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韵书韵书韵 / 诗歌鉴赏班 / 端午 | 《诗人的节日》(九叶枫诗社)

分享

   

端午 | 《诗人的节日》(九叶枫诗社)

2018-06-22  书韵书韵...

【晓晨简评】


端午!我邀屈原一起畅饮 

——杨焕亭 

江山依旧枕着激流 

浩浩汤汤可你 却伴着

涛声行走了三个千年

渔父被岁月风干了忧伤 

睡成一座土丘只有你

飘撒一头长发在这个日子

唱着《离骚》

 

归来孤独从梦中清醒

不知道你能不能读懂 

一片粽叶的情结还有 

粘合米粒的泪珠

隔世而泣 月色如钩 

稚嫩而又安静,开一坛秦酒

点燃一段旧事

 

问你和秦皇谁是不朽一章

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一卷

怀玉抱瑾,虽九死而未悔

一俟注进酒里,就沉淀为中国精神

往事如烟,春草埋了秦宫、楚都

而麦子深情如一,喂养一个黄色人种  

 

穿越星球世纪去长城脊梁聚会

去汨罗江水竞舟去南海岛礁边垂钓

去钓鱼岛赶海一如泪泡的

《九歌》、《橘颂》还有《蒹葭》、《终南》

一样的兰草,一样的秋菊,一样的风雅

诗骚才是你我共同的拥有

香透魂灵,今夜

我不想说诗歌的盛事只想邀你

饮一杯乡愁去吊祭流失的土地

还有村落的萎缩还有

城市的浮躁,还有心飘向何处

彼岸在哪里?



端午抒怀

——李炳智

 

谗言放逐了赤子的梦想

汨罗江上的游船

穿越节节历史的隧道

追寻着以身殉国的英魂

 

那首千古吟诵的《离骚》

不厌其烦地播放着

楚国风云变幻的喋血情节

国破家亡的臣民

哼着悲凉的《九歌》

臣服于十二金人集权和暴戾的疯狂

 

逝者如斯的感叹

无力抚平汨罗江岸的伤痕

千百只龙舟以气吞山河之势

驰骋在江河湖海

寻找爱国者的感伤

 

撕开苇叶制作的粽子

袒露大红枣儿的赤诚

门户穿插的艾叶和杯内的雄黄酒

让满堂的正气穿透所有的感官

 

“举贤而授能”的主张

被历朝历代制作成字体迥异的牌匾

遮掩了世袭的丑陋

行走在朝堂上的正气

总是让奸小终日惶惶

 

“循绳墨而不颇”的谏言

被人治淹没千年

律典在艰难的爬行中

把行为和秩序挂在方与圆的墙框

 

《涉江》的《哀郢》难平《国殇》

《问天》的答案用《九歌》唱响

举世皆浊的独清

被《湘君》的羽衣舞出一江春水

世人皆睡的唯醒

伴《山鬼》巡游在暗夜蒙昧的路上

 

滚滚汨罗江啊

你在千年流淌的喧嚣中

将蝇营狗苟的沉渣涤荡

那些还原屈子梦想行者们

将昨夜的精忠

托给一个个五月的端阳

 

端午节,我也多了骨气

           ——赵 博

雄黄可以壮胆,艾草用来驱虫

在端午节,把香包贴在心口

把蜜粽捧给亲人

 

今日,江河哭泣,诗句悲痛

我也要喊出子胥之冤

曹娥之孝和屈原之魂

 

过诗人节,读悲壮之诗

念悲壮之人。千年祭奠

我在人世,多了些悲悯

更多了些骨气



 

端 午

 ——冯玥瑛

五月,在浆声里漂泊

菖蒲、粽子、龙舟

精致的细节,原滋原味

 

用艾香打捞一位诗人

《楚辞》《离骚》淹没一个朝代

洇湿一卷竹简的忧伤

 

那个叫屈原的诗人溯源而上

蛾冠、束带,身挂香囊

汨罗江最终以身相许

 

路慢慢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

囚禁一个永恒的日子

 

瘦弱的诗人

身体蛰伏着莲花的香气

可否还在古栈道上凝望家乡

 

在端午

我吃一口粽子

咽一句诗,眼里一片水域

 

艾草插在门框上

—— 董信义

一地潮湿的泪

一片飘动的云

河边艾草无浯

一人举杯邀月

天上亮敞,风行水上

残月闪在云深处

独我问天寻屈子

 

这个节日鬼神相一

远去的在空,心对影无人

我看见山岗上的松柏

在一个人的目光中失魂

那留下的乾坤

风静水无痕

我问时光

不老的心

在哪里安神

艾草插在门框上

年年岁岁



端午节(外一首)

          ——西部井水

我的家,在距离端午节日

很远的地方,风淡淡的样子

 

没有水田和芦苇,粽子是

从传说中,坐马车来的

 

日子缓慢而悠长,野草生长

飞快,触痛了祖父的蓝腰带

 

端午的清晨,他踏着露水上

摇晃的太阳,释放出镰刀

 

艾草是绿色的长剑,插在门上

锋利的味道,可以驱秽辟邪

 

他静下来,说起屈原和汨罗江

多年后,我出远门,邂逅《离骚》

 

屈  原

 

