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去旅行 / 世界大历史 / 中国版拯救大兵瑞恩:十三将士归玉门

分享

   

中国版拯救大兵瑞恩:十三将士归玉门

2018-06-15  爱在去旅行

中国版拯救大兵瑞恩:十三将士归玉门

当代画家左国顺所作的油画《十三将士归玉门》

公元74年11月,寒风已经到来,草木已经枯萎,天气已经入冬。在大汉帝国的西部,凉州百姓并没有趁着天气享受起难得的安逸时光,军民无论胡、汉,他们或推着粮车,或列队步行,或骑着良马,沿着大道,络绎不绝地奔向敦煌,为即将开始的大战做着准备。

回首往事,汉光武帝刘秀光复汉室已经49年,汉明帝刘庄已经在位17年,父子二人与民休息、轻徭薄赋、恢复生产,帝国逐渐恢复了大国的气象,但在帝国的外部,匈奴人依然威胁着边境的安定。匈奴人在26年前由于内乱分裂成了南北两部,南匈奴称臣于大汉,北匈奴则与大汉时战时和,帝国的边境因而烽烟难消。大汉国力已经恢复,汉明帝刘庄决定出兵西域,打断北匈奴右臂,将西域诸国纳入大汉的治下。

寒风中,数万大汉将士汇聚在敦煌城中,窦固、耿秉和刘张三位主帅祭过军旗后,一阵阵号角声起,大汉将士们迈着坚毅的步伐离开敦煌城,向西域进发了。大汉军队在耿秉的率领下,忍着刺骨的寒冷,越过凶险的山谷,斩杀了车师后国数千军队,车师后王惊恐不已,出城投降。车师前王是车师后王的儿子,当他得知父亲投降大汉后,也不得不归降大汉,车师国就此平定。事后,窦固向汉明帝刘庄上奏报捷,请求重置西域都护府以及戊、己校尉,汉明帝刘庄欣然表示同意,随即任命陈睦为都护;耿恭为戊校尉,屯兵于车师后国金蒲城;关宠为己校尉,屯兵于车师前国柳中城,每屯各置数百人。

自王莽篡汉后,西域脱离中原的统治已达六十多年,匈奴趁乱又恢复了在西域的权威,大汉的这场胜利并不能彻底扭转这种局面,到底谁才是西域真正的主人,结果依然未知。第二年(75年)二月,大汉主力军队在三位主帅的率领下离开了车师国,陈睦、耿恭、关宠被留在了异国他乡,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前途充满未知,时下严峻的形势考验着陈睦、耿恭和关宠三人。

耿恭是耿秉的堂哥,他少年丧父,为人慷慨,有将帅才。在刘张的引荐下,耿恭以司马的身份,随刘张、窦固、耿秉三位主帅出兵车师,立下战功,得为戊校尉,屯兵于车师后国金蒲城。耿恭到任后,向乌孙国宣扬汉威,乌孙国举国欢喜,表示愿意遣子入侍,耿恭于是派使者带着金帛,前往乌孙国,迎接其侍子。耿恭兴奋不已,大汉的声威在西域终于恢复了!

当大汉出兵车师的时候,北匈奴似乎对汉军十分畏惧,他们没有任何动静。一个月后,汉军主力已撤,北单于迅速派出左骨蠡王率领二万骑兵进攻车师后国,耿恭于是派部将率兵三百人前往救援车师后国。匈奴人在进兵途中遇到了前行的汉军,二万匈奴骑兵风卷残云般全歼了少得可怜的汉军,匈奴人趁胜攻破车师后国,转攻金蒲城。匈奴人重兵围城,耿恭勇气倍增,他亲自站在城头与匈奴人搏战,汉军士气因之大增。

耿恭百忙之中想出了一条妙计,他命令汉军把毒药涂抹在箭头上,派人对匈奴人传话说:“汉家之箭有神明,中箭者必有异!”匈奴人自恃其众,对耿恭的话不以为意,依然每天进攻着金蒲城。耿恭在城头设立强弩,用毒箭射击匈奴人,匈奴人中箭后,创口皆沸,大惊不已。匈奴人与汉军鏖战多日,城下尸骨累累,阴气日增,上苍似乎感受到了人间的苦难,于是它用了一场暴雨来洗刷金蒲城的阴气。耿恭趁着暴雨用毒箭射击匈奴人,毒液掺着雨水,横流城下,匈奴人死伤无数,不禁相互说道:“汉兵果有神灵保护,真可怕啊!”匈奴人苦攻多日,终无所得,不得不自金蒲城退军。

