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面楚风 / 历史风云 / 捷克之后,希特勒为什么盯上了波兰?

0 0

   

捷克之后,希特勒为什么盯上了波兰?

2018-05-24  八面楚风



亲爱的读者盆友们,大家好~我是筠蛋,又到了周四,欢迎大家回到这里一起跟我来看德国的故事。


筠蛋德国史34 来自时拾史事 11:34



上回咱们讲完了希特勒对捷克斯洛伐克的蚕食鲸吞,苏台德根本不是终点,很快希特勒就以各种借口逼迫英法同意了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敲竹杠要求,在慕尼黑创下了各大版本的教科书上不变的黑体加粗事件——绥靖政策的巅峰之作——慕尼黑阴谋,慕尼黑阴谋之后结束了吗?不,这才刚刚开始。


正如绝望的捷克斯洛伐克前总统贝奈斯预言的那样,苏台德之后,捷克很快被希特勒肢解进而吞并,元首发过的狠话——要让这个敢于顶撞他的“狂妄”小国在地图上消失——也算是应验了,这过程中,犹犹豫豫的英法出了大力,如果不是他们助纣为虐,德国也没有这么顺利可以从莱茵兰到奥地利再到捷克斯洛伐克一条龙拎包入住。


爱德华·贝奈斯(Edvard Beneš,1884年5月28日——1948年9月3日),捷克斯洛伐克政治家,出生于捷克皮尔森附近。他是捷克斯洛伐克的建立人之一,曾任捷克斯洛伐克外交部长、总理和总统。


为什么英法的绥靖政策如此一致,忍耐的底线也能不断随着希特勒的要求下调呢?


战后不乏各种角度对英法的姑息态度进行分析的,这两个国家各自的主观原因不尽相同,比如英国,张伯伦当首相、丘吉尔在野不是没有道理的,一战刚刚结束也就二十年,那些亲身经历过战争之惨烈的幸存之人依然在世,战后整个欧洲弥漫着一种被国外研究概括为炮弹休克的情绪(shell shock),意为战争之后从士兵扩大到普通民众范围内普遍的对战争疲惫、恐惧的心理状态,被这种消极情绪支配的人们谈战色变,英国全社会对和平的渴望直接影响了政府政策的制定,比如民众强烈支持的和平主义运动,导致英国成为表率裁军、呼吁和平的榜样,再比如民众坚决反对增加说收来筹措军费,而英国一贯坚持的保守财政政策,不敢用赤字财政刺激经济,因而军费长期不足。当然,一战以后英国的实力的确和“日不落帝国”的辉煌比下了不止一个台阶,它本身也没那么大力气去维持足够震慑德国的军备。


张伯伦为人的优柔寡断也不能全赖他自己,作为一个比较先进的民主国家的领袖,他不得不绞尽脑汁“讨好”国内绝大多数人的倾向,我们也看到了,慕尼黑协定拿回来暂时的和平之时,张伯伦在英国受到了多高的赞誉,退一万步说,他只要在他的任期内保证没打起来,那就成功了。同时我们也必须理解英国大众对和平的诉求,他们只不过是简单地想过安稳日子罢了,谁想打仗呢?如果你要说他们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那是因为你在2018年,1938年的时候,谁又能高瞻远瞩地看到以后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呢?能预见的人太少,丘吉尔算一个,可他一呼吁采取强硬措施就被喷得体无完肤,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绥靖政策是少数服从多数的结果……到底该怪谁呢,非要找一个怪的人,那就只能怪希特勒。



法国则是另一番图景,它比英国更值得同情一点,它不是因为自私,而是因为.........真不行。法国在经济危机中就跟上了瘾一样,拖拉到其他国家伤疤都好了它还没摆脱,整个国家的政局摇摇欲坠,内阁像走马灯似的换了又换,就像在厕所虽然知道外面有人觊觎你的坑位,但你在里面屁股还黏黏糊糊擦不干净,那只要他没把门砸开也就不会急着出去跟他打架了。另外还有美国、俄国这都是吃瓜群众,希特勒仅仅在西欧兴风作浪,姑且犯不着“虽远必诛”。


但是这些国家也不是傻子,它们不过是利己,当慕尼黑之后,希特勒还是贪得无厌地更进一步的时候,英法再想装睡也装不下去了,他曾经保证过苏台德是他在欧洲最后的要求——如果说在此之前都因为日耳曼民族问题算是还有个说得过去的借口吧——可之后他还是把整个捷克斯洛伐克都消化掉了,再接下来,看地图就知道要轮到了波兰。英法再也坐不住了,苏台德之后连个像样的理由都找不出来,图穷匕见。于是英国正式告诉德国外交部,如果还觉得英国忍耐是无底洞的话就大错特错了,张伯伦也罕见地转变了态度,他在下院表示,如果波兰的独立遭到威胁,且波兰政府认为必须尽全力予以抵抗的行动,英国政府认为自己有责任立即给予波兰政府全力支持。


