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时光 / 肝癌 / 肝癌疼痛的中医外治概况及思考/ 喝胡萝卜...

0 0

   

肝癌疼痛的中医外治概况及思考/ 喝胡萝卜汁也能治癌(肝、肺癌)

2018-06-30  太平时光
 [摘要] 肝癌是临床上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根据最新统计,全世界每年新发肝癌患者约60万例,居恶性肿瘤的第5位。其中肝癌疼痛的发生率约占肝癌患者的75%,故在抗癌治疗的同时, 止痛也是肝癌治疗中的重要内容。我们从中药外敷肝区止痛、中药涂擦肝区止痛、中药敷脐止痛、穴位敷药止痛、针灸止痛等方面对中医外治法治疗肝癌疼痛进行了述评,并对这些研究取得的成果进行分析和展望。 
中国论文网 /6/view-4164154.htm
  [关键词] 肝癌;中医药疗法;疼痛;中药外敷;针灸疗法 
  [中图分类号] R735.7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3-7210(2013)05(c)-0138-04 
  原发性肝癌在我国属高发病,一般男性多于女性。目前我国肝癌患者数约占全球的半数以上,肝癌已经成为严重威胁我国人民健康和生命的一大杀手,其危险性不容小视[1]。癌性疼痛是疼痛部位需要修复或调节的信息传到神经中枢后引起的感觉,是造成肝癌晚期患者主要痛苦的原因之一。目前三阶梯止痛药物、放疗、化疗、神经阻滞等方法在临床中已经广泛应用,但效果不一,因各种原因仍有50%~80%的疼痛没有得到有效控制。而中医药在外治控制肝癌疼痛方面有一定特色,现将相关文献作一述评,旨在为肝癌疼痛的临床治疗以及研究提供借鉴。 
  1 中药外敷肝区止痛 
  朱双进等[2]研究了肝癌疼痛患者60 例,随机分为治疗组40 例和对照组20 例。治疗组给予蟾乌散外敷,其药物组成:蟾酥50 g、生川乌50 g、延胡索20 g、丁香20 g、乳香20 g、 没药20 g、细辛20 g、生半夏20 g。治疗时取100 g敷于疼痛部位。对照组予盐酸曲马多片50~100 mg口服。研究发现治疗组疼痛缓解率为87.5%,对照组为75.0%,两组比较差异有高度统计学意义(P < 0.01),在缓解疼痛时间上,对照组一般为3~4 h;而治疗组一般为6~12 h,个别达72 h,治疗组缓解疼痛时间明显长于对照组。在不良反应方面,治疗组仅1例出现瘙痒,而对照组中出现了数例恶心、胃部不适、嗜睡。李永浩[3]予双柏散外敷肝区疼痛部位治疗43例肝癌疼痛患者,双柏散按侧柏叶2份,大黄2份,泽兰1份,黄柏1份,薄荷1份,加热后外敷,每例每次用150~ 300 g,外敷持续6 h左右,每日1次。对照组44例按三阶梯止痛原则采用西医治疗。记录用药7 d后根据患者自诉进行疼痛缓解程度评价,研究发现两组止痛总有效率相近,治疗组的完全缓解率和明显缓解率均略高于对照组,但在不良反应方面,治疗组仅1例有轻度皮肤潮红和瘙痒,对照组则见有较多的不良反应, 如头晕5例,便秘5例,呕吐4例,腹胀4例。吴迪等[4]研究了30例原发性肝癌患者,随机分组, 对照组15例按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三阶梯止痛原则治疗,治疗组15例在此基础上同时外敷四黄散,组方为大黄30 g、黄芩30 g、黄连30 g、黄柏30 g、薄荷15 g,敷于患者疼痛最明显处,每次6 h,每日1次,连用1周。治疗组有效率为86.67%,对照组有效率为53.33%,两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5),治疗组生存质量提高12例,稳定3例,而对照组生存质量提高7例,稳定4例,降低4例,两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5)。何子强等[5]采用自制速效镇痛膏治疗26例晚期原发性肝癌患者,速效镇痛膏由生南星、生川乌、生附子、马钱子、乳香、没药、干蟾皮各20 g,芦根15 g,穿山甲50 g,雄黄、姜黄、山慈菇各30 g,皂角刺15 g,磨香1 g,冰片4.5 g等组成,贴敷肝区,2~3 d 1次,10次为1个疗程。