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中国妈妈,我输了

2018-06-23  jimmylius...

柳飘飘了吗

业余追剧,专业吃瓜

关注


表妹个人号「柳飘飘了吗」

第 13 篇推文


选一块学校空地当舞台,中学生走上去,大声对同学、老师、家人喊出心声。


我真的很想吃肉!!!



听上去很酷?


这来自最近一档争议节目——


《少年说》



《少年说》最近很火。


芒果台制作,原型是日本tbs综艺《校园疯神榜》的“未成年主张”环节,和原型一样,《少年说》也主打未成年的主张


许多媒体谈到它,一是版权,二是剧情,三,中日校园文化差异。


呵呵。


表妹想聊点不一样的。


就以那上了微博热搜的8分钟(第一期从4'17''到12'17'')为题。


在这8分钟,表妹从未如此明显地感受到——我们的少年太棒了,但我们的中年不太行。


01


这是一段女儿向母亲发起的对话。


一上来,女儿很勇敢,“我今天要吐槽的是我的妈妈。”


鼓掌。


她妈妈是谁?


一个典型的中国式母亲。


她口中有一个别人家的孩子、她经常拿这个孩子给子女施加压力、她的口头禅是:“你成绩那么差,为什么她会跟你做朋友”。


仿佛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什么规矩,一代一代的小孩都要这么被“比”大,还美其名曰“挫折教育”


久而久之,女儿当然抵触,反抗,毕竟,“你自己的孩子也很努力。”



是啊。


全校第一只有一个,全班第一也只有一个,除了他, 其他人就是差,就是“垃圾”吗?


孩子的诉求对不对?


对。


但诡异的是,这个“对”,在妈妈面前,溃不成军。


02


在表妹看:袁妈妈真乃高人。


教育高人。


道理,她信手拈来。


要做事半功倍

而千万不要做事倍而功半的事情



培养好的学习习惯、掌握好的学习方法

是永远陪伴你终身的

知道吗

这是你在学习中要掌握的东西

跟学习好坏没关系的



对了,她还喜欢把“第二个”说成是“第二一个”(懂的朋友懂);


袁妈妈教育女儿这几分钟,看得表妹五体投地。


Round 1。


袁璟颐说,不要拿她跟学霸闺蜜比,你自己的女儿也很努力。


袁妈妈:不不不,你get错重点:


一,我可不止拿你跟学霸女闺蜜比,还比过其他同学。


二,我比的不只是学习成绩,还有学习习惯和学习方法。


你错了。



Round 2:


袁璟颐显然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反击”。


她以退为进:不要老是这样子打击我。


她再退一步:我说了我不适合激将法,你们老是打击我,我就一定会觉得自己很差……


事实上,与其说这是“策略”,不如说是她的心声。


你看,说到后半句时,她哭了。



周围同学也纷纷共鸣。


袁妈妈应该被打动吧。


没有。


她说:

妈妈承诺你的事情,妈妈都做到了

再反思一下,你承诺我的,你都做到了吗?



看到没,袁妈妈更策略地转进这个话题。


转进,不是转移。


转移是躲闪,而转进,主动权还握在自己手上。


我们无从知道母女俩之间的“承诺”,表妹猜,应该是某一次妈妈罕见地按照女儿的心意办事,但女儿却没有办到妈妈要求的事。


女人果然陷入内疚。



她知道自己(曾经)理亏。


她不说话了。


Round 3。


但临下台,女儿还是“不死心”补上一句——


“那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说别人家的孩子比我好了?”


可惜,袁妈妈还是那个有原则的妈妈:


当你很强的时候,我觉得我要拍一下;当你觉得自己很弱的时候,我觉得我要推你一把



接下来的教育,更是正确得近乎天条。


“有些东西你一定要改。”


“不是说我肯定你你就能出得了效果,我说实在的。”


“掌握对的学习方法和学习习惯会叫你终身受益


……


表妹强烈建议你看这一分半钟——


| 时长:1分26秒 |


03


是的,面对袁璟颐的挑战,袁妈妈的应对,完全称得上降维反击。


从技巧到临场反应,我们一点毛病挑不出来。


句式是理智派的:


“我认为我是属于比较客观的,第一个……;第二一个,……。”


措辞是思想课的:


