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生育,真的减少了4亿中国人吗

2018-06-11  一张大字报

前段时间,彭博社等一些知名外媒都透露,计划生育政策可能在年内就会彻底放开。虽然新的生育政策还会在计划生育这个名义下实施,但是我们所熟悉的计划生育政策,可能已经到了盖棺论定的时候了。


有人说计划生育政策可以说是功成身退,虽然今天已经不合时宜,但是毕竟在特定的历史时期起过作用。如果没有计划生育,中国的人口就会像印度一样泛滥。


可是,计划生育真的如此有效吗,它在减少人口上到底发挥了多大作用?完全放开计划生育会有什么影响?

计划生育减少了四亿人吗


从小,课本上的计划生育宣传就告诉我们,计划生育是防止中国人口暴涨的堤坝。尤其是计划生育减少4亿人这个说法,一直是相关部门骄傲的资本。连《经济学人》也为这种官方说法背书,认为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遏制了人口增长,为世界节能减排作出了贡献。


不过,计划生育在控制人口上真的如此有效吗?


一般所说的计划生育,指的是1979年之后实行的强制计划生育政策。计生宣传为了突出计划生育的效果,总是把1979年之前的人口政策描绘成计划生育的对立面。好像当时的人口政策指导思路就是“人多力量大”,鼓励多生。


不过事实并非如此,中国生育率下降最快的时期,恰恰出现在现有的计划生育政策出台之前的七十年代。当时,中国平均每家的生育数量就已经从5.8下降到2.3左右。当时推行的人口政策是“晚、稀、少”,也就是推迟初婚年龄,提倡生两个,规定两胎之间要间隔四年。





这种政策非常有效。有外国研究认为,70年代出生率的快速下降有一半都可以归功于它。相比之下,我们所熟悉独生子女政策效果却并不一定好。


在独生子女政策执行最严格的八十年代,生育率一直没有明显的下降,甚至有的年份还在增长。虽然90年代开始,中国的生育率又开始稳步下降。但是很多学者不认为这计划生育是这时期生育率下降的主因,主要还是经济发展带来的相应变化起着作用。




中国生育率1961到2011年的变化 / Google


计划生育减少了四亿中国人口这种说法,其实是计生宣传的一面之词。这个说法,来自2000年左右人口和计生委员会资助的一个课题。大概是为了证明计划生育的确卓有成效,计生宣传采信了这份不靠谱的报告。


这份报告假设如果没有计划生育,70年代之后生育率下降的平均速度,会和之前20年一样慢。这种假设不太现实,即使没有计划生育,中国的经济也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把50年代的生育率变化硬套到70年代之后,可以说是拿明朝的剑斩清朝的官。


不仅报告不靠谱,宣传的时候更加不靠谱。这个研究本来的结论是,1970到2000年这三十年间,计划生育政策一共减少了3.38亿人口。可是计划生育是从80年代才开始的,宣传的时候为了给计划生育贴金,索性把之前十年人口减少的功劳都算在它身上。


另外,报告里原本提到的3.38亿人口,宣传的时候变成了4亿人口,四舍五入增加了快一个亿。而且,这份报告的结论本来是截止到2000年的。然而从2000年一直到2018年,4亿人口这个数字在计生宣传中一直没有变化,好像计划生育只在2000年之前起效。


计生宣传的说法不靠谱,那计划生育到底减少了多少人口?有外国学者测算,中国生育率下降总量的接近两成可以归功于计划生育,算起来计划生育大概减少了4000万人口。相对高一点的计算结果是计划生育减少了7000万人口。无论哪种计算,都和少生四亿这样的推测相去甚远。

计划生育,代价高昂


计划生育是一件非常花钱的事。1998年,国家财政对计划生育投入超过52亿元。别小看这个数字,1998年的中国远远没有今天富裕,当年为全国普通小学生提供的教育经费也只有34亿元左右。


更何况,计划生育的主要来源并不是国家财政投入。社会抚养费,也就是俗称的超生罚款,才是计划生育费用的主要来源。同样举1998年的例子,当年社会抚养费是115亿,是国家财政拨款两倍还多。这笔钱不仅用在了计生上,甚至成了不少基层政府的小金库。





花钱不是问题,关键是看这个钱花得有没有效果。计划生育的口号是少生优生,既然在减少人口上收效一般,那么在优生方面又表现的如何呢?


