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junlai / 知识 / 杀气最重的诗

0 0

   

杀气最重的诗

2018-05-24  sunjunlai
​有道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天生就有傲气和傲骨,这两个东西发挥到极致,就容易有“反骨”,中国历史上曾出现过两个天生有反骨之人,一个是黄巢,一个就是张献忠。
大家都知道黄巢一生有两首诗名扬天下,一个是《题菊花》“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抱负或者说是野心昭然若揭。另一首诗更是杀气满满的《不第后赋菊》“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第二首可以说是杀气腾腾,不仅有第一首的傲气,还有煞气,如果是电影的话,那就是第一首是正气,是满满的希望,第二首就是开始扭曲和黑化了。毫不掩饰的、赤裸裸的杀气。历史上、文坛上流传下来的豪放派诗歌很多,也不缺乏意气风发之辈,豪气干云的更是不在少数,但是,像黄巢这样杀气重的诗,又毫不掩饰掩饰其野心的还真没几个。
如果真要算的话,那张献忠就是那特殊中的一个。张献忠的碑文,比之与黄巢的两首诗,都是不遑多让,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首碑文的名字叫做《七杀诗》,全文是这样的“天生万物以养民,民无一善可报天。不知蝗蠹遍天下,苦尽苍生尽王臣。 人之生矣有贵贱,贵人长为天恩眷。 人生富贵总由天,草民之穷由天谴。 忽有狂徒夜磨刀,帝星飘摇荧惑高。 翻天覆地从今始,杀人何须惜手劳。 不忠之人曰可杀!不孝之人曰可杀!不仁之人曰可杀!不义之人曰可杀!不礼不智不信人,大西王曰杀杀杀!我生不为逐鹿来,都门懒筑黄金台, 状元百官都如狗,总是刀下觳觫材。传令麾下四王子,破城不须封刀匕。山头代天树此碑,逆天之人立死跪亦死!”
通篇的“杀杀杀”简直像是魔君临世,让人不寒而栗。历史上的张献忠就是明末的一个反贼,并未作出什么大的功绩,而且是危害一方,杀人无数的魔王,不知道是谁为他立下的如此杀气极重的碑文。
从碑文的意思来看,立碑之人好像并不反感张献忠,反而觉得张献忠杀人是应该的,看来立碑之人要么是思想极端,要么是张献忠的脑残粉。立碑之人,若是站在正义的一方,必是个锄强扶弱的大侠,如果是偏离轨道,那一旦此人得势,估计也是杀神一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