方法习惯陪伴你终身的


反思一下,你承诺我的,你都做到了吗


有些东西你一定要改、要去实践,否则没效果的,我说实在的


技巧是辩论式的。


还是职业选手。


节奏:“璟颐,我觉得你很棒,但是”——这时有意停住片刻,然后……巴拉巴拉。



互动:长篇大论后不忘抛回问题,以循循善诱的既视感看着对方辩手:“你说呢。”



就连肢体语言,也极富感染力。



坦白讲,即使年纪大过袁璟颐一轮的表妹,上台,也极有可能被袁妈妈怼得哑口无言。


纵观全场,袁妈妈唯一一次柔软的时候,是当那个学霸女闺蜜说出:“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家的孩子,而是我们自己”。


这时,袁妈妈难得没有驳回,反而带头鼓掌,表示认同。



但你再注意她表示认同的方式:一边鼓掌一边眼光飘忽,望向四周。


这真的是认同吗?


不确定。


或许只是没有想到更对的道理去回应而已。


因为“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家的孩子,而是我们自己”是一句正确得不能再正确的鸡汤。


许多媒体在谈到这段时,态度是“为什么跟爸妈讲道理这么难”。


事实恰好相反,这种“鸡同鸭讲”的场面,不是一方讲道理,一方不讲道理。是一方(孩子)不想讲道理,而父母(偏偏)不放过道理。


袁妈妈的本质,就是一个“正确的中毒者


在她的价值观里,世界万事,只有对错之分,对了,就该做,全力去做,而错的,则该避之不及,连偶尔心向往之,都是罪过。


太难了。


这样做人太难了。


表妹斗胆问一句,袁妈妈,你自己做得到吗?


04


韩寒有句话,大家应该再熟悉不过。


“我们听过无数的道理,却仍旧过不好这一生”。


字面上的理解是:“我们所听到的大道理,都是别人通过他或者(她)所看到的世界得出来的结论,我们要根据实际情况选择性地相信那些大道理。”


对吗?


对。


但随之年纪渐长(要承认这点真的不好意思),表妹的理解,渐渐有了另外一层。


即:我们当然明白道理,但就是偶尔忍不住地,必须地冒犯道理一回。


就好像我们知道努力是对的,但还是需要时不时葛优瘫一整天。


就好像我们知道健康饮食是对的,但还是一月有那么一两次暴饮暴食,酩酊大醉。


就好像我们知道两情相悦是对的,但年轻时还是难免喜欢上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


春夏有一次去《奇葩说》当嘉宾,辩题是《该不该感激生活的暴击》。


轮到她发言,她说这么一段话:


我是感激暴击的

但我觉得暴击之后的我自己确实变得没那么可爱了

就是我变得不会撒娇了

我没那么柔和

不会像其他女孩子一样跟妈妈说很贴己的话

在遇到很多问题的时候我攻击性超强,我非常强硬

我变成我自己不太喜欢的人

但我没有办法调整

因为我觉得这是最安全、最有效果、最能顾全大局的活法




安全、有效果、顾全大局,这些选择无疑都是对的,但当一个孩子终于学会用这种原则去处理任何事,妈妈们,请留意,她还会跟你讲那些没P用的悄悄话吗。


05


有没有想过。


为什么《少年说》的原型,《未成年主张》会诞生在日本。


很多媒体又说错了,不是日本人比较勇敢、早熟、开放。


事实恰好是,日本自身就是一个极度压抑自己的民族。


都知道,日本自杀率居世界前列,但据说,日本人自杀往往选择三四月份,除了季节对抑郁症的影响,其中一个原因据说就是因为三四月份恰好是公司上一年年度审计的周期,这时候死了,工作刚好交接完毕。


同样的,我们中国,也是一个害羞的民族。


即使是最亲密的人面前,我们也羞于袒露内心。


这是一种阴魂不散的正确意识,凡是错误的、无用的、退步的都该被禁止。


但谁的人生能一直硬邦邦地坚挺下去呢。


这也是这档节目真正的价值。


《少年说》,不鼓励少年说什么正确的话,是给出一个舞台,听听我们的少年,在困惑什么、犹豫什么、任性什么。


回到袁璟颐母女身上。


从头到尾,袁璟颐不知道自己“不够好”吗。


她当然知道。


只是她希望她的妈妈能理解她不是第一,宽容她不是第一,接受她不是第一。


可惜,大多数的家长就是袁妈妈的反应——


不是第一,那就继续努力啊。


嗯,妈妈,你是对的。


但我将掩面而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