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家风 / 儒学家风 公众... / 孔子“四毋”,修养自己的智慧

0 0

   

孔子“四毋”,修养自己的智慧

原创
2018-05-22  儒学家风


有一个人,想要向邻居借一把斧头劈柴。

在向邻居家走去的路上,他想:邻居一直把自己的斧头当成金贵东西,每次用完都擦好放得妥妥贴贴的。他可能不会借给我。哼!就借用一下,也没有什么啊!他那么小家子气,难道我非得向他借不可?

想着想着,就到了邻居家,敲门之后,邻居出来了,他就顺着想的接下去,说:“什么宝贝斧头,你就自己留着用吧!我才不借呢!”

掉头就走了,留下一个愕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邻居。

这是一个笑话,其实也不是一个笑话。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主观意识在引导自己。

主观臆断的能力,不同程度的影响每一个人。

就是同样的一句话,由于说的人不同,自己对这句话的臆断就不同。

《韩非子~说难》中有一篇文章《智子疑邻》:宋有富人,天雨墙坏,其子曰:“不筑,必将有盗。”其邻人之父亦云。暮而果大亡其财。其家甚智其子,而疑邻人之父。

我们每一个人,思想的深处都有自己的主观意识,或多或少或深或浅罢了。

笑话别人愚昧的时候,到能真正明白自己时,才知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影响我们做出正确判断,其实并不是外因,而是自己。

《论语~子罕篇》记录了弟子对孔子的一些看法: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毋意]不主观臆测 [毋必]不绝对肯定 [毋固]不拘泥固执 [毋我]不自以为是 。

孔子杜绝四种毛病—不主观臆测,不绝对肯定,不拘泥固执,不自以为是。

像那个向邻居借斧头闹出笑话的,与《智子疑邻》的宋富人,都是深陷在“意、必、固、我”的意识之中,深的就闹笑话,浅的就误判。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有一句:“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菩萨若是不能离相,也不是菩萨。

中国有一个成语“瓜田李下”,出处三国·曹植《君子行》:“君子防未然,不处嫌疑间,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瓜田之中不纳履,因为你弯下腰去整理鞋的样子,就像在偷抱瓜很相似的;李树之下,举手扶正自己的帽子,动作和偷摘李子的没有两样。

瓜田纳履,李下整冠,这些“相”的举动,给有“意必固我”的人一看,嘿!做贼的来了,捉个现场。

而事实,却并不是做贼。

“意必固我”的意识,影响判断,降低智慧。

正如人生有二个悲剧:一个是踌躇满志;一个是灰心消极。而真实的世界,没有那么美好,也没有那么糟糕。

都是给“意必固我”整的。

作为个人,我们要向孔子学习: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提高自己的修为与智慧。

但是你转身一看,自己的孩子,“意必固我”也是很严重的:为一个玩具就执意要得到,为一句话就斗气,为一点事得不到满足就生气父母。主观臆断,固化自我的意识,很多孩子都有。而更甚的是在留守儿童身上,与父母缺少交流,更多“意必固我”。

不可能因为孩子小,就放任他们一直用“意必固我”的意识。人的成长,是需要一定的过程,但更重要的是“蒙以养正”,一开始就给予正确的教育。

放任自流,就必然影响智慧。

判断都是错误的,举动又怎么可能会正确?

就像一个蛮不讲理的人,他永远是讲自己的理,那个“意必固我”的理。

小心自己成为“意必固我”蛮不讲理的人,也要小心孩子的心智发育,给教成“意必固我”,就成没道理讲的人了。

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对我们的修为和教育子女都有现实意义。


人要减少自己的“意必固我”,要打开自己的格局,放开自己的胸怀,与天地交流,与人交流。看到别人在你的瓜田下弯腰,你也可以想,或许他的鞋进沙子了,他正整理鞋呢!在你的李树下举手,你也可以想,别人的头发可能掉东西进去了,他要整理一下。

不主观臆断,固执自我见解,而能接受多种合理的理由,就逐渐放下“意必固我”了。

事情总会有多样性的,未必就是那个不好的,放下自己的主观臆断。

教育孩子减轻孩子的“意必固我”,“蒙以养正”,要交流多给正识,《易经》~《山水蒙》后面就是《水天需》,教育,也需要时间。

培养孩子的大格局,就会减少孩子的“意必固我”,先天带的是本性,后天教育的是习性。习性,是学知而后习成习惯的。教一次是知,习多次了才会成惯。所以,培养一个孩子的智慧,也是需要时间。

《论语》之中有大智慧,真心希望每个人珍惜《论语》,先贤的智慧,他不讲专利,愿意学习的人都可以拿来用。

我很喜欢《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中一句:“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也不“意必固我”。

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