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青春 衣钵先生

2018-05-30  衣钵先生...

人生最幸福的时光,是创业第一次赚到钱的时候。

那是来青岛不久,网上项目一天刚能收入500,虽然不能跟现在比,那种幸福感却不亚于得到500万拆迁款,有摸到网络法门的刺激,和看到光明坦途的兴奋。

晚上躺在被窝里,计算着银行卡存款有几位数了,畅享着年底能存20万,我就能买辆黑色帕萨特,二狗也能衣锦还乡了。

有时候悠闲的站在窗前,看着烈日下匆匆奔命的人流,成就感油然而生,觉得成功大抵就是这个样子了。

记得我从大连路搬出来的时候,李欣开着辆面包车拉着我的家当,车厢里还能再坐4个人,所有家产也不过一个行李箱,和一台破电脑。

抽着一支笔,穿着班尼路,那种幸福是简单的,纯粹的。

2010年,孩子刚1岁,我一年一城的旅居计划也启动了,我搬到威海时,大刚开一辆5米的加长箱货,才拉了二分一的家当,拉不走的都送了人。

当我再次回到青岛,这个家越来越庞大,孩子上学、社会关系、人际资源,这些无形资产加上不动产,大到我再也搬不动她,再也没有拎包入住的轻快感,和无牵无挂的自由。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当初日赚500的兴奋,已经成了让人发愁的收入底线。

到手的钱还没捂热,就分成了房贷、车贷、学费、吃喝拉撒,鸡零狗碎的对不起账来。

生活就像打地鼠,总会不停的冒出个消费需求,你要不断的用money把他按下去,此消彼长。

现实提出了更高的标准,只能吹响二次创业的号角,每天熬夜奋战在电脑前,寻找新风口,测试新项目,累了就在床上趴一会。

大罐头瓶子泡铁观音,是我的醒脑神器,一直到现在,喝浓茶我也能倒头就睡,就是那些年练就的抗体。

不过,无论挣多少钱,也没了当初的快感,就像多收了三五斗的佃户。

上有老人,下有孩子,自己就是个过路财神,月入3万还不舍的给自己买件衣服。

有次参加互联网峰会,有位女粉丝后来追着送我一套西装,她觉得你讲的真好,就是穿的不咋地。

这就是后来跟我做豆丁文档的那个女孩,幸好也赚到了钱,没枉费她的一套西装,也是我衣橱里最贵的一套西装。

人是仰视的,当你爬上一个台阶又一个台阶,准备停下来享受一下美好,才发现咱的高度只不过是别人的起点,只能望其项背,越觉得跟别人差距好大。

网络上有个提问,“300万算不算有钱人”让任何一个二线城市市民去算,这点钱买房、买车、结婚生娃,还要节约着花。

如果在魔都还买不上三环的一间厕所吧。

再也没有一万块钱揣兜里, 就像富翁一样的感觉。

今年孩子刚上小学,就要打算初中去哪里读,考不上重点高中怎么办。

私立高中一个月收费5万,我一直怀疑是自己听错了,是不是一年5万。

收费标准白纸黑字,抛去礼拜天节假日,一天将近花费2000块,还报不上名。

想摆脱天朝的应试教育,是不是提前铺路让孩子出国读大学。

这些问题在两年前,还觉得是杞人忧天,太过矫情。

到了这个阶段,才知道这是逃不过的焦虑,都需要为过关打BOSS提前做准备。

每天都在想,现实和理想之间的鸿沟,该怎么去填,是不是攀比心太重,要不要佛系一点。

当看到邻居车位上,停着崭新的玛莎拉蒂,那个粪叉子标志烁烁生辉,内心又开始浮躁了。

有人说,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只能活在别人的眼光里,太特么累。

有人说,人活着不就是为了社会认同感吗?咋可能掩耳盗铃的活在阿Q的世界里。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成年之后,总有无形的大手推着你往前走。

不是功利,不是虚荣,是为了一家人的幸福,和下一代的前途,更为了有尊严的活着,每一个男人,都是鞠躬尽瘁的,累并快乐着。

纯粹的幸福感,也许只属于年轻的时代。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