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鬼谷 | 影响千年的军事家孙武

2018-06-10  创意笑谈

孙武,字长卿,后人尊称为孙子、孙武子。孙武的祖先叫妫满,被周朝天子册封为陈国国君,后来由于陈国内部发生政变,孙武的直系远祖妫完便携家带口,逃到了齐国,投奔了齐桓公。

齐桓公早就知道陈公子妫完年轻有为,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便任命他为负责管理百工之事的工正。妫完在齐国定居之后,改姓田,因此他又被称作田完。

一百多年后,田氏家族发展壮大成为齐国国内后起的一个大家族,地位越来越显赫,在齐国的领地也越来越大。

田完的五世孙田书,做了齐国的大夫,很有军事才干,因为领兵伐莒有功,齐景公在安乐封给他一块采地(诸侯封赐给所属卿、大夫作为世禄的田邑,又称“采邑”式“食邑”),并赐姓孙氏。因此田书又被称作孙书。

孙书的儿子孙凭,做了齐国的卿,成为齐国君主以下的最高一级官员。孙凭就是孙武的父亲。



贵族家庭的出身,给了孙武优越的学习环境。孙武得以阅读古代军事典籍《军政》,了解皇帝战胜四帝的作战经验以及伊尹、姜太公、管仲的用兵史实,加上当时战乱频繁,兼并激烈,他的祖父、父亲都是善于带兵作战的将领,他从小就目睹了一些战争,这些都间接地影响着孙武的军事才能。

孙武生活的齐国,国家矛盾很多,四处危机。齐景公初年,左相庆封灭掉了右相崔杼。接着田、鲍、栾、高等四大家族又联合起来,赶走了庆封。后来,内乱日甚一日,齐国公室同四大家族的矛盾,四大家族相互之间争权夺利的斗争愈演愈烈。孙武对这些内斗很反感,不愿搅和其中,就带着自己的行李远走他乡,另谋出路施展自己的才能了。

当时南方的吴国自寿梦称王以来,联晋伐楚,国势强盛,很有后起之秀的范儿。孙武觉得这就是他实现自己理想抱负的地方。大约在齐景公三十一年(公元前517年)左右,孙武十八岁的时候,他离开了乐安,经过一番长途跋涉,去了吴国。

孙武一生的事业都在吴国展开,死后葬在吴国,因此《吴越春秋·阖闾内传》把孙武称为吴人。



孙武来到吴国后,在吴国都城(今苏州市)郊外结识了从楚国来的伍子胥。伍子胥原本是楚国的名臣,公元前522年因为父亲伍奢和兄长伍尚被楚平王杀害而潜逃到吴国。他立志兴兵伐楚,为父兄报仇。孙武结识伍子胥后,二人十分投缘,相见恨晚,结为密友。这时候的吴国也是一片混乱,两个人便隐居深山,准备待机而发。

公元前515年,吴国公子光利用吴国伐楚,国内空虚的机会,以专诸为刺客,偷袭刺杀吴王僚,然后自立为王,称阖闾。

阖闾继位后,礼贤下士,任用了伍子胥等一大批贤人,主抓经济发展,促进农业改革,大搞基础设施建设,重视军工业发展,获得了广大人民群众的一致好评。

隐居在吴都郊外的孙武由此看到了施展抱负的机会。他在隐居之地,一边搞农耕,一边著兵法,还请伍子胥引荐自己。

阖闾继位三年,(公元前512年),吴国国内形势一片大好,国家储备粮富足,军队操练有素,向西发兵攻楚的准备工作已经全部就绪。

伍子胥向阖闾提出,这么大规模的长途远征,必须得有个资深的军事谋略家筹划指挥才能取胜,于是他跟阖闾推荐了正在隐居的孙武,非常正面地把孙武上至祖宗家世,下至他本人的人品才干全都夸了一遍,说他是个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的盖世奇才。

可是,孙武自打来到吴国就一直隐居著书,吴王都没听过吴国居然还有这号人,觉得一个农夫能有什么本事。伍子胥反复在阖闾面前给孙武背书站台,甚至一个早上就推荐了7次,吴王实在听烦了,最后终于答应接见孙武。

孙武带着他刚刚写好的兵法晋见吴王。吴王把那些兵法一遍一遍地看完,一个劲地给他点赞打call,但是,他忽然有个念头闪过,这些兵法说的头头是道,不知道是不是适用于战场?孙武能写兵法,但是他是不是只会纸上谈兵呢?

