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透慎入2】园艺写成这样确实下了大功夫!

2018-06-24  植物迷的...

剧透小讨厌松鼠君又来了,接着说《园丁的一年》这本书,园丁眼中的六月是除不尽的蚜虫和割不完的杂草。与蚜虫大战还真是使出浑身解数,液体、药粒、喷剂、烟草、注射液统统用上,恨不得出现砒霜这种药物。然而结果依然无济于事,蚜虫走过的地方,一片枯萎景象。

而除杂草就没有这么仓皇失措了,反倒颇为有趣,起初作者妄想雇来一头山羊,打理院子的杂草,最后山羊等了两星期也没有出现,于是一台割草机横空出世,这可了不得全家对这个新鲜事物甚是关心,仿佛电气时代来临时看到电灯一样稀罕。

全家人都争抢要去草坪上推一圈,在书中特别使用了“央求”这个词语,而到了后来,再次想交给家人使用割草机,则使用了“不冷不热”这个词语,“可是我没空”。除草大业还是踏踏实实的落在了园丁自己肩头,一点偷懒机会也没有。



一不留神就有血光之灾的七月

杀虫除草告一段落,不可避免的就是接下来的“七月流血事件”,作者把在七月嫁接表述为铁打的园艺四季定律。满院的蔷薇等待嫁接,是考验园丁动手能力的时刻了,谁会知道那饱满的花芽是靠那血染的手指,一个个一棵棵嫁接出来,作者文中调侃道,七月流血不止一个嫁接,获得手指割伤在园艺事务里还有很多途径,可不止嫁接一种,扦插育苗、修剪枝条、整理灌木都有可能获得手指出血这一结果。

说到这里突然想到白毛掌与黄毛掌,一种仙人掌科植物,不及蔷薇嫁接刀光剑影留下伤口,但是满身的软刺,足以让人体会芒刺在背这一成语,刺座密密麻麻的排列,小刺看上去远没有那么大的威胁,直到你试过一次才知道坐立不安的感觉。每次浇水、挪动花盆都离它远远的,一不留神碰到,手上就会粘满小刺。这种小刺接触到皮肤因为太细小并不容易被发现,不及时拔出就会隐隐作痛,刺痒感持续存在很久很久,让人心心念念坐立不安。一点也不亚于“七月流血事件”。



在这个月份作者还介绍了不同场景,必然会有固定搭配的植物。比如火车站铁路边,作者认为站台是天竺葵、矮牵牛、秋海棠、旱金莲等草本观花植物的天下,而蜿蜒的铁路上,蜀葵、向日葵、大丽花、藤本蔷薇等花卉成为亮丽风景线,取悦驾驶员,吸引乘客。

松鼠君作为火车乘客首先会想到的铁路代表植物一定是夹竹桃,这边的火车站给人印象,只不过是不太讲究绿化罢了,几个常年不变的花坛就已经给足了面子。多少次漫长的旅途,除了低矮的平房,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田间,远山又太远遥不可及,难免令人乏味,唯独每次站台的夹竹桃成了一抹亮色。不论是泥土垒墙的站台还是石子铁轨道路两侧,柳叶形状的树叶,粉红的一团团花朵,夹竹桃成了铁路旁常见植物。


十月其实是春天的第一个月份

天气转凉,秋天可不是万物凋零的季节,作者眼中可没有凄凉萧瑟这些悲观词眼。反而满脑子想的是去花卉市场寻宝,为来年春天的花园挑选合适的花草。在作者眼中花卉市场可有别于蔬菜店和五金店,可不是简简单单你买我卖,这里更像一个信息交流中心,说说最新品种,聊聊过往的养护经验。

的确如作者所说,养花种草能有个三五知己再好不过,时不时约上好友市场上走上一圈,一定会有许多新收获,上回逛花卉市场聊到紫苏,一下话匣子就打开了,大家七嘴八舌抖落出了紫苏三大品种,细分到叶片的差异,有的花友说叶片上绿下紫,是白苏,正反面全紫这是名副其实的紫苏。然后又顺理成章的转移到了与紫苏相关的美食烤肉、日料与大闸蟹。通常烤肉与日料更多的是白苏,而蒸大闸蟹的蘸料则选择紫苏。说起口感差别都描述的细微详尽,紫苏味道更佳接近孜然味道而白苏会有淡淡的薄荷味道。



动人春色的假象大约在冬季

树木与灌木到了冬天都变的光秃秃,按作者的话,这是视觉假象罢了,实际上它们是把老叶替换掉,在枝头缀满了来年动人的春色。到了十二月花园被整个白雪覆盖,一切都暂告段落。园丁安心的把花园交给了“雪花羽绒棉被”,自己也躲在火炉旁查阅大量的园艺指南。此时不再是被花花草草埋没,而是被成堆的园艺指南、年鉴、手册给覆盖。

十二月总是最适合做总结的时刻,园丁同样如此,总结一下今年又收集到什么名贵品种;检讨一下误把耐阴植物放在阳光雨露下;计划一下明年花园需要怎么规划布置。只不过一切都要等到翌年三月,园丁似乎不适应每天坐沙发烤火炉的生活。于是便有了灵光乍现,用上一切花盆打造冬季花园,棕榈、龙血树、天门冬、君子兰等植物一下全都派上用处,室内俨然自成森林。



尾声

作者最后将园艺与生活结合,最终变成了时间话题,说到一棵雪松可以长到140米,树冠就有16米,如果真的活那么久,亲眼见证自己的劳动成果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的确,迷恋花花草草是一件极其需要耐心和恒心的事情,因为一草一木不会因为你的着急心切或疏忽冷落,改变它自己的生长规律。

就像松鼠君奶奶家的核桃树,在满是低矮的胡同里远处看去异常突兀,谁曾想50年前只是一个十来岁小男孩手中的一枚果实。而现如今金秋挂果,当年的小男孩早已变成了一个小老头。一棵核桃树见证了三代人的琐碎生活,还在静静的等待下一代人爬上枝头眺望远方。

有时也会想,在真菌界,几个小时完成生命周期,一种蘑菇清晨雨露中撑开小伞,傍晚归途再次寻觅生长蘑菇的地方,已经是一片黑色腐败;再到草本植物,以年作为生命周期,二年生草本,第一年秋冬只能看到叶片,等到第二年开花结果完成生命周期;最后木本树木,则是按百年甚作为周期计算,一棵参天银杏,作为孑遗植物在它的周边发生了斗转星移的变化,历史学家都不及它博古通今。想到这里心中不仅感慨,到底是我们来到这个世界见证了万物生长,还是只不过是沧海一粟,来这世间走一遭呢?

?

封面:《小森林 夏秋篇》剧照

插图:《园丁的一年》


欢迎关注植物迷,花草好看养的长久,才会长出感情来呀!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