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99%的人都在用扇贝、百词斩背单词,为何我偏要做那1%

2018-06-07  leaf718

为何我甘愿做

那1%?

百词斩:图形记忆派

我大一的时候用过百词斩来背单词,那个时候它刚刚兴起就火起来了。它所推崇的,是一种通过图形联想文字的背单词方法,而这种方法实际上弊大于利。

首先,图形记忆法与小学时候很多人用的谐音记忆法非常相似,他们都是通过借助另一样媒介的联想来加固记忆。值得肯定的是,这种两种方式的记忆效果确实好,能记牢单词。

但是,用这种方式记忆的人,其实大多数并不懂如何去运用这个单词,因此对单词的掌握只停留在识记层面上。也就是说,我见到这个单词认得出来我记过它,我也能大概知道它的中文意思,但是整个句子串起来我就不知道什么意思了,更不懂得在作文里准确地使用它。

实际上,图形记忆法的危害不止于此。如果图形记忆法那么厉害的话,那么《最强大脑》上那些记忆高手是否人人的英语都很厉害呢?~你懂的~

这种图形记忆法实际上更适合像《最强大脑》上那种记扑克牌、记一些无意义的数字等等,它的精髓在于把原本无意义的信息赋予了意思,从而加深它们在我们大脑里的记忆。

但是它不适合用来学习英语。首先,英语跟汉语不同,英语不是象形文字,你用记象形文字的图形联想来记忆一串阿拉伯数字组成的单词,强行赋予那些字母本来根本没有的意义,是不符合语言本身的特点的。

其次,从心理学角度看,图形联想记忆实际上更加适合小孩子使用,因为小孩子擅长形象思维,对于图形更加敏感。这是为什么幼儿园和小学课本要那么多插图、那么缤纷多彩的原因,也是为什么大多数小孩子都爱看动漫的原因。但是,对于成年人而言,这种图形联想已经不是我们惯用的模式了,成年人更多使用抽象思维而不是形象思维。

艾宾浩斯遗忘曲线曲线派

包括百词斩在内的众多背单词的软件都在鼓吹利用艾宾浩斯遗忘曲线来进行复习单词,从而加深记忆。但是其实这只是为了让自己背单词的方法显得更加“高大上”、有理论支撑而已。所谓的遗忘曲线,不就是孔子几千年前提出的”学而时习之“么?

首先,艾宾浩斯在做这个实验的时候,是在用自己作为实验对象,那个曲线只是他自己的遗忘曲线,难道他一个人能代表全体人类么?

其次,每一个人的记忆和遗忘速度都是不一样的,即使这些单词软件使用的遗忘曲线是大量实验者的平均结果,这也不能适用于每一个人。

而实际上更好的方式应该是自己去给自己测试,看看自己一般过了多久会遗忘得最快,然后根据这个结果来设计复习计划。

红宝书:词根词缀派

词根词缀派并非俞敏洪首创的,语言学里面其实一早就有词根词缀的说法,只是当时这种背单词的方法在国内没有普适,然后俞敏洪借着红宝书里的词根词缀记忆法彻底地火了一把。

词根词缀的这种方式我也一直有在用,它的优点也确实明显,就是记了几个词根词缀就能像卷福一样去推测出其他很多单词的意思。

词根词缀记忆法确实能提高记忆单词的数量,但是提高不了质量。单词的具体用法、搭配是没办法通过这种记忆方式来提高的。

另外,它的一个明显的缺点是,它实际上增加了需要记忆的东西,要掌握这种方法,首先要记一大堆词根词缀。也就是说,你记忆单词的快速是建立在你需要在这之前去记其他东西的基础上的。philanthropy这个单词,你首先要记住phil是表示爱,然后还要记住anthrop表示人类,最后还要记住-y是表示名词词尾,某种程度上,这是增加了记忆负担。甚至是得不偿失的,因为phil开头的单词屈指可数,以anthrop为词根的单词也屈指可数。

