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黄元吉养生静功心法注释摘录笔记

 monizhu 2018-05-26

第一章 玄关一窍
  一、回光返照
          [注释]此为黄元吉氏《道德经注释》书第二十一章注文

             张紫阳在《金丹四百字》中谈到玄关窍时说:“此窍非凡窍,乾坤共合成,名为神气穴,内有坎离精。”黄氏引此作为玄关窍的定义。可知此窍由乾坤合成,乃神气相交之地,生产坎离之精、形成先天真气之所。

欲得玄关窍开,必先实行回光返照。下手之初,但将万缘放下,静养片晌,观照下丹田。

 黄氏气功养生学所应用的主要窍位,上丹田为泥丸(在头顶百会穴内),中丹田为官(在两乳间膻中穴深入一寸三分处)下丹田为脐下一寸三分(实是脐内一寸三分)处,以及阴跷(会阴穴)、山根(即祖窍,在面眼之间鼻梁上)等等。黄氏所云中黄宫、中宫、中黄正位、黄庭、坎宫、水府和气穴等名称,均指下丹田。

还有内、外丹田之说,即观照脐丹田离皮肉一寸三分之间。

他认为观照丹田不要死死执着,应“似在空中盘旋一般,然亦不可竟向空中驰逐也。”

他认为,人身有离宫、坎户和玄门、牝户之分,实际上离宫、玄门均可代表两眼之间的祖窍,坎户和牝户则可代表下田。他说:“自涌泉以至气海(指下田)皆属阳,则为坎;自泥丸以至玄关皆属阴,阴则为离。
二、玄关现象
(原文)学人下手之初,别无他术,惟一心端坐,万念胥捐,垂帘观照。心之下,肾之上,仿佛有个虚无窟子。神神相照,息息常归,任其一往一来,但以神、气两者凝注中宫为主。

 五、玄关常在
 气功态中凡能入于杏冥,便有玄关窍开,故云玄关常在。而要入于杏冥,则靠真意之作用。真意生于前念已去,后念未续之际,即“前后际断”,此时动极而静,无知无觉

六、玄关开后

运动河车,栖息泥九,所谓补脑还精,长生之道在是矣!人欲长生,除此守中、河车二法,行持不辍,别无积精累气之法焉。

[注释]玄关窍开之时,我即以真意主宰,凝神气穴,温之养之,等待真阳大发,我再运行子午周天,此为守中、河车二法之运用,亦玄关窍开之后积精累气不易之法。
《三车秘旨》一书,对玄关窍开之后功法另有真诀。李氏云:“学人把初醒之心,陡地拔转,移过下鹊桥(按在肛门至尾椎骨之间),即天罡前一位,誓愿不传之真诀也。此心名曰天地之心,又名妙心,又名元神,又名真意,又名玄关发见。移至尾闾,守而不离,霎时间真气温温,从尾闾骨尖两孔中透过腰脊,升至玉枕,钻入泥丸。古仙云:'夹脊双关透顶门,修行路径此为尊’,即指此也。”

第二章 玄牝之门
  一、何谓玄牝和玄牝之门
古云:“要得谷神长不死,须从玄牝立根基。”何以谓之玄?玄即天也,何以谓之牝?牝即地也。天地合而玄牝出,玄牝出而阖辟成。其间一上一下,一往一来,旋循于虚无窟子,即玄之门也。惟借空洞之玄牝,养虚灵之谷神,不即不离,勿志勿助,斯得之矣!故曰:“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学人到得真玄真牝,一升一降,此间之气凝而为性,发而为情,所以由虚极静笃中生出法相来。其曰绵绵若存者,明调养必久而胎息乃能发动也。曰用之不勤者,言抽添有时,而符火不妄加减也。人能顺天地自然之道,则金丹得矣!
玄即天,亦属乾、阳、离宫、神;牝即地,亦属坤、阴、坎户、气。直接了当地说,玄即两眼之间的玄关窍,牝即下丹田。故天地合而玄牝出,玄牝出而阖辟成,阖辟成而才有玄牝之门。
  玄牝之门平时并无定位,但在气功态中可于人身求之,即虚极静笃、混沌无知时,凡息停而真息现,其息与真气于虚无窟子中一上一下、一往一来盘旋,悠扬活泼,虚灵不昧,此即玄牝之门。
  老子说:“玄牝之门,是谓天地之根。”天地之根亦即人身之根。盖出玄入牝,非虚灵不能形成玄牝之门,非有玄牝之门,不能出现真正的胎息,非有真胎息不能形成真一之气。故曰人身之根。
  何以得出玄入牝之间之虚灵?观照下田切忌死死执着,要不即不离,勿忘勿助,则可得之。

