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遇而安er1ppd / 旅游 / 最后的香格里拉

   

最后的香格里拉

2018-06-12  随遇而安e...

器材: 



按照藏传佛教的说法,香巴拉隐藏在青藏高原雪山深处的某个隐秘的地方,整个王国被双层雪山环抱,由八个呈莲花瓣状的区域组成,中央耸立的雪山被称为卡拉巴王宫,宫内住着香巴拉王国的最高领袖。传说中的香巴拉人是具有最高智慧的圣人,他们身材高大,拥有超自然的力量,那里有雪山、神鹰、冰川、海子、峡谷、有无边的草甸,牛羊,还有金矿和纯净无比的天空。那里是时轮佛法的发源地,是藏传佛教徒一直寻找的极乐园,只有受过《时轮经》灌顶的人,才能到达。而由三座雪峰组成的稻城雪山,因为绝世的风光,而被誉为'最后的香巴拉',成为藏民心中的神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通往稻城的路上布满了朝拜者艰涩的足迹和被夕阳拉长的背影。


早在一九二三年冬天,原籍奥地利的植物学家、探险家约瑟夫·洛克已经嗅到横断山区那连绵的雪山的气息了。他在探访四川境内的木里时,就曾看到西北部有一脉在落日余辉中熠熠闪光的雪山。当地人告诉他,那就是贡嘎岭(如今称为亚丁自然保护区)。五年后的初春,积雪尚未消融,他在美国国家地理学会的资助下,带着几十头骡马和纳西族向导,开始了寻找香格里拉的艰难行程。从云南丽江出发经泸沽湖到四川凉山木里。在木里国王的帮助下进入稻城亚丁,六月,抵达他称为'贡嘎岭地区'的冲古寺。《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连续刊载了洛克关于稻城(亚丁)念青贡嘎日松贡布神山地区的文字和图片资料。他用赞美诗一般的笔调写道:'整个世界里,有什么样的地方还有这样的景色,等待着摄影家和探险家的!'他是这样描述临近贡嘎岭时的风景的:'山路弯曲地穿过冷杉、云杉和栎树所形成的树林。多种的杜鹃散布在密林的深处,青翠黛绿的各种树木和淡黄色的树挂相映成趣。清新的空气和花开多色的杜鹃,还有隐现在树丛里的牧丹和报春花,真使得这里像一个是配得上神衹游赏的花园。' 通过这本杂志,整个世界都眺望到了念青贡嘎日松贡布的神奇雪峰。正是洛克发自横断山脉地区的报导,点燃了一个名叫詹姆斯·希尔顿的英国作家的灵感。他写成了一部小说——《消失的地平线》。尽管这部小说在艺术上乏善可陈,但它发明了一个崭新的地名——'香格里拉'。当人们从一个更大的视角遥望这组雪山时,它们的内涵已经发生了神奇的转化,它们不再仅是藏民们的朝圣之地,而成为整个世界为之神往的'香格里拉'。

  当年的洛克是从木里翻越米特珠嘎峰,沿水落河走向贡嘎岭的。而今天我从理塘出发,沿途需要经过海拔四千六百九十六米的兔儿山和乱石穿空的海子山。进入以'稻城古冰帽'著称于世的'海子山',我乘坐的汽车像小甲虫一样在石头的海洋中颠簸前行,无边无际的洪荒巨石铺天盖地而来,有大如房子,小如拳头,形态迥异的石头,溪流一般向下流淌,与之相陪的只有一些藻类或尺把高的灌木。正午的太阳不动声色地照着,一切都呈现出雄壮、荒凉、悠远、惨烈的景象。而更令人惊叹的是在这大片石涛山海中,竟散布着不少清亮的高山湖泊,碧蓝如玉……这里是真正的无人居住区,在这浩瀚无垠,仿佛混沌初开的原生态世界里, 天空中苍鹰盘旋,乱石中不时有野羊、麂子、野兔等野生动物穿过。这里是青藏高原最大的古冰体遗迹,据说是喜马拉雅造山运动时留下的——一座海拔在四到五千多米,方圆三千多平方公里的冰蚀地表,亿万年前曾经是海底。在这里,时间已经丧失了意义。现在,荒凉的高原上吹过寒冷的风,海子山突然让人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在大自然面前,人其实连蜉蝣也不如。我突然明白,藏民为什么那么敬畏山,河流和每一块石头,甚至每一棵草木……

