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束缚,让你还未上场,就已经落败

2018-06-06  一纸青葱...
 

 

要不是“道德”限制,

哪个不是人生赢家?


上周在朋友圈看到一位朋友展示了一下他平时收集的各种成功案例的营销PPT,问有没有人要。


于是我去问了,然后才知道,这是用来卖的,2500一套。据他说,买的人很多。


我看了看自个儿硬盘里随便送人的素材和学习资料,感觉自己生生错失了一个亿。


可是不论是学弟学妹,还是同学朋友跟自己要上课讲的PPT和前几年的考试资料,自己都没想过以此赚钱,总感觉收费不太合适。


身为学姐、同学或者朋友,这么做实在太过功利,而且身边的同学也都是出于乐于助人,免费把资料送给别人。


在这样的环境熏陶下,我确实没有考虑过收费。


如果不是朋友圈,我大概也会忘记,曾经初中的时候,我通过卖作业的阅读权——好吧,我承认,说白了就是把自己的作业卖给别人抄——而一夜暴富。


可想而知,纸里包不住火,最后这件“灰色交易”还是被我同桌出卖了——他买不起却又想抄作业,于是把我的“灰色交易”写入作文,并顺理成章地让身为语文老师的班主任知道了这事,然后班主任又通过家长会告知了各位家长——,可这并没有让我的生意受到多少打击,毕竟抄作业这也算是刚需。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觉得当初自己赚钱的时候真的是一点道德压力都没有,价格合理,你情我愿,又不违法,而所有想举报我的人,不是那些人品无瑕、成绩斐然的同学,而是眼红我以一己之力实行“行业垄断”、而又没钱没能力参与其中的人,所以最后只能企图用“道德”束缚我的行为。


有些“道德”,

叫做想让自己获利的卑鄙


用“道德”束缚住别人,把他们获利的原因称之为“违背道德”,不让他们以某些资源或者某些行为获利,然后自己就可以有机会免费享受他们本可以获利的资源。


这种观念就像是一些人抨击网红小鲜肉凭借颜值月收入过万乃至更高一样,把用脸赚钱这件事批评到“不符合主流价值观”这种地步。


可是看看高举“道德”大旗的那些人,其中的绝大多数是因为眼红嫉妒他人赚钱得利,有所收益,而他们本身根本没有这些能赚钱的优势,所以才站到“道德”这一边,想通过言论让别人收手不再赚钱。


如果他们也能凭着某一项优势,比如颜值或者资源,而腰包满满,那时候,他们不仅不会用“道德”来压制别人,甚至还会从其他角度证明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在给社会创造价值。


所谓的“道德”,即使不能约束他人赚钱的合法行为,也可以在心理上将自己至于“道德制高点”,以此达到心理平衡,说白了就是让自己获利。


而自己面临某种获利的机会时,只要利益够大,任谁都会毫不犹疑地扔掉曾经的“道德”大旗。


说了这么久,真正的道德到底是什么?是乐于助人?是无私奉献?还是其他?



道德,也没让人强制遵守


一百年前,有个到处怼人的家伙说:


“道德这事,必须普遍,人人应做,人人能行,又于自他两利,才有存在的价值。”


说这话的人,正是写了不少“全篇熟读并背诵”的鲁迅(见《我之节烈观》,1918.7)


整句话都不必解释,只是,相比于暗示“为他人奉献”的“利人利己”,我更倾向于“先保证自身”的“自他两利”


没有“自他两利”的特征,那“道德”就是想占别人便宜。


而真正的道德,也不是所有时候都有存在的价值,当没有存在的价值时,也不需坚守顽抗。


之前有个读者给我讲,他在校园暴力的威胁下,处处忍让,割舍自己的利益,时时刻刻提心吊胆,担心自己被算计,最终还是躲不过去,没能坚持自己的道德底线,被迫同流合污


我最开始想给他说几个既道德又和平的解决方式,可在进一步了解之下,才知道整个班的班风几乎是差到无法无天、无法想象的地步。


和平解决?不存在的,除非转校!没经历过校园暴力的人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这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劝人继续坚守道德?


于是最后,我劝这位读者放弃道德标准,先用武力作为自保的后盾,当自保没问题的时候,才能去考虑道德。这不是违背道德,这是迫不得已。


有些“道德”是自私得不合情理,而有些道德,却是意外的通情达理。


青葱酱:

为了满足他人的需求而无条件自我牺牲,这不是道德的特征,这是感情的特征,亲情是这样,爱国之情也是这样。



文:青葱酱

编辑:暖风瑶琴

排版:青葱酱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