、玄牝之门现象
此个玄牝门,不先修炼则不见象。必要呼吸息断,元息始行,久久温养,则玄牝出入,外接天根,内接地轴,绵绵密密,于脐腹之间一窍开时,而周身毛窍无处不开,此即谓胎息。即赤子未离母腹,与母同呼吸之气一般。生能会得此窍,较从前炼口鼻之气大有不同。生自今后须从口鼻之气微微收敛,敛而至于气息若无,然后玄牝门开,元息见焉。此点元息即人生之本能,从此采取,庶得真精真气真神。
玄牝之门现象,亦即胎息之景。虚极静笃中,口鼻呼吸渐渐收敛,由粗而细而若无,而脐腹内则真息绵绵,在下田一起一伏,一升一降,氤氤氲氲,神融气畅,周身苏软如绵,美快无比,并恍觉一股清凉之气上升于泥丸内,周身毛窍齐开,耳、目、口鼻亦放光明。此正是玄牝之门现象,往往随之恍惚杳冥中一觉而动,续见玄关窍开。
虚极静笃中,口鼻呼吸渐渐收敛,由粗而细而若无,而脐腹内则真息绵绵,在下田一起一伏,一升一降,氤氤氲氲,神融气畅,周身苏软如绵,美快无比,并恍觉一股清凉之气上升于泥丸内,周身毛窍齐开,耳、目、口鼻亦放光明。此正是玄牝之门现象
凝神用性光合两眼神光下照于脐下丹田,却又不死死向内而观,而是观照下田离皮肉一寸三分之间,即是凝神于虚无之意。这样,使丹田之气与外来天气更易相接,两相混合,打成一片,氤氤氲氲,此即合气于漠之意。

四、玄牝相交
  (原文)吾前言玄牝之门,其实玄即离门,牝即坎户。惟将离中真阴下降坎宫,真阳上升,两两相会于中黄正位,久久凝成一气

清气上升于泥丸宫内,恍觉一股清灵之气直冲玄窍,耳目口鼻亦觉大放光明,回不同于凡时也。他如凡息初停,胎息亦不无动机,总不若此大定大静之为自得耳。

五、调息与听息
何谓真息?即丹田中悠悠扬扬,旋转不已者是。何谓真神?即无思无虑之中,忽焉而有知觉,此为真神。

(原文)近时修养一事,坐下存神入听,务将万缘放下,然后垂帘塞兑,回光返照于玄关一窍之中。始而神或不凝,息或有粗,不妨以数息之武火,微微的一其志,定其神,如是片晌,神凝息定,然后将心神放开,不死死观照虚无一窍,惟存心于听息。此听息一法,正凝神调息之妙诀也。果能以神入气,炼息归神,则清气自升,浊气自降,而一身天地自然清宁。得到天清地宁之候,瞥见清空一气,日回环于一身上下内外之间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此“气”乃空中虚无元气,“听之以气”即存心于虚无元气以听之,则能神气合一

吾昨教栖神泥丸,只须以一点神光默朝上宫,不可太为着意,着意则动后天浊气,犹天本清明,忽然阴云四塞,则清者不清矣!

六、胎息与元气
欲招先天元气伏养于身中,必凝其神,调其息,迨至后天息平,先天胎息见,似有似无之内,先天元气寓焉。

不外—神光之朗照,调后天呼吸引起先天胎息,而元神元气自寓个中,为我身之主也。是知凡息一停,胎息自动,而生死由我矣!

人能凝神调息,注意规中,呼吸绵绵,不徐不疾,神与气两相抱合,凝于丹田之中,即炉鼎安立矣!

第三章 真意
  一、何谓真意

修行人打坐之初,必先寂灭情缘,扫除杂妄,至虚至静,不异痴愚,似睡非睡,似醒非醒,
古人称之为“无知有知,有觉无觉”。此种状态又非昏瞶,若是昏瞶则成稿木死灰。所以黄元吉说:“当灭动心,莫灭照心”。“动心”即杂念,“照心”即真意观照。

 五、真意与真息、真气
  (原文)真意者炼丹交合之神,真息者炼丹交合之具,要皆以神气二者合而为一而已矣!