  到了桑堆镇的红草滩,稻城也就不远了。

一路上, 秋天己在稻城呈现出来了,红、黄、绿等各种色彩的树叶开始铺满山上,在阳光下闪耀着令人眩目的光彩。路边种满高大的树木,也许是今年甘孜州多雨,杨树变黄的时间得以推迟。在傍河附近的高处俯瞰,万亩杨树林在阳光下显得熠熠生辉,树叶黄绿掺半,向阳处已被秋风染黄,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晶莹透亮。我实在是想像不出:当全部的树叶变成金黄色时,稻城的旷野在湛蓝的天空下会是一副怎样的景象?很多到过稻城的旅人都吃惊于它的美,人们固执地相信:天堂有什么颜色,在稻城也一定可以找到。稻城的天空宁静而旷远,阳光暖暖地洒在地上,我倒愿意做一棵秋风中的杨树,长得高瘦,可以聆听到天堂的声音……

器材: 

  其实,稻城并不是一座城。它是由三座终年不化的雪山,和几条穿流其间的清澈的河流,以及无数雪山之巅纯净而神秘的海子构成。是由那些风格独特的藏式楼房,宽敞的白墙院子,朱漆的大门,和屋顶缕缕的炊烟以及生存其间友善温厚、脸上带着高原红的康巴人构成……

器材: 

  稻城的藏语名字原叫稻坝,因为清朝末年四川巡抚赵尔丰在康巴地区推行'改土归田'政策,削弱土司势力,进行教育和农耕改革,在稻坝一带试验种植水稻成功,于光绪年间始改名为'稻城'。现在有人将它称为地球上'最后的香格里拉',在这里,人们也许不再需要另一个天堂!

  从稻城县城到亚丁村一百多公里,对于一个闯入这片神秘土地的外来者来说,最具冲击力的莫过于一种强烈的视觉感受。在我看来,雪山是世上最美的山峰,它高峻静穆、圣洁无瑕,是任何名山都无法比拟的。


当年洛克沿着水落河的一条发源于夏诺多吉峰的支流(他称为'贡嘎曲')。抵达了夏诺多吉峰下。洛克一行决定在东坡的辛嘎拉(海拔4664米)宿营。那时夏诺多吉的山峰笼罩在云层之中,洛克于心不甘,他爬上营地背后海拔4975米的山头,想看看西边另两座神峰,然而也大失所望。就在他回头东眺时,却发现了晴空下,远处有一座突兀的雪峰直刺苍穹。这使洛克大为惊讶,因为在地图上并没有关于这座雪山的任何标注。'云层骤开,显现出雷光电闪的守护者的真面目:一座裁剪过的金字塔。在它两旁的山壁像是一只巨大的蝙蝠所展开的双翼'。洛克自豪地宣称:'我们现在处身在一个没有人知晓的地方,从来没有一个白种人曾经立足在这里过。' 其实在洛克之前, 有多个西方人进入过贡嘎岭地区。一个名叫詹奎兹·培哥特的西方人已经到达了位于距仙乃日北侧直线距离不到三十公里的贡嘎朗吉岭寺,贡嘎岭寺位于这些山峰西北方向的桑披岭的路上,约有七天的路程。但是他没有得到神山的垂青,那时大雨倾盆,他根本没有意识到那些山峰的存在。H.R.戴维斯和F.金顿沃德也同样不幸。他俩都从远处看到了这些山峰,戴维斯在他那本关于云南的书中提到了这些山峰,但都没有名字,没有留下关于三座雪山任何的文字记载,而把机会留给了洛克。

  念青贡嘎日松贡布美丽绝伦,藏语意为'终年积雪不化的护法神山圣地',它完全不同于其他雪山,森林、草甸、鲜花、溪流、瀑布和五光十色的海子构成了美妙神奇的莲花宝座,最高的三座雪峰就打坐在这样的宝座上,在它们周围耸立着数十座雪山,千姿百态,蔚为壮观。就在三座大雪山下,青山层层簇拥,像无数膜拜者匍伏在它们的脚下,三座雪山成'品'字形排列,被认为是全世界几座雪山离得最近的雪域,佛名为三怙主雪山,在佛教二十四圣地中排名第十一位。据史料载,早在公元八世纪,莲花生大师就为贡嘎日松贡布开光,以佛教中除妖伏魔的三位一体菩萨观音、文殊和金刚手,分别为这三座雪峰命名加持,藏语叫仙乃日、央迈勇和夏诺多吉。

