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欲孝而亲还在!

原创
2018-06-14  hainida
 

子欲孝而亲还在!

 

老妈今年81岁了,自去年春夏身患脑梗、脑萎缩住院治疗至今,整整是一年半的时间了。开始那段时间我还在北京高碑店工作,天天打电话询问病情和生活情况,也写信捎钱或来家陪着住院治疗和帮助做饭洗衣。但毕竟是时来时去,总不能一直陪在老妈身边。好在老妈家里正常的事有三个弟弟轮换值班,我出点钱让其他弟兄们多出些力。但到去年中秋节前,我和老妈的一次通话让我当夜通宵未眠,直到天亮眼睛还是泪乎乎,心脏一个劲地嘭嘭嘭,一量血压100——170,看来工作是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回家尽孝,天道当然,要不自己的身体也会和老妈一样垮掉。北京是儿子的工作地,自己的初心是要在这里干点小事贴补儿子照顾孙辈,已经四、五年了总算在北京干得习惯安适了,儿孙们当然也满心欢喜,但照顾儿孙应该放后,父母在不远游,古训如此。   

老妈的病情就是最要紧的召唤,去年八月十五前,我郑重向我很留恋的单位递交了辞职申请,第二天就让儿子找大面包车把我和我在北京几年的家产全数彻底拉回了老家,下决心卖掉了在县城的房子,在老家农村定住,和兄弟们一起轮流一直守护在老妈身边。

为了洗却多年不在家没尽孝的愧疚,我自从来老家到现在正好是10个月的时间,几乎天天陪着老妈,给她做饭洗衣、洗脚洗澡、修指甲理发、按摩肩膀脊椎、梳头抻脖子、收拾床铺、刷屎尿盆,买办生活用品和所需要的各种药物,病重时陪着住院打针,每天三时到身前服务问安。

子孝不能感天愈疾,老妈的身体还是每况愈下,而且随着小脑萎缩的加重,越来越糊涂,越来越出口伤及亲人,最亲近的、常近前的子女她一个个挨着数落骂遍,而且逢人就傻说儿女不管不问,让我等死,逢人就让捎信叫儿子们到跟前看最后一面。弄的邻居和路人及子女们鸡犬不宁,无所适从。前几天因为病情重了,我和弟兄们一起陪她打针住院连续19天,脑梗是目前国内没有攻克的疑难重症,医院见病情已稳定,催着刚出院的当天下午,东南岭的庆护老人过去看她,她就说自己难受,儿女们谁都没有管的,让我等死,而且这样的话她每天要重复好几次。让每个子女都哭笑不得。都说子欲孝亲还在是人生大幸,可眼下看着无半点表情的老母,联系到去年急于辞职,切心要来老母身边干专业的情景,实在感到酸酸然、木木然。

老妈年轻时是个体格和脾气都很强的人,没有多少文化,但很勤劳善良,家里的活儿不是很会干,而地里的活儿却谁都不含糊,记得当年生产队里分地瓜,别人都是女的堆男的向家推,而我家就我老妈推,我还小在一边扶着或拉着车。家里兄弟四个,家境困顿,操吃操穿,盖屋娶媳妇,但从没有把老妈的坚强体魄和倔强的性格给以改变过。而是人到60以后,儿女都成家立业,家里一切归于安静幸福,在她送走多病的父亲后一个人生活,什么吃的都不缺,什么农活家务都没有,几乎是吃了玩、玩了吃。我们儿女也感到是老妈应该享福的时候了,都送她些好吃的好用的,让她安享晚年。然而,受穷忍饿、拼命持家半辈子的老母,一旦坐享其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可就慢慢出大问题了。体重超大,肥胖高压,一走就喘,慢慢变得不是原来的老妈了。我发现这不好的苗头时,隔三差五的前去提醒,千万不要再吃的太饱,要少吃肉、少吃咸,多活动少坐少躺。可老妈不懂这些,认为半辈子没享天福,现在条件好了,就是要补回来,想吃就吃、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不听劝说。自己还常常对我的劝阻开大炮:我愿吃就吃,愿玩就玩,注意这个那个干什么,老了活个大年纪能中什么用?就这样十几年下来,好好一个强壮身体,被彻底废了,高血压、高血脂、心脏病、脑梗死、脑萎缩接踵而来。老妈没有倒在艰苦的生活环境中,却被安逸幸福的生活给毁了。现在想来,也是我们没有下决心及早引导好啊,后悔晚已!

今天早晨6点,老妈又能动了,在大街上高声叫喊,快来救命啊,好几个儿都没来的,又没管的了,我要见最后一面……很多更难听的叫喊声几乎天天能听到。现在老妈就是我们兄弟四人轮换着帮她完成一天的起床吃药、吃饭喊叫的主旋律,听着她来回重复着的见最后一面。这样的痛苦老妈不知还要延续多久。

即使这样,我们兄弟四人面对老妈还是时常相视而笑,总感到比没有妈的所有人多了一份幸福和希望,多了一份慰藉和纽带,仍然可以尽心尽孝,珍重:正所谓子欲孝亲还在,乃人生一种不可逆回的幸事!

 


​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