匈奴人退兵后,耿恭并没有心情来庆祝胜利,他知道匈奴人不会甘心,他们还会再来的。为了下一场更残酷的战斗,耿恭在五月引兵转守疏勒城,疏勒城傍有涧水,据之可为长守之计。事出所料,匈奴人两个月后又来攻城,将疏勒城团团围住,用优势兵力切断了涧水。疏勒城水源已断,耿恭不得不在城中穿井取水,上苍这次没有送来暴雨,汉军穿地已经十五丈了,依然滴水未得。汉军乏水,口渴难耐,不得不榨马粪汁而饮之。耿恭仰天长叹,穿好衣服,向深井再拜,为汉军祈祷,希望能够出现奇迹。耿恭的虔诚似乎真的感动了神灵,不一会儿,深井涌出泉水,汉军愁容顿消,大呼万岁。耿恭命令汉兵将泉水肆意泼向城下,匈奴人大吃一惊,以为神明再次帮助了汉军,又一次不甘心地退兵了。

耿恭两次坚守城池,匈奴人皆不能下,汉兵确实可以庆祝艰难的胜利了。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时年八月,四十八岁的汉明帝刘庄驾崩,十八岁的汉章帝刘炟即位,上苍给匈奴人送来了一个绝佳的反攻之机。

今年的十一月与去年的十一月格外不同,在这个寒冬里,西域诸国纷纷背叛大汉,北匈奴不失时机地大举出兵,都护陈睦、戊校尉耿恭、己校尉关宠全部遭到了围攻。大汉国有大丧,救兵不至,留守西域的汉军孤军奋战,形势岌岌可危。车师王与北单于联兵进攻疏勒城,耿恭勇气不减,与将士们坚守数月后,粮食吃完,乃煮铠弩,食其筋革。北单于知耿恭已困,欲必降之,于是派使者对耿恭说道:“你若归降我,封你为白屋王。”耿恭佯装同意,引诱匈奴使者上城,亲手杀之,在城头支起架子,生火烤之,以辱单于。单于大怒,再次发兵围攻疏勒城,耿恭竭力坚守,疏勒城上“汉”字大旗依然飘扬着。

关宠在柳中城也在坚守着,他派人杀出重围,向朝廷告急求救。汉章帝刘炟召集文武百官商议对策,司空第五伦认为不应该救援,司徒鲍昱大声斥责道:“使人处在危难之地,有急而弃之,外则纵蛮夷之暴,内则伤死难之臣,如果这样的话,以后就不用打仗了!匈奴如果再次侵犯边境,陛下凭什么使将士们抛头颅洒热血呢!”汉章帝刘炟采纳了鲍昱的意见,派遣酒泉太守段彭与王蒙与谒者王蒙、皇甫援发张掖、酒泉、敦煌三郡及鄯善兵合七千余人以救援关宠等人。

中国版拯救大兵瑞恩:十三将士归玉门

疏勒城遗址,今新疆自治区奇台县城南64公里处的半截沟镇麻沟梁村

经过几个月的艰难行军后,第二年(76年)正月,汉兵抵达柳中城,大败车师军队,北匈奴惊恐而走,车师国复归降大汉。这时,关宠心力交瘁而死,王蒙等认为大功已经告成,便想引兵而还,耿恭军吏范羌时在军中,苦苦哀求王蒙等继续前进,以解疏勒之围。诸将一路走来,倍感路途艰险,都不敢再前进一步了,于是分兵二千人与范羌,让其带兵救援耿恭。范羌冒着风雪翻山越岭,终于在夜中抵达了疏勒城,疏勒城中的汉军已经只剩下二十六人了,当他们夜听到城外的兵马声时,都以为匈奴人又来了,纷纷惊恐不已。范羌激动不已,他使出浑身力气,对疏勒城中的汉军喊道:“我是范羌,大汉派军队来迎接校尉了!”城中闻言皆喜,大呼万岁,打开城门迎接范羌带来的援军,耿恭与范羌拥抱在一起,喜极而泣,久不能止。

经过一夜休息后,范羌保护着耿恭等二十六人离开了疏勒城,匈奴人紧追汉军不舍,汉军且战且行,一路险象环生。经过三个月的艰苦行军后,耿恭回到了玉门关,当他清点自己的手下时,仅有十二人尚且活着,他们衣衫褴楼,形容枯槁,已然不成人样。在玉门关,中郎将郑众感动不已,为耿恭等十三人沐浴更衣,上书嘉奖之。耿恭回到洛阳后,向汉章帝刘炟痛哭请罪,汉章帝刘炟赦免不问,以耿恭为骑都尉,嘉其守城之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