中医理论临床的始终。余随师跟诊已有两年有余,师遵从整体观念,结合体质,从内科的角度解决了无数的“局部”问题,如皮肤科、五官科、骨科疾病等。

“有诸于内,必形于外”,有诸于外多因于内,很多疾病并非仅察表面及局部之象,而更有五脏六腑,气血津液精之因。虽整体观念、辨证论治概念烂熟于心,可在临床上熟练运用更需真才实学与扎实的基本功,才能思维开阔,考虑周全,方才不至于漏诊及延误病情。因局部问题就诊之人不在少数,近段时日因舌头麻木不适而就诊的病人亦见之,此类“局部问题”非常典型,选其一例以读之。


首诊(2018-3-13)

骆某|女|60岁|长沙人

因朋友推荐前往就诊

主    诉

舌体及唇周麻木疼痛3年余。


病史简介

患者3年前出现舌尖麻木,患者并不以为意,随后并逐步加重至全舌连及唇周麻木疼痛。经中西医治疗,患者诉前医皆关注于舌体局部问题,症状缓解不明显。患者既往有高血压病史,血糖偏高(达临界值)。


现在症

目前患者舌体连及唇周麻木疼痛不适,灼热感,伴有头晕,颈胀,肢麻。口干,颜面潮红,阵发潮热,不恶寒反恶热。偶有小便频,小便失控。舌体麻木疼痛症状在静息时尤甚,活动后可有减轻。


舌    脉

舌质偏红,苔薄白,舌下络脉迂曲,脉弦细。

辨证处方

肝经郁热,三焦气津血不畅。处以天钩奔豚汤加味,具体方药如下:


二诊(2018-3-20)

服上方舌体麻木及头晕颈胀肢麻稍有减轻。接头部MRI示:双侧额叶缺血灶,双侧胚胎型大脑后动脉。患者方才觉知此症并非舌体局部问题,西医检查已明确为“脑梗”,即“中风”。目前已出现头晕肢麻,时有小便失控等症状,只是患者目前以舌体麻木表现最甚。经一番解释后,患者才明白此病绝不可大意,积极配合治疗,直称“这次真是来对地方,找对人了!”处方续以天钩奔豚汤

具体方药如下:


三诊(2018-4-3)

服药期间,舌体灼热感已减轻,舌体仍有麻木,大便次数稍增多,余无特殊不适。舌脉同前。症状已缓,处以豚汤合减味大黄蛰虫丸加强活血化瘀,继续缓解症状,且预防再次中风,丸药缓图。

具体方药如下:



舌体麻木,中医称之为“舌痹”。

中医在很早以前对舌痹之因即有论述:如《嵩崖尊生书·卷六》:“血虚亦舌麻,火痰居多”。《证治汇补·麻木章》:“脾肾亏,湿痰风化乘间而入,均使舌本麻木”。《赤水玄珠·舌门》:“舌痹或麻,此因痰气滞于心包络”。《疡医大全·舌痹门主论》:“舌痹者,强而麻也。乃心绪烦扰,忧思暴怒,气凝痰火而成”。舌痹的病因于诸书之中,已然明朗,是以气凝痰湿血瘀为主。

本案患者由于肝经郁热,三焦气津血不畅,气郁化火,津停血瘀,阻滞经络而成痹,故投奔豚汤,养血活血,清肝柔肝,缓急通络。


正是由于很多疾病起病隐匿,或表现为局部问题,患者起初并不以为意,未得到及时治疗,以至于病情发展。本案患者,当老师嘱患者务必检查头部MRI时,她感到非常之惊讶与疑惑,她说从来没有医生嘱其需检查头部,为何这次医生还怀疑还是脑梗?

现代医学认为舌头发麻多与血流缓慢、血黏度增高,微循环改变、局部供血不足或脑供血不足有关,可能是缺血性脑血管病的征兆,即“中风”之兆,应引起足够重视。

当然,引起舌体麻木的原因非常之多,不仅要考虑局部原因,还有一些其他疾病,如恶性贫血、B族维生素缺乏或铁质缺乏,还有接近更年期或正在更年期的妇女亦出现此类自觉症状,另外应用某些药物如庆大霉素、链霉素也会引起舌头和嘴唇发麻。

本案患者,结合头晕,颈胀,肢麻,小便失控等症状、病史及诊疗经过,应重点考虑脑血管的问题,因为头部供血需从颈部动脉,当出现痉挛或颈椎压迫是脑供血不足,长期以往便形成脑梗,即“中风”。此类症状,其实并不罕见,中老年人尤其要引起足够的重视。

舌体麻木并非仅是局部问题。



为中医往圣继绝学,

为岐黄医术之传承尽绵薄之力!

为中医、中西医、西医同行

相互交流提供平台;

为医患沟通建立良好渠道。

欢迎交流分享,文章多系原创,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