器材: 

  清晨的亚丁。当乳白的雾气四下流溢,周围的一切都宛如连绵的梦境。当三座神峰之一的仙乃日在云雾流转间露出银白、美妙的棱角,'雪山'对于我也就有了另一种单纯的诗意。上山时我放弃了租马,我想一步步走进神山的怀抱,到达卓玛拉错神湖(珍珠海)时,雾气尚未散去,仙乃日雪山将她一半的脸庞倒影在静谧的湖中。珍珠海不大,却水平如镜,神圣的雪山就这样宁静而猝不及防地裸露在我眼前了。穿过林海、草甸,走进冲古寺。洛克一行当年曾在贡嘎冲古寺停留了整整三天。他们计划和藏民一样以黄教传统的转经方式,按顺时针方向绕三座神山而行。从这座具有八百多年历史的寺庙的窗口远眺,可以看到仙乃日壮丽的山峰和宏伟的冰川。

器材: 

  过洛绒牛场之后,真正艰辛的徒步开始了,牛奶海和五色海都在海拔五千米以上的高山之上,听说只有少数的游客真正自己徒步登上山顶,一般人就算骑马也会觉得很险很累。

那是一条真正意义上的羊肠小道。因为雨水,道路全都变成了稀泥路,旁边就是凶险的山崖,我唯一要求自己的,就是不要在突兀的石块上滑倒。现在站在半山腰上,可以俯瞰整个洛绒牛场了,牛场的东面是夏诺多吉,南面是央迈勇,西面是仙乃日!三座海拔都在五六千米的雪峰。夏诺多吉山体雄壮,岩石峥嵘,具有男子气质;央迈勇如同挺拔俏丽的姑娘,曲线柔美,在主峰的东面有一个侧峰,好像微微撩起的裙摆。而仙日乃的形状奇特,像一位沉默端坐的高僧,但大部分时间,它都藏在阴郁的雾气中……它的身躯下是一个莲花宝座式的台地,台地下方是茂密的针叶林,是弯曲蜿蜒的小河……美国被誉为'国家公园之父'的约翰·缪尔在一本叫《夏日走过山间》的书中曾这样赞美过一个叫优胜美地的地方:'这片受到祝福的山峦,处处都充满着上帝的美……'而我也想将他的话转送给稻城三神山,你看!仙乃日刚刚露出半个脸庞,稍走几步,视线越过树梢,另一座神山就矗立在眼前了,而从央迈勇脚下流淌出来的雪水,缓缓地绕过一个大草甸,拐弯成一条绿色的小河,无声地消失在远方的浓雾中……

  上五色海的山路几乎是垂直的,高山上突然下起了雪霰子,路愈发崎岖难行,在高海拔的地方行走,往往走几十米就气喘得厉害。眼前的海子,因为雨雪并没有出现传说中五色辉映的奇异色彩,听说站立在海子边上,只要静心,就能听到神的呼唤。而附近的牛奶海则躺在央迈勇的山坳里,呈扇贝形,中间是碧蓝的雪水,周边却环绕着一圈乳白色的湖水,这圈奶酪般的白色大概就是牛奶海名称的由来。四小时之后,当我登上山顶,我看到的却是风中无数的雪霰子以一种美妙的斜线落进湖中,第一次感到雪山在背后冷冷地注视着我……

  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汇去描述它才对,世外秘境?上帝的花园?……我对照过洛克描述的美丽的神山,但真正进入雪山地带之后,重要的是敞开自己的内心,我一直用双眼和心灵去感受这三座横断山中最圣洁的神山。在稻城短短的三天,在高原寂寥而明净的夜晚,我有幸看到过久违的星空;在雄登寺远眺整个稻城,看那些迎风飘扬的风马旗,荒野中的玛尼堆,星星点点的白塔,一路匍匐跪拜的善男信女,这一切让我几乎触摸到了那个游离在尘世之外的神秘的精神世界。

器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