第四章明心见性

 二、本来面目
 我今特示本来人所居之地。调养久久,丹田中觉有一团氤氲冲和活泼之机在内,即本来人现形也。我必修养于中,藏之深深,即《易》云洗心退藏于密是。若瞥地回光,忽觉丹田中—上下往来,周流不息,有活泼不滞流行自如之机,我亦保之养之,务令此气日充月盛。故曰:“仙人道士非有神,积精累气以成真。”此即积累精气之细密工也。至于保身体,养心性,要不过由此而致之。
  [注释]见性即见自家本来面目、本来人、先天性体。这些名目同一义也。其所居之地,其现形之处,原在丹田。

三、炼性养性
  (原文)大凡打坐,必先将万缘放下,一丝不挂,即是此身亦置之于无何有之乡,我亦不觉其有象。如此一念操持,即一念归真,到得浑浑沦沦、无入无我、何地何天之候,即性也,

四、性命双修
神火下照及由下升至顶上之功,才能炼出至阳之气神气交,坎离合而性命见,

第五章 精气神
  一、炼己之功
伍冲虚《天仙正理》云:“已者即我静中之真性,动中之真意,为元神之别名也。”因此,必先炼己,才能以我之真性真意来主宰精气。炼己之法为:当耳逐声而用听,则烁之于不闻;目远色而用观,则炼之于不见,神逐感而用交,则炼之于不思。欲得元精之生、气之清真、神之静定,非先炼己不可。
  二、炼精
人果能凝神调息于方寸,一心不散,一息不出,犹天之气下,地之气上,上下相融,自然成雨。精之生也又何异是?只怕心不静而息不调,上下不相混合

鼓橐吁之风,一上一下,听其往来,即炼精,即前行短,二候采牟尼之法也。吾道最重者在此一刻间呼吸之息,不失其机,此玄关窍开水源至清之时也。从此一生一采,毛窍疏通,适有晶莹如玉之状,此即精化气时也。急忙采取,运行河车,切勿失其机焉!

三、 炼气
先天元气必用呼吸之气助之,所谓用后天之真呼吸去寻真人呼吸处。

用真意引元气自会阴穴起从背后直上泥丸,再从前面降下丹田,使气入神中,神包气外,久之浑然无气息往来,而胎息绵绵,谁觉一点灵光隐约在灵台之上,则元气已化为元神。如此炼气化神,为大周天火候。张紫阳云:“终日绵绵如醉汉,悠悠只守洞中春”,即炼气化神之态。
  四、炼神
有为而为者识神也,无为而为者元神也。识神用事,元神退听。元神作主,识神悉化为元神。此理欲之关不容并立也。

所谓烹炼阳神者,即此元神,采而服之,日积月累,日充月盛而成之者也

烹炼阳神,为道家功法炼神还虚阶段的最高理想,即从泥丸炼出阳神。《仙佛合宗》、《唱道真言》、《道乡集》、《大成捷要》等丹经道书多有叙述。《唱道真言》云:“阳神之脱胎也,有光白脐轮外注,有香自鼻口中出,此脱胎之先兆也。既脱之后,则金光四射,毛窍晶融,如日之初升于海,珠之初见于渊,而香气氤氲满室矣!一声霹雳,金火交流,而阳神已出于泥九矣!

 五、神融气化
须知收之至极处,无非与太虚同体,挥不知其所在。时而动也,亦与电光同用,一动即觉,一觉即灭,前无所来,后无所去,仍一杳冥光景,还于无极焉耳,工夫至此,身外有身。
六、三件功能
  (原文)今特详下手之功,如打坐之时先凝神继调息。到得神已凝了,不必有浩然正气至大至刚立塞天地,只要心无烦恼意无牵挂,觉得心如空器一点不有,

