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衣闲坐养幽情 / 待分类 / 在老上海的直男审美中,真正的美女到底是...

分享

   

在老上海的直男审美中,真正的美女到底是什么样的?

2018-05-19  披衣闲坐...

今天的我们对于“美女”的定位,或许是偏欧美风高鼻梁大眼睛的长相,或许是偏日韩风甜美可爱的风格。那么,在没有PS和整容技术的上世纪,男人女人们对于“美女”的概念是什么样的呢?

上海月份牌,便可以充分说明人们对“美女”的定义。

月份牌,卡片式的单页年历,也叫作日历。清代末年和民国初年以后,上海原有的小校场木板年画已逐年被新崛起的“月份牌”画所取代,嬗变出上海年画史上的一个新的历史时期。“月份牌”画成为中国年画史上异军突起的一个新品种。

最初,外国厂商聘请中国画师设计的“月份牌”画,画面除了商品宣传外,表现的大都是中国传统题材的形象,或中国传统山水,或仕女人物、或戏曲故事场面等。后来则发展为画面以表现时装美女为主要形象。

这些“月份牌”大都用技术更为先进的铜板纸以胶版彩色精印,上下两端还镶有铜边,上端铜边居中穿孔,可以张挂,随出售商品免费赠送顾客,广受欢迎。

人们获得这种配有月历节气的商品宣传画后,整年张挂在家里,既可装饰欣赏,又可查阅日期节气,人们习惯地称它为“月份牌”。这种“月份牌”在每年春节(新年)前更是大量发行赠送顾客,人们都把它作为年画来欣赏。

月份牌是美女的天下,比起修图技术、整容行业日益发达的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月份牌中的美女模样多了一份真实。从这些美女月份牌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民国美女标准是如何从淡眉细目的温婉美人转变为大眼高鼻的现代美人的。

20年代末,身穿倒大袖旗袍的清纯女学生,可以说是时髦中的佼佼者。

30年代月份牌创作盛期,当时的电影红星如胡蝶、阮玲玉等被作为模特走人员月份牌画中。这些全新包装的时装美女,使平常百姓耳目一新。

月份牌中的美女多是第二代都市女性的时髦代表。她们穿最流行的时装,用最新潮的物品:电话、电炉、钢琴、话筒、唱片等;有最时髦的消遣:打高尔夫球、骑马、游泳等。都市摩登女郎为月份牌和旗袍找到了彼此共同表达的形式,因而旗袍与月份牌得以走着流行的一致步伐,使月份牌中的旗袍总是当令新装。

正因为月份牌具有明显的摩登特质,慢慢成为上海千家万户必备个装饰品,并吸引了现代画家参与创作。其中代表人物是郑曼陀、杭稚英。

郑曼陀结合自家代顾客根据照片画肖像积累经验,1914年秋天画了《晚妆图》,首创擦笔水彩画法,以炭精粉擦出图像的明暗变化,然后用水彩层层渲染,让画像既像照片又勿是照片,而画中女性面容白里透红、光洁细腻,产生丰润明净个肌肤效果。

杭稚英,老上海月份牌最畅销的画家,多以爱妻王罗绥为模特作画。杭稚英开过“稚英画室”,并且多方面吸取新个绘画技巧。他虚心向行家求教,又从海外商品广告跟华脱·狄斯卡通片中吸收运用了色彩的长处,使自家个作品细腻柔和、艳丽多姿。

抗战爆发后,由于政局动荡、经济萧条,月份牌开始走下坡路。时至今天,我们也只能通过网络或者收藏机构感受到月份牌的魅力。

正因为月份牌的存在,让今天的我们能够透过一幅幅画感受老上海的风情和生活。

本文所有权归头条上海所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