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邮政的懒,都在这18年27个图案的普通邮票里了

2018-05-28  过往邮客

2002年2月1日发行的普30《保护人类共有的家园》和普31《中国鸟》,是打败《水果》《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两个选题而成功上位的。




然而这两套邮票大不吉,因为它们是以“我花开后百花杀”的方式,在发行之日将之前所有前辈全部毁灭后出生的。普票一般为了节约避免浪费,都是用完为止,因此有些邮局会卖出10多年前的老普票,而普30、31改变了一切。长城普票以相当娇小的票幅得到了很多集邮爱好者的喜欢,没想到以这样猝死的方式结束了短暂的一生。


在一天之前,有各种面值的长城普票,偶尔还有早期的各类普票,然而,一夜之后,一切都没有了。但是,在把所有普票杀绝之后,却只有普30的10分,60分,普31的80分,1元,2元五种面值面世。两个月后,增加了普30的30分,80分,1.5元,普31的4.2元,5.4元,高值票严重短缺。无奈之下,只能启用TP戳,由人工填写金额计费,这样尴尬的境地持续了很久。TP戳邮费跑冒滴漏可比普票严重多了。这种脑门一热断子绝孙的做法,可谓空前绝后。

普30《保护人类共有的家园》和普31《中国鸟》一开始沿用长城仅在邮票一枚上喷一无色荧光码,在版边喷一黑色码,这样根本难不倒想要倒买倒卖的邮局。剪去黑色码,扣掉无色荧光码,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在邮市上打折销售,逃避一切检查。因此普30《保护人类共有的家园》和普31《中国鸟》只能将邮局尚未卖出的版票回收,再次喷码后销售,因此就有了大A码,双A码和小A码之分。

大手笔发行21种面值的状况这20年里是没有了。


之后每年配码的字母从A到B,从B到C挨个进位,除了难以辨识的O和Q之外,每年一直沿用,到2018年已经是S。这样经过考察每年各面值喷码情况,就可以了解到各面值是否印刷及各年发行量。普票原先蒙着的面纱悄然撕开了一角。


这十多年是邮资相当稳定的,由此导致普票面值更新极为缓慢。老面值更换后变为其他有用面值的情况也变得很少。由此带来的就是邮票面值种类设置非常保守,更新极为缓慢,最后形成了更大的惰性。

这16年来,仅有普30八图,普31九图,普32十图。这27个图案里,有40分2枚,80分4枚,1元2枚,1.2元3枚,1.5元2枚,2元两枚,4.2元2枚,面值种类仅有17种。这就带来严重的问题,很多面值严重欠缺,使用不便,同时造成邮票多贴,严重浪费。


在往常邮票逐渐调资的过程中,老面值失去了原有的作用,却能在新的岗位上发挥新的作用。而一夜扫光之后,只能是在普30-31这些面值里找到类似的作用了。比如30分,60分,邮资调整后已经没有任何单独使用的作用了,但是在通信过程中却有不可或缺的作用。而这些面值,在普票发行里没有被考虑在内,导致长期面值缺位,比如20分,70分面值。

另外作为拼贴的邮资,也没有发行。在挂号费从2元调整到3元的2006-2012年的6年间,居然没有发行3元面值挂号邮资,更不用说非常好用的1.8元补资邮资了(用于两枚1.2元的信件补到4.2元挂号邮资)。更过分的是,单枚挂号邮资居然自2002-2008年都不发行(期间从2.8元涨到3.8元再到4.2元),最后由退役的国际明信片4.2元接岗。4.2元邮票自2008年起,几乎年年发行,由此可见国内挂号邮资这个面值真正通信领域是非常需要的。在这6年多的时间里,多拼贴了邮票!中国邮政的懒由此可见一斑。

中国邮政的懒更体现在高面值上。因为自身管理不善导致的打折,市面上的假票冲击邮政无法应对等原因,邮政采取龟缩政策,拒绝发行高于6元面值的邮票,导致高面值邮票长期紧缺。2018年史无前例的将国际挂号费从8元调整到16元,港澳台将3元调整到16元之后,不但港澳台的3.5元,4元,国际的7元没有发行,10元,20元的高面值也不见踪影。需要寄国际挂号邮件的用邮者叫苦不迭。

2013年终于姗姗来迟发行了普32的美丽中国,然而它的大票幅导致了两个恶果,一个是票幅太大,一些需要小票幅使用的领域无法满足,导致各地邮政坚持要领用小票幅的普30和略小一点的普31。这样导致美丽中国成为弱势普票,无法一比一替换同样面值的老普票,这样导致多种面值长期共同使用。二是成本过高,普32最小面值为80分,无法下放到更小面值,导致小面值为普30一直沿用。普32的美丽中国的面值没有开创性,几乎完全和普30,31重叠,却因为票幅大成本高不招人待见而无法替换老普票,这是多么的蛋疼。


按邮票发行的规定,5年可以换一套普票,如果2002年用普30环保,发行20种面值,五年换成普31中国鸟,2012年换成美丽中国,到2017年已经可以用上新图案的普通邮票了。这样下来可以有80件事物可以得到非常充分的宣传。然而中国邮政只顾算自己的方便记账的小算盘,忘记了邮票作为宣传喉舌的作用。这10多年里,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各项发展成就举世瞩目,价值观得到极大重视,然而在普通邮票上反映为零。这就是邮政最懒的地方。


这18年里,邮票从大众渐渐淡出,普通邮票的发行量也越来越少,一年仅2-3亿枚。在这样严重衰退的背景之下,如何发行提振人心的普通邮票题材,让邮票重回大众视野,是邮政需要高度重视的课题。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