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1289辉 / 非智 / 恶语如刀,左宗棠只说了六个字,伤得这家...

0 0

   

恶语如刀,左宗棠只说了六个字,伤得这家男人穿起了女人衣服

2018-05-21  夏1289辉

身为“晚清中兴四大名臣”之一的左宗棠,其历史功绩自不必说,收复新疆厥功至伟。曾国藩对于左宗棠的运筹帷幄也心折:“论兵战,吾不如左宗棠。”但非凡人物自有非凡性格,左氏才高难免傲物,他曾因说了六个字而折辱了一位总兵,总兵欲洗刷耻辱而勒令儿子穿女服,这中间的一段故事读来让人感叹不已。

恶语如刀,左宗棠只说了六个字,伤得这家男人穿起了女人衣服

据《世载堂杂忆》记载,这位总兵官即为永州镇总兵樊燮。当时,左宗棠是湖南巡抚骆秉章的幕僚,也就是被人称之为师爷的,但他这个师爷可真不是一般的师爷,因为骆秉章非常器重他,湖南大小事均咨询左宗棠而定,他在这位号称骆大帅的府上,一直是可以呼风唤雨的。

咸丰九年,这一天,樊燮来公干,拜谒过了骆秉章之后,骆叫他再拜一下左师爷,就是你还得给师爷请个安,但是樊燮只是象征性拱了拱手,他当然不愿叩拜。

恶语如刀,左宗棠只说了六个字,伤得这家男人穿起了女人衣服

想不到,左宗棠火了:“武官见我,无论大小,皆要请安,汝何不然?快请安!”

但樊燮本是个粗人,再加上与总督官文又是亲戚,怎么可能把一个师爷放在眼里,于是就大声说:“朝廷体制,未定有武官见师爷请安之例,武官虽轻,我亦朝廷二三品官也。”

客观地说,这个粗人的话都在理上,朝廷哪条规定说我一个堂堂二三品总兵官得向你一个师爷请安的?

恶语如刀,左宗棠只说了六个字,伤得这家男人穿起了女人衣服

骆秉章画像

左宗棠从来没被人如此扫过面子,一时恼羞成怒,“起欲以脚蹴之”,竟然要起身用飞脚来踹樊燮,结果应该是被人拉住了,左宗棠嘶喊了六个字:“忘八蛋,滚出去!”樊燮总归得照顾骆大帅的面子,只能“愠极而退”,可实在是太火大了!

但是火大的事还不只是这,没过多久,樊燮又被打了一闷棍,朝廷下旨,他被革职回籍,于是,这位出门总是让人抬着的曾经威风八面的总兵官只能灰溜溜地回到了老家恩施。

恶语如刀,左宗棠只说了六个字,伤得这家男人穿起了女人衣服

左宗棠照片

但是这口气如何咽得下?樊燮在恩施的梓潼街建了宅子。落成之日,置酒宴请亲朋,他恨恨地说:“他左宗棠不过是一个举人罢了,既羞辱了我的人,还夺了我的官,最不堪的是,他骂我的那句话让先人也受辱!现在我的宅子修好了,我准备延请名师,好好教导两个儿子,一定要让他们为我雪耻,他们要是不能中举人,中进士,点翰林,我们都没脸见先人于地下!”

这樊总兵是真发恨了,不但花重金聘请了名师为儿子增裪和增祥执教,还有极其严苛的规定:平时不准两个儿子下楼,而且在家必须穿上女人衣裤!

这一招是要让两个儿子只要看到身上的女人衣服,就随时激励自己发愤读书。那什么时候才能脱下女服呢?

恶语如刀,左宗棠只说了六个字,伤得这家男人穿起了女人衣服

“考秀才进学,脱外女服;中举人,脱内女服;中进士,点翰林则焚吾所树之洗辱牌,告先人以无罪。”意思是中了秀才,可以脱掉女服的外衣,中了举人,才能脱掉女人内衣,等中了进士点了翰林,那就可以烧掉我立的洗辱牌,告慰先人了。

现在说说这个“洗辱牌”,那是樊燮回到恩施以后自己在板上刻下的六个字:“忘八蛋,滚出去”,正是左宗棠骂他最毒的那一句。他把这个牌子放在了祖宗神龛的下面,每月初一、十五必带其二子跪拜祖先神位,告诫儿子,你们要是中不了举人以上的功名,就不要去掉这个牌子,咱们家至少要在功名上压倒左宗棠!

恶语如刀,左宗棠只说了六个字,伤得这家男人穿起了女人衣服

樊增祥画像

两个儿子倒也听话,也很有出息,可惜的是长子增裪得病早死,其学问要高于弟弟,弟弟增祥一路考上去,中秀才、中举人、中进士、点翰林,一直做到江宁布政使权署两江总督。光绪三年,樊增祥高中进士时,才焚烧了洗辱牌告慰当时已作古的樊燮。

抗日战争期间,《世载堂杂忆》的作者刘成禹来到恩施还看到梓潼街的樊家老宅,一位九十多岁的吴老人给他讲述了这个故事。还有一位老人说:他在樊家的楼壁上,曾经看到过樊家兄弟用毛笔在上面写着的“左宗棠可杀”五个字。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半声六月寒。要说为人修身,左宗棠毕竟还是逊于曾国藩,但是如果温良恭让,那他还是左宗棠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