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清书屋 / 文化综合 / 基辛格:跨文化交流的使者(二)

0 0

   

基辛格:跨文化交流的使者(二)

2018-06-19  三清书屋

本文共2065字丨阅读全文需要2分钟

基辛格的五位导师与资助人

正如基辛格所言,很难想象一个外来的难民会站在这个国家权势和威望的顶端,那么“亨利是如何做到的”呢?除了他过人的天赋与才能、工作狂般的旺盛精力之外,基辛格巧遇的几位人生导师与资助者在他成为叱咤风云的世界外交政治家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基辛格在军队巧遇的第一个人生导师弗里兹·克雷默是德国文化的传人。克雷默是不满纳粹统治逃亡美国的日耳曼人,与基辛格被迫的逃亡不同,他的流亡是主动的选择。他学识渊博,拥有德国歌德大学的法学博士学位和罗马大学的政治学博士学位,是一个对欧洲思想文化有很深造诣的学者。克雷默的出现“给了21岁的基辛格全面的影响,而此时基辛格正在寻求指导和方向。当他处于丧失其文化传统认同的时候,这个普鲁士学者——士兵成了德国文化的人格化身”。正是在克雷默的指导、培养、扶持之下,基辛格初露锋芒。21岁的士兵基辛格开始接触到斯宾格勒、康德、妥斯陀耶夫斯基这样的欧洲思想家。此时,基辛格不再对成为会计师心驰神往,而是超越物质层面的生存,将目光投向深邃的人类历史,思考自由等形而上的问题。

1947年秋季,根据克雷默的推荐,基辛格进入哈佛大学开始了学术之路。在这基辛格思想最终形成的时期,两位哈佛政府系教授对基辛格产生了重大影响。卡尔·弗里德里希和威廉·埃利奥特是政府系的两位大牌教授,他们对基辛格思想形成的最后阶段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弗里德里希是生于德国的新教徒,和克雷默一样也是属于德国中上层阶级的一员,受过良好的教育,1926年为求学离开德国,最后执教于哈佛。弗里德里希是康德哲学的忠实信徒。埃利奥特则是来自田纳西的新英格兰人。20年代早期,埃利奥特作为罗得斯访问学者赴牛津大学,在这里,康德的著作征服了他。

弗里德里希是严谨的欧洲大陆传统型学者,他对于埃利奥特浮夸的风格,凭借直觉想象的漫不经心的学风持轻蔑的态度,因此弗里德里希和埃利奥特在政府系无论在学术上还是个性上成为势同水火的竞争对手,虽然这并不妨碍他们对康德哲学的共同爱好。政府系的学生发现,很难同时与这两位教授保持密切的关系,非常有趣的是基辛格却做到了,这令他的同学们很吃惊,有研究者认为这也许是基辛格意识到两位教授之间的竞争掩盖了他们具有共同的哲学传统,而聪明的基辛格显然找到了与两位教授沟通的话题。当然,这也表现了基辛格在竞争的各方之间纵横捭阖的才能,弗里德里希后来就这样评论他的学生:“他是一个很圆滑的奉承者,这是他成为一个成功的谈判家的部分原因。”实际上弗里德里希的评论不仅适用于他与其导师的关系,也适用于基辛格与其竞争对手的关系,基辛格传记的作者沃尔特·艾萨克森就指出:“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会表现出类似于移民的那种渴望,讨好其批评者,寻求他们回心转意。一个朋友曾经说过,'基辛格有一种非常强烈的使所有人都喜欢他的需求’。”

在两位教授的调教与扶持之下,基辛格在哈佛大学如鱼得水,本科毕业后留在哈佛继续攻读研究生。1951年,在埃利奥特帮助下,他担任了哈佛国际讲习班的执行主任,这个讲习班旨在将“那些在各自的国家即将登上领导职位的”外国年轻人聚集在一起。在为期6周的时间中,基辛格成为好几位未来外国政治家的指导老师,与他们建立了宝贵的联系。1952年3月,也是在埃利奥特帮助下,基辛格成为《合流》杂志的主编。1954年,基辛格获得了博士学位。哈佛求学的经历奠定了基辛格一飞冲天的基础。

1955年,基辛格成为对外关系委员会核武器与对外政策研究项目的主任,1957年基辛格根据这一项目研究成果出版了《核武器与对外政策》一书,基辛格据此获得战略家的美名,也因此跻身重要的国际关系学者的行列。同样重要的是,在完成研究项目期间,基辛格结识了纳尔逊·洛克菲勒,双方建立了非常密切的朋友关系。1956年洛克菲勒邀请基辛格协调一项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的专题研究项目。此后,基辛格担任洛克菲勒的对外政策顾问,他因此更深层次地进入到美国外交权势集团的圈子之内。当然,富甲美国的洛克菲勒也成为基辛格的财政资助人。

尼克松与基辛格

基辛格得以成功的最后一位关键人物就是理查德·尼克松。基辛格长期以来一直是尼克松在共和党内的竞争对手纳尔逊·洛克菲勒的幕僚,1968年洛克菲勒与尼克松竞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但是,在最终赢得大选之后,尼克松决定邀请基辛格担任他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把基辛格送上了世界外交舞台。尼克松与基辛格形成了一对奇特的组合,他们在设计和推行新的美国外交方针时的战略共识与密切合作,他们在追求个人声望上的紧张对立与冲突,他们对彼此才能与洞察力的惺惺相惜,在许多方面相互契合,许多方面又相互排斥。但是无论如何,是尼克松使基辛格的外交才能有了发挥的可能,基辛格曾说:“我不能确定与另外一个总统能不能做与他(尼克松)所做的那些事情。这样一种特殊关系,我指的是我和总统之间的关系,总是取决于两个人的风格……确实,一些事情取决于总统是哪种类型。我所做的一切之所以可以实现是因为他使我有了去做这些事情的机会。”

本文来自《人物》杂志2009年第1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