对照组26例以度冷丁、强痛定等常规剂量肌内注射。治疗后治疗组总有效率为92.31 %,平均起效时间为20 min,对照组总有效率为84.62 %,平均起效时间为32 min,结果表明速效镇痛膏具有较好的止痛作用,且起效时间快,无成瘾性和依赖性。程志生等[6]将82例肝癌疼痛患者随机分为对照组40例,治疗组42例,对照组采用内科常规治疗,治疗组在内科治疗基础上加用自拟天仙止痛方外敷肝区,外敷8~10 h,每日1次,天仙止痛方组成为:天仙子50 g、白花蛇舌草30 g、夏枯草30 g、丹参10 g、元胡20 g、蚤休12 g、三棱15 g、莪术15 g、生乳香、生没药各25 g。治疗后治疗组总有效率为88.1%,对照组总有效率为57.5%,两组比较差异有高度统计学意义(P < 0.01)。治疗组中3例出现局部烧灼感,停药后自行消失。祁培宏[7]以温阳止痛膏外敷肝区疼痛部位及肝俞、章门处治疗原发性肝癌疼痛患者40例,温阳止痛膏由附片、白芥子、乳香、没药、蟾酥、雄黄、全蝎、蜈蚣、大黄、丹参各等分,冰片0.5份组成,每日1贴,保留24 h,连用2周。对照组40例服用氨酚待因片,每次1片,每日3次。结果发现两组治疗后疼痛总疗效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 > 0.05),但治疗组完全缓解率较对照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5),治疗组用药后起效时间及止痛持续时间均较对照组有显著性差异(P < 0.05),但同时治疗组出现皮疹、瘙痒5例,而对照组未出现明显不良反应。龚淑芳等[8]研究中晚期肝癌癌痛患者76例,随机单盲分为治疗组40例和对照组36例。治疗组予以消瘤止痛外敷散于肿瘤体表投影区外敷,每日1次,同时给予特定电磁波仪局部照射40 min,连续用药30 d。消瘤止痛外敷散组成:青黛40 g、雄黄30 g、明矾30 g、芒硝10 g、制乳香50 g、制没药50 g、冰片10 g、蟾蜍20 g、麝香2 g。对照组给予盐酸布桂嗪100 mg肌内注射,观察30 d,发现治疗组癌痛缓解率明显高于对照组(P < 0.05),治疗后治疗组肿瘤面积较对照组显著减小(P < 0.01),AFP检测结果明显下降(P < 0.01)。袁艳萍等[9]以镇痛散外敷治疗肝癌疼痛患者46例,镇痛散由乳香、没药、细辛、血竭、田三七、生川乌、生马钱子、鳖甲、大黄、山慈菇、防己研末后用麻油调成稠糊状外敷于肿块或疼痛局部,每12小时更换1次。疗效不佳时使用曲马多镇痛。对照组45例仅以曲马多镇痛。两组镇痛前后疼痛评分、血压、脉率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5);实验组曲马多使用量明显低于对照组(P < 0.01),从而认为外敷镇痛散可减少镇痛剂使用量。   此外,还有一些未设置对照组的研究。刘松敏等[10]使用金黄散外敷肝区治疗20例肝癌疼痛患者,其主要成分为:大黄50 g、天花粉100 g、冰片20 g、黄柏50 g、生南星20 g、乳香20 g、没药20 g、姜黄50 g、芒硝50 g、芙蓉叶50 g、雄黄30 g。外敷48 h换药1次,其中显效10例,有效9例,无效1例,有7 例出现局部皮肤丘疹,停药后自然消失。黄永康[11]中药外敷治疗中晚期肝癌疼痛患者28例,以冰片、三棱、莪术、大黄、虎杖、白药各100 g,麝香、没药各50 g,血竭20 g,红花30 g,据患者证型加减川芎、人参、蒲黄、甘草等药物,热敷肝区20~30 min,早晚各1次,治疗5 d后总有效率为28.57%,治疗15 d后总有效率为85.71%,其中16例患者不用第三阶段止痛法即可达到止痛效果。且治疗前后患者生活质量指标评分均有显著性差异。马惠兰[12]以中药外敷治疗14例晚期肝癌疼痛患者,中药组成为:干蟾皮10 g、大腹皮12 g、桃仁12 g、大黄10 g、延胡索12 g、莪术15 g、红花10 g、青皮10 g、木防己6 g、乳香9 g、没药9 g、水蛭9 g、冰片9 g。外敷肝区每日1次,5次1 个疗程,其中显效3例,有效9例,无效2例。蒋希波等[13]研究各种癌性疼痛患者45例,予以鲜蟾皮外敷疼痛处及足三里4~5 h,每日1次,疗程为半个月。发现外用鲜蟾皮前后对照患者疼痛积分明显下降(P < 0.01)。莫定群等[14]使用微波治疗机配合中药贴敷治疗肝癌疼痛患者20例,其中药药物组成为:大黄、黄柏、芒硝、芙蓉叶、冰片、生南星、乳香、没药、雄黄、天花粉、郁金、白花蛇舌草等,取得满意疗效。 
