嫣钰潇湘 / 诗、词、文 / 宋诗:低调的美,另类的气质美

0 0

   

宋诗:低调的美,另类的气质美

2018-06-12  嫣钰潇湘

唐诗雍容大度,宋词清丽秀气,宋诗则低调温婉:像极了院里的溶溶月光,像极了池边的徐徐微风。那是一种低调的美,另类的气质美,轻轻的,淡淡的,太容易被遗忘,却也经得起岁月的推敲,自是细水长流。



宋诗·独处自观


醉眠

唐庚

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

余花尤可醉,好鸟不妨眠。

世味门常掩,时光簟已便。

梦中频得句,拈笔又忘筌(quán)。

  

无题

晏殊

油壁香车不再逢,峡云无迹任西东。

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

几日寂寥伤酒后,一番萧瑟禁烟中。

鱼书欲寄何由达,水远山长处处同。

 


夜坐

张耒

庭户无人秋月明,夜霜欲落气先清。

梧桐真不甘衰谢,数叶迎风尚有声。

  


宋人独处的时候,做什么?当然不是低头玩手机。


他们或游走深山,闻花淡淡香,听鸟啾啾鸣;或闲庭信步,沐浴如水的月色,抚习习的凉风。


既能舒展筋骨,又做灵魂的SPA。在静坐时消释烦恼,在独处中感悟生命的真谛。

 



 

宋诗·闲游逸趣


 


栖禅暮归书所见二首·其一

唐庚

雨在时时黑,春归处处青。

山深失小寺,湖尽得孤亭。

 

桑茶坑道中

杨万里

晴明风日雨干时,草满花堤水满溪。

童子柳阴眠正着,一牛吃过柳阴西。

 

南堂

苏轼 

扫地焚香闭阁眠,簟(diàn)纹如水帐如烟。

客来梦觉知何处,挂起西窗浪接天。

  

书湖阴先生壁

王安石

茆(máo)檐长扫净无苔,花木成畦手自栽。

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



如果让唐人穿越到宋人的生活,说不定要打架,理由是:三观不合。


唐人的世界里,看到的是整个宇宙:“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是天地人之间的对话。


宋人呢?在乎下雨了,窗外的海棠花还在不在?雨停了,那头吃草的牛吃到哪儿去?夏天到了,午觉睡得好不好?这是宋人,在和自己的灵魂对话。


所以,唐人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宋人则说:山深失小寺,湖尽得孤亭。同一个理,殊途同归,不同说法而已。


都说,唐人通达大气。当然也可以说:宋人更能懂生活的点点滴滴。




宋诗·湖光山色


  


新晴山月

文同 

高松漏疏月,落影如画地。

徘徊爱其下,及及不能寐。

祛风池荷卷,病雨山果坠。

谁伴余苦吟?满林啼络纬。

 

夜书所见

叶绍翁

萧萧梧叶送寒声,江上秋风动客情。

知有儿童挑促织,夜深篱落一灯明。


饮湖上初晴后雨二首·其二

苏轼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唐人喜欢仰头,看天上云卷云舒,宋人更在意眼前,每一个美好的小细节:


在他们眼里,影子是天地间的一幅动画片;半夜睡不着,就看小孩挑灯斗蟋蟀;谁要说,贫穷的宋人没有美人陪伴。宋人可要生气。


西湖不就是最宜的山水美人么?你贫也好富也好,起也罢落也罢,她都一直在那里,笑意盈盈。


宋人心思细腻,总能发觉生命里的每一瞬间的美好,将平凡的日子过成一首诗。这便是幸福的能力。


同样是租房子。有人说,房子是房东的,随便怎么邋遢;也有人说,房子是租来的,可日子是自己的:从沙发的款式、墙饰的颜色,到一个挂钩的图案,每一个细节,都花尽了心思。


幸福是一种能力,不是与生俱来。热爱生活,你也可以更幸福。




宋诗·夏日风光

 

闲居初夏午睡起

杨万里

梅子留酸软齿牙,芭蕉分绿与窗纱。

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

  

夏意

苏舜钦

别院深深夏簟清,石榴开遍透帘明。

树荫满地日当午,梦觉流莺时一声。

 

《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

杨万里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唐人崇尚跑去洛阳,仰赏雍容华贵的牡丹花;宋人则更喜欢,在自家窗外种上几株芭蕉叶。


牡丹自是国色天香,芭蕉却让人倍感亲近自在。她低调温婉,情意依依,分绿上窗,舒叶散凉。和主人一起,为主人分其忧解其乐,故其美名为“蕉美人”。


宋人闲时,在芭蕉窗旁下棋,在芭蕉叶上听雨,在芭蕉叶下,看那边儿童捉柳花~



 

宋诗·人生哲理

   

观书有感

朱熹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冬夜读书示子聿

陆游

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题西林壁

苏轼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和子由渑池怀旧

苏轼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
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宋人热爱生活,也思考生活。


我是谁?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宋人喜欢说“理”,在诸多宋诗里,我们常常可以看到古人,为后人揭开谜底的感悟,和留待后人解答的命题。






老子说: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田猎令人心发狂。


倘若我们的眼睛,习惯了五彩斑斓;我们的耳朵,习惯了震耳欲聋;我们的心,习惯了耀眼、狂妄。


不妨读读几首宋诗,那低调的美,轻轻的,淡淡的,就如湖上细雨,就如点水蜻蜓,唤醒内心沉睡的美,召唤更柔软轻灵的灵魂。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