法国表示,俺也一样。


1940年法国维希政权亨利·菲利浦·贝当元帅(左)和希特勒


可是勇敢的希特勒元首没有被这番恐吓吓住,在他的计划中,波兰是必须列席的。事情的源头还得追溯到凡尔赛和约的时候,一战结束波兰复国,因没有港口而将附近直通波罗的海的一条狭长地带划出作为波兰的出海通道,这条狭长地带叫做波兰走廊,并把河口附近的一个重要港口区但泽规定为自由市,由国际共管,就是这条波兰走廊把德国的领土分成两个部分,凡尔赛和约这么做明显是英法想要用波兰走廊来割裂、削弱德国的力量,这让德国人对这条刺眼的地带相当恼怒,但泽自由市因有不少德裔让希特勒一直虎视眈眈,所以,这一刀遗留问题让希特勒把波兰放在他吞并计划的重要位置上。


1938年10月,慕尼黑阴谋得逞以后,希特勒便迫不及待把波兰提上了日程,他和颜悦色地跟波兰驻柏林大使谈起了关于但泽的问题,他认为那块地方“自古以来”是属于德国的(实际上认真自古一下并不是),所以德国要把它收回来,关于波兰走廊呢,他想要通过修筑交通工事来解决德国领土被割裂的问题,此外还希望波兰同德国结为联盟来对抗社会主义苏联。


然而波兰大使在向华沙汇报了希特勒的建议以后,波兰对那些“友好建议”表示了拒绝。希特勒另一面就像对付捷克斯洛伐克的时候一样,准备好了武力的打算,如若波兰一直态度强硬的话,德国军队将要出其不意占领但泽。不过希特勒对打仗也没报有太多的好感,因但泽有不少纳粹党人的爪牙心腹,所以他总相信这里会像第二个苏台德一样不费一兵一卒,从内部瓦解摧毁,进而兵不血刃地占领,再来一次像之前一样的“光荣侵略”(我造的词,参照光荣革命的意思)。希特勒就是怀着这样的自信跟波兰外交部长理直气壮地说,但泽是德国人的,它永远是德国人的,早晚要回到德国的怀抱。

波兰国旗


起初,波兰一直对希特勒戒备不足,这是真的,按理说,只要回头看看历史就会知道,波兰就像在德国嘴边的一块肉一样,只要德国冒出一点扩张的念头,首当其冲的就是它,可是波兰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是德国人多么难以忍受的,波兰走廊更是战败后的德国做梦都想拔掉的眼中钉,只要那条裂痕一样的狭长地带钳在纳粹的领土中间,波德两国就不可能长期和平共处。但是到了后来,波兰就并不像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那样容易被吓住了,华沙自希特勒提出要求以来的态度都是比较坚决的,他们虽然在外交辞令上依然保持礼貌,但是对德国占领但泽,修筑拥有治外法权的交通工事都报以明确的反对,不仅仅是因为波兰后来意识到但泽和走廊在制约德国方面的重要地位,更是因为英法态度的转变,绥靖政策既已在慕尼黑登顶,如今就该滑坡了。


波兰这种比捷克更加“狂妄”的态度让希特勒破口大骂,暴跳如雷,那位柏林的元首到底有多疯狂波兰人还不知道,万幸中的不幸,波兰人很快就要知道了,最晚还有不到一年,1939年秋天的时候,希特勒会用最简单粗暴而又直接明了的方式告诉他们,波兰在纳粹的地图上跟捷克斯洛伐克一样,没有存在的资格……叹息。。。



杨清筠:时拾史事唯一正经科班出身历史系萌妹,可搓圆可揉捏,擅长卖萌打滚,文风多变,考据严谨。调戏之前请经过小编允许。


筠蛋打滚求红包~~



借此给大家推荐一个福利,如果您日常喜欢看杂志,推荐关注一个深度阅读产品——「葫芦时刻」。


「葫芦时刻」里收录市面上主流的各类人文历史、商业财富以及思想文化类别的杂志、专栏以及长篇内容,仅需缴纳会员费就可以订阅全年包括《看历史》《文史杂志》《读书》《三联生活周刊》《人物》《看天下》《博客天下》《第一财经周刊》在内的著名杂志品牌。(这个费用远远低于直接订阅这些杂志的纸质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