  2 穴位敷药止痛 
  孙浩等[15]选用肝舒贴治疗30例肝癌肝区疼痛的患者(主要由虎杖、姜黄、川芎、乳香等药物组成),贴于肝区胁肋疼痛部位(期门、日月、章门穴)处,2~3 d换贴1次,2周为1个疗程。对照组30例则按照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三阶梯止痛原则治疗。研究结果发现两组总有效率都是93.4%,但治疗组中完全缓解和明显缓解的比率明显优于对照组,治疗组中1例出现少许红疹、发痒,停药2 d后消失;而对照组不良反应有头晕5例,便秘5例,呕吐4例,腹胀4例。倪红[16]研究了50例肝癌疼痛评分大于4分的患者,随机分组,治疗组以化积止痛膏穴位贴敷(由蟾酥、雄黄、明矾、乳香、没药、莪术、芫花、冰片等加工而成),取肝俞、脾俞、肾俞及肝区疼痛部位,每日1贴,连用7天。同时口服益气化积方:生黄芪30 g、太子参15 g、白术10 g、半枝莲 15 g、白花蛇舌草15 g、生薏苡仁30 g、制鳖甲10 g、八月札10 g、生牡蛎 20 g 等,每日1剂。对照组口服盐酸曲马多缓释片。两组治疗后疼痛评分比较,治疗组优于对照组(P < 0.05),而在生活质量评分方面,治疗后治疗组的评分同样优于对照组。对照组头晕、嗜睡、便秘、恶心发生率为46%;治疗组有皮肤瘙痒泛红,发生率为12%。刘容钦等[17]选择了60例肝癌患者,随机分组,治疗组选用芍药甘草罂粟贴贴于期门穴处,保留贴敷时间12 h,24 h换贴1次,7 d为1个疗程,观察2个疗程。对照组按照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三阶梯止痛原则治疗,治疗后发现治疗组总有效率为90.00%,对照组为96.67%,经统计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 > 0.05),从而认为在针对肝癌肝区疼痛方面,两组均有较好疗效。张照兰等[18]治疗原发性肝癌疼痛患者60例,对照组30例仍使用三阶梯止痛原则治疗,治疗组30例在对照组基础上加用消肿止痛散结膏贴于期门、肝俞穴,保留贴敷时间3~5 d换一贴,10 d为1个疗程,观察2个疗程,消肿止痛散结膏主要成分为三棱、莪术、天花粉、土贝母、夏枯草、山慈菇、半夏、芒硝各30 g,冰片20 g,蟾酥10 g,青黛10 g。研究发现治疗组总有效率优于对照组(P < 0.05)。 
  3 中药涂擦肝区止痛 
  陈庆仁等[19]采用砂冰莪术酊对86例原发性肝癌的晚期疼痛进行了治疗,处方组成:朱砂、乳香、没药、当归、丹参、桃仁、红花、地龙、木香、延胡索各15 g,冰片、莪术各30 g,治疗时将酊剂搽于肝区疼痛部位,重复3~5次,外搽5~10 min,而对照组则肌内注射杜冷丁,其中中药组的疼痛缓解比例优于对照组,但两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 > 0. 05),中药组疼痛缓解时间(11.8±2.3)h明显优于对照组的(5.6±2.5)h(P < 0. 01)。谢远明[20]用蟾酥、冰片、麝香浸入酒精中,外擦肝区疼痛处,并结合内服健脾化瘀药,治疗中晚期肝癌25例,除止痛效果明显外,发现患者生存期也得到了延长。 
  4 中药敷脐止痛 
  翁恒等[21]研究晚期肝癌疼痛患者59例,予以佛手散进行药物脐疗。佛手散由麝香1 g、冰片3 g、生川乌6 g、白芷10 g、蟾蜍0.5 g、生马钱子3 g、威灵仙10 g研末组成。每次取0.5 g佛手散填脐,上置生姜片,艾灸姜片15 min后取下姜片,用麝香风湿膏固封脐部,1 d 1次,治疗总有效率为84.75%。陈义文[22]用田螺肉10个,鲜七叶一枝花30 g共捣如泥,加入冰片1 g,敷贴脐部,治疗肝癌痛10余例,取得较满意效果。 