由是以神光下照于气穴之中,默视吾阴乔之气与绎宫之气两相会于丹鼎之中,我即以温温神火细细烹炼,微微巽风缓缓吹嘘,自然精融气化。此即是炼精化气也。

气到之时阴精自化,上下心肾之气既合为一,自然宫安闲,肾府自在,外之呼吸与内之真息合而为一气,浑如夫妇配成,聚而不散,日充月盛,真阳从此现象矣!此即化气之明徵也。
  既已化气,再行向上之事。何谓向上之事?斯时呼吸合,神气交,凝聚丹田,宛转悠扬几如活龙游泳,一日有无数变化。我惟凝神于中,注息于外,听其天然,自然静极而动,动极而静。此即气化神也。
  到得静定久久,我气益调。前此宛转流行于丹田者,此时烹炼极熟,觉得似有似无,若动若静,粗看不觉,细会始知。此际务将知觉之心一齐泯去,百想无存,万虑全消,即丹田交会之神气听它自鼓、自调、自温、自煅,我惟致虚守寂,纯任自然,神入气中而不知,气周神外而不觉。如此烹炼一阵,自有一阵香风上冲,百脉遍体薰蒸,此所谓神生气也。又觉精神日长,智慧日开,一心之内但觉一气从规中起,清净微妙,精莹如玉,此所谓气生神也。如此神气交养,两两相生,斯时正宜撒手成空,不粘不脱,若有心若无意。此炼神还虚之实际也。
  此三件功夫一时可行可到,学人须遵道而行。不可但到神气粗交末至大静,即行下榻。又不可但到神气大交凝成一片两不分明,未到虚无、清净、自然之境,速离坐地。必须照此行持,从炼精起至于气长神旺,久久化为清净自然,再加归炉封固功法,然后合乎天地盈虚消息与一年春夏秋冬气象。如此始完全一周功夫。照此修持,自然我气益调,我神益静,中有无穷变化,不尽生机。由是日夜勤功,绵绢密密,寂照同归,自有真气薰蒸上朝泥丸,下流丹田,透百脉而贯肌肤,勃然有不可遏之状,此河车之路自然而通,我不过顺其所通而略为引之足矣!

第六章 坎离交媾和乾坤交媾
  一、坎离真义
自涌泉以至气海皆届阳,阳则为坎。自泥以至玄关皆属阴,阴则为离。是水火之气为坎离,非以心肾为坎离也明矣!
  要知离非属心也,凡凝耳韵、含眼光、成香味触法皆是神火主事,故曰属离。

 二、坎离交而产药
坎离交然后真阳现,即坎离交而产药。其法为必先调外呼吸以引起真人之息。古人云,一自敛息,即是坎离真交。而调外呼吸则靠真意主宰之。我此时须回光返照下田,并以真息下入阴乔,阴乔即是虚危穴,即是会阴穴,提起会阴之动气,上入黄庭中,又以真息引起绛官之阴精,下会丹田,久之阴精与阳气两相交融,凝于丹田之中,自然阴精化为真阳,凡气化为真阴,莲蓬勃勃,真气冲冲,此即坎离交媾之景。
三、乾坤交而结丹
积精累气之法不外守中(中即虚)和河车(周天)二法。

四、醍醐灌顶
[注释]阳气上升泥丸与阴精结合,起气化作用化为甘露神水

我于此时须凝神泥丸片刻,务要奋起精神,扫除杂念,温养一番,霎时间甘露满口,寒泉滴滴,落我绛宫,一片清凉恬淡。我将之引入丹田,以神火温烹,灵液又化为真气,久久运转周天煅炼,愈炼愈净,久之外丹成内丹亦就。
五、凝神泥丸

乾即鼎,鼎即首也。乾坤交媾于泥丸之地,聚火凝之而下降于坤。坤即炉,炉即腹也。是聚火之法为修丹要旨。

下闭即凝神下田,上闭即凝神上田。

 [注释]语云:“凝神入坤脐而生药,凝神入乾项而成丹。”

古人云:“欲得不老,还精补脑”,抽铅添汞实是还精补脑。又云:“脑神精根字泥丸”,“识得本来真面目,始知生死在泥丸”。由此可见,学者岂能忽视泥丸的作用?
  黄元吉氏称,以离宫之元神下照水府,则水府金生,下田元气蓬勃,氤氲鼓荡,即所谓“地涌金莲”;久之此元气上升泥丸,即所谓“天垂宝盖”。

 第七章 河车
一、运转河车之时
日夜行功须要先定一时,灭却知识之神,泯乎思虑之念,身坐如山,心静如水。

于是双目微闭,凝其心神,调其气息,任其自自然然,一往一来,一开一阖,呼而出不令之粗,吸而入不使之躁,久久自无出无入,安然自在,住于中宫,此真凡息停也。凡息一停,胎息自见。如此慢慢涵养,自然真气冲冲上达心府,此“展窍”也。盖以真气有力直上冲乎绛宫,庶几一身毛窍亦有自开之时。所谓一窍相通,窍窍光明,是又谓一根既返本,六根成解脱。学者行功到此,始可自虚危穴起往后顺达尾闾,直上泥丸之宫。

