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提琴协奏曲中的“无冕之王”——贝多芬《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阿里山图书馆 2018-05-23
          

无论你热爱古典音乐与否,也不管你是否曾经接触过古典音乐,哪怕你是一个对古典音乐几乎一无所知的“小白”,“贝多芬”这个名字,也一定在你的耳边、眼前、脑海中反复出现过。这位生于十八世纪下半叶的德国音乐巨匠被公认为音乐史上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他所谱就的辉煌篇章以及对音乐之路开拓发展所做出的贡献让他的后辈心甘情愿把“乐圣”的光环供奉在他的头顶,对他顶礼膜拜;而他与耳疾搏斗终生的故事以及那句经典名言“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也成为了写进教科书的励志传奇,深入人心。

  

也许你没有完整地听过贝多芬的《C小调第五号交响曲“命运”》,但你或许可以准确无误地哼唱出乐曲开篇那四声富有戏剧感的“命运”动机,那是飞向宇宙的人类之声;也许你会对《D小调第九号交响曲“合唱”》这部作品感到陌生,但是当那段崇高激昂的合唱《欢乐颂》响起时,你一定会情不自禁地跟唱,并为这犹如涅槃一般恢弘壮美的音乐深深感动。

有人说:“贝多芬创造了英雄时代的音乐。”法国大革命如火如荼开展之时,贝多芬正处于热血青春的岁月,彼时欧洲新旧交迭,社会动荡,他的音乐里那种为理想和信念而战的英雄主义光芒,和勇于抗争的崇高信念,仿佛是那个时代的精神旗帜。而作为一个音乐家,贝多芬却在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开始遭受耳疾的摧残,听力衰退的痛苦和绝望不停地折磨着他,但在他的音乐中,我们依旧能听到最抒情柔美的旋律,听到田园的平和欢愉,听到情感的真挚抒发。刚柔并济的调和在贝多芬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中展现得分外清晰,这部作品是小提琴协奏曲中的经典之作,被乐迷们纳入“世界四大小提琴协奏曲”之一,甚至,有人将其誉为小提琴协奏曲中的“无冕之王”。今天的节目,我们一起聆听这部经典之作。

  

《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写于1806年,这一年,贝多芬36岁。不久之前,贝多芬发现自己的耳疾正在变得愈发严重,听力正以不可逆转的趋势逐渐衰退,这对于一个才华丰沛,正值事业上升期的音乐家来说几乎是致命的打击。1802年,贝多芬在维也纳郊外的小镇海利根施塔特写下了一封五页纸的长信,向自己的弟弟倾诉了自己所遭受的痛苦、孤独、无助,甚至想要轻生的念头,并交待了身后事。这封字里行间满是绝望与呐喊的信件最终并没有被寄出,而是在贝多芬去世后才被人们发现,它就是贝多芬著名的“海利根施塔特遗嘱”。他在信中写道:

“当别人站在我的身旁,听到了远方的笛声,而我一无所闻;当别人听到了牧人的歌唱,而我还是一无所闻,这对我是何等地屈辱啊!这类事件已使我濒于绝望,差一点我只用自杀来收场。是艺术,只是艺术留住了我。”

这封信仿佛是贝多芬对艺术、对命运的宣言,此后,他的音乐创作进入了全盛时期,其大部分最具声望的作品都完成于这一阶段,这其中就包括这部《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这部小提琴协奏曲是贝多芬最抒情的篇章之一。第一乐章,在四声定音鼓的敲击后,木管与弦乐配合奏出庄重的旋律,带有贝多芬一贯的光明与英雄色彩。小提琴的出现缓和了激昂热烈的情绪,旋律随之变得舒缓端庄、温文尔雅。在甜美动人的轮廓中,我们依然能感受到贝多芬埋下的火种,升腾的炙热与天籁般的抒情旋律相互交织更替,产生强烈的戏剧感。

第二乐章,微弱的弦乐声营造出一派静谧祥和的氛围,小提琴独奏缭绕在乐队上方,如歌的旋律编织出美轮美奂的花纹,柔美至极的旋律间,我们仿佛窥见了贝多芬内心最柔软的深处,孤独、敏感,虽历经磨难,却把苦涩酿成了诗意,谱成了月光。

第三乐章是充满活力与热情的篇章,小提琴率先奏出轻快活泼的旋律,乐队的加入带来了振奋人心的效果,小提琴在这一乐章中尽情地展示着华丽炫目的技巧,在与乐队浪潮一张一弛的配合与更迭中走向激动人心的尾声。

1827年,贝多芬走完了他英雄般的一生,在维也纳,成千上万的群众跟随着他的送葬队伍走到墓地,与这位音乐巨匠做最后的告别。剧作家格里尔帕策在给贝多芬的祭文中写道:“他曾活在世上,如今死去,却将永存至时间的尽头。”在贝多芬的音乐中,我们总能听到“笔落惊风雨”的恢弘与伟大,也能感受到丝丝入扣的柔情与诗意。他的音乐就像是一片浪潮,碾碎一切苦难,把它们化为了走向崇高的勇气与力量,也化为了包裹内心的暖和光,在时间的长河中永垂不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