  5 针灸止痛 
  刘宏[23]、刘秀艳[24]均采用针灸联合穴位注射治疗原发性肝癌疼痛,穴位取:曲泉、肝俞、心俞、大椎,均行阻滞针法,留针30 min,每日1次,拔针后于曲泉、肝俞、心俞分别予丹参注射液2 mL,隔日1次穴位注射,并加以关元穴艾灸,14 d为1个疗程。对照组则按照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三阶梯药物止痛法治疗。刘宏的研究发现两组治疗前后疼痛视觉模拟评分比较有统计学意义,治疗组总有效率为96.08%,对照组为92.16%,两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5),同时发现治疗组肝功能指标胆红素、丙氨酸氨基转移酶、天门冬氨酸氨基转移酶较对照组有明显改善。在刘秀艳的研究中,两组治疗前后疼痛视觉模拟评分比较同样有统计学意义,治疗组总有效率为96.67%,对照组为90.00%,治疗组疗效明显优于对照组(P < 0.05)。周一兰[25]采用毫针针刺患者曲泉、中都、足三里、阳陵泉、曲池、内关等穴治疗30例晚期肝癌疼痛患者,同时艾灸关元、足三里,每日1次,拔针后于双肝俞、双心俞4个穴位分别行穴位注射复方当归注射液各1 mL,隔日1次,14 d为1个疗程。对照组按照三阶梯药物止痛法治疗。两组治疗比较后发现,治疗组总有效率为93.3%,而对照组为80.0%,治疗组疗效明显优于对照组(P < 0.01),同时发现治疗组平均镇痛起效时间平均起效时间治疗组为(1.83±0.63)d,优于对照组的(3.68±0.73)d。徐淑英等[26]采用针刺双侧足三里治疗原发性肝癌疼痛43例,行针时虚者补之,实者泻之,治疗总有效率达86.05%。廉南等[27]选取双侧肝区、神门,采用耳穴胆石治疗机将电刺激夹中的导电棉用麝香香舒活灵药液浸泡, 分别夹于患者上诉耳穴,刺激治疗肝癌痛6例均获效。   6 问题与展望 
  由上可以看出,中医外治法给肝癌疼痛的治疗提供了新的方法和途径,并且已经有了许多探索和研究,但是同时也面临着不少问题:①肝癌疼痛既有“不荣则痛”的病机,又有“因实致痛”的病理等,而本文总结的研究中几乎都没有对肝癌患者进行辨证,都使用同样处方,同样药物,同样针法进行治疗[28]。当然,若严格辩证分型论治,则涉及的治法、方药将十分复杂,造成难于进行试验设计、数据采集和统计分析。同时此类试验难以进行盲法设计,因为试验用药往往有独特气味,难以制作类似的安慰剂,这就使数据收集或分析阶段容易出现信息偏倚。②在本文总结的随机对照试验中,两组间患者治疗前虽然在疼痛评分上不存在差异,但在治疗前的健康状况评分上,在疾病的发展阶段上可能存在差异,而癌性疼痛是一个综合性的治疗,与患者的心理因素、营养状况及其他生活质量的提高存在很大的关系,积极的治疗原发病也是至关重要的因素,因此这也可能是影响实验结果的一个因素。③在许多实验中,基于伦理原则,实验组除了治疗药物或方法外,根据患者的疼痛情况同时又加用三阶梯止痛药物,其发挥的疗效在一定程度上掩盖或混淆了实验药物或方法的止痛作用。④中药外敷的透皮吸收率较低,起效的机制不明确,主要是通过皮肤吸收对局部组织起到一个止痛的作用,还是吸收入血,达到一定血药浓度后,通过全身再起作用。另外,由于复方中具体起效成分不清楚,可能有水溶性成分,可能有醇溶性成分,故选用蜂蜜、酒精、醋或其他溶媒作为载体也需要进一步的研究。同时中药外敷时皮肤过敏的发生率的较高,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控制或避免。 
  总体来说,中医外治法在肝癌疼痛的治疗中已经有了明确的效果,但临床研究尚需进一步的规范,还有很多工作有待中医药工作者完成。 
  [参考文献] 
  [1] 陆再英,钟南山.内科学[M].7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457-462. 
