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打赏,一笔荷尔蒙税

2018-06-11  心中有爱...

最近又有直播平台被盯上了。

其实,自从直播平台诞生的那天起,负面新闻没断过,平台整顿没停过,很多人预言,直播气数已尽。然后陌陌2018年一季度财报跳出来piapia打脸:“我们过的好着呢!全靠直播啦。”

直播收益弯道超车

直播收益能够弯道超车,一个重要的原因:有人肯花钱呗!

在陌陌发布的《2017主播职业报告》中显示,近万名受访用户中,95.8%的人曾经看过网络直播,其中47.7%几乎每天都看直播,其中男性比女性更爱看直播,最重要的:看直播的用户66.8%都打过赏。

即便是月薪2000多的工薪阶层,也会想办法弄钱来打赏,哪怕是公款。

而且这不是个例!古有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现有痴男怨女刷礼物送游艇。

事实证明,直播才是雅俗共赏、老幼皆宜、男女通吃的独角兽产业。无论男女老少,都爱给主播打赏。(这些钱要是花自己身上,都能自己开直播了吧?)

那些“理性”打赏的普通人,对直播也是满满的真爱,倾囊相赠,看直播就是他们的爱好和生活。

如果是节衣缩食给男、女朋友买礼物,这些人估计是拒绝的,给直播打赏怎么就这么积极了?不少人会嘲讽他们,又开始交智商税了。不!壹读君负责任的告诉你,这明明是“荷尔蒙税”!

先解释一下荷尔蒙的概念:荷尔蒙是英语hormone(激素)的音译,因为很多激素参与了人类最伟大的事业——爱情,有些人就把荷尔蒙误解为只与爱、性、吸引力有关的激素了,其实荷尔蒙对人体代谢、生长、发育起到重要的调节作用。当然也调节繁殖、性欲和性活动等,所以才衍生出“行走的荷尔蒙”一词。

总之,征收荷尔蒙税,先决条件是——吸引力

美颜镜头出西施

情人眼里不一定出西施,但打开美颜,拍谁谁就是西施。能站在主播吸金排行榜顶端的,颜值必然非常了得。

这个时代,颜值高不只是吸引力,更是生产力!

人就是喜欢为美好的东西买单,但直播里的美好容貌会不会有水分?当然!亚洲4大邪术至少会用到3个,而且中国邪术PS还进化成了“美颜”,整容+化妆+开启美颜,大把的俊男靓女就这样批量出现在直播平台上了。

古训: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只要人够美,直播什么都有人爱看。

调查数据显示网友对主播才能、亲和力的要求高于颜值,壹读君对才能要求给予深深的质疑,因为对很多人来说,颜值就是最好的才艺,所以很多人不许别人批评自己的偶像。

但亲和力就真的很重要了,它能带给人归属感

不出门的轰趴

现实生活中的人们,几年的邻居互不相识,同住的室友彼此隐身,在这个人人都需要空间的时代,人们的归属感从哪里来?米歇尔 马菲素里说:

在经历后现代社会解体后,社会上的个人在寻求自身认同、社会联系和群体识别时,更多的通过“一种气氛,一种意识形态”并且“通过促进外貌和形式的生活方式来完美呈现”,这种群体识别的场合就是一种“新部落”。

网络直播就是这个“新部落”,网络“直播间”浓浓的生活气息带给看客归属感。比起专业媒体单向灌输式的直播,网络主播在线与看客亲切的交流、互动,给看客最真实的参与感,并建立起特殊的情感联系。当然,这种互动不是免费的。

母胎单身盛行的时代,很多人都处在一个眼高手低的尴尬境地,一面是被影视作品抬高的审美观,一面是自己平凡皮囊里塞着无趣灵魂的现实。在涌动的荷尔蒙无处安放时,直播给他们点燃了指路明灯,屏幕里温柔、美貌的TA声声呼唤,屏幕外飞机、游艇不停的刷。


看客不停打赏,打赏使他们快乐

荷尔蒙的异常分泌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何况凡人,更何况屌丝?一个不争的事实,看客在现实生活里越穷,在直播间出手越大方,关键是他们会花不该花的钱,透支自己的生活甚至前程。

心理学家研究表明,这种不理智的打赏行为源自一种心理补偿机制,这类人在现实中可能极度自卑,并渴望认同。直播间里美貌主播的热情赞美,与他们的现实生活形成了巨大落差,直播使看客获得满足和快乐的体验,从此他们会持续某种期望,并产生心理依赖,如同毒瘾一般。而且现实生活越不如意的人,对貌美主播的甜言蜜语抵抗力越差。这又会触发一个心理学魔咒——失补偿

失补偿是对个体心理发展过程做出的理论解释。个体在发展顺利的状态为正常发展,在外因与内因的作用下令发展受到影响时,作为发展受阻阶段,通过“建设性补偿”可以激活心理修复过程,并恢复常态发展,但采取“病理性补偿”则不能自我修复,最终发展为失补偿,导致发展变差或中断。

下面以“穷”作为发展受阻的外因,结合真实案例,看失补偿魔咒是如何运行的。

曾经有个在校大学生,父母都是低保户,所以穷是他“发展受阻”的外因,内因就是他自己格外在意自己穷的事实。不巧他当时迷恋上看直播,为了获得主播的关注,他极力打造自己的“富二代”形象,在网络空间里晒豪车、晒出国。除了给女主播打赏,还每天用美团给女主播订餐,并包揽水果、加餐等,甚至请主播吃燕窝。这些钱从哪里来——贷款。大四时,他身背几十万贷款,连降两级差点被学校开除。

无论是为了让自己更快乐,还是真心爱主播。总有人心甘情愿的掏钱打赏,缴纳自己的荷尔蒙税。就算禁了直播平台,这笔“荷尔蒙税”也只会流向其它不良渠道。所以整顿直播平台不如釜底抽薪,直接取消美颜功能,顺便把整容、化妆品也禁了,看客的荷尔蒙平静了,也就天下太平了。



参考资料:

1. 付健. 网络环境下的“打赏机制”探析[J]. 传播与版权, 2017(4):103-105.

2. 张宁, 苏幼真. 网络直播间:新部落的建构及其亚文化特征[J]. 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 2017, 39(10):128-132.

3. 申杰. 直播平台的'打赏经济'为何骤然降温[J]. 中国质量万里行, 2017(3):34-36

4. 沈晓静, 徐星. 网络打赏及其商业价值[J]. 青年记者, 2015(29):89-90.

5. 江健, 王淑臣. 贪污200万打赏男主播:她要的只是“被看见”[J]. 婚姻与家庭(性情读本), 2017(5).

6. 万晶晶, 方晓义. 大学生网络成瘾的动力系统——心理需求补偿机制[C]// 全国心理学学术会议. 2007.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