二、河车之路
  (原文)真阳大生,真气大动,由是运行河车自虚危穴起火,引至尾闾,敲九重铁鼓,运三足金蝉,上升于项。俱要一心专注,不二不息。及至升上泥丸,牟尼宝珠已得。若不于此温养片时,则泥丸阴精不化,怎得铅汞融和化成甘露神水,以润一身百脉?既温养泥丸矣,复引之下重楼入绛宫,即午退阴符也。

重楼即气管。此节言河车运行之路及火候。自会阴穴起火,引至尾闾,经夹脊、玉枕而升上泥丸,名为进火,法取武火宜刚健;从泥丸复下重楼入绛宫温养送入下田,名为退符,法取文火宜柔顺,即沐浴之候。
六、卯酉沐浴
  (原文)沐浴有二。卯沐浴是进火进之至极,恐其升而再升为害不小,因而停符不用,稍为温养足矣!此时虽然停工,而气机之上行者犹然如故。上至泥丸,锻炼泥丸之阴气,此其时也。况阳气上升正正气至盛,故卯为生之门也。酉沐浴是退符退之至极,恐其着意于退,反将阴气收于中宫,使阳丹不就。学人至此又当停工不用,专气致柔,温之养之,以候天然自然。此即为酉沐浴也,

 第八章 采炼火候
  一、外药、大药和圣胎
用守中之法,坎离交媾炼出者为小药、外药。用运行河车之法,乾坤交媾炼出者为内药、大药。外药只足以壮旺下元,冲举肾气,不能结丹,只有大药才能成丹。
  至于圣胎,则是把大药作为丹母,再运河车使真气合真精炼成。圣胎又名婴儿。《悟真篇》说:“三家相见结婴儿,婴儿是一含真气,十月胎圆入圣基”,则知圣胎为精气神凝结而成,实亦先天一气。

 二、文火武火
火候只是呼吸二字。又说,火候只是真息。则知武火须善用外呼吸;文火则须善调真息。

四、玄关采药
五、活子活午火候
六、大药发生效验
古云:“忽闻夜半一声雷,万户千门次第开。”此即一阳来复之候。眼有金光发见,口有甘露来朝,此大药发生之验也,

第九章 其他秘传真诀
  一、久坐必有禅
吾教诸子静坐,始虽有思有为,终归大静大定。如此打坐,可以三五日不散。否则,忽焉而得,忽焉又失。如此行持一任干百次,坐有何益哉?望诸子耐心久坐,不起一烦恼心,庶几深远以道,此为近日切要,不似入门时但教之寻真机焉。顾人不肯耐烦就榻者其故有二:一则由于未坐之时未曾将日间所应当应酬之事如何区处,如何分咐别人一一想透,故上榻对此心即为尘情牵挂,坐不终局也。非惟不能终局,且一段真机反为思虑识神牵引而去者多矣,诸子打坐之初,务将当行之事一一想过,安顿妥贴然后就坐,庶一心一德不致于中搅扰焉。

二、两眼神光之运用
意守”二字实即包括运用两眼神光返观内照,

昔人谓一身皆是阴,惟有目光犹属阳,须常常收摄,微微下照,则精气神自会合一家。到得丹田气壮,直上泥丸,遍九宫,注黄庭,自然阴气消尽而阳气常存,犹之太空日照,云露自消归无有。

二、戒贪看外光
行功时必须戒贪看外光。我所以发现此光,乃瞥地回光所见,决非有意久久注视。两眼神光之用大矣,但如不知经常收敛之内蕴之,则有用反变为有害。法惟回光返照,垂帘塞兑将此光收入虚无窟里。虚无窟指下丹田。此即“逆而纳之”养光之法。
  四、不惑于异景
  (原文)近观生等功夫到此,将有异状显露。吾今道破,凡有异彩奇香,或见于目,或闻于鼻,或来于耳,总不要理他。抑或心花偶发,能知过去未来、一切吉凶祝福,总要收摄元神座镇中庭。

功中所现各种异常景象无奇不有,五花八门,我均须不闻不问,保持虚无忘我境界,对异景无喜无爱,无动于哀,继续按练功程序进行练功,则功夫自能往深处发展。否则,必着于魔道