扇贝:短语例句派

扇贝有扇贝炼句、扇贝阅读等产品,它更加推崇的是通过短语、例句等语境去记忆单词。不得不赞扬,这是比前几种方式更加能让学生运用单词的一种方式。但是它也是有缺点的。

它的定位其实更像是用词典来背单词,因为词典跟它一样,都是有相关短语和例句的,而通过看这些例句,我们确实能更了解词语的用法。

然而,所谓的短语和例句实际上是“伪语境”,因为它其实是从一篇完整的文章或段落中抽取出来的,其实它也是在“断章取义”。就像如果我只截取“你是一个超好的人!”这句聊天记录的话,你肯定以为那个人喜欢我了。可是,如果我把下一句“但是,很抱歉,我对你没感觉。”截出来的话,你会发现意思是截然相反的。所以,无论是扇贝还是词典上的所谓例句实际上都是fragments(碎片),是“伪语境”。

扇贝的例句背词法第二个缺点是:例句很难记忆。通常我们看完扇贝或查完词典之后还会原封不动地记得例句吗?那是几乎不可能的,因为它没有故事情节,也没有特别的记忆点,它对于我们来说就是“过眼云烟”。而且,大多数人用扇贝都是懒得去记忆例句的,一方面没时间,另一方面是有时间也记不住。

支持!

快快加入粉丝群进行交流!

那到底什么方式更好?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觉得我在胡扯:啥方法都说不好,那你说到底什么才更好?

而当然,我个人更推崇另一种背单词的方式,我把它叫做“自然阅读法”。这种方式能让我们更好地理解单词的真正意义、常用搭配和具体用法。

“自然阅读法”到底是什么呢?我们知道,母语者在习得母语时,其实更多地是在具体的语境中去习得的,比如说:从与父母的对话中、从所读的童话故事书中、从所看的动画片中。没听过哪个小孩在学习母语的时候是看单词书、用单词app背的。

所以说,“自然阅读法”实际上是在模仿母语者的语言习得模式,通过更自然的方式去学习语言、记忆单词。

小时候,我们在学习中文的时候其实更多不是通过老师在课堂上讲解词语获得的,而是通过看看童话故事书、看看电视剧上的字幕去习得这些中文词语的。

那么同样的方式是否能够运用在成年人学习外语上面呢?其实是可以的。我所认识的那些“外研社杯”、“21世纪杯”的冠亚季军里面,基本上都有阅读英文原著和外文刊物的习惯。他们几乎每个人都会读《经济学人》。当然,我自己也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去提高词汇量和英语运用水平的。

所以在我看来,那种鼓吹背单词书和背单词app的老师和单词训练营的网课,是非常可笑的,这是一种本末倒置的方式。正确的方式应该是通过阅读去学习新单词,进而习得这种语言。而不是去通过脱离语境地背单词去妄想提高阅读理解能力。因为即使每个单词都懂,一旦单词连成完整的句子,你就不懂了。

所以说,通过自然的阅读方式去学习单词其实是更加好的一种方式,因为你本来就是通过先猜测这个生词在具体语境中的意思,然后尝试通过上下文去理解,最后假如还是不懂的话再查词典,但是这和直接查词典不一样,因为是经过了自己的思考和理解的。而且在具体语境中去学习的话,也会对单词的用法更加了解。

而关于阅读材料的选择方面,我推荐《经济学人》、《纽约时报》、《卫报》等刊物,它们用词精准、词汇量大、且话题有时代性,非常适合作为扩充词汇量的阅读材料。

总而言之,我并不是在说除了“自然阅读法”之外,以上背单词的方法都不能用,而是我们应该要综合去使用,利用其各自的优点和缺点去进行互补。而且每一个人所适合的记忆和学习方式都不同,这需要大家自己去慢慢摸索自己最是适合的方式。


END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