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大唐惊天刺杀案引发的故事……

2018-06-07  心中有爱...

文丨《那些年》小小那


公元815年六月三日,唐都长安发生了一起震惊朝野的刺杀案——宰相武元衡被刺身亡;御史中丞裴度被击中三剑侥幸生还。

案发过程

这天,天还未亮,宰相武元衡像往常一样骑马上朝,突然有人从暗处向他连发数箭,随从四散而逃,武元衡不幸遇害,并被取走首级;另一边,御史中丞裴度刚出宅门,便被守候已久的刺客连刺三剑:第一剑砍断了靴带;第二剑刺中了背部;最后一剑刺中了头部。裴度跌下马来,幸好头戴毡帽,未伤到要害。刺客又挥剑追杀,随从以身掩护,被砍断臂膀,而裴度滚落路边的沟中,刺客以为他已经死了,这才罢手离去。

凶手是谁?

史书记载,成德(今河北正定)节度使王承宗和淄青(今山东益都)节度使李师道,在这一天同时派出了刺客。


动机为何?

唐朝自安史之乱后,出现了藩镇割据的局面,不少地方势力脱离朝廷管控,成为帝国的重大隐患。淮西便是割据之一。

一场大唐惊天刺杀案引发的故事……

如图,淮西雄踞中原,“逼近东都,中天下而持南北之吭”,战略位置十分重要。而就在案发前一年(814年),淮西节度使吴元济勾结河北藩镇,四处抢掠,为非作歹。这时,朝堂之上,有两个人站出来,极力主张讨伐淮西。一个是宰相武元衡,一个是御史中丞裴度。于是,唐宪宗在他们的支持下,对淮西接连发动军事打击。

然而,淮西的境遇,令成德、淄青等其他几个问题藩镇颇为恐慌。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们都懂,于是他们想方设法,百般阻挠。最终采取了极为阴险的一招——刺杀朝臣。谁支持打淮西,就把谁灭口。于是,便有了这一大唐惊天刺杀案。

死里逃生,越挫越勇

这起刺杀案件的发生,令朝堂百官震恐万分。众人纷纷上疏朝廷,请求停止用兵,罢免裴度的官职,以安抚藩镇之心。

宪宗大怒,说:“如果罢免裴度,这就是让奸计得逞,朝廷纲纪如何整顿?朕任用裴度一人,足以击败这两个乱臣贼子”。于是升任裴度为宰相,主持平叛削藩。


在裴度养伤期间,宪宗专门派兵值夜守卫,在拜相前一日,宪宗又特许他进入宫殿,安抚告慰备至。裴度被拜相后,朝野上下终于人心安定,朝廷开始不断收到有关讨贼的计策。

死里逃生的裴度,主张削藩的态度更加坚决。他对宪宗说:“淮西是朝廷的心腹大患,不能不除;而且朝廷既已出兵,两河藩镇都在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以决定他们的下一步行动,所以绝不能半途而废!”宪宗深以为然。

然而,这场战争实在太过漫长。前线粮饷难以为继,各路将领彼此观望,历时数年,都未取得实质性进展。这时,不仅众多朝臣建议罢兵,连宪宗本人也开始举棋不定。公元817年,宪宗再次征询朝臣的意见,唯独裴度缄默不语。宪宗指定让他回答,裴度说:“我愿到前方亲自督战。

裴度对宪宗说:“臣发誓与贼势不两立,从吴元济最近的奏章可看出,其处境已十分窘迫。只是因为我军将领人心不齐,不能合力进逼,所以他还尚未投降。如果我亲自坐镇前线,各将领恐怕我夺走他们的功劳,一定会争着出战。”宪宗允许。


于是,裴度顶着“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蔡州刺史”“淮西宣慰处置使”等一长串头衔,以宰相之身奔赴战争最前线。

临行前,他留给宪宗一句话:“我如果能把叛贼消灭,还有机会朝见陛下;消灭不了,我便永不回京。”宪宗听罢,涕泪横流。

身兼将相,坐镇前线

裴度来到前线后,迅速做出一系列重要决策。

首先是整顿军队,去除“害虫”。

通过深入调查和分析,裴度找到了军队频频失利的原因——自开战以来,宪宗为每一支参战部队都派驻了宦官监军。这些宦官既无军事才能,又无作战经验,却喜欢干涉军事行动。每逢打了胜仗,他们就第一时间飞报朝廷,争揽功劳;如果打了败仗,他们就对将领破口大骂,百般凌辱。

裴度于是上疏陈述利害,使宪宗把这帮监军宦官全部召回了长安。自此之后,将领们才得以专心作战。由于裴度军法严整,号令划一,将士们都愿意效力,因此捷报频传。

另一项重要决策,是支持将领李愬奇袭蔡州。

李愬有勇有谋,善待部众,尤其优待俘虏,开赴前线不到半年,便四方归心,先后收降了吴元济手下的吴秀琳、李祐等多名大将。公元817年十月,李愬向裴度秘密请命:率领一支奇兵穿越敌军腹地,出其不意直取蔡州,生擒吴元济。裴度认为,这个计策虽然冒险,但的确有望快速、彻底地消灭吴元济,于是给予支持。


果然,李愬没有让裴度失望。十月十五日,李愬冒着大雪,亲率九千精兵,连夜向蔡州进发,先是巧妙入城,然后经过一番激战,于十七日将叛贼吴元济活捉。消息一传开,淮西各州的叛军余部两万多人相继归降朝廷,当地百姓也因为得到善待而快速安定下来。

至此,淮西之役终告结束。

勠力同心,共铸中兴

这一战,是宪宗削藩最为关键的一战,为“元和中兴”奠定了重要基础。大唐的这场惊天刺杀案可以说揭开了朝廷打黑除恶的序幕。淮西平叛之后,很快,其他地方割据势力纷纷向朝廷上表归降,朝廷又挟平定淮西之声威,讨平淄青李师道,收复淄(治今山东淄博南)、青(今山东青州)等十二州。藩镇割据的局面因之暂告结束,唐朝又恢复了统一。


接下来,如明代王夫之所描述——“自肃、代以来,河北割据跋扈之风,消尽无余,唐于斯时,可谓旷世澄清之会矣。”

公元818年二月,宪宗为嘉奖裴度,下诏加其为金紫光禄大夫、弘文馆大学士,赐勋上柱国,封晋国公,食邑三千户,复知政事,加授其子及侄女婿等官职。

回顾从命案发生到淮西平定,这四年时间,于君于臣其实都是一场巨大的考验。幸而宪宗乾纲独断——在朝野动荡、人心慌乱,朝臣多言罢兵之时,仍然力排众议,给予裴度最大的信任;幸而裴度意志坚定——在同僚遇刺、自己负伤,藩镇嚣张跋扈之时,仍然坚持用兵,誓与叛贼势不两立。

李商隐在《韩碑》一诗中记录了这段往事:“帝得圣相相曰度,贼斫不死神扶持。腰悬相印作都统,阴风惨澹天王旗。”何谓“圣相”?这位在关键时刻,抛开个人安危,而将国家盛衰、百姓祸福扛在肩上的男人,已经为世人做出了最好的诠释。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