五、人身紧要处
  (原文)人身还有紧要之处,如山根、玄膺二窍,皆是通精气往来要道。人能存想山根,则真气自然上下复归黄庭旧处。人能观照玄膺,则真津自然摄提而上。

 [解释]山根一穴,在两眼之间鼻粱上,即祖窍或玄关窍的俗称

玄膺一窍在舌下金津、玉液二穴之间。此窍可通气管,即《黄庭经》所谓“玄膺气管受精符。”《性命圭旨》云:“玄膺一窍乃是津液之海,生化之源,溉灌一身皆本于此。”

 六、集神于玄窍

究竞元神在人身中藏于何所?长于何地?有曰:方寸之地为元神之居;有曰:玄关之内为元神之宅;又曰:天谷元神守之。果真此三处皆元神之所栖,但不知下手之初何处为始?

下手之时即当集神于玄关窍中,

杳杳冥冥,无人无我,何地何天,方能养成不二元神。若不藏于隐幽之地,而常于方寸中了了灵灵,未有不驰于尘情俗虑而日夜无休息也。何谓天谷?盖人头有九宫,中有一所名曰天谷,清净无尘,能将元神安置其中毫不外弛,则成真证圣即在此矣!所以《黄庭经》云:“子欲不死守昆仑”。是可见守此天谷有无限妙蕴也。
  [注释]方寸喻心,天谷、昆仑均喻泥丸,玄窍在此意为虚无。
七、丹田地步
[注释]黄氏虽将下丹田定位于脐下一寸三分之处,但在观照此窍时主张在若有若无之间,不即不离,反对死死执着,故云丹田地步似在空中盘旋。行功中更有观照心之下肾之上虚无窟子、观照脐下丹田离皮肉一寸三分间之法,均是讲求虚灵活泼,学者宜善会之。
  八、上下丹田配合
运行真气升降上下往来,须顾到上、下丹田的互相配合,此关系到是否性命双修和平衡人体阴阳,古云:“性者天也,常潜于顶,故顶者性之根也;命者海也,常潜于脐,故脐者命之蒂也”。因此,性命双修者必因机而配合使用上、下丹田。人身上半属阳,下半属阴,为求阴阳平衡亦必须顾到上、下丹田的配合和调剂。
九、动处炼性,静处炼命
  (原文)昔人云:“动处炼性,静处炼命。”

何谓动处炼性?动非举动不停之谓,乃有事应酬之谓也。人生世间谁无亲戚朋友往来应酬,亦淮无衣服饮食身家意计,要知此有事之时,则是用功修性之时。于此不炼又从何处炼焉?我于此时视听言动必求中礼,喜怒哀乐必求中节,子臣弟友必求尽道,衣服饮食必求适宜,如此随来随应,随应随忘,以前不思,过后不忆,当前称物平施,毫无顾虑计较,所谓我无欲而心自定,心定而性自定。炼性之功莫此为最,否则,舍却现在,而于闲居独处之地自谓诚意正心,此皆空谈无着。

至于静处炼命又是何说?静亦非不动之谓,乃无事而未应酬之谓也。我能于无事之际,无论行住坐卧,总将一个神光下照于丹田之处,务使神抱住气,意系住息,神气恋恋两不相离,如此聚而不散,融会一团,悠扬活泼往来于丹田之中,如此日积月累,自然真气冲冲包固一身内外,而河车之路通矣! 

行住坐卧不离这个(调息、意守)”,亦即《入药镜》所云:“一日内,十二时,意所到,皆可为”,也是古人所说的“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
十、观窍观妙
“有欲观窍”即为用点意思去观照虚无一窍。“无欲观妙”即是无思无虑可以观照玄妙的境界。

邵子月窟天根诗解
  “耳目聪明男子身,鸿钧赋予不为贫。须探月窟方知物,未蹑天根岂识人。乾遇巽时观月窟,地逢雷处见天根。天根月窟闲来往,三十六官都是春。”
阳动于下田,白然升而上泥丸,精满于上田,自然降落下田,来而复往,即”天根月窟闲来往”。脏腑、包络、脊骨因此都含阳和之春意,即“三十六宫都是春”。如此行之久久,遂收伐毛、反骨、洗髓、还丹之效,即真阳之气无微不入,驱尽一身阴气,结成金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