  [2] 朱双进,张凤强,施书志.蟾乌散外敷治疗肝癌疼痛40 例临床观察[J].河北中医,2008,30(11):1154-1155. 
  [3] 李永浩.双柏散外敷治疗肝癌疼痛疗效观察[J].中医外治杂志,2004,13(3):26-27. 
  [4] 吴迪,冯肖卿,李卫东,等.四黄散外敷治疗原发性肝癌疼痛临床观察[J].中药材,2010,33(7):1197-1199. 
  [5] 何子强,黄瑜峰,陈祖安.速效镇痛膏贴敷治疗原发性肝癌疼痛26例[J].河北中医,1994,16(6):19-20. 
  [6] 程志生,陈宇基.天仙止痛方外敷治疗肝癌疼痛42例[J].实用中医内科杂志,2009,23(6):51-52. 
  [7] 祁培宏.温阳止痛膏外敷治疗肝癌疼痛40例[J].陕西中医,2007,28(9):1120-1121. 
  [8] 龚淑芳,蔡汝,肖晓敏,等.消瘤止痛外敷散治疗中晚期肝癌40例[J].江西中医药,2006,12(37):42-43. 
  [9] 袁艳萍,刘小明,刘怡素.镇痛散外敷缓解肝癌疼痛的应用研究[J].护士进修杂志,2011,26(2):159-161. 
  [10] 刘松敏,张晓霞.金黄散外敷治疗肝癌疼痛20例报道[J].哈尔滨医药,2000,20(1):59. 
  [11] 黄永康.中药外敷治疗晚期肝癌疼痛的临床观察[J].现代医药卫生,2008, 24(10):1493-1494. 
  [12] 马惠兰.中药外敷治疗晚期肝癌疼痛14例[J].云南中医学院学报,1999, 22(3):46,50. 
  [13] 蒋希波,聂志强.鲜蟾皮外敷治疗癌性疼痛45例[J].湖南中医杂志,1998, 15(1):27. 
  [14] 莫定群,王贤德,刘强.微波热疗结合中药贴敷治疗肝癌肝区疼痛20例[J].中国民间疗法,2001,9(12):42. 
  [15] 孙浩,龚婕宁.肝舒贴穴位敷贴治疗肝癌肝区疼痛的临床观察[J].湖北中医杂志,2008,30(2):32-33. 
  [16] 倪红.化积止痛膏合益气化积方治疗肝癌疼痛临床观察[J].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10,17(8):74-75. 
  [17] 刘容钦,赵和.芍药甘草汤加味穴位敷贴治疗肝癌肝区疼痛[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1,9(13):79-80. 
  [18] 张照兰,时峰,孙新蕾.消肿止痛散结膏穴位贴敷对缓解肝癌疼痛的临床观察[J].四川中医,2012,30(9):91-93. 
  [19] 陈庆仁,李湖潮,贺踢平.砂冰莪术酊治疗晚期原发性肝癌疼痛的研究[J]. 临床肝胆病杂志,2003,19(5):312. 
  [20] 谢远明.健脾化瘀法治疗中晚期肝癌25例[J].陕西中医,1990,11(10):448. 
  [21] 翁恒,郭合新,曲中平,等.药物敷脐治疗晚期肝癌疼痛59例[J].中医外治杂志,2009,18(2):39. 
  [22] 陈义文.中西医结合肿瘤学[M].北京:新华出版社,1989:252. 
  [23] 刘宏.针灸联合穴位注射缓解原发性肝癌疼痛临床观察[J].河北中医,2010,32(9):1384-1385. 
  [24] 刘秀艳.针灸与穴位注射药物治疗肝癌疼痛30例[J].陕西中医,2007,28(9):1225-1226. 
  [25] 周一兰.针灸配合穴位注射治疗晚期肝癌疼痛的临床观察[J].求医问药,2012,10(4):453. 
  [26] 徐淑英,徐瞒英.癌性腹痛应用针刺足三里穴镇痛临床观察[J].实用中西医结合杂志,1994,7(1):22. 
  [27] 廉南,曾晓蓉,曹均告,等.耳穴肝区电刺激对肝癌镇痛作用的临床观察[J].四川中医,1994,12(2):54. 
  [28] 汤钊猷.中西医结合治疗肝癌的思考[J].临床肝胆病杂志,2011,27(5):449-450. 
  (收稿日期:2013-01-24 本文编辑:冯 婕)

