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往北走,踉跄不回头

2018-06-23  我叫陈周...



​一阵风吹过,窗外的香樟树被吹的哗哗作响,有些往事,正好被覆盖。


Y城的夏天总是这样突兀,毫无征兆。只有在你穿上裙子的时候,轻轻感叹一句:又是一年炎夏。于是,夏天就到了。



周末清早背上吉他走在路边的小道,路人行色匆匆。路边的行道树,郁郁葱葱,但是仍然遮不住阳光想要钻进来的冲动。独自走到路的尽头,红灯;左转,距离上一个十字路口,已经过去近五年了。


五年的时间,发生了很多事,忘记了很多人;就像一部电视剧,慢慢消失的路人甲乙丙丁。


从来没有正式的道过离别,就已经是永别了。


 

高考结束之后,填志愿的时候,碰巧遇见班上一位学习甚好却不太熟悉的女生,隔着老远冲我笑,走近了却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说:“哇,你也长青春痘了啊  ”,我尴尬一笑:“老了老了啊”。转眼间,时光过去快五年了,青春痘也不知是何物了,那个人,也模糊的想不起样子了。


去年夏天的暑假,找手机充电器的时候翻出来一打贺卡,牵出来一阵青涩的回忆。那贺卡,依稀记得,是高考结束后很多同学互相赠送的。一一翻出来看,名字变得陌生,偶尔冒出来一两个熟悉的,还有的根本就怀疑是不是真的认识。


送贺卡的主人,有的已经结婚了,有的已经工作的,还有的,已经失联快十分之一个世纪了。贺卡上,大致写的都是一些青涩的语言,或者一些客套的话,包括什么“以后多联系、不要忘了我”等等。在今天看来,都是善意的谎言吧。


 

在众多正方形贺卡里,有一张紫色的长方形贺卡显得鹤立鸡群。打开来看,里面用好看的小楷清秀的写着:夜空星星那么多,我不知道哪颗是你。于是我买下了整个星空,其中就有了你。靠近贺卡末端,有署名和日期。一瞬间,往事铺天盖地的如海潮般涌来。


记得当年刚收到这份贺卡的时候,同学看到里面的留言,笑嘻嘻的猜测这歌男生八成是看上你了吧,我摸了摸自己圆圆的脸说:“嗯…不会的”,并报以苦涩的微笑。后来,为验证同学的说法,我借了个手机去查这段话的意思,用光了一个月的流量,也没查到个所以然。


 

现在,我依然不知道这段话的来源或者其中的含义,我想,八成是这个男生在某个小说里随手抄下来的吧。


年少不仅是轻狂的、无知的、也是羞涩的、懵懂的、太多的念想过于美好,又过于忠诚。


年少不敢言情、不敢拥抱、畏惧校规如同畏惧犯罪。


年少的喜欢、就是每天能看到他、每天期望他对自己笑、即使能和喜欢的他说上一句话、也能欢喜一整天。就是这样甜心微妙的情愫,充斥着那青春洁白的辰光。


短暂的青春里,谁没喜欢过某个人呢?那是我们最初看到所谓爱情的模糊样子。


也许,如果你不说,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你曾喜欢过她;如同他不说,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他心里曾经有个你。青涩的年纪里,你说,我们就在一起;你未说,我们就散落在天涯


面对你的青涩和腼腆,我也曾三缄其口。


某个阳光温暖的午后,你借我的校服入睡,我看着你去睡,温暖了我的心口。


 

岁月已远走,好多话就像突然到来的炎夏一样。过往不及回首,回首挡不住袭来的忧愁。眼看烈阳高高升起,我不得不加快脚步,踉跄往前走。


此刻,坐在舒适的图书馆里,望着窗外的行人,不禁想问:”当微风吹来炎夏,我在这里书写,你在何处安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