你纵身一跳,就落进了很深的

民间,束之高阁的明天被打碎了

 

民间就是这样,日夜流淌

成为不废的浪花和烟火的味道

 

你的《九歌》的美丽,来自水边

又不断地流进江河和村庄的根上

 

你也流过春秋,汇入歌谣和传说

让今天吃粽子的意义,深达血脉


 

端  午

       ——杨波海

只能在梦里回味

曲莲馍的体贴

鲜艾草的芳香

香包的浓郁

彩线的缠绵……

 

乡村已丢失了端午

进城的儿孙

眼里只有粽子龙舟

老人们守望的

只是记忆的残存……

  

端午·屈原

——张凯

杜鹃啼血,着火的映山红

引燃群山,引燃疯狂的石榴树

也引爆了端午

 

是谁捧一掬山风

把你的名字揉碎在殷殷的呼唤里

像揉碎天问,揉碎九歌

一字一字揉碎成凋零的楚辞漫天飞花

让过往的禽鸟撒遍山川、河流

撒遍城镇,以及村落

用每一片粽叶深情地包裹

 

你说,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何以还没有走到半途

你就像怀里抱着的石头一样

把自己交给绝望,交给水

交给了冰冷的河床

 

大道至简,难道说服自己

真的是远比说服他人更为艰难

九歌当哭,问天问地问鬼神

谁能坦然地向自己的内心大胆诘问

 

披芷带蕙,朝饮兰露暮食菊

你宽大的袖袍缀满了楚句

尘烟起,江山暮年

你随意一个摔袖就卷起了千年的狂飙

 

冒烟的艾草在端午疯长

若红尘有爱,身上有衣,碗中有米

人民安居乐业,国家兴旺发达

谁又愿意向苦难掏心掏肺

 

夏风,听起来就像断了句的离骚

拆掉的骨头,一句离

一句骚

一句汨罗江汩汩流淌的水声

 


远去的尘烟

——野 蒿 

这个时节

那个面对着风雨雷电呼吼的诗人不在了

那个横刀立马的的将军不在了

那个痴情的女子 哭干了泪 也不在了

而蠢蠢欲动的“五毒”

在这个时节泛滥成灾

 

这个时节

当太阳变得刻毒

粽叶的飘香

已远远失去了它本来的意义

下水的龙舟也早已忘记了奔跑的速度

艾蒿就这样改变了味道 失却了颜色

连门前的清静也被喧嚣淹没

 

这个时节

比“五毒”更毒的细胞

已传染给整个世界

疯了似的人们 谁还能记得

那些远去的尘烟

尘烟里 那个诗人的惆怅

那个将军的悲愤与忧伤

还有那个用泪水换回亲人躯体的女子

内心的苍凉与迷茫

 

这个时节

我弯腰在我正在收割的麦田

领受着太阳的刻毒

耳边的喧闹 让

内心的宁静难以持久

眼前 一片片尘烟

远去的新生的

 

这个时节

我的目光

怎么也无法穿透

我知道

我只有睁大着眼睛做梦

我梦见 那个高贵的诗人

向我诉说痛苦

我梦见 那个威武的将军

向我呐喊冲锋

我还梦见

那个多情的女子

千万滴闪莹的泪

已汇聚成奔腾不息的长河



端午遥想

——刘勇杏

打开清香的苇叶

家的味道溢出心里的甜

采一束艾草插在门楣

幸福就是渗入生活细节的关怀

轻绕五彩的丝线在玉臂 

相思就缠绕在心间

 

饮一杯黄酒,让激情漫漫飘远

我像是穿越了时空

看到一位佩戴香草的翩跹少年

在兰芷间舞动夏天的光剑

渴了,他饮用清晨采收的玉露

饿了,他餐食夕阳跌落的色彩

 

突然一声嗡响。变幻我眼前的景象

汨罗江畔,站着洗尽铅华

两鬓沧桑的屈原。嘴里唱着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忧未悔”

 

我想喊他回来,喉咙发不出声

砰地一声,他抱石跳进江水

顷刻,空气里弥漫着淡淡香草味

似乎又能看到,远处的少年在剑舞

醒来,我醉倒在一片香草里

原来是梦,但少年的影子

清晰可见,如你站在我的面前


端午怀思》(外二首)

——王新琳


屈子,我在一首诗里与你相遇

这首诗如今已是我的汨罗江
是我一江怀念一江泪啊,屈子

年年端午,艾草疯长
荒芜我的汨罗江
年年端午,追不上你踪迹的龙舟
划伤我的汨罗江
屈子,你何以决绝
用一江沉默负我今生

你不知道会有一位痴情女子
将在你的诗里跋涉千年吗
你不知有一位执着女子
会用一生
追思你的天问

我身披薜荔腰束女萝
可是不见你,屈子
我向谁嫣然一笑

我的守望就是你的橘颂了
受命不迁,深固难徙
守着你云水苍茫的楚辞
遗世而独立



在端午》


剥粽子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青绿的岁月已经泛黄
曾经的月吟孤影
以及吹老芦花的风
一年一度刮过汩罗江

剥棕子更是一个怀念的过程
棕叶锋利如匕首
一层层打开颤栗的心
打开楚辞九章
思君子兮徒离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