喝胡萝卜汁也能治癌(肝、肺癌)

  香港有一家报刊最近发表了一篇《红萝卜水医好了她的癌》的文章,作者署名“逸梅”。据说他的邻居谈君,告诉他一件千真万确的故事:他的一位六十多岁的远亲,在一九七九年七月间,患上了不治之症,在香港佛教会医院留医,请一位颇有名望的医生诊治。当时医生怀疑是癌症,建议她动手术。经家人同意,她在医院的手术室进行解剖,内脏剖开,发觉她的肝脏癌和肺癌肿瘤已严重扩散。当时医生断定她已病入膏肓,回天乏术,便将她的伤口缝合,嘱咐亲人,为她准备后事。

  亲人怀著沉痛的心情,扶著病者回家,一方面安慰病者,说医生已把内病根除,她的病不久便会康复;一方面深讳她所患的是癌病,免增加她的心理恐惧。那六十多岁的病者,回家以后,常感口渴。当时经一位友人推荐,叫他们用红萝卜磨水,给病者解渴。便买些红萝卜回家,磨水给病者喝。红萝卜即胡萝卜,广东人称为红萝卜。不料病者饮了以后,深赞这饮料十分清凉,饮后不断想饮。她的亲人,觉得病者的生命,已到尽头,她既然想饮,便尽量地让她饮个痛快。初时,她每天饮四五杯,饮了一星期,病者的精神转好,枯黄的面色也转红润,食量也渐增加。渐渐地,动过手术的伤口也复原。他们觉得这对病者似乎有很好的疗效,于是继续不断给她饮。半年以后,她开始下床走动,健康和正常人毫无两样。