吴王对孙武说:“你的兵法十三篇,我已经逐篇拜读了,实在是让人眼前一亮,受益匪浅啊,但是不知道实用效果如何,你能不能用它小规模地演练一下,让我们见识见识?”

孙武说:“可以。”

吴王又问:“先生打算用什么样的人去演练?”

孙武答:“随君王的意愿,用什么样的人都可以,不管高贵低贱,或者男女,都可以。”吴王想给孙武出个难题,便拨给他180名宫女让他演练。

孙武把180名宫女分为左右两队,指定吴王最为宠爱的两位美姬为左右队长,让她们带领宫女们进行操练,同时指派自己的驾车人和陪乘任军吏,负责执行军法。

分派已定,孙武站在指挥台上,认真地拿着小喇叭宣讲操练要领。他问道:“你们都知道自己的前心、后背和左右手吧?向前,就是目视前方;向左,视左手;向右,视右手;向后,视后背。一切行动,都以鼓声为准。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宫女们回答:“听明白了。”

安排就绪,孙武便击鼓发令。然而,尽管孙武三令五申,宫女们口中应答,内心却感到新奇、好玩,她们不听号令,捧腹大笑,队形大乱。孙武便召集军吏,根据兵法,应斩两位队长。



吴王见孙武要杀掉自己的爱姬,马上派人传命说:“寡人已经知道将军能用兵了。没有这两个美人侍候,寡人连吃饭都没味道。将军就赦免了他们吧!”

孙武毫不留情地说:“臣既然受命为将,将在军中,君命有所不受。”孙武执意杀掉了两位队长,任命两队的排头充当队长,继续练兵。当孙武再次击鼓发令时,众宫女前后左右,进退回旋,跪爬滚起,全都听从号令,阵型十分整齐。

孙武传人请阖闾检阅,阖闾因为失去爱姬,心中不快,便托故不来。

孙武就亲自去找阖闾,说:“令行禁止,赏罚分明,这是兵家常态,是为将治军的通则,对士卒威严,他们才会听从号令,打仗才能克敌制胜。”

听了孙武的一番解释,吴王阖闾怒气消散,拜孙武为将军。在孙武的严格训练下,吴军的军事素质有了显著的提高。



公元前512年,阖闾、伍子胥和孙武,指挥攻克了楚的属国钟吾国(今江苏宿迁东北)、舒国(今安徽庐江县西),这时阖闾头脑发热,想要一举拿下楚国的都城郢都(今湖北江陵县纪南城)。

孙武认为这样做不妥,便进言说道:“楚军是天下的一支劲旅,非舒国和钟吾国可比。我军已经连灭两国,人疲马乏,军资消耗,不如暂且收兵,养精蓄锐,再等良机。”

伍子胥也完全同意孙武的主张,向吴王献计道:“人马疲劳,不宜远征。不过,我们可以设法让楚人疲困。”吴王听从了孙武的劝告,班师回朝。

为了实现灭楚的计划,伍子胥和孙武共同商定了一套扰楚、疲楚的计策,即组成三支劲旅,用游击战轮番袭扰楚国。当吴国的第一支部队袭击楚境的时候,楚国见来势不小,便全力以赴,派兵迎击。待楚军出动,吴军便回撤。当楚军返回驻地时,吴国的第二支军队又攻入了楚境,如此轮番袭击,弄得楚国连年应付吴军,人力物力都被大量消耗,国库也空虚了不少,属国也都纷纷叛离。吴国却从轮番进攻中抢掠到不少物资,在与楚的对峙中完全占据上风。