生的孩子数量少了,投入到每个孩子身上的资源的确是更多了。研究显示,计划生育把城市平均教育年限拉高了0.3年左右。意外的是,因为计划生育在农村更放松,农村人口增长比城市快,城乡总的平均教育年限几乎没有增加。


计划生育在兑现承诺上表现平平,但是这么大的社会工程,总有一些意料之外的后果。有种常见的说法就是,独生子女政策提高了中国女性的地位,促进了男女平等。


相比于多孩家庭,一孩家庭中的女孩确实会受到更平等的对待。研究显示,家长对独生子女的教育支出几乎没有性别差异,独生女和独生子的受教育年限也几乎没有区别。总之,大部分独生子女的家长都接受了现实,对男孩女孩一视同仁。看起来男女的确变得更平等了。


但是这种“更平等”,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总有一些家长不愿意认命,为了生一个男孩,在法律边缘不断试探。根据统计,实行计划生育之后,相比那些允许生育二胎的地区,严格执行一胎政策的地区,头胎的性别比要更不平衡。


也就是说,为了确保唯一的孩子是个男孩,不少父母偷偷选择了堕胎或者遗弃女婴。这些没法发声的女孩,再没有机会去告诉那些坚信计划生育带来性别平等的独生女,她们到底比谁“更平等”。


80年代末期之后,有了B超为代表的婴儿性别鉴定技术撑腰,对女婴的歧视变得更为明火执仗。尽管国家一再明令禁止对未出生婴儿进行性别鉴定,但不断出台的禁令本身,就说明了这件事屡禁不止。计划生育对胎儿数量的严格限制也成为了帮凶,更多的女孩胎死腹中,只是为了给男孩腾一个出生的名额。





庆幸计划生育提高了自己福利的同时,独生女孩们应该想想那些因为计划生育而没有出生机会的女孩。毕竟这些享受着所谓计划生育福利的独生女孩,本来也可能成为消失的女孩中的一员。仅仅是因为幸运,她们才得以降生在人世间。


畸形的性别比还催生了畸形的市场。光棍越来越多,就有人动女孩的歪脑筋。男女比例越失衡,绑架贩卖女性这类犯罪就越兴盛。尽管问题出在男孩太多,苦却还是要女孩来承受。





如果计划生育政策不是这么严格,可能就不必付出这么大代价。早在计划生育进行之初,就有外国学者建议,继续之前晚稀少的政策,政府规定的到2000年人口控制在12亿目标也能实现。如果真的这么做,现在的性别比例会更加均衡。

没有计划生育的世界


政府控制了几十年生育,一直在害怕生育率反弹。好不容易松一口气,却发现生育率过低的问题,可怕程度不亚于生育率过高。这么快完全放开计划生育,也是为中国低迷的生育率救场。不过即使完全放开计划生育,生育率应该也不会有明显反弹。


生育率降低是一个全球的趋势,欧美国家虽然没有进行过计划生育,大部分生育率也都降至1.5左右。中国也没有违背这个趋势,实际生育率早已经处在1.5以下。


为了提高生育率,2016年中国已经放开了全面二胎。然而除了头一年二孩扎堆导致生育率上升,之后几年生育率仍然在下降。即使放开二孩可以提升二孩的出生率,也无法阻止更多人连一孩都不想生。





相比不近人情的行政手段,经济发展才是最好的避孕药。根据世界银行对各国经济发展水平和生育率的统计,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每提高1%,生育率就下降0.013%。随着经济增长,养孩子变成了一项高风险和高回报的投资,重要的质量而不是数量,多生孩子的策略已经落后于时代。


另外,女性受教育水平也能左右生育率。一方面高学历女性靠工作养活自己,生活里不只有养孩子一个选项。另一方面,受教育时间长,也推迟了女性结婚和生孩子的年龄。


在中国,女性学历每上升一个台阶,生育率就会下降0.4左右。初中毕业的妈妈平均生两个,高中学历的妈妈平均生一个半,大专以上学历的妈妈只生一个左右。可能你也有这种体会,在上大学或者读研的时候,朋友圈里那些只上到高中毕业的同学都已经开始晒娃了。





中国的现实情况,也让很多人对养孩子这件事望而却步。在中国生养一个孩子,确实是太贵了。


一份调查指出,在中国养大一个孩子每年要23000元,大概占中国家庭平均年收入的43%。在北京上海这类一线城市,养大一个孩子一共需要200万左右,这还不算学区房、婚房之类。


生孩子不仅贵,而且和工作会有冲突。现在职场女性越来越多,但是传统的家庭观念作祟,育儿这件事仍然被当做女性的本分。这种社会环境下,被迫在事业和家庭之间二者择一的,总是年轻女性。