  屈指一计,从七九年七月到今天,已经整整的四个年头,这位被医生诊断认为无可救药的老太太,不特没有被死神召去,今年已是七十高龄的她,还活得生龙活虎,比年轻人还有活力。直至现在,她还不知自己曾患不治之症。

  她的家人认为她所患的肝癌和肺癌,已到最严重的地步,她能从死神里夺回生命,完全是胡萝卜水的治疗效果。

  编者注:本文转载自大同中医杂志72年10月第36期。

  癌症患者如果在走投无路而不愿被密方郎中欺骗的情形下,不妨利用这些廉价有营养,能增加抵抗力的食物试试,拟传这是某名教授在用“康福利”后的经验谈。

  74、7、20在北市文化中心的专题讲演会中,我亲见现任荣总副研究员刘荣宗博士,出示了一张其公子吃胡萝卜的幻灯片,并解释胡萝卜确有防癌的功用。另据台中中山医学院讲师王朝钟寄我的研究报告中有:维他命A衍生物确有抗癌作用。而胡萝卜素在体内能经酵素代谢为维他命A。

  民间传说固不宜随便相信,但盲目反对,也是不公道的。今天科学上的成就,那一件不是经多次试验的成果?如果我们对许多现存的有效医疗事实,只因派系不同,一律视为不科学,只为反对而反对,任其自生自灭,而不加以研究求证,并非真正科学态度。也不是国家社会之福。深望研究及学术单位,对此类资料多事收集追踪,加以整理,就其实际内容,层次、条件、范围、效力,加以澄清。当然,这也得有爱心的患者提供详细协助。总而言之,现在是科学时代,一切讲求真实与合理。本书决不盲目提倡密医偏方,而是希望对社会所急需的“事实”,应有客观合理的追踪与处理,无论肯定或否定,都是好事。


六旬老人用胡萝卜汁战胜癌症 (胡萝卜的神奇威力)

   六旬老人乐观面对癌症,坚持喝了20年的鲜榨胡萝卜汁,最终战胜“癌魔”,恢复健康。2005年5月8日,某报记者在武汉话剧院宿舍见到了64岁的容家宏。

   容老说,自从从书上得知胡萝卜可以抵抗癌细胞,他每天榨3杯胡萝卜汁喝。1984年10月,容家宏被武汉市一医院诊断,患有“恶性纤维组织细胞癌”。住院3天后,医生表示“一定要截肢,不然活不过3个月”。他“宁死也不锯腿”,几天后,容家宏做了摘除肿瘤手术,就出院了。20年来,容家宏没有把癌症放在心上,依然热衷于画画、唱歌、收藏古陶等。去年8月,他体内的癌细胞竟然消失。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肿瘤科教授戈伟认为,多吃胡萝卜对身体有益。容老20年来一直保持着健康心态,精神状态好了,对疾病治疗有一定的积极作用。


   胡萝卜有着很高的营养价值,人称"小人参",胡萝卜汁能治很多慢性病,比如糖尿病、哮喘、中风......,尤其是对癌症患者,这种看着不起眼的蔬菜,却曾经挽救了不少晚期肿瘤患者的生命,最典型的如英国一个叫科德西的人,他患了晚期膀胱癌,用了最好的药全没有效果。著名的自然疗法专家格尔森博士当时给他开的处方是:每天喝13茶杯胡萝卜汁和苹果汁,连喝2年。从此以后,科德西就天天喝青绿色的蔬果汁,身体逐渐好了起来。2年之后,他的膀胱癌完全治愈了。为此,他一连用坏了50个榨汁机。
   前苏联有一位女性肺癌患者,手术时发现已广泛转移,手术意义不大,医生把刀口缝合起来,认为活不了几天。可是她坚持喝胡萝卜汁后,肺癌治愈了,她的治疗经过是:每天喝6茶杯胡萝卜汁,喝1个月后食欲增加了,精神也好起来了"。......
   也许你会觉得这只是个别病例,不具有普遍性。错了,前苏联一家医院对300名肺癌病人做了大样本观察,每人每天喝2杯胡萝卜汁,结果3个月后,大部分病人都有不同程度地好转。专家们分析,如果多喝几杯的话,效果会更好。格尔森博士肯定地说"临床证实,饮蔬菜汁对肺癌、肠癌、胰腺癌和血癌均有疗效","很多40年前接受这种疗法的癌症患者,现在都正常活着。"这就是胡萝卜的威力,或者说自然疗法的威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