公元前506年,楚国攻打已经归附吴国的小国——蔡国,给了吴军伐楚的借口。阖闾和伍子胥、孙武指挥训练有素的3万精兵,乘坐战船,溯淮而上,直趋蔡国与楚国的交界。楚军见吴军来势汹汹,不得不放弃对蔡国的围攻,收拢部队,调集主力,以汉水为界,加紧设防,准备抗击吴军的进攻。不料孙武突然改变了沿淮河进军的路线,放弃了战船,转而改从陆路进攻,直插楚国纵深。

伍子胥问孙武:“吴军习于水性,善于水战,为何改从陆路进攻呢?”

孙武告诉他:“用兵作战,贵在神速。应当走别人料想不到的,以便打他个措手不及。逆水行舟,速度迟缓,楚军必然乘机加强防备,那很难破敌。”几句话说的伍子胥点头称是。

孙武在三万精兵中选择了强壮敏捷的三千五百人为前阵,身穿坚甲,手执利器,连连大败楚军。

公元前506年,吴军攻入楚国的国都郢,楚昭王带着妹妹仓皇出逃。孙武以三万军队攻击楚国的二十万大军,获得全胜,创造了以少胜多的光辉战例。

然而,这时越国乘吴军伐楚之机进攻吴国,秦国又出兵帮助楚国对付吴军,这样,阖闾不得不引兵返吴。

公元前496年,阖闾听说越王允常去世,新继位的越王勾践年轻稚弱,越国国内不太稳定,他认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便不听孙武等人的劝告,不等准备工作做好就仓促出兵,想要击败越国。

不料,勾践整顿队伍,主动迎战,两军在吴越边境相遇。勾践施展巧计,他派死刑犯首先出阵,排成三行,把剑放在脖子上,一个个陈述表演后,自刭于阵前。吴国军队不知那是罪犯,觉得那表演很好看,一个个都入了迷,看傻了眼。越军趁机发动冲锋,吴军仓皇败退,阖闾也伤重身亡。

阖闾去世后,太子夫差继承王位,孙武和伍子胥整顿军备,用以辅佐夫差完成报仇雪耻的大业。

公元前494年春天,勾践调集军队从水上向吴国进发,夫差率领十万精兵迎战于夫椒(今江苏吴县西南太湖边)。在孙武、伍子胥的策划下,吴军在夜间布置了许多诈兵,分为两翼,高举火把,只见在黑暗的夜幕里火光四起,迅速向越军阵地移动,杀声震天,越军惊恐万状,军心动摇,吴军乘势发起总攻,大败越军。

勾践在吴军的追击下带着五千名甲士跑到会稽山(今浙江绍兴市东南)上的一个小城中凭险抵抗,由于吴军团团包围,勾践只得向吴军屈辱求和。夫差不听伍子胥的劝阻,同意了勾践的求和要求。

吴国的争霸活动在南方地区取得胜利后,便向北方中原地区进逼。

公元前485年,夫差联合鲁国,大败齐军。

公元前482年,夫差又率领数万精兵,由水路北上,到达黄池(今河南封丘县南),与晋、鲁等诸侯国会盟。吴王夫差在这次盟会上,以强大的军事实力为后盾,争得了霸主的地位。虽然孙武没有直接参加攻齐取胜、与晋争霸两事,但在此前孙武精心训练军队和制定军事谋略,对夫差建立霸业有着不可抹杀的巨大贡献。

随着吴国霸业的蒸蒸日上,夫差逐渐自以为是,不纳忠言。听信奸臣的挑拨,不仅不理睬伍子胥的苦谏,反而制造借口,逼他自尽。孙武深知“飞鸟尽,良弓藏;狐兔尽,走狗烹”的道理,对伍子胥的惨死十分寒心,于是便悄然归隐,藏影深山。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