不仅中国有这个问题,整个东亚地区都处在传统家庭观念的阴影下。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因素,东亚地区的生育率是全球的洼地。2008年,全球只有5个地方生育率在1.3以下,其中香港、韩国、新加坡和中国台湾就占据了四席。


其实这四个地方都在实行鼓励生育的政策。新加坡就在给照顾儿童的老人退税,为结婚的家庭提供住房补贴,甚至给新婚夫妇4万美元以示奖励。然而,这些小恩小惠,并不能挽回东亚妈妈们疲惫的心。


参考其他国家的经验,中国只是放开计划生育是远远不够的。即使鼓励生育,重振生育率的可能性仍然很小。如果生育率上不去,那大概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像日韩那样默默咽下老龄化的苦果,或者是像欧美吸引移民来补充新鲜血液。无论哪一条路,今天的我们恐怕都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当然,如果你还没有找到男朋友或者女朋友,考虑生孩子的问题可能还是太早了。不过这篇文章也算是个提醒。你现在不着急找对象,等你以后准备结婚的时候,结婚先交5000块二胎保证金这条假新闻说不定都成真了。


参考文献:

[1]Johansson, S., & Nygren, O. (1991). The missing girls of china: a new demographic account. Population & Development Review, 17(1), 35-51.

[2]Ebenstein, A. Y., & Sharygin, E. J. (2013). The consequences of the “missing girls” of china. Social Science Electronic Publishing, 23(3), 399-425.

[3]Hesketh, T. (2009). Too many males in china: the causes and the consequences. Significance, 6(1), 9-13.

[4]Whyte, M. K., Feng, W., & Cai, Y. (2015). Challenging myths about china’s one-child policy. China Journal, 74(1), 144-159.

[5]Wang, F. (2014). Does family planning policy matter? dynamic evidence from china.

[6]Bongaarts, J., & Greenhalgh, S. (1985). An alternative to the one-child policy in china. New York New York Population Council Oct, 11(4), 585-617.

[7]Martin, T. C. (1995). Women's education and fertility: results from 26 demographic and health surveys. Stud Fam Plann, 26(4), 187-202.

[8]Hesketh, T., Lu, L., & Xing, Z. W. (2005). The effect of china's one-child family policy after 25 years.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53(11), 1171-6.

[9]Tucker JD, Henderson GE, Wang TF, et al. Surplus men, sexwork, and the spread of HIV in China. AIDS 2005;19:539-47.

[10]Zhu, W. X., Lu, L., & Hesketh, T. (2009). China’s excess males, sex selective abortion, and one child policy: analysis of data from 2005 national intercensus survey. Bmj, 338(7700), 920-923.

[11]Wang, F., Cai, Y., Shen, K., & Gietel-Basten, S. (2018). Is demography just a numerical exercise? numbers, politics, and legacies of china’s one-child policy. Demography, 55, 693-719.

[12]Zhang, J. (2017). The evolution of china's one-child policy and its effects on family outcomes.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31(1), 141-160.

[13]Zhang, G., & Zhao, Z. (2006). Reexamining china's fertility puzzle: data collection and quality over the last two decades. Population & Development Review, 32(2), 293-321.

[14]Mcdonald, P. (2002). Low fertility: unifying the theory and the demography. Meeting of the Population Association of America.

[15]Wang, F., Zhao, L., & Zhao, Z. (2017). China’s family planning policies and their labor market consequences. Journal of Population Economics,30(1), 31-68.

[16]Chen, Y., & Huang, Y. (2018). The power of the government: china's family planning leading. group and the fertility decline since 1970. Glo Discussion Paper.

[17]财新《中国改革》.2010年第7期.四亿中国人是怎样少生的

[18]人民日报. 2016年7月8日. 山西翼城“二孩实验”三十年 老龄化相对趋缓

[19]高祖新, & 尹勤. (2001). 女性受教育程度与其生育水平关系的数学模型分析. 生物数学学报, 16(4), 496-499.

[20]汤梦君. (2013). 中国生育政策的选择:基于东亚、东南亚地区的经验. 人口研究, 37(6), 77-90.

[21]盛朗, & 齐新杰. (2000). 中国计划生育投入的规模与构成. 人口与计划生育(3), 30-36.

[22]王丰, 彭希哲, & 顾宝昌. (2011). 全球化与低生育率#:#中国的选择. 复旦大学出版社.

[23]杨志勇, & 李琼. (2016). 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直接成本估算:1997—2012年. 财经问题研究(3), 64-71.


❖ 欢 迎 分 享 到 朋 友 圈 哦 ❖